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千岁千千岁 第一章

小说: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更新时间:2020-03-24 22:2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章

  浩德二十一年,冬,京城酉初

  将军府的高墙之内,外廊之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二小姐,给夫人准备的膳食已经准备妥当,您现在就出府么?”

  “嗯,”稚嫩的女声响起,“驱寒的汤饮呢?”

  “按照您的吩咐,准备了三屉,一共九碗。”

  在一群婢女之中,有一抹极不协调的娇小身影走在最前方,从身形判断,不过七.八岁的模样。

  “三妹呢,怎么还不见她人。”

  “三小姐说,今日功课繁忙,就不同您一起去给夫人送膳了。”

  那抹幼小的身影一顿,片刻,传来一声轻轻地叹息,“是么,那就让她今日晚膳不必等我和母亲了。”

  大门之前,停着一辆青布小木轿,辅以两名轿夫。这种普通庶民用的简陋轿舆,和这座精美的骠骑将军府似乎格格不入,更别提即将坐上这副轿舆的,是骠骑将军的嫡长之女。

  “二小姐,真的不需要奴婢陪同么,”旁边的侍女弯腰,将手里的披风系到女孩身上。“不管怎么说,您也是兰家的嫡长女,出行连婢女都不带,只有两个轿夫陪同的话……”

  别说圣上亲封的正二品骠骑将军的嫡女,就算是九品小官的女儿出门,也能有丫鬟婆子跟随。

  “只是送饭而已,有轿夫帮忙提食盒就够了。”女孩接过暖手的汤婆子,返身走入轿内坐下,“母亲常常教导我们在外切忌张扬,更何况翰林院的大人们公务繁忙,去的人多了会打扰他们公务。”

  轿帘放下,遮住了女孩的面容。

  轿子缓缓升起,大门打开,外部的金漆兽面和锡环随之显露。

  这一顶简陋到寒酸的轿子,慢慢从门里驶向了街外。

  酉时一刻,天小雪

  轿夫虽训练有素,但车厢内免不了颠簸。

  兰沁禾双手抱着汤婆子,在寒冷的环境内,一摇一晃得有些昏昏欲睡。

  七岁的女孩还是嗜睡的年纪,从将军府到承天门前的翰林院有三刻多的距离,这段时间可以用来小憩。

  兰沁禾掩着唇稍稍打了个哈欠,侧身从坐旁的食盒上抽出一本书来。

  她翻到熟悉的那页,就着偶尔从车帘外飘进来的暗光,默诵了起来。

  明天是书院一月一次的考试,也是今年最后一场考试,现在没有时间休息。

  身为翰林编修的女儿,她不能给母亲丢了面子。

  5k5m第1章

  浩德二十一年,冬,京城酉初

  将军府的高墙之内,外廊之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二小姐,给夫人准备的膳食已经准备妥当,您现在就出府么?”

  “嗯,”稚嫩的女声响起,“驱寒的汤饮呢?”

  “按照您的吩咐,准备了三屉,一共九碗。”

  在一群婢女之中,有一抹极不协调的娇小身影走在最前方,从身形判断,不过七.八岁的模样。

  “三妹呢,怎么还不见她人。”

  “三小姐说,今日功课繁忙,就不同您一起去给夫人送膳了。”

  那抹幼小的身影一顿,片刻,传来一声轻轻地叹息,“是么,那就让她今日晚膳不必等我和母亲了。”

  大门之前,停着一辆青布小木轿,辅以两名轿夫。这种普通庶民用的简陋轿舆,和这座精美的骠骑将军府似乎格格不入,更别提即将坐上这副轿舆的,是骠骑将军的嫡长之女。

  “二小姐,真的不需要奴婢陪同么,”旁边的侍女弯腰,将手里的披风系到女孩身上。“不管怎么说,您也是兰家的嫡长女,出行连婢女都不带,只有两个轿夫陪同的话……”

