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六十五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2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5章

  “酥姐姐你又逗我。”小皇帝一把抓住了兰沁酥的脚,“快点穿衣服,你的身体总是让我提心吊胆的。”

  皇帝不是慕良,没他那么多的羞涩。

  兰沁酥觉得无趣,随手扯过一旁的衣服披上了事,小皇帝弯着腰帮她系带子,事做的比慕良还娴熟。

  他一边帮兰沁酥穿衣服,一边问身后的慕良,“对了,你来是有什么事儿?”

  慕良这些年多少见过兰沁酥和皇帝独处时的模样,此时并不惊愕,他将手中的密报递了上去,欢喜道,“回万岁爷,是天大的喜事,江苏常州发现了一件奇物。”

  “什么奇物?”皇帝没什么兴趣,左右不过是些空有名头的普通物件,这些年他被骗的多了,一开始还兴致勃勃,后来发现也不过如此。

  “是一条通体金黄的巨蟒,近乎一丈,最奇的是那蟒蛇口中衔着一块玉,玉上刻了四个字呢,说是天佑祥瑞。”

  皇帝接过了他手里举的密报,狐疑道,“你把那条蛇带来了没有?”

  “奴才带不回来。”

  “怎么个说法?”

  “那蛇吐出了那块玉之后,立刻钻进了长江中再也找不到了,只剩下了这块玉。”慕良将一直拎着的锦囊呈了上去,皇帝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有一块玉,上面刻着四个字,写的是“天佑祥瑞”。

  皇帝拿着玉左右看了看,这个空档慕良抬眸,同兰沁酥对视了一霎,女子红唇微勾,慕良便又低下了头去。

  “慕公公方才说的是哪里?”兰沁酥问。

  “是江苏常州。”

  “哟,那不是王阁老的老家么,姐姐昨日才上了船赶过去呢,这蛇要是晚几日出现,姐姐说不定就能看见了。”

  皇帝倏地抬头,眼神一凛,“谁的老家?”

  兰沁酥被他急促的语气吓了一跳,“皇上不知道?常州是王阁老的老家呀。”

  小皇帝低头,又去看了手上的玉,那上面的四个字“天佑祥瑞”一下子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

  王阁老……王瑞……

  他吸了一口凉气,面色极不好看。

  “这都是下面的官员为了引人注意瞎编出来的故事,哪来的什么金蟒,这玉也不过是普通玩意,几两银子一块的,没什么稀奇。”他皱着眉扔了玉,对着慕良喝斥,“以后这种事别来烦朕。”

  慕良受了训诫,连忙低头捡了玉告退,“万岁爷息怒,奴才以后再也不敢了。”

  “出去吧,让司礼监的人今日不许进来,各干各的活儿去。”

  “是,奴才告退。”

  慕良退了出去,他出了宫门才起身,接着抚上了左手拇指上的一抹红玉扳指,又恢复了司礼监掌印对外的矜持模样。

  那张脸上无甚表情,唯有黑眸中显露出一些思忖。

  这会儿楼月吟应该已经报信给了王瑞,王瑞历经两朝,在内阁坐了几十年,断不会因为这点

  风风语就被动摇,还得再下点料才行。

  慕良稍稍瞥了眼身后的宫宇,看样子兰沁酥今天还会陪在皇帝身边,她那种见缝必钻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这茬,金蟒衔玉这事就由她来发酵,自己可以开始着手第二局了。

  另一边楼月吟果如慕良所料,派了人将消息递去了王府,王瑞知道后眼皮子都未抬起。

  这是身为西朝第一权臣的傲气,他下面有大半个西朝的官员做他的底气,这样的小动作他还不屑于出手。

  “恐怕是有奸人陷害老师。”殷姮请命,“这件事就让学生去查吧。”

  “怎么查?”万瑞慢悠悠道,“是你一个户部尚书跑去常州查?还是让常州官府把看见金蟒的村民抓起来拷问?没有这个道理。”

  他摆了摆手,“这些年加在我头上的污名太多了,也不差这一个,我们这边兴师动众的,反倒显得心虚,小人常在,清者自清,圣上心里懂的。”

  殷姮受教地低头,“丹心不惧烈火,老师的这份气度宁静,果非常人能及。”

  “唉……别拿这些虚话哄我。”王瑞抚了抚胡子,眼中流露出些许疑惑来,“这个暂且不提,慕公公……”

  他斜了身子去问殷姮,“咱们下面是不是……有人得罪了慕公公啊?”

  这已经是第三次慕良同他们作对了,这一次和之前不同,程度厉害得许多。

  殷姮心里也不解,她双眉紧锁,细细地排想了一会儿,迟疑道,“或许是下面哪个不注意的?学生回去问问。”

  “要问,一定要问。若是真有人哪里冲撞了慕公公,你就把人送来,我亲自带着去赔礼道歉。”

  王党一派的官员实在是太多了,许多就连王瑞也不清楚名字,可往外面一站就贴着他的名牌,什么妖魔鬼怪的都有。

  殷姮领命后退下了。

  京城的另一边,这件事还远远没有结束,并在几天之后,又一次爆发了新的高度。

  就在明宣六年的第一次大朝上,钦天监上了一道贺表——江苏上方龙气萦绕,可见此次南京修园又唤醒了列祖的龙魂。

  南直隶应天府是西朝原本的首都,后才迁北京。前三位皇帝都葬在了南京,有龙气自然是正常的,也是好事。

  皇帝听了,问了一句,“哪里?”

