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一百零二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32: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02章

  王瑞的突然到来,让内阁的气氛为之一变。

  他基本不参与会议,只是在一旁眯着眼坐着,等最后殷姮询问他时,再慢吞吞地反问一句,“殷阁老以为如何?”最后点点头,“那就按照殷阁老的意思办吧。”

  今日照旧是讨论筹措军饷的问题。

  殷姮将户部理出来的账册分发给众人,解释道,“目前的粮草还能支撑三个半月,如今已是十月,必须赶快抓紧置办新的粮草。今日我们就来议一下各项税收如何增添。”

  刑部尚书问,“户部是怎么个说法?”

  殷姮道,“寻常的田税应该是四十税一,户部算了一下,要为和西洋的买卖留出足够的时间,接下来的半年田税涨到三十税一。”

  “那倒也不高。”杨士冼点头。

  “是,三年大税刚过,农户们苦不堪,我们就不再苛求田税了,将大头放在商税上面。”

  “我不同意。”兰沁禾起身,“今年并非丰年,就是江浙两地的谷价都已然涨到了四十五一石,那些不产粮的省份甚至有的出现了六十一石,再要加重赋税,粮价愈涨,前方将士是吃饱了,百姓们还如何过年?”

  “如何过不了年?”殷姮反问,“两汉唐宋皆是三十税一、甚至十五税一,就说文景之治时也是三十税一,百姓不也安居乐业?”

  “局势不同。殷阁老也知三年大税刚过,这些年农户家里的壮丁多在前线打仗。倭患刚清,他们好不容易能够回家耕种,紧着鞑靼进犯,朝廷又颁布军令。三十税一是不高,但是如今田里的都是些鳏寡孤独老弱病残者,他们如何负担的起?”

  殷姮深吸了一口气,凤眸微沉。

  她盯着兰沁禾看了半晌,将心绪压下,倏而一笑,“那好,田税的事情我们再议。商税可饿不死人,兰大人不会也说不能加重吧?”

  “我正要说。”兰沁禾没有理会殷姮的讽刺,她眼神坚锐,开口掷地有声,“如今海上商路已通,大税过去,工商初现复苏的苗头。遍览史册,凡盛世皆兴工商。”

  她伸手指向宫门外的街道,“数贞观之治,长安大道连狭斜,市坊夜夜不绝声;而如今京师之中,一过戌时就不见人影,满城清冷萧索,再要重税打压工商,莫说太平盛世,国将倾矣!”

  “你!”殷姮睁大了眼睛,气急无比。

  “我说的难道不对?”兰沁禾平手四顾,“诸位大人,你们仔细想想,皇室宗亲财产富于天下,他们一个月的俸禄就是内阁所有阁员加起来的数十倍之多。前方军需紧缺,后方百姓困苦,而他们呢!

  我敢说任何一个亲王私库的财产都抵得上我西朝整个国库!这西朝到底还是不是彦家的!他们到底还姓不姓彦!”

  “够了!”殷姮一甩袖子,“兰沁禾,这里是中堂,你要说这样的谋逆之你有本事去前面紫禁城里说去!你自己也享着王侯的俸禄,怎么有脸说出这样离经叛道的逆!”

  兰沁禾看着她,忽而冷笑一声,“好,我这就去乾清宫里说去。那份王爵,我不要就是。若是圣上开恩将我名下的所有家产抄归入库,能够挡下全国的这次大税,我兰沁禾——感激涕零。”

  她说完毫不犹豫地转身出门,拿上了准备好的谏疏大步朝皇宫走去。

  殷姮倒吸一口凉气,甩袖朝前追了两步,“你给我站住!”

  然而穿着绯袍的女子却仿若未闻,步子不见停顿,那抹绯色的身影笔直地朝着大道外走去。

  殷姮瞥见旁边的王瑞,他还是老神在在地坐着,眯着眼喝茶。~_~杰米哒xs63

  太后想要王瑞来压一压兰沁禾,但王瑞懒得为皇家收拾这个刺头。反正他老家也被抄了,自己也被革职了,当两个月代理首辅而已,何必给自己找事呢。

  他愿意回来,只不过为了处理一件未完的私事罢了。

  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不做点什么又说不过去,于是在众人的目光下,王瑞慢悠悠地开口了,“军国大事不能耽搁,这样吧,在座的几位阁员,你们若是同意兰大人的提案的,现在就随她一道进宫。”

  众人低头,一不发。触动皇权的事情,他们实在不敢。

  “啊……”王瑞点了点头,“五位阁员,万阁老暂且不在,剩下四位既然不同意兰大人的方案,那就是同意殷阁老的方案了。既如此这件事就按照殷阁老的方法办吧,现在就拟了奏疏送去司礼监,让慕公公看看可行不可行,要是不可行,我们再议,若是可行就这么定了。”

  他一锤定音,众人俯首行礼,恭敬应是。

  殷姮忍不住瞥向了门外,她心里焦急。

  若是万清在此,必然不会放任沁禾口出狂,一定会把她撵回家关禁闭。可现在万清病倒了,她一个年轻的次辅也压不住沁禾。太后昨日召见沁禾之后,今日就派了王瑞过来,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她还是固执己见。

