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三十四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2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4章

  “我怎么感觉他对我们怪怪的?”下去之后,九王爷凝重地对兰沁禾道,“刚才他看都不看你一眼,对我也笑得很敷衍,他也太傲了吧?”

  兰沁禾敬酒的时候也发现了,慕良的眼神扫过一眼她和九王爷的手,她立刻明白了这人心里在想什么。

  “他哪有对你笑得很敷衍?”这点兰沁禾倒是真没看出来,“九千岁对谁都一样啊。”@记住杰-米-哒xs63

  “他就有。”九王爷在这方面极为敏感,“我觉得他不喜欢我。”

  兰沁禾睨他。

  @记住杰-米-哒xs63

  “正好我也不喜欢他,他这么对我,我明儿不请他喝酒了。”

  太好了……兰沁禾松了口气。

  那边慕良已经接受了满屋的敬酒,他果真对谁的态度都一样,脸上也一直都是恰到好处的高兴。

  可怎么轮到自己跟前,就一点笑脸都没了?兰沁禾不免奇怪,她和慕良独处时,都没怎么见过他笑。

  这会儿喝了那么多杯酒,从一品首辅到七八品的小官,他无一不敬过去,慕良脸上泛出红意,失仪了。

  他同旁边的平喜耳语了几句,就从后面离开,要去别的屋子醒酒换衣。

  兰沁禾看着他脚步有些虚浮,想了想,还是绕道跟了上去。

  慕良体弱,本来就受不了酒的火气,别半路绊一跤才好。

  她出了正厅,招了旁边的小太监问,“千岁爷去哪了?”

  “回娘娘的话,他去后面抱厦了。”

  兰沁禾点点头,提步往抱厦去,到了门口,果然见有人里面外面的伺候,屋里也隐隐传来了呕吐的声音。

  “见过西宁娘娘。”丫鬟太监们没想到有人忽然跑到这里,疑惑道,“娘娘怎么不在前面待着?”

  “我方才见千岁难受,就跟过来看看。”兰沁禾从袖中拿出一小盒子来,递给门口的太监,“这药和着温水服下,一刻钟就舒坦了,劳烦转交给千岁。”

  这便是之前兰沁禾嘱咐银耳从药库拿的东西。

  “哎呦这…这……”那太监也不知道怎么说话才好,直接提了蔽膝,往下跪,“奴才替干爹给娘娘磕头了。”

  “去吧。”兰沁禾没受他的礼,“我也要回前面去了。”

  “外面什么事。”里头却忽然响起了一声沙哑的问话。

  声音不仅沙哑低沉,更带了些许的不悦。慕良吐得酸水损了嗓子,身体也难受得很,被外面的动静一吵,就越加的烦闷。

  “回干爹,是西宁娘娘来了,给您送了药,儿子正谢她呢!”

  屋里立马安静了,也不吐了,也不问了,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兰沁禾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接着门口就冲出个人来,跪在了兰沁禾脚前,“奴才…臣该死,污了娘娘的耳。”

  老祖宗一跪,周围的太监丫鬟们都跪下了,兰沁禾“鹤立

  鸡群”着,气氛有一瞬的凝滞。

  “快些起来。”她弯腰去拉慕良,“都是九千岁了,还跪什么,你是存心折我的寿了。”

  “臣不敢!”

  兰沁禾看着外面这一片乱糟糟的,面前的人却连看她一眼都不敢看,索性强硬地拉着他进里屋。否则这样的场景被传出去,又要惹出什么流来。

  屋子里面一股酸臭味,慕良脚步一顿,惶恐地抬眸对兰沁禾道,“娘娘,臣带您去别的屋子吧。”

  “坐着。”兰沁禾没有答他的话,将人按在了床上,自己转身找了一旁的水壶,倒了温水,喂他吃药。

  “我听说圣旨的时候就想,你的身子是受不住酒火的。今早到了半路却又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你在太子府、在宫里周旋了那么多年了,总该知道怎么保全自己。”

  兰沁禾蹙着眉打量面色潮红的慕良,“可现在瞧了,才知道这药没有带错,你怎么就让它用上了呢?”

