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三十九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2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9章

  四川和福建的事,且由内阁司礼监烦着,兰沁禾又恢复了她优哉游哉的司业生活。

  唯一让她辗转难眠的,是慕良。

  这事想把利刃一样悬在头上,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落下来。慕良那边没个动静,兰沁禾实在是憋不住了,打算找点法子自救。

  恰巧明日就是沐休,九王爷南立候一群人约她去玩,兰沁禾应了,带上了纳兰珏一起。

  一个月下来,小姑娘脸上的疤大好了,唯有眼角到鼻翼的一条长疤怎么也消不去,蜈蚣似的盘在脸上,一下子坏了面相。

  不过好在她本人看起来并不难过,连面纱都不肯戴了,觉得碍着她吃东西。

  “看着是个稳重的,可总干些顽皮的事儿,真叫人不放心。”兰沁禾同她坐在去王府的马车里,拉着纳兰珏说话,“今日是去九王爷的府邸,简世子、南立候都在,还有些别的大家公子和小姐,你别光顾着低头吃东西,多和他们玩玩,要是能交到两个朋友,叫我和你父亲也好放心一些。”

  虽说君子独身,可小丫头一个能说话的朋友都没有,也确实让人担忧。@记住杰-米-哒xs63

  本该是活泼的年纪,纳兰珏这样子沉闷,别憋出病来。

  “好。”纳兰珏答应得很爽快,接着把手上的东西一举,“那我能不拿着这个吗?”

  这是早上丫鬟给她塞的团扇,上好的绢布做的,上边绣了双蝶扑花图,最难得是这是副双面绣,拿出去就算在那些王侯小姐之中,也极有面子。

  兰沁禾翻过来看了眼,“这个不好看?”

  “我觉得不习惯。”纳兰珏觉得太娘了,跟手里拿了个粉红裙子的芭比娃娃似的。

  “你先收着,到时候她们同你说话,就拿这个挡在脸前面,外边看着文文气气的,里边你可以偷摸吃点东西。”

  “喔!”纳兰珏恍然大悟,原来扇子是这么用的,怪不得大家都拿着扇子。

  马车停了下来,兰沁禾下去,转身刚想扶着纳兰珏下车,小丫头自己就跳了下来,身形轻盈,灵巧非常,落地没发出一点声响。

  她这几日被师傅绑着练轻功,已经有点成效了。

  兰沁禾让人去清郡主府里的莲花池,等明年六月能让纳兰珏踩着荷叶练。

  她自己当年就是被兰国骑赶在湖上练的,踩塌了一片叶子罚三刻钟的马步,到后来兰国骑直接把荷叶荷花全拔了,让她在水上练,每日往返一次,掉进水里就不许吃饭。

  文有万清管着,武有兰国骑盯着,兰沁禾在兰府其实并不滋润,罚跪罚打罚禁闭是家常便饭。

  纳兰珏从车上跳下来,手里握着那柄团扇,跟在兰沁禾后边。

  九王府不是兰沁禾的郡主府可以比拟的,纳兰珏一抬头,看见上边正中央的位置有个垃圾桶状的木雕,花纹是盘旋起来的龙。

  兰沁禾注意到她的目光,跟着抬头看上去,对她解释,“

  这是老物件了,九王爷出生的时候,高祖已经退位且过了七十岁了,这个年纪生出了他,再加上他是第九个儿子,龙生九子,人人都说高祖是真正的龙王转世。”

  “这块透雕请了九位师傅制了一整年,花了不少的功夫,是九爷周岁的时候挂上去的。”她低头对纳兰珏道,“你要是喜欢,我改明儿给你买个小的来。”

  纳兰珏不喜欢,她觉得这就是个漏洞的垃圾桶,但是她奇怪,“娘娘,王府皇宫里的龙不都是金色的么。”这个光秃秃的,也没有漆料在外保护,不是很容易坏么。

  “这个啊就得另说。王府和宫中的龙一般都是浮雕,这一块蟠龙木用的是透雕,已经足够奢侈了。”兰沁禾不着急进去,她乐得给纳兰珏讲讲这些小常识。

  “木类的透雕我们通常不会着色,这和玉是一个道理。好的透雕是通过流畅的线条和立体的感觉来表达美的。

  如果往上面着色,一则过分张扬奢华,二则会让人觉得是雕刻的师傅技艺不精,得靠颜色才能做出作品来。”

  “你看九爷门上的这块,二十七年过去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龙的威严和贵气,这就是顶级的好物。当时取得材料是两百年的梧桐木,凤凰栖梧桐,太后希望能靠这条梧桐蟠龙给九爷引一只凤凰来。”

  @记住杰-米-哒xs63

  可惜到现在他也没娶王妃。

  纳兰珏长了知识,举一反三,“娘娘家里放的那个水晶凤凰给您招到龙了吗?”

