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六十六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32: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6章

  乾清宫·丑时三刻,夜正浓。

  “反了!都反了!”穿着亵衣的皇帝气得在房中来回踱步,他刚刚被城外反民一事吵醒,听说之后已经发了两刻的火气了。

  宫女太监跪了一地,首当其冲的是慕良。

  “朕念着他是两朝的老臣,又是朕当年的讲学师傅,一而再地相信他,他却变本加厉,真欺朕年少不敢压他吗!”小皇帝对外吼道,“把王瑞叫过来,朕要亲自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彦氏无德,天佑祥瑞”这句话将前两个月皇帝的怒气全部勾了出来。他再年轻再懦弱也是西朝的帝王,凡事都可以忍,唯有涉及天命的事情一步也不能后退。

  慕良跪着,“万岁爷息怒,保不齐是有人想陷害王阁老,这西朝里里外外那么多官员,王阁老又在内阁了几十年,没准哪个是和他有过节的。”

  “有过节?”说起这件事小皇帝更恼了,他一扬袖子指着外头,“有个狗屁的过节!整个西朝谁不是他王阁老的人?连福建的河道衙门都能听他家人调遣,他有什么过节!”

  是了,满朝都知道的事情,皇帝又怎么会不知道。

  福建河道衙门的事情,兰沁酥和东厂一早就报到了皇上耳边。

  他气得不轻,衣服也不穿,披头散发,就着一身亵衣走来走去,“好,朕倒要看看他是怎么说的,是谁又陷害他这个忠良了?反正已经治死了一个陈宝国,大不了就把朕也关去牢里,天佑祥瑞罢了!”

  这话一出众人一声也不敢再吭,齐齐地贴着地,只希望不被迁怒。

  外面传来一声——“王阁老觐见。”@记住杰-米-哒xs63

  皇帝冷笑一声,“来得倒是快。”接着低喝,“让他在外面等,慕良,伺候朕穿衣。”

  “是。”

  等整理好了衣袍,皇帝立即去见了王瑞,他一进厅就看见王瑞跪在地上,七十多的老人了,跪不住太久,不得已用手撑着地板。

  @记住杰-米-哒xs63

  “臣叩请圣安。”他颤巍巍地磕头,却惹来了皇帝的一声嘲讽,“你看看朕像是安的样子吗?”

  王瑞稍稍抬头,一双眼里热泪盈眶,和皇帝对视一眼后,又磕了下去。

  “千错万错,皆错于臣之一身,惊扰了圣上,臣实在死难谢罪。城外的反民已经悉数了。恳请陛下革去臣职,准臣回去闭门思过。”

  慕良站在一旁看着,他不得不承认王瑞的随机应变能力极强。

  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他便派人镇压住了闹事的反民,接着很快做好了入宫的准备,皇帝派去找他的人还没出宫门,他就已经到了。

  到了之后先跪下,三月初的夜,他只穿了两件薄薄的衣服,连官袍都没有披,冷到了骨头打颤也没有动一下。等皇帝出来后先露出悲恸哭泣的模样,接着请罪。

  这样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声泪俱下地跪着,常人都

  会心软,更何况他背后还牵着无数西朝的命脉,稍有城府的帝王都不会让他辞官的。

  但是面前的这位是明宣帝,二十五岁厌烦朝政的小皇帝,不是从前的先皇。

  “好,王阁老能有这样的自觉,朕就准了你。”皇帝双手负后,笑了一声,“明日起你就不必来了,慕良!”

  “奴才在。”

  “你现在就拟旨,把内阁的班子提一提,万清封首辅,殷姮封次辅,再把杨士冼补进来。让王阁老回家安安心心地思过去。”

  他说完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王瑞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慕良负责替皇帝善后,他上前扶起了老人,叹了口气,“万岁爷正在气头上,您老何苦来得那么早呢。”

  “慕公公……”他张了张嘴,似是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却又明白再怎么巧也无济于事。

  半晌,老人颤抖着冰冷的手,仰天一叹,“是我福薄,伺候不了皇上了,以后皇上身边,还请您多费心。”

  他说着撩起袍子要往下跪,脸上满是泪痕,“皇上年纪轻,慕公公,您一定要多顾着他啊,我、王瑞给您跪下了!”