  慕良正想伸手,接兰沁禾递过来的水,听到这话双手颤了颤,呆滞道,“娘娘……是特地为臣准备的?”

  这话说的暧昧,要是平时兰沁禾少不了打趣一番,可现在见慕良双颊涨红,吐得泪水都糊了眼,嗓子也哑得不行,她就没了那份心思。

  “自然是为了你,除了你还有谁要我惦记这个?”慕良双眼泛着红,里面的泪光还未消去,兰沁禾看得心软,放柔了声音,“吃药吧。”

  慕良心脏收紧,全身都暖了起来。

  他一边高兴娘娘离自己这样的近,一边别过头去,不想让自己一身酒气熏到贵人。

  “把头扭过去干什么?”兰沁禾挑眉,“是药丸,不苦的,你别怕。”

  “臣没有怕苦。”慕良被这句“你别怕”揉碎了心,像是飘在暖云中,比吐之前更加晕晕乎乎了。

  “臣身上脏,臣是怕冲撞了娘娘。”

  “我方才也喝了不少酒,身上一股酒味儿。千岁爷这么说,倒是我该先退下了。”

  “臣不敢。”慕良一着急,立即接过了兰沁禾手上的药生吞了下去。

  兰沁禾端着的水一点也没送出去,她歪着头看着慕良狼吞虎咽的样,忍俊不禁,“好吃吗?”

  这话是在调侃慕良,可对方却谦卑恭敬地答了,“娘娘赏的,什么都好。”

  兰沁禾把水递过去,“真是会说话,娘娘现在赏你水。”想到了刚才慕良吃药的急猛样子,她又补充道,“不是琼浆玉液,喝了没法长寿,千岁爷慢点

  喝,不着急啊。”

  慕良耳朵红了,他这回听懂兰沁禾是在打趣自己了。

  他窘迫地想找个洞钻下去,一时分了神,喝水把自己呛到了,弯着腰强忍着咳嗽了两声。

  兰沁禾帮他拍了拍背顺气。

  这么毛手毛脚的,哪像是伺候圣上的人。

  慕良喝多了酒,手颤抖着没有力气,这会儿又咳嗽,一不小心就把水洒了。

  他面色一白,也知道自己这会儿实在是太失

  仪了,这么冒冒失失的模样全露在了娘娘面前,不知道娘娘会如何想他。

  兰沁禾心里叹了口气,明白自己在这里慕良不自在,他这会儿正难受,自己就别打扰人家了。

  她挽着帕子,给慕良拭去唇边沾到了水,轻声道,“好了,我去前面了。千岁爷好生休息,实在受不住就差人去前面说一声,各位大人都体谅着您呢。”

  她起身准备走,忽然后面传来一声沙哑的轻唤,“娘娘……”

  @记住杰-米-哒xs63

  兰沁禾回眸,看见慕良一手撑着床沿,像是想要往自己的方向靠过来,却又没敢动脚,只是上半身稍稍倾斜罢了。

  他仰着面,双眼微红地望着自己。

  那人身上还穿着黑色的蟒袍,上面的银蟒可怖张扬,他却难受般地蹙着眉,一双细长的黑眸望着兰沁禾,似有万语千要说,眉宇间都透着点点哀伤;又像是在乞求着些什么、期翼着什么,目光复杂非常。

  这一次的失礼,上一次的僭越,慕良总是以为自己要被厌弃了。

  兰沁禾俯视着他,将慕良脸上的一切神情尽收眼底。

  喝了酒的慕良,胆子大了不少,若是清醒时,是绝不会叫住她的。

  这事真是不应该。他是司礼监的掌印,这道身份就是天壑,兰沁禾是不能跨过去的。

  可她到底是打心底喜欢他的。

  “娘娘……”慕良又哑着嗓子唤了一声,唤得兰沁禾折返了回来。

  “又不是见不到面了。”她终是俯身,碰了碰慕良动乱的束发,开口的声音像是在哄孩子入睡,眉眼柔和,“叫个人来,给你梳梳头吧。”

  慕良怔怔地坐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面的小太监来唤他,他才发现,女子早已远去。

  娘娘……

  鬓角还残留被抚摸的触感,他捂着胸口,那股眩晕的酒劲再也退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