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八十七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32: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7章

  兰沁酥被送回了京师,兰沁禾送她出城。

  “如今不比往日,你回去多少收敛一点。”她说是这么说,心里也明白妹妹是不会听的。@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果然兰沁酥嘴上应着知道了,可话中没几分郑重,腻腻歪歪地靠在姐姐怀里,“姐姐放心,没人能真能伤的了我,皇上私下里给我来了信,等过两个月就继续当我的光禄寺卿。”

  “酥酥。”兰沁禾扶着她的肩膀,让她站好,和自己四目相对。她蹙着眉满目担忧,语重心长,“自古以颜色侍君,不是长久之计啊。”

  这话说的露骨了,北京的官员们都知道兰沁酥和皇帝是怎么回事,可从未有人敢明白地说出来,就是万清和兰国骑稍稍一提,兰沁酥便会暴跳如雷,甩袖出门。

  这是禁忌,可兰沁禾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果然,兰沁酥脸上的笑容褪得一干二净。

  “那姐姐告诉我,什么才是长久之计?”

  “自当忠君…”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兰沁酥打断,“忠君爱国?姐姐,父亲还不够忠君爱国么。”

  她唇边泛着讥笑,眼里满是苍凉,“整个西朝,还有谁比父亲更加忠君体国的?拿了家里的钱去补贴朝廷,可到头来得到了什么。前有比干,后有岳飞,几千年多少精忠之臣,下场一个比一个凄惨。”

  兰沁酥冷笑一声,“看看殷家,出过多少太医,救了多少龙子龙孙,还不是那个下场。殷姮现在虽然顶了上去,可就算她能爬到王瑞的位置,还不是皇上一句话就革职回家。

  前两日她为了拉我下马,差点被皇上处死。而我呢,我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满朝文武却没有一个敢欺我,哪怕江苏闹出了这样的事,皇上也还召我回去做风风光光的光禄寺卿。”

  她上前一步,握住了兰沁禾的手,“姐姐你还不明白吗?楼月吟难道真的就比不上慕良?不是的,是因为慕良随皇上一同长大,皇上喜欢他,所以楼月吟这辈子再怎么努力都永远只是个二祖宗。”

  “那么多的血例,姐姐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兰沁禾静静地听着,末了,她将手抽了出来,覆在了兰沁酥的手上。

  “我还是那句话,君子之仕,行其义也。若是只为安身立命享人间的荣华富贵,比起做官,不如去做个乡绅富贾。”

  兰沁酥一怔,她定定地望着兰沁禾半晌,许久,垂眸低低地笑了,“原来在你眼中,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享荣华富贵。”

  她眼里似乎有泪光闪现,很快又被长长的眼睫遮盖。

  兰沁酥猛地转身,兀自踏入了马车内,放下了车帘。“当你的仁义君子去,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说罢,那辆车摇摇晃晃地出了城门。兰沁禾微愣,她望着马车离开的方向,久久驻足。

  直到再也看不见车舆的影子,她才沉沉一叹。

  妹妹的心意,她未尝不懂。可是不论是父亲母亲还是她,都不需要妹妹靠这样的方式来护兰家周全。

  这一别山高路远,天阔水长。一个北直隶一个南直隶,不知何时才能再见解开心结。

  ……

  送走了妹妹,兰沁禾正式任职江苏巡抚兼布政使。这段时间以来,江苏官场更迭频繁,屡兴诏狱,这是件糟糕的事情,投射出了整个西朝的情况——动荡不安。

  兰沁禾要做的不再是肃清乱纪,而是稳定民心。江苏需要很长的一段宁静日子来恢复之前的动乱。

  她首先找了纳兰珏和另几个指挥卫训话,务必要稳住江苏的治安。外面有倭寇,赋税又那么重,百姓是经不起吓的。@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然而兰沁禾才刚刚下达严加排查的命令,一道从京师寄来的书信又使她左右为难。

  她犹豫了半天,最后打算去找慕良商议。

  慕良接到了京师的传唤,预计后日就要离开。他心里万般不舍,却也明白自己待在皇帝身边,比待在江苏更对娘娘有利。

  正独自伤感着,忽地听人通传,“兰抚台找您。”

  慕良愣了下,接着蹭地站了起来,把喝到一半的茶盏一搁,推开门提着衣袍下台阶,大步朝正厅走去。

  正厅兰沁禾才刚刚坐下就见慕良跑了过来,她忍不住抿唇笑了,一见到这人,心里的烦忧都去了大半,只剩下满腔的柔软。

  “见过娘娘。”慕良立在兰沁禾一丈远的位置,兰沁禾上前扶住了他,一边问,“东西都收拾妥当了么。”

  “都妥当了。”

  “那就好。”她轻轻扯了扯慕良的衣袖,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慕良当即意会,把厅里的人都撤了下去,连门也关了起来。

  “娘娘遇到了难事?”他捧了茶奉给兰沁禾,兰沁禾接过没有喝,从衣襟里取出了一封信递给他。

  慕良拿了信封正准备打开,就见破碎的火漆上印着一个“殷”字。

  “是殷姮给您的?”

