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十四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2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4章

  兰沁禾同家人用完了膳,兰沁酥扒着她的手臂,要和她去沐浴,被兰父兰国骑拦下了。

  “老二,你随我来一趟。”

  兰国骑是个不苟笑的武将,身高九尺,年近花甲了也还一身腱子肉,高大威猛,常人不敢靠近。

  “我要和姐姐一起去。”兰沁酥抱着兰沁禾不放手,整个人都黏在她身上。

  “站好,”兰国骑眉头一皱,见不得兰沁酥这副模样,“歪歪扭扭的像什么样子,我同你姐姐说话,你来做什么。”

  “爹爹~”兰沁酥咬着唇,一双狐狸眼水灵灵地眨巴着,望向了兰国骑,拖长了音撒娇。

  兰国骑转身,自己在前面走,没有理她,也不再训斥。

  兰沁酥冲兰沁禾哼唧了两声,声音里满是得意。

  兰沁禾抿着唇笑,也就只有妹妹敢这样对待父亲,她和兰家别的孩子哪里敢这么没规矩。

  兰国骑将两个女儿带到了小厅中,自己往主位上一坐,高大的身躯将整个太师椅坐得满满当当,煞有气势。

  “我前几日见了纳兰家的公子,他说他心悦你,我瞧着他也还不错,打算让你们俩见一面。”他开口直奔主题,语气没有丝毫迂回的余地。

  兰沁禾还没说话,兰沁酥就瞪大了眼睛抗议,“纳兰杰?一个病鸡草包,凭他也配嫁给姐姐?”

  “多嘴!”兰国骑一拍扶手,呵斥道,“我同你姐姐说话,没有你插嘴的地。”

  若是兰家其他孩子,这时候就要跪下去请罪了,但兰沁酥不同,她媚眼一瞌,再睁开里面便是一片泪光,呜咽着开口,满脸委屈要溢出来似的,“爹爹你凶人家……”

  兰国骑脸上划过一丝不自在,“不许哭,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他急忙将话题扯到兰沁禾身上,“你是西朝的郡主,论家世,纳兰杰只能做你的男妾,既是男妾,长得耐看就行。我问过了,他也上过学认得字,和你应该也还能说话。”

  西朝文官节制武将,在武将地位极低的情况下,鲜少有武将能识文断字。兰国骑知道自己女儿心气高,还好纳兰杰也是个能写能画,配兰沁禾不会太委屈她。

  “父亲,人家才十六岁。”兰沁禾提醒。

  “十六岁怎么了,十六岁配你正好。”兰国骑浑然不觉的有什么问题,“他要是二十六了,我还得思量思量他能不能让你生孩子,十六岁正好,还能多用几年。”

  兰沁禾一口茶呛在喉咙里,连连咳嗽了两声。

  这段时间天天在国子监待着,回来又是开茶宴又是进宫,倒是鲜少听到父亲这样的豪爽之。

  “十六岁的男人,什么都不懂,到底是他伺候姐姐,还是姐姐伺候他。”兰沁酥不以为然。

  “甭管谁伺候谁。”兰国骑道,“他出嫁之前,会有人教他规矩,用不着你来操心。兰沁禾,你今年也二十有七了,二十七还不谈婚论嫁的,你是想气死我和你母亲?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

  兰沁酥也看向兰沁禾,她也想知道姐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父亲,我们家有大哥传承香火就够了。”兰沁禾拿出老一套的话术来敷衍,“我无意娶夫,这事不急。”

  “混账话!”兰国骑猛地起身,“你下个月沐休就去给我见纳兰杰,这事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没得商量。”

  他说完气势汹汹地离开,留下厅里的姐妹俩。

  兰沁禾撑着额头,头大地叹了口气。她知道父亲说得没错,二十七了,就算不娶夫,怎么着也该有一两个侍君了。

  她也想早点成家让父母放心,可看来看去,整个京城的青年才俊她都见完了,竟是没有一个能让她体会到“情爱”滋味的。

  男女之情她见得不少,可还真从未亲自体会过。

  “姐姐,”兰沁酥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兰沁禾,“你真的要去见那个男的?”

  “父亲都这么说了,我只能去见他。”兰沁禾起身,“若是纳兰公子无意于我,我就回来再和父亲说。”

  “他要是有意于你呢?”

  “有意也不行,我们兰家花了二十年,好不容易才让圣上放心。往后断不可再与权臣重将牵上关系。”纳兰将军在东南抵御倭寇,他将纳兰杰送来,是存了托孤的意思。父亲重情,不会推辞,可她不得不辞。

  今日母亲没有过来跟着一起劝说,也存了这个意思。

  “你也是,”兰沁禾瞥向妹妹,“寻常的男子没关系,千万不要与那些大家族有所来往。”

  “酥酥知道的。”兰沁酥搭上姐姐的手腕,凑到她耳旁小声道,“姐姐不喜欢谁,酥酥就不和谁好,酥酥只要能在姐姐身边,就什么男子都不要。”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粘姐姐?”兰沁禾捏了捏妹妹的脸,“你终究还是要娶夫的,姐姐陪不了你一辈子。”

  兰沁酥委屈地红了眼,“难道姐姐不想一辈子陪着酥酥?”