  女子苦笑,沁禾啊,这可不是学堂里的策论,纵使你舌灿莲花也未必有用。~_~杰米哒xs63

  她沉沉地叹气,一抬头,对上了王瑞的双眼。

  两人视线交错,殷姮率先低下了头,冲着王瑞笑了笑。

  罢了,还是先处理好自身罢,她的时间也不多了。

  ……

  兰沁禾说到做到,她入宫上了谏书,却被守门的太监告知皇帝身体不适,不方便见人。

  说这话的时候,里间传来两位女子娇俏的

  笑声。

  “陛下,您可好久没有召见臣妾了,不是同皇后娘娘在一起就是陪着大臣,人家都快无聊死了。”

  “哈哈哈你天天和宫里的宫女太监开赌局,怎么会无聊,少要蒙朕。”

  “就是,姐姐昨日还赢走了我一套面首呢。今日当着陛下面前,臣妾要把它赢回来。”

  里间的欢声笑语不断,守门的太监听了也不免有些尴尬。~_~杰米哒xs63

  他冲着兰沁禾

  又是一笑,“您看,您现在进去确实不太方便,要不然这样,奴才等万岁爷得空之后再将您来的事儿告诉他,他一准马上召见您。”

  兰沁禾站在台阶上,里面的笑声、骨牌声、箜篌声宛如一盆冷水扣在了她头上。

  她知道当今皇上厌烦政务,于是花了三年的时间设计如何谏,今早还刚刚下了决心,无论被斥骂也好贬官也罢,她一定要说动圣上。但她未曾想过,对方连见她都不愿见。

  她沉默良久,对着守门的太监说了句多谢,转身离开。

  第二日早晨,兰沁禾又一次进了宫。

  “万岁爷还没起呢。”守门的太监试探道,“要不然您明儿再来?”

  “不必,我在这等着圣上醒。”

  兰沁禾撩起官袍,跪在了乾清宫下方的青石板上。

  往来的宫人讶异地望着她,躲在柱子后窃窃私语,“西宁郡主这是怎么了?得罪万岁爷了?”

  “嗐,什么得罪呀,她有个兰沁酥怎么会得罪万岁爷,万岁爷这都是在躲着她呢。”

  “干嘛要躲着她啊。”

  “喏,你看她手上拿的奏疏,一准是要说些让万岁爷心烦的事儿。我听在中堂做洒扫的兄弟说啊……”

  “说什么?”

  “说西宁郡主要让万岁爷收……皇税。”

  “收、收皇税?她不想活了?!”

  “嘘,小点声!”

  “小点声什么啊?”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严厉地低喝。

  众人回头,就见一身绯色蟒袍的慕良直立着,身后跟着冷了脸的平喜,刚才那话就是平喜说的。

  顿时噤声俯首,“见过老祖宗、见过平喜公公,给老祖宗请安、给平喜公公请安。”

  “去去去,干活去,就会私下嚼舌头,仔细舌头被嚼烂了。”平喜挥手将人赶走。

  慕良一眼看见了跪在门口的兰沁禾,他是听到了消息才赶来的,可如今望着娘娘的身影,他又迟疑自己是否该上前了。

  绮水楼面前那一次,慕良就知道兰沁禾不想有人劝她这件事,她是要撞破城墙的劲头。自己上前劝慰,真的能将她劝下来吗。

  平喜见慕良久久不动,小声地问他,“干爹,咱不过去吗?”

  慕良眯着黑眸,他看了一眼女子跪地的身姿,摇了摇头,“不去。你们谁都不准去。娘娘在这里的时候,让他们能别过来就别过来。”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上跪皇天后土,下跪君父黎

  民,慕良不许那些奴才从娘娘身边践踏而过。

  他蹙着眉,眼里的心痛快要溢出眼眶。

  最终他还是转身离去,不忍久看。

  兰沁禾似乎是听到了身后那声“见过老祖宗”,可她没有回头,巍然不动地跪在门前。

  从辰时到酉时,她一直跪在门口,宫人手上的捧的膳食从早膳变到晚膳。

  门口的几个太监焦急地对视,最后派出一个人端了水过去,“兰大人,您这样跪着也不

  是个事儿啊。圣上他不愿意见您,您就是跪倒死了也没用。赶紧喝点水回去歇着吧,再这么下去恐怕就得惊动太医了。”

  兰沁禾没有动作,“多谢公公,我再等一会儿。”

  “那要不然您到回廊上坐坐?反正怎么等不都是等嘛。”