  龙住在水晶宫里。

  兰沁禾一噎,片刻又觉得纳兰珏率真可爱,笑着摇头,“大概是因为我那个不值钱,还没招来呢。”

  她刚以为招来了一个,结果立刻没了下文,还惹了一场祸事。

  想到慕良,兰沁禾又是一阵郁闷。

  “哦。”纳兰珏点了点头,“那我回去也给您雕这样的。”虽然不知道能不能雕出来。

  “那我就先谢过你了。”兰沁禾笑着揽住她的肩膀,带着她往里面走。

  进入王府,果然今天来客不少,且各个都是兰沁禾私交甚好的哥儿姐儿,真正的一屋子金枝玉叶。

  “呀,禾姐姐来了!”窗边的小姑娘见到了兰沁禾,也不行礼,娇呼了一声爬下炕去,拎起酒壶倒酒,“来的这样晚,该罚酒!”

  屋子里别的公子小姐也跟着闹起来,指着兰沁禾就笑,“就是就是,快罚她!”

  纳兰珏还从没见过这样仗势,往常不管去哪都是一群人恭

  恭敬敬地跪下给兰沁禾请安,嘴里叫的也都是郡主、娘娘,更别提用手指指着兰沁禾了。

  看来这屋里的人各个身份都不简单。

  兰沁禾也不恼,虽然在纳兰珏眼里,兰沁禾去参加这些宴会,就从来没恼过。

  她被人按在了椅子上罚酒,递过来的不是小巧的酒杯,而是婴儿头那么大的海碗。

  “好啊,你们这是想灌醉了我,把我扔到边上,好不碍着你们。”兰沁禾拿着折扇敲了敲碗沿,佯

  装要起身,“既然这样,我就回去了。”

  “诶禾姐姐别走。”后面的小姑娘扑上来,勾住了她的脖子压在她背上,“我们怎么会想让你走呢。您要是现在走了,一会儿我们玩牌输了,谁给我们银子呀是不是?”

  此话一出,满堂的笑声,就连兰沁禾也没崩住,笑了出来。

  “我今儿可没带钱来。”

  “胡说,您今日要是带莲儿来也就罢了,可偏偏是银耳姐姐,她那么心细的人儿怎么会不带钱?”南立候扭头问向后边的银耳,“从实招来,你今儿带了多少?”

  银耳知道这是玩笑,在这里也不像在别处那木着脸,于是也开着玩笑答了,“少说也有百八十,足够您闹的了。”当然其实只带了四十吊钱。

  “百八十!”南立候指着屋中的哥儿姐儿转了一圈,嬉笑道,“听见了没,咱们发大财的机会来了,今天不把这些钱掏出来,都不准散啊。”

  “对,立个规矩,今天谁赢得最多,谁就来负责还席。”

  “怎么,我这边还没开始,你们就算着还席了?”正热闹着,门口响起了九王爷的声,“好大的胆子,是谁嫌我这儿不好玩了?我这就打发他回去,以后都不许来了。”

  他身后跟着简世子,两人是一块儿来的。

  南立候立刻一指兰沁禾,“是西宁娘娘说的。”

  “哦?”九王爷看见了中央的兰沁禾,“我道是谁,原来咱们踩低捧高的墙头草。果真是她,说出这种话来也不稀奇。”

  他还记着上回九千岁乔迁宴的仇。

  兰沁禾一挑眉,敲打着扇子同九王爷拌上了,“好个小鸡肚肠的王爷,好事记不住,芝麻大的坏事倒是一件不落。你今儿请了我,算你一脚踏进了阎王殿,我现在就告诉大伙当年你在冰面上…”

  “快来人灌她酒!”九王爷上前一把捂住兰沁禾的嘴,骂道,“在外衣冠楚楚的国子监先生,私底下就是个流氓,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以后再也不和你好了。”

  “在冰面上怎么了?”简世子问。

  “对呀,在冰面上怎么了?禾姐姐快说。”

  兰沁禾瞥了九王爷一眼,九王爷垮了脸,“好妹妹别说,一会儿桌上我先开给你二十吊钱,你别说。”

  “真没意思。”大家见听不到王爷的糗事了,失望至极。

  南立候一拍手,“诶差点忘了大事,禾姐姐你还没罚酒呢!”