  “没有谁能陪谁一辈子,”兰沁禾垂眸,嘴角挂着一抹寡淡的微笑,“能走到哪算哪吧,谁知道是不是走着走着,就走不动了。”

  “姐姐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难得见面,还要惹我难过。”兰沁酥扯着姐姐的手往外走,“姐姐惹了酥酥不高兴了,要罚姐姐伺候酥酥沐浴。”

  兰沁禾被她扯着往前走,方才刚刚升起的一丝惆怅,被小姑娘蛮横到可爱的话击碎了。

  兰沁禾永远没法对兰沁酥生气,哪怕她知道妹妹这个从三品的光禄寺卿

  是怎么来的,她也没有办法生气。

  不知道是因为孪生姐妹的缘故还是什么,只要兰沁酥待在她身边,露出或是张扬或是娇俏的笑容来,兰沁禾心里就软得一塌糊涂。

  每当妹妹抱住自己,像只奶狗似的往自己怀里拱,再娇娇地唤她姐姐时,兰沁禾便什么气都没有了。

  她想自己一直找不到如意郎君,兰沁酥得负起一半责任来。

  看惯了酥酥,鲜少有什么美人能入兰沁禾的眼。父亲母亲为

  她挑选出的那些青年才俊,身上总是带着点傲骨或者颐指气使的贵气。

  他们毫不吝啬地展示自己的豪气才华,却忘了当年的兰沁禾也是个年少成名的主,虽然消沉了这些年,可皮里傲骨绝没有软下去。

  双方皆是一样的性格,做朋友合适,但升不起男女之爱的绮念。

  若是从伴侣的角度而,兰沁禾不喜欢和同样有脾气的人在一起,只喜欢酥酥这样撒娇的性子。

  她像万清,在外客客气气的,回到家里绝不会向谁低头。若是和那些清流贵公子在一起,兰沁禾想想都有些坎坷。

  兰沁禾想,实在不行,她去扬州买个人,调.教好了,装成普通百姓接回来。

  父亲说的不错,只是为了尽孝延后的话,娶夫娶个性子好的就行,不必非得志同道合。

  此时的兰沁禾没有想到,她这个想法在一个月后,将彻底颠覆。

  不过此时不是想男人的时候,她还得紧着面前的妹妹,替她更衣赔罪。

  ……

  兰家厢房

  盈盈水雾中,身姿妖娆丰腴的女子趴在浴桶边上,她露出的后背白皙莹润,被热水浸泡后,熏染出一层薄红。

  乌黑的长发披在后背上,黑与白的对比,将她的肌肤衬得愈发白嫩。

  “姐姐,方才父亲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兰沁禾舀起水来,淋在妹妹背上。小时候家中贫寒,有时候丫鬟们都得出去找活做补贴家用,弟弟妹妹就得她来照顾,她做起这些事来十分得心应手。

  “怎么问这个。”

  “酥酥就是想知道。”

  兰沁禾执着被浸湿的帕子,从后抬起妹妹的下巴,给她擦拭脖颈。

  兰沁酥顺势一躺,隔着木桶壁靠进了姐姐的怀里,动作之间溅出了些水来,将兰沁禾的衣襟也打湿一片。

  “顽皮。”兰沁禾嗔了她一句,接着回答妹妹的话,“胃口都被你养叼了,日后若能找个和酥酥似的男子,我便心满意足了。”

  兰沁酥呼吸一滞,贝齿咬住了下唇,脸色微红,“那姐姐娶了酥酥不就好了?”

  “那父亲母亲可不得要了我的命。”

  “那我们就去个父亲母亲找不到的地方。”兰沁酥转身,抬头望着兰沁禾。

  女子的眼睛晶亮,却又带了三分羞怯,长卷的睫毛上凝了水汽,眨一眨便有细碎的水珠落下。

  她从水中伸出胳膊来,沾着剔透水珠的藕臂松松地勾住了兰沁禾的脖子,逼得她不得不看着自己。

  “去江南、去戈壁,去哪里都行,去没有人能找得到我们的地方,酥酥愿意嫁给姐姐。”

  兰沁酥说这话的模样,犹如开了大半的红月季,带着七分的热烈,又含着三分少女的羞意。那花蕊完全朝着兰沁禾绽开,颤巍巍着吐露着精华,半是期待半是惶恐地将花蜜献上,任由汲取。

  这样的兰沁酥无疑是动人的,哪怕同为女子的兰沁禾,也时常为妹妹所惊艳。

  普通百姓不喜欢兰沁酥这副面孔,背后说她是狐狸精,不是因为长得不好看,而是这副面孔好看得超出了常理,才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她过了片刻才回神,将勾着自己脖子的手臂摘下,笑着拂去妹妹的脸的水珠,“这玩笑你说了十多年了还不腻?”

  兰沁酥的眼一瞬间暗了下去,她微微低头,掩盖住眼中的情绪,“姐姐以前还会哄哄酥酥的,现在已经对酥酥没耐心了吗。”

  “不是,怎么会。”兰沁禾捧起妹妹的双颊,“方才是我不好,我们重来。”

  她低头同妹妹额

  头相抵、鼻尖相碰,手指扶在对方耳窝处,郑重地重新回答了妹妹的问题。

  去江南、去戈壁,去哪里都行,去没有人能找得到我们的地方,酥酥愿意嫁给姐姐。

  “好,姐姐答应你,带酥酥去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只和姐姐在一起。”

  兰沁酥眼睫一颤,粘在睫毛上的水珠顺着面颊流落,犹如泪珠。

  “嗯。”

  她攥紧了兰沁禾的袖子,手上的水在布料上晕开,濡湿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