  “诶阁老!”慕良赶忙拉他起来,“这如何使得,分内的事情,您这样我怎么受得起,快起来。”

  他一边拉着王瑞起来,一边对旁边的宫女吩咐道,“取件大氅来,给王阁老披上。”

  “您不必太过忧心。”慕良将大氅给王瑞穿上,“万岁爷也就是这会儿在气头上,过两日消了气,回过神来就知道是错怪您了,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您就当休两日的假,正好回去歇歇,年底年初的,也忙坏您了。”

  王瑞流着泪,一句话没有说。

  他一步步朝宫外走去,弯腰驼背,满是萧瑟的落寞。

  慕良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眯了眯眼,他知道王瑞还能卷土重来,不会那么容易被击垮,四五十年的经营不至于立刻倾颓。

  可是他呢……

  权宦这条路比起权臣更加艰难,永远是昙花一现,永远不可能万古长青。

  他不过是尽量多争一些日子罢了。

  等王党的羽翼被削减,万党也争得头破血流之时,太后和群臣要处理的,只怕就是他了。

  慕良垂了垂眼睑,接着转身,毫不犹豫地踏回雕梁画栋的宫殿内。

  等替娘娘铺平了路,他的灯也就该熄了。

  ……

  王瑞是走回府的,殷姮在他

  门口候了许久,一见到他立马迎了上去。

  “老师!”

  她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您怎么没坐轿子,皇上说了什么?”

  王瑞又往前迟钝地走了两步,过了会儿才发现了殷姮,扭过了头,对她咧嘴笑了笑,“没事,皇上恩准我告老了。”

  “什、什么?”

  “哦对了,”王瑞拍了拍殷姮的手,“皇上已经下旨,明日起你就是内阁次辅,我西朝还从未有过这么年轻的次辅,殷

  姮啊,你是前无古人,万不可辜负圣心啊。”

  他说完,不顾殷姮的愣怔,一个人扶着门墙迈进了府中。

  “回去吧,啊,回去吧。”他入了门,见殷姮还是愣愣地望着自己,于是挥了挥手,“我没事啊,你回去吧,明日还要上值,早点歇息吧。”

  殷姮站了半晌,许久才弯腰抱拳,哽咽着道,“是,那学生……就先回去了,您老也早些休息。”

  她转身离去,抬起袖子拭泪,王瑞站在门口看着,闭上了眼睛,许久才转身前行。他伛偻着脊背,幽幽地叹了口气。

  腹背受敌啊。

  殷姮回到了自己家中,她眼中的泪水早已在路上风干,揽月迎出来,“主子回来了?宫里怎么说?”

  “阁老日后就在家中颐养了,万清升了首辅。”殷姮步履匆匆,直入寝屋,从枕头套子里抽出一张条子来。

  那上面写着几个小字,隐约能看见“反民于初五……天佑祥瑞……万望警惕、提前应对”几个字,以及落款的日期,是二月二十八。

  今天是三月初五,这是六天前的密报。

  她眼眸中划过深思,接着握着那张条子走到了烛火前,将那张条子烧了干净。

  女子唇角忽地勾起一抹笑意,鹤蚌相争,她这个渔夫也不能只是干看着。

  王瑞暂且下去了,万清即将做大,万党一派对她来说实在是麻烦,她得想办法去掉些万党的羽翼,尤其是能左右皇上心思的人,绝不能久留。

  兰沁酥……慕良……

  前者就是个贪荣享贵的蠢货,沁禾不在,万清事忙,她自己就能把自己烧起来。

  难的还是慕良,得想个法子把他从皇上身边支开才行。

  殷姮捏着下巴踱步沉思,司礼监掌印不大可能离开宫里,慕良也没什么大的错处能让她捏,无法立即扳倒。

  等等,宫里?

  女子抬眸,顺天府有皇宫,应天府也有皇宫!

  应天府……南直隶江苏。

  她旋即坐下,摊开了纸,提笔落字,很快就写完了什么东西。

  ……

  江苏·常州

  兰沁禾到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和北京比起来,江苏多了水墨气息。二月底,满城湿润的冰雪气,是同北京不一样的风景。

  她先去省里报道,拜见了江苏巡抚兼布政使的凌翕。

  “老师!”

  分离了十年,兰沁禾乍见凌翕忍不住鼻尖一酸,掀了

  袍子往下跪去。

  “来了?”凌翕见了她也颇有感慨,她扶着兰沁禾起来,上下打量,红着眼睛点头,“这一路可好?”

  “好,一切都好。”

  “你母亲和家里呢?”