  “对,罚酒!”

  他们到底不敢闹九王

  爷,于是把话头转到兰沁禾身上,拍着手起哄让她喝。

  兰沁禾手上的折扇一转,扇子头指向了身后的九王爷。九王爷苦着脸,只好帮她说话,“你们西宁娘娘金贵,我来替她喝。”说完就去捧那个大碗,苦大仇深地想哭。

  这么大碗喝下去,之前又没吃东西,他指定得醉。

  “诶,”南立候拂开他的手,“各人有各人的事儿,各人吃各人的酒,这是灵丫头给禾姐姐倒的,你喝去了,算什么事儿。改明儿

  禾姐姐的合卺酒难道你也代她喝?”

  九王爷颔首,“我倒是乐意,就是不知道她这辈子还喝不喝合卺酒了。”

  兰沁禾的婚事一直是被拿出来说笑的,这会儿众人又笑作一团,南立候等笑声歇了后,亲自捧着碗亲自送到兰沁禾面前,“怎么样?兰将军的女儿,不会连这点都喝不下去吧?”

  “今儿我是非喝不可了?”兰沁禾问。

  “那当然。”

  她从小姑娘手里接过酒来,沉甸甸的一碗,喝下去连饭都不用吃了。

  都在兴头上,兰沁禾也不打算拂了众人的趣,仰着头,一口气将酒全都喝了下去。

  “好好好,好酒量!”屋子里的人欢呼着,“咱们这儿就属禾姐姐能喝,九王爷和简世子加起来都比不上呢。”

  “谁说的。”九王爷一把勾住了简世子的脖子,“我一个人不行,加上他难道还喝不过兰沁禾?”

  “你若是不服气,一会儿比比看如何?”

  @记住杰-米-哒xs63

  兰沁禾放下碗,就听到他们擅自给自己定了赌局,她扭头招纳兰珏过来,一边道,“我可没应,你们谁爱比谁比去。小丫头面前,别带坏了她。”

  “呦,纳兰小姐是金贵的大小姐,我们就是都是泼皮无赖了不成?禾姐姐这心偏得好厉害。”

  兰沁禾没有反对,牵着纳兰珏站起来,笑道,“我们家丫头还是头一遭见这种场面,你们收敛着些,别吓到她。来的时候她就喊肚子饿,九爷要是还不赏饭,我就只好带她回去吃了。”

  这话听起来有意思。

  纳兰将军的父亲虽然是三品将军,但却是从走卒升起来的,并无家底。因为作战优秀,被兰国骑看上调到了身边,之后又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在去年抗倭的时候封了三品。

  别说他是个庶民,就算纳兰将军真的是个名门出生,可一介武夫,这些公子小姐并不放在眼里。

  像是今天这样的聚会,仅凭纳兰珏一个人是绝对进不来的。

  这也是为什么方才他们并没有怎么理会纳兰珏,把她一个人晾在了旁边。

  兰沁禾也发现了这点,她这会儿说的“我们家的丫头”,就像是根定海神针,插进了纳兰珏的脊柱中,众人待纳兰珏的态度也就跟着变了。

  “你老是着急走什么。”九王爷是知道兰沁禾的意思的,帮着她说话,“就是这会儿回去,路上还要小半个时辰,你饿死了无所谓,纳兰姑娘哪里受得住。”

  他冲着门外喊了声,“饭食都准备好了没?”

  “回九爷,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成,咱们现在就过去,吃饱饭了再去园子里听戏。”

  兰沁禾心领了九王爷的好意,她推了推纳兰珏,“还不谢王爷的赏?”

  有了九王爷在这些人面前的一句话,这以后纳兰珏的位子就彻底定了下来,现在把她放回纳兰府,严氏和纳兰杰也再无法动她了。

  纳兰珏哪里晓得两句话之间自己的地位发生了变化,她只是单纯听兰沁禾的话,乖乖地跟九王爷说了声,“

  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小九:“卧冰求鲤那小子太傻了,我有个好方法,不用被冻就能弄开冰面。”

  小禾:“什么呀?”

  小九:“你跟我来。”

  于是解开裤子对着北京隆冬的冰面上放热水,最后因为那天晚上太冷,还没放完,出水口就结冰了。

  “啊啊啊啊救命我的龙.根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小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