  “回圣上,是江苏上方。”

  江苏常州,王瑞老家。

  慕良回眸,不经意瞥见了王瑞身边的万清。钦天监是兰家长子兰贺栎任职的地

  方,万清这一次是彻底要同王瑞开战了。

  此时四川事了;南京修园的钱拨了下去,王瑞已将钱抽出来还给了福建河道;抗倭也取得了功绩。国之大事基本稳定,两派的斗争渐渐浮出水面。

  @记住杰-米-哒xs63

  他们像是时刻准备着的两条龙舟,在太后将兰沁禾调去了常州的那一刻,就被皇家吹响了开赛的号角。

  大浪过去,可以开始赛舟了。

  此时从外局

  的角度来看,两队不分伯仲。

  首辅王瑞,兼刑部尚书衔。

  次辅万清,兼工部尚书衔。

  内阁大学士殷姮,兼户部尚书衔。

  光禄寺卿兰沁酥、户部侍郎杨士冼、秋瞿。

  司礼监提督楼月吟,掌镇抚司、东厂。

  司礼监掌印慕良。

  除此之外,在江苏的局面也十分微妙。

  江苏是王瑞的老家,地绅豪强顽若磐石,可江苏巡抚兼布政使凌翕是万清的同年,也是至交好友;现如今王瑞的老巢里又被打下了西宁郡主。

  宫里宫外,九州八荒,从顺天府到应天府,两党皆不相上下,四处攀争,一点也不肯示弱。

  若说之前陈宝国入狱殷姮上位,还勉强算是暗斗,现在已经到了明争的地步。

  今日钦天监上的贺表再次触动了皇帝的火气,可这还远远不够,慕良明白,皇帝断不会因为这样的风风语就向西朝第一权臣挥刀。

  他要准备更加高纯度的火.药,必须趁着前两波的余威未消之前,一举刺中皇帝的命门。

  “干爹,事儿都处理好了。”

  千岁府内,平喜穿着一身便服从后门进来。

  屋子里摆着火盆,慕良是怕冷的,他坐在火盆边,一边看书一边抚着手上的红玉扳指。

  娘娘离了京,好歹给他留了点念想。

  “日子定在了下月二十五,万岁爷寿辰当日。”

  这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平喜说话却也小声得很。@记住杰-米-哒xs63

  慕良放下了书,听完后稍稍皱眉,“不行,那日整个北京城都结为森严,改了日子,换做下下个月的初五。”

  皇上的寿辰是提前两三个月就准备起来的,一丝一毫都难有马虎,他们要在铜墙铁壁里钻洞不太容易,得尽量找宽松的时候。

  “是。”

  “人可靠么。”慕良又问。

  “干爹放心,我们没漏马脚,那些人都是绿芜教的,本就是反民。”

  “没漏就好。”

  慕良将书合起,看向了平喜,“常州金蟒、钦天监……王瑞也该采取行动了,你仔细注意着他们的动向,看看他们打算从哪里下手。”

  “保不齐要从光禄寺卿那边,”平喜蹙着眉,“她老人家一天天地待在宫里,万岁爷耳根子软,她说十句话能听进去□□句,王党恐留她不得。”

  慕良眼眸微瞌,细细思量着,“倒也

  未必是她。”他又想起一件事来,问道,“纳兰小姐今日在做什么?”

  “哦,新进的一批鸟铳到了,被纳兰小姐瞧见了,她觉得稀奇,正缠着上官说想去学呢,不过那东西哪是能随便碰的,上官否了她,她这几日闷闷不乐的。”

  “她的位置也该变一变了,像现在这样天天守门巡逻跑腿,到头来也只混成一个好喽啰。”慕良抿着唇,食指轻轻敲着桌沿,“让她去学点实用的,能放出去的那种。”

  平喜

  道,“纳兰小姐才到任了几个月,这么快换是不是不太好啊?”

  “那是从前,现在由不得她安逸下去。”

  @记住杰-米-哒xs63

  娘娘到了常州,常州的情况远非别处能比,那里是王瑞的老巢,官府到乡绅都是王瑞的人,她一个空降的知府,是空有签子却无人使唤。

  “我估计纳兰珏很快就要外调。”

  “外调?”平喜疑惑,“外调去哪?”

  “先让她学着,”慕良没有回答平喜的话,“她总归要替纳兰老将军的班的。”

  “嗳,儿子知道了。”

  慕良目光又回到了书里,他看着上面的字,忽地有些好奇,千百年后的自己会以何种姿态留于纸上。

  大抵也就是飞扬跋扈、冷血残暴的奸宦一类。

  他又抚上了拇指的红玉扳指,心里酸软,也就只有娘娘会如此的怜惜他。

  娘娘……

  慕良低头吻上了扳指,他心里默念着:

  万请安心。京里的一切他都会打点好,只等您回来,到时路已经太平了,再也不会颠簸您的轿舆。

  他拔去了发簪,披散了头发,捂着那扳指就寝,一如侍奉着佳人在时一般,谦卑且虔诚。

  先皇没有看错,慕良是一条忠诚的恶犬,可他的忠诚几分在宫里又有几分在宫外,则不得而知。

  三月初五,一场由司礼监掌印亲手推波的暴动,在京城外的夜空下炸开了。

  “彦氏无德,天佑祥瑞”的口号惊起了整片林子的鸦雀。

  这一下,彻底打翻了年轻帝王摇摇欲坠的怒火熔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