  “不必了。”兰沁禾笑笑,不再说话。

  她每日来,除了第一天,往后每日下了值之后跪倒宫中门禁,一连跪了四天,没有一次见到皇帝。

  四天之后,兰沁禾不再来了。

  太后不许,皇帝冷漠,西朝最顶端的两位人物通通将她拒之门外,兰沁禾再无路可走。

  最后一日的晚上,她握着打了三年腹稿写的上书失魂落魄地从宫中出来,望着悠悠天地,不知自己还能做什么。

  是再等时机?可是下一个时机何时才能到达,而时机和危机又到底是哪个先降临西朝。

  身上那件绯色的大员朝服显得格外刺眼,兰沁禾低头,看着自己黑色的官靴,那样的精致、那样的大气,一双就足要八两白银。

  月上柳梢,百姓闭门,街上一片秋的清冷。可她走着走着耳边却响起了小贩的叫卖声、孩童的哭闹声、马车驶过的车辘声,这些鲜活而热闹的声音打她出生以来听了三十一年,尔后不知道还能听上几年。

  兰沁禾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无边的孤独和惶恐裹挟着她,她安静地哭着,泪水蒙住了眼睛,怎么眨也眨不落。

  山河犹在,国魂已散。

  脚步带着她回到了郡主府,兰沁禾仰着头,她望着面前典雅贵气的宅邸,痴傻地站了很久。

  直到门房发现了她,惊疑地迎出来,“娘娘,您回来了?”

  兰沁禾眼睫微颤,抖落了一连串的泪珠。

  “不要叫我娘娘。”

  门房一愣,“您说什么?”

  “不要叫我娘娘!”她拔高了声音重复了一遍,随后大步走向了里间。

  殷姮说得对,她不该享着郡主碌还提收皇税。

  兰沁禾回了府,告了三日的病假,谁也不见。

  她闷在屋子里,把自己名下所有庄园田地工厂和商铺清算了一遍,通通卖。

  她从来不想做什么郡主娘娘,她宁愿自己只是一个七品知县。

  ……

  西宁郡主售卖全部私产的事情震惊了全国,太后半是气恼半是无奈。

  她对着身旁的姑姑道,“你叫小九过去,让他劝劝

  沁禾。”

  姑姑眼睛一亮,“这一招妙,奴婢这就去办。”

  兰沁禾的东西是不会有人买的,就算偶尔有几个不知情的商人,他们前脚刚打算掏钱,晚上锦衣卫后脚就到了他们家里。

  西宁郡主必须是西宁郡主,一旦她将私产卖了全部上缴国库,别的王侯就不得不跟着掏钱。

  她这是在间接地逼迫皇室,更是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向上方发泄自己的不满。

  若是寻常的人敢这么

  干,立马就能杀头诛族。可是太后存了为朝廷留下火种的心思,她要把兰沁禾保住。

  或许等到下一任、下下任皇帝在位的时候,兰沁禾能拥有一个大举改革的机会,但是如今的明宣帝不行,他不是有毅力和野心的明君,擅自改革只会引发动乱。

  九王爷听了太后的话,去了郡主府。

  他见到兰沁禾后十分吃惊,“我和你打了二十多年的交道,还是头一回见你这副打扮。”

  兰沁禾不语。

  她穿着茶白的布衣黑色的布鞋,头上挽了根普通的木簪,身上看不见一点首饰。

  她坐在那里,喝着清茶,像是一只落在松柏间的野鹤,衣饰简单,身上却萦绕着浓郁的清贵气息。

  唯有眼下有些青黑,像是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人也消瘦了一圈。

  见她如此,九王爷低头难过地叹了口气,“你从前和我们一块玩儿,是不是其实心里很瞧不起我?觉得我就是个骄奢淫逸的蠹虫?”

  兰沁禾摇头,“王爷重。”

  “沁禾,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也知道我从小就不爱读书。”他抬起头,对着她咧了咧嘴,笑容有些艰涩,“但我知道你做事一定是有缘由的。这次的事情他们给我讲了,我也没怎么听明白,反正就是打仗要钱,殷姮要赋税,你不愿意让百姓多赋税,对不对?”

  兰沁禾张了张口,还未说话就被他打断,“你说的对,西朝开朝到现在,百姓已经支撑朝廷打了数百年的仗了,这一次就由我们彦氏出钱吧。”

  他努力笑着,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豁达率性,“我和他们商量好了,我出五十万两,另外五位亲王的皇叔一人出四十万两,郡王一级的每人三十万,南立候她说既然这件事涉及到你,她也出十万两。”

  九王爷掰着手指,“虽然不多,但是加起来也有三百九十万,应该能撑到殷姮和西洋的买卖结束。”

  他说完,忐忑地望着兰沁禾,那么尊贵的王爷,对着她露出了乞求,“你不要再和皇家对着干了,这一次是太后保住了你,下一次就不一定了。虽然这是你自己的决定,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辞了这个郡主……我一直、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妹妹看待。”

  兰沁禾愣在了原地,半晌,她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多谢。”她说。

  这尊王爵,她再也摘不掉了。

  兰沁禾可以不要名利,可二十多年同西朝彦氏之间的感情,她再也无法切断。

  这份

  感情像是一根细细的金丝,纤细,但是将她和皇室宗亲们牢牢地捆在一起,挣脱不得。

  九王爷见她答应下来,终于高兴了,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正如当初殷姮向兰沁禾求助一般,太后同样看出了兰沁禾的弱点。

  兰沁禾不够狠,情这一关,她一生都无法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