  别说圣上亲封的正二品骠骑将军的嫡女,就算是九品小官的女儿出门,也能有丫鬟婆子跟随。

  “只是送饭而已,有轿夫帮忙提食盒就够了。”女孩接过暖手的汤婆子,返身走入轿内坐下,“母亲常常教导我们在外切忌张扬,更何况翰林院的大人们公务繁忙,去的人多了会打扰他们公务。”

  轿帘放下,遮住了女孩的面容。

  轿子缓缓升起,大门打开,外部的金漆兽面和锡环随之显露。

  这一顶简陋到寒酸的轿子,慢慢从门里驶向了街外。

  酉时一刻,天小雪

  轿夫虽训练有素,但车厢内免不了颠簸。

  兰沁禾双手抱着汤婆子,在寒冷的环境内,一摇一晃得有些昏昏欲睡。

  七岁的女孩还是嗜睡的年纪,从将军府到承天门前的翰林院有三刻多的距离,这段时间可以用来小憩。

  兰沁禾掩着唇稍稍打了个哈欠,侧身从坐旁的食盒上抽出一本书来。

  她翻到熟悉的那页,就着偶尔从车帘外飘进来的暗光,默诵了起来。

  明天是书院一月一次的考试,也是今年最后一场考试,现在没有时间休息。

  身为翰林编修的女儿,她不能给母亲丢了面子。

  为官上朝,可即便如此,父亲的月俸和母亲的月俸加起来,也无法填补其中沟壑。

  家中的仆人大多遣散,能变卖的东西也全部变卖。

  现在的日子,确实过得还不如小官小吏来得富裕。

  兰沁禾背了两页书,轿撵停在了翰林院门口,轿夫将帘子掀开,对着兰沁禾弯腰道,“二小姐,我们到了。”

  “好。”

  兰沁禾提裙下轿,身后由一个轿夫提着食盒,两人通报之后便朝内走去。

  官员申时散值,但现在逼近除夕,事物繁忙,万清要处理好公务才能回去。

  翰林院只负责正常作息内的午膳,像是这样加值,则需要官员自备饭食。

  兰沁禾就是来给母亲送晚膳的。

  门口的两个小太监早已眼熟了兰沁禾的脸,虽然兰家岌岌可危,但是不管是万清还是这位兰小姐都待人温和有礼,在底下名声很好。

  他冲小姑娘笑了笑,“兰小姐又来给万大人送饭?快些进来,别冻着了。”

  兰沁禾抬头,那张娃娃脸上鼻子被冻得泛红。她呵出一口白气,冲着小太监低头,“又要劳烦公公了。”

  她没有钱,没办法“讲规矩”,只能尽量在语举止上讨好这些公公。

  “这是家里做的糖糕,这次特地带过来给公公们吃。”兰沁禾将自己手上捧的小盒子递过去,“公公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

  七岁女孩的声音,又软又糯,偏偏说出的是这样体统正经的话。再联想到兰家的情况,两个小太监不免心软,当即接过来,呵呵一笑,“哪里的话,能吃到兰小姐送的糖糕,是奴才们天大的福气,您快请进,万大人正等着您呢。”

  “谢谢公公。”兰沁禾又冲着他们各行了一礼,带着轿夫慢慢朝里走去。

  她知道自己送得东西那些太监瞧不上眼,这些在门口当差的太监手上的油水不比宫里的少。更何况这里是翰林院,聚集了历届状元郎的地方。

  科举制举行至今,前三甲早已不再是学问上的竞争,大多都是背后财力的比拼。

  像是万清这样苦寒学子出生的,能考上前三甲,已经是千载难逢的清明之届了。别的学子大半家世富贵,因此在这富贵子弟云集的翰林之中,太监们也能收到不少好处。

  和别人送的东西比起来,兰沁禾送的简直就像是乡下俗物,实在不值一提。

  也正是因为家中情况窘迫,万清这些年都无法四处打通,导致她的官运愈加滞碍不5k5m为官上朝,可即便如此,父亲的月俸和母亲的月俸加起来,也无法填补其中沟壑。

  家中的仆人大多遣散,能变卖的东西也全部变卖。

  现在的日子,确实过得还不如小官小吏来得富裕。

  兰沁禾背了两页书,轿撵停在了翰林院门口,轿夫将帘子掀开,对着兰沁禾弯腰道,“二小姐,我们到了。”

