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七十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32: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0章

  每一块玉都有各自独特的玉理,慕良手上的那块也不例外。

  这本是极细微的小事,那块玉也并不是兰沁禾从殷姮那里得的。

  十五年前的一次游戏,京师中的富家少年们坐在一块赌诗,每人出点小玩意儿,首揆可得全部。

  当时兰沁禾出的是一块未打磨的红玉,殷姮坐在她旁边,拿过来把玩了一会儿。

  “好难得的颜色,你从何处得的?”她玩了这一句话的功夫,不久后就放下了。

  只是随着日月增长,人们只看到了朝廷上如鱼得水的殷姮,忘却了她曾经的名号——过目不忘的殷家神童。

  殷姮五岁便能背诵数十本医书,七岁便能识得百草,是殷家给予厚望的下代家主。那一句话的功夫她将玉块看了个遍,其中的玉理也记在了脑中。

  这样十五年前的事,别说是慕良,就连兰沁禾都忘了。

  殷姮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慕良越行越远的身影,女子身形一个恍惚。她急忙伸手扶住了宫墙,手里的账本却有两本掉了下来。

  沁禾……

  殷姮闭着眼苦笑不止,难怪、难怪她迟迟不肯娶亲,兰沁酥尚且只是和皇帝有染指,她竟然是和司礼监……

  脑中的眩晕愈加严重,殷姮从衣襟里摸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倒了两粒药丸吞了下去。

  她在宫墙上靠了一会儿,等待那股眩晕过去,才蹲下了身子捡起了账本,缓缓朝外走去。

  ……

  暂且不提南直隶,北直隶这边过了没几日便如慕良所想,发生了反民暴动。

  他放出了天佑祥瑞的口号,立即有伺机的反民集团借题发挥。皇帝大怒,准了王瑞告老,接着封万清为首辅,殷姮次之,杨士冼入内阁。

  这一次由金蟒衔玉开启的博弈,万清暂且赢下了城池,而王瑞又将如何反击,还是一场未知的变数。

  帝王发怒,慕良陪了两日,第三日才敢从内宫回千岁府。

  他躺在床上,看见了帐子一角挂的银色镂空球状香囊,那是去年兰沁禾在司礼监喝过的茶叶制的,他原本放在身上,后来觉得不保险,便挂在了床头。

  那日兰沁禾突然过来,他没来得及收掉,被她瞧见了。

  “这是什么香?”兰沁禾捻着那枚精致的香囊,凑近了嗅,“好淡的味道,是茶树花?”

  慕良心立即悬了起来,他原本的羞怯都僵住了,只得干干地回应,“是……”他无法想象如果娘娘知道自己私藏她吃剩的茶叶会是什么后果。

  “可你身上不是这个味儿呀。”兰沁禾转身低头,覆在了慕良肩头仔细嗅闻。

  “公公用的是什么香。”她扒着慕良的肩头,得寸进尺地贴近了他的脖颈,那里的皮肤细腻,稍稍一摩挲就露出淡粉。

  慕良屏着呼吸,脑子一半是浆糊一半又清晰地想起了敬事房太监教过他的话——

  伺候主子千万不能

  把外面的规矩端着,能常被万岁爷临幸的娘娘们外面看着端庄贤淑,可内里谁都有讨巧的法宝。

  慕良是见过那些嫔妃同万岁爷相处的,就单说兰沁酥,她在皇上面前很会拿捏火候,什么时候是人臣、什么时候是贴心的姐姐、什么时候又是娇媚的尤物,她都变换自如。

  他也该做出些改变来,好歹让娘娘觉得新奇。

  这么想着,慕良横了心,侧身揽上了兰沁禾的肩膀。

  兰沁禾讶然,抬眸去看慕良,他还从没那么主动过。她一动不动,像是害惊吓了刚到新环境的猫崽子,耐心地给慕良时间,让他自己动作。

  这确实给了慕良酝酿勇气的环境。

  他咽了咽唾沫,想学着寻常宦宠的法子,看着兰沁禾深情地说点什么。

  但他很快就想了起来,这几日熬夜,他的眼睛难看得很,于是连忙又别过脸去,说出来的话也十足不自信。

  他说,“臣更喜欢……娘娘用的香。”

  哈。

  兰沁禾忍不住笑了。她摸摸慕良散下来的头发,表扬他敢伸出小爪子的勇气,“那是府里特有的贡品,我不好送给你,你要是喜欢,就趁现在多闻闻。”