  兰沁禾点点头,“你看看吧。”

  拆开信封,里面统共就一张纸,上面墨迹也不多,所写的内容却让人震惊。

  “马上就要秋闱,国库里连八万两都拨不出来了。殷姐姐想先挪用一下咱们南京给圣上修园的银子。”兰沁禾道,继而叹了口气,“这件事虽然不好开口,但是情况紧急,我又当了九年的国子监司业,犯了大不讳也愿意上疏。可难的不

  是银子,难的是她打算借这笔银子做的文章。”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慕良目光移到信上,“殷姮也是胆子大了。”

  殷姮打算暗度陈仓,让守库银的小吏偷出五十万来送去苏州府——王瑞老家的临府,他亲家南宫氏所在的地方。再使人告密楼月吟,说兰沁禾因为衙门开销不支,私挪了修园的钱供给衙门里。

  挪用公款,这是诛族抄家的大罪。

  国家

  正急用钱,若是西宁郡主府和兰将军府被抄,能抵得上半年的军需。殷姮便可以以此为由怂恿王瑞,让王瑞请圣上彻查兰沁禾挪用公款一事。

  对于王瑞而,这会是极具诱惑力的肥肉。

  一方面能解决财政赤字,在处处针对他的皇上面前挽回一点信任;另一方面这是彻底击垮万清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兰沁禾出事,万清是要连坐的。

  乱世出英雄,万清这个时候倒了,他出面维持大局,就能将整个西朝的人心、人力收在手里。

  简而之,如果兰沁禾真的私挪了公款,王瑞十有八.九会告到圣上面前。

  等圣上下旨搜查,发现银子被藏在了苏州南宫家,王瑞就能得一个私吞公款、诬陷忠良的罪名。这个罪名不比之前子虚乌有的金蟒衔玉罪,是真的能扳倒王瑞的实罪。

  王瑞的家底本就丰厚,他自己又贪墨横行数十年,等他的家被抄归国库,前方打仗还是各种开支就都能流动起来。

  慕良思量了一下,他明白兰沁禾的顾虑,“殷姮的提议不失为良策。只是现在内忧外患,不说不该兴大狱,就说半个西朝都是王党的官员,还得靠着王瑞撑着。”

  兰沁禾撑着额头,“我所为难的,就是这一点。但是母亲到现在也没有给我来信,我猜测她是默认了殷姐姐的方案。”

  万清更急着筹钱办事,同时也许也嗅到了王瑞和殷姮之间的端倪,想从王瑞手中保下殷姮。

  “更何况……”她又是一声长叹,“年初鸡瘟横行,若是没有殷姐姐的方子,江苏不知会损失多少财命,就连我也是她赶过来救活的。她千里迢迢风雨兼程地赶来救我,这是救命之恩啊。”

  兰沁禾从慕良手里把那封信拿过来,看到最后一句——「王瑞近来对我多生嫌隙,妹再有踌躇,来日恐于坟茔相见。」

  “殷姐姐说出这样的话,叫我怎么好拒绝。”

  她在对自己求救啊。

  慕良听到这里,便明白兰沁禾的意思了。她面上为难,可心中的天平早已偏向了殷姮。

  殷姮这份信写得很妙,前半部分大公无私,斥责王瑞贪墨横行,哭诉国库艰难,万事难行;后半部分以情动人,每一句话都像是软刀子似的插在娘娘心上。

  二十多年的患难之交,娘娘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据东厂的密报,三月初五皇城外起反民,大呼“天降祥瑞”这件事,殷姮在二月底就得知了消息,但她没有及时地告诉王瑞,反而压了下去,导致王瑞被革职。

  这件事被王瑞知道了,他当初怎么捧殷姮的,现在就能怎么把她踩下去。按照他容不得沙子的性格,等国难结束,他会把殷姮收拾得死无葬身之地。

  殷姮可能也感觉到了,所以开始独立门户,例如请求皇上派兰沁禾出任巡抚时,她的话说得极为富有技巧,立即在皇上面前站稳了脚跟,得到了“国士”的评价。

  “娘娘,当务之急还是前方的战事,莫说什么王党,就算是万岁爷和太后也得为战事退步。”慕良明白了兰沁禾偏袒殷姮,便顺着她说话,“至于官场稳定……王党大多官员和王瑞并无交际,只是被迫走他的门路。娘娘,先治外患,而后定内啊。”

  兰沁禾深深地望向他,“你真这么觉得?”

  “粗见浅识。”慕良低头。

  兰

  沁禾软了筋骨,靠在了椅背上,放空眼神望着天壁,思忖良久。

  半晌,她叹息着呢喃,“良啊……”

  慕良一愣,接着耳尖泛红,“娘娘面前,班门弄斧而已。”

  他细细嚼着那两个字,未曾想到自己一个太监能在娘娘心中获得如此高的评价,顿时离别的愁绪都淡了许多,徒留下被娘娘依赖的欢喜甜蜜。

  作者有话要说:这就是为啥兰沁禾不适合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