  “好。”

  兰沁禾提裙下轿,身后由一个轿夫提着食盒,两人通报之后便朝内走去。

  官员申时散值,但现在逼近除夕,事物繁忙,万清要处理好公务才能回去。

  翰林院只负责正常作息内的午膳,像是这样加值,则需要官员自备饭食。

  兰沁禾就是来给母亲送晚膳的。

  门口的两个小太监早已眼熟了兰沁禾的脸,虽然兰家岌岌可危,但是不管是万清还是这位兰小姐都待人温和有礼,在底下名声很好。

  他冲小姑娘笑了笑,“兰小姐又来给万大人送饭?快些进来,别冻着了。”

  兰沁禾抬头,那张娃娃脸上鼻子被冻得泛红。她呵出一口白气,冲着小太监低头,“又要劳烦公公了。”

  她没有钱,没办法“讲规矩”,只能尽量在语举止上讨好这些公公。

  “这是家里做的糖糕,这次特地带过来给公公们吃。”兰沁禾将自己手上捧的小盒子递过去,“公公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

  七岁女孩的声音,又软又糯,偏偏说出的是这样体统正经的话。再联想到兰家的情况,两个小太监不免心软,当即接过来,呵呵一笑,“哪里的话,能吃到兰小姐送的糖糕,是奴才们天大的福气,您快请进,万大人正等着您呢。”

  “谢谢公公。”兰沁禾又冲着他们各行了一礼,带着轿夫慢慢朝里走去。

  她知道自己送得东西那些太监瞧不上眼,这些在门口当差的太监手上的油水不比宫里的少。更何况这里是翰林院,聚集了历届状元郎的地方。

  科举制举行至今,前三甲早已不再是学问上的竞争,大多都是背后财力的比拼。

  像是万清这样苦寒学子出生的,能考上前三甲,已经是千载难逢的清明之届了。别的学子大半家世富贵,因此在这富贵子弟云集的翰林之中,太监们也能收到不少好处。

  和别人送的东西比起来,兰沁禾送的简直就像是乡下俗物,实在不值一提。

  也正是因为家中情况窘迫,万清这些年都无法四处打通,导致她的官运愈加滞碍不

  步走到母亲的位置旁,悄悄地唤了声,“母亲,我带晚膳来了。”

  万清本在看手上的上代文书,听到熟悉的声音后甫一抬头,对上了女儿冻得青白的脸。

  她放下笔,透过女儿小小的身子,看到后面轿夫提得两个食盒。

  一个是给万清的晚膳,一个是分给同僚的热汤。

  “冷不冷?”女子小声地问道,一边提了提沁禾身上的衣领,把她裹得更紧一点。

  兰沁禾摇了摇头,

  “抱着汤婆子过来的。”

  万清看着她这副青白的脸色,也不多说什么,起身对着边上的同僚笑道,“天寒,大家喝点热汤暖暖身子再忙如何?”

  兰沁禾听到这话,自觉地从轿夫手中接过热汤的食盒,准备给母亲的同僚们分发汤饮。

  然而还没等她打开盖子,其中一人便抬头笑道,“万大人有心了,我们家一会儿也送饭过来,我就不必了。”

  笑容礼貌而疏远。

  其余几人或跟着微笑附和,或连头也没有抬起。

  兰家式微,他们都是些有前途的新晋进士,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兰家扯上关系。

  兰沁禾打开食盒的手一顿,半是茫然地抬头去看母亲。

  万清被拒绝后并不尴尬或是恼火,这些年月她已习惯这样的境遇,不过是把该做的礼数做到而已。

  “那我就不打扰各位大人办公了。”她笑着一拱手,揽着女儿的肩膀朝外面走去,准备解决今天的晚膳。

  到了休息的小室,轿夫回去守着轿子,万清将自己的膳食拿出来,在长条的凳子上摆好,自己和女儿坐在地上的蒲团上吃饭。

  两碗米饭,一盘煮青菜。

  万清舒了口浊气,揉了揉眼睛,又松了松手腕,对着女儿道,“吃吧。”