  慕良感觉自己出了糗,红着脸支吾着不肯动作了。

  ……

  想起曾经的事情,慕良忽然有些难受。

  才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娘娘,他就涩然得被挖了心一般。那最后一点阳光远去,四周又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枯燥公务。

  司礼监——皇宫,永远都在这两个地方打转,重复着让人心力交瘁的琐事。@记住杰-米-哒xs63

  这样的日子熟悉而陌生,才和娘娘相处了半年,慕良竟无法想象自己之前的二十年是如何捱过来的。

  由奢入俭难,曾经的他被娘娘偶尔扫过一眼都会欢喜一个月,现在却是越来越不知足了。这样下去,若是哪日娘娘厌弃他,慕良不知道自己会变得如何。

  这个问题慕良不是第一次想,兰沁禾下个月就要二十八了,三十而立,兰家再不能纵容她拖延婚事。

  兰沁禾的娶夫一般会是两种结果,要不是娶官场中的新起之秀用以壮大家族,要不是娶她合心意的寻常男子。

  万清和兰国骑并不是太注重门第的人,他们心里又觉得亏欠兰沁禾颇多,所以只要是家里干净的,兰沁禾喜欢就行。

  娘娘喜欢什么样的呢,慕良睁着眼思忖。他要提前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冲撞了人家,

  惹得娘娘起疑自己是不是在嫉恨。

  娘娘对自己都这样的好,换成是明媒正娶的丈夫,一定更是如珠如宝地捧在手心疼爱的。

  这么一想慕良心里忍不住泛酸,娘娘日后会娶什么样的人呢?

  或许是能听懂她琴音诗意的钟子期,或许是武功高强又风雅的公孙子都,或许是知趣谦逊可以持家之类的男子。

  总归不可能会是一个太监。

  那些欢好时的话慕良心里清楚,大半都是

  假的。兰沁禾不可能去跟父母说她要娶司礼监掌印,慕良也不可能请皇上放他出宫。

  兰沁禾可以仗着父母的歉疚拖一会儿婚事,可过了三十就不一样了,就算万清和兰国骑不管,兰老太太和太后皇后也是要管的。

  她是西朝的郡主,这是荣耀也是枷锁。

  当年封王爵的旨意流到了兰家,照理是该由嫡长子领旨的。

  兰国骑知道大儿子一直待在浙江,大女儿受的委屈多,于是把这份荣耀给了她作为弥补,长子兰贺栎知道后大闹了一场质问父亲,被兰国骑拿着棍子揍。

  “这个爵位你知道是怎么得来的!”他红着眼睛指着被打得乱窜的儿子,“是十八万将士的骨头堆起来的!混账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担得起!”

  兰贺栎担不起,兰沁禾同样担不起。@记住杰-米-哒xs63

  十八万血骨的王爵实在是太重了,不仅得丢下志气,还会陷入泥沼。

  @记住杰-米-哒xs63

  “你就是西宁郡主?”那些真正的龙子凤雏找上了她,“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别客气,过来一起玩呀。”

  兰沁禾懵懂地被拉过去,那些奢华的屋子里的东西她一件都没见过,更别提知道怎么玩。

  但她只是个外封的郡主,这四周的人没有一个是她可以不给脸的。

  “哎呀这点酒算什么,喝嘛喝嘛,大家都喝,郡主是瞧不起我们?”

  在那之前,兰沁禾跟着万清,她只喝清茶修清身。

  “这么大的郡主府每次来还得请外面的戏班子,干脆养几个,又花不了多少钱。”

  在那之前,她的琴房里挂的是:忌杂音以乱心,使玉琴以拂尘。兰沁禾在郡主府、绮水楼养戏班子,但她心里并不喜欢嘈杂聒耳的热闹。

  荣耀背后十八万白骨的重量,再刚强的人都会被压弯脊梁。

  太后年初的那一道旨,虽然暂时将兰沁禾从泥沼里拔了出来,却又使她陷入了荆棘险地。

  慕良实在担心,万清这一次扳倒王瑞后,王党会不会拿兰沁禾开刀。

  常州处处都是王瑞的势力,掐死一个新任的知府实在太容易不过了。

  这会儿他还没有来得及担心够兰沁禾,两个月后皇帝的一次忽然召见,使得情形又发生了巨变。

  “慕良,朕有件事问你。”小皇帝盘腿坐在炕上,谈天似地随口问道,“你愿不愿意去南直隶督建修园?”

  南直隶——

  江苏,兰沁禾的所在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