  兰沁禾眨去了眼中的泪光,直直点头,“都好,老师呢?”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凌翕笑着,她脸上着了浅浅的妆容,依旧不失二十年前的美人气度,尽管从前的凌翕是不上妆的。

  两

  人坐下了说话。

  “你也算是守的云开见月明了,”她拉着兰沁禾的手,眼神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担忧,“这次你来常州,背后牵着什么你也该明白,纵使能出来做官了,可日子未必如从前痛快。”

  “学生明白。”兰沁禾颔首,“尽力而为罢了。”

  从国子监司业到常州知府,虽然看似只升了一级,可做的事大大不同,惹上的干系也极为复杂,寻常的官员有朝中的大员举荐,背后就只扯着政党的关系,而兰沁禾却是太后举荐的人,于是除了万党、她背后还牵了层太后。

  凌翕实在是担心她这位空有抱负却无经历的学生,“常州不比别处,你凡事都得谨慎踏实,实在有过不去的坎就来找我,我能帮上的一定帮。”

  她不仅是兰沁禾的老师,也是她的凌姨,是看着兰沁禾长大,把她当做半个女儿的。

  这也许是人人都会说的客套话,可兰沁禾知道凌翕并不是随口敷衍。

  从当初兰国骑远征,兰家负债累累开始,她就尽全力护着。

  说是兰家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

  “老师,江苏的情形真有那么糟糕么?”她问道。

  凌翕听了,叹息一声,“我在江苏也待了十年了,到现在说起来是个抚台,可也得向地方的乡绅们低头。常州的情形更加艰难,你不要同他们硬碰硬,量力而行就是,万阁老也会体谅你的难处的。”

  “是,学生记住了。”

  兰沁禾这会儿还没有体会到凌翕口中的艰难是什么,直到她真的到了任上,才明白为什么凌翕会那样叮嘱她。

  强龙难压地头蛇,这里是和京城完全不同的光景,没人在乎她是郡主还是宰辅的女儿。在这里,她仅仅是一个外来的年轻人罢了。

  二月初,兰沁禾到常州任职了半个月时就迎来了她同当地大族的第一次对峙。

  ……@记住杰-米-哒xs63

  江苏·常州

  “主子,有李家的人求见。”

  已经任知府的兰沁禾从公署回来,听见了银耳的禀报。

  “李家?”她稍一思索,就明白了来人是谁——王家的亲家之一,常州有名的地主李氏,家中还有人在刑部担任堂官。

  她摘下了头上的乌纱递给银耳,兀自朝厅里走去,就见一穿着布衣的中年男子坐在厅上喝茶,见自己过来才站了起来,鞠了一躬,“兰大人。”

  这是在京城不曾有的光景,从来没有哪个府的管家敢在兰

  沁禾来之前坐在她正厅喝茶,见她也不下跪,单是鞠躬而已。

  “李管家。”兰沁禾稍稍颔首示意,“坐。”

  她身上还穿着官服,那人见了便问,“大人是刚刚从衙门里回来?”

  “是。”

  “兰大人初到任上,这半个月来的勤勉大家都是看得到的。”那人说着,露出了笑容,“小人这次来,就是代表常州的各家为大人洗尘,这里有一份薄礼请大人笑纳。”

  兰沁禾没有

  说话,那人便冲着外边喊了一句,“进来吧。”

  过了几息,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兰沁禾抬眸,见一白衣公子抱着琴进来。他身姿欣长,面若玉冠,见了兰沁禾也并不拘谨瑟缩,大方地微微低头致意,接着席地而坐将琴搁在了腿上。

  兰沁禾去看李管家,李管家笑了笑,又递上了一份礼单,“这是这个月的孝敬,请大人笑纳,过两日沐休,本地的乡绅老爷们在聚贤楼摆了酒席,指望能受大人的一二指点。”

  他说完,座下的男子抬眸,淡淡望了眼兰沁禾。他浑然无一点艺伎的谄媚阴柔,表情淡漠如霜,似是不染烟尘的冷玉。

  那只根骨分明的手松松地搭在了瑶琴上,琴弦微凹。

  有一刹那,兰沁禾以为这是来同自己对技博弈的琴师。

  作者有话要说:李管家期待地搓搓手:可贵了呢,有没有“呵,很好,你引起本王的注意了”?

  男子按着琴弦抬头,目光冰冷,“常州容氏,请赐教。”

  后退一百大步):喜欢个屁啊!完全一副“音修强者,恐怖如斯!”的样子!救命好可怕啊!

  ↑是我的反应,不是兰沁禾的。

  谢谢优质菜姬的火箭炮!

  谢谢云间惊雷、三月初一、陌紫曦的手榴弹!

  谢谢宇宙分解、echo猫、天然大丸崽、北お暮ぎ、柳叶子、笑红尘、安棯、故渊、32974149、上下左右、肆贰、居居居居老斯、嘟嘟嘟、32974149、石膏养殖场、lilio、故渊、睡不醒小何、一笑奈何°、归笙、橙子味的咸鱼、小步、陌紫曦、浮云吹作雪、壹伍柒、false、一只小鲳鱼、叁柒的地雷!

  谢谢读者老爷们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