  干了一天的活,她也实在是累了。

  兰沁禾应了一声,等到万清休息好,拿起筷子夹了第一口饭后,才跟着动筷。

  食不。

  母女沉默无声地将饭菜吃完之后,万清才开始同女儿说说话。

  “一直都是这样的饭菜,真是苦了你了。”她蹙着眉,有些心疼自己的女儿跟着自己受苦。

  兰沁禾摇头,“不苦,文正公日食粥一釜,断齑数茎啖之。贫者士之常也。”

  她说着,将碗筷收进食盒中。

  万清一时心中感慨良多,她摸了摸女儿的头,笑叹着道,“你的三妹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兰国骑膝下一共二子三女,其中长子、长女和次女皆是万夫人所出。

  兰沁禾排行第二,上面有个同胞的哥哥,下面有个孪生的妹妹。

  西朝男女平等,不管是男是女都可娶亲,除了像是兰国骑这样娶了妻妾的男人,也有不少女人娶了三夫四君。

  虽然是在男女上平等,但等级制度严明,婚假之前需立好字据,娶方可以再娶妾,嫁方却再不能娶夫娶妻,除非被休。

  万清遇上兰国骑时5k5m“抱着汤婆子过来的。”

  万清看着她这副青白的脸色,也不多说什么,起身对着边上的同僚笑道,“天寒,大家喝点热汤暖暖身子再忙如何?”

  兰沁禾听到这话,自觉地从轿夫手中接过热汤的食盒,准备给母亲的同僚们分发汤饮。

  然而还没等她打开盖子,其中一人便抬头笑道,“万大人有心了,我们家一会儿也送饭过来,我就不必了。”

  笑容礼貌而疏远。

  其余几人或跟着微笑附和,或连头也没有抬起。

  兰家式微,他们都是些有前途的新晋进士,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兰家扯上关系。

  兰沁禾打开食盒的手一顿,半是茫然地抬头去看母亲。

  万清被拒绝后并不尴尬或是恼火,这些年月她已习惯这样的境遇,不过是把该做的礼数做到而已。

  “那我就不打扰各位大人办公了。”她笑着一拱手,揽着女儿的肩膀朝外面走去,准备解决今天的晚膳。

  到了休息的小室,轿夫回去守着轿子,万清将自己的膳食拿出来,在长条的凳子上摆好,自己和女儿坐在地上的蒲团上吃饭。

  两碗米饭,一盘煮青菜。

  万清舒了口浊气,揉了揉眼睛,又松了松手腕,对着女儿道,“吃吧。”

  干了一天的活,她也实在是累了。

  兰沁禾应了一声,等到万清休息好,拿起筷子夹了第一口饭后,才跟着动筷。

  食不。

  母女沉默无声地将饭菜吃完之后,万清才开始同女儿说说话。

  “一直都是这样的饭菜,真是苦了你了。”她蹙着眉,有些心疼自己的女儿跟着自己受苦。

  兰沁禾摇头,“不苦,文正公日食粥一釜,断齑数茎啖之。贫者士之常也。”

  她说着,将碗筷收进食盒中。

  万清一时心中感慨良多,她摸了摸女儿的头,笑叹着道,“你的三妹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兰国骑膝下一共二子三女,其中长子、长女和次女皆是万夫人所出。

  兰沁禾排行第二,上面有个同胞的哥哥,下面有个孪生的妹妹。

  西朝男女平等,不管是男是女都可娶亲,除了像是兰国骑这样娶了妻妾的男人,也有不少女人娶了三夫四君。

  虽然是在男女上平等,但等级制度严明,婚假之前需立好字据,娶方可以再娶妾,嫁方却再不能娶夫娶妻,除非被休。

  万清遇上兰国骑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