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第五百八十九章 你没病吧

小说:怦然心动 作者:半世琉璃 更新时间:2020-03-20 22:51: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我想,你们真的想太多。”龙夜爵嘲弄的笑了起来,“绝世没了就没了,我总不能拿自己的一辈子,去换一个绝世吧?”

  他说得意味深长。

  李心念却有些难堪。

  毕竟龙夜爵知道她是在用这个做诱饵,让他选择跟她结婚。

  朱文怡脸色一冷,“你还真是执迷不悟!那你今日的遭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的!”

  “是啊,咎由自取,我承认。”他又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所以,我不想以后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倒不如让绝世就此散掉罢了。”

  李心念跟朱文怡都是震惊的看着他。

  完全不相信这番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

  而龙夜爵已经飘然离去,当二人是阵空气。

  “妈,怎么办?爵并不接受的样子。”李心念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也没想到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朱文怡也没缓过神来,一阵愤怒涌过,“都是唐绵绵,如果不是她的出现,一切都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那到也是。”李心念认可的点头。

  这也更加让朱文怡嫉恨唐绵绵,想了想,直接上了楼。

  李心念则回了房间,拿出电话给年老打了过去,“年爷爷,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已经有些束手无策了。”

  年老却乐呵呵的笑道,“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龙夜爵,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妥协?”

  李心念有些难堪,却又觉得年老说得有道理,便问道,“那我该怎么办?请柬都发出去了,总不能就此作罢吧?那样我就会成为整个江城人的笑柄,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不必着急,我相信,龙夜爵的母亲应该已经知道该找谁了。”年老笃定的说道。

  李心念心里一阵疑惑,“年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龙夜爵是个软硬不吃的人,唯一让他能改变主意的人是谁?”他笑着问道。

  李心念心里猛然一阵开明,瞬间懂了年老的意思,“谢谢年爷爷提点,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不要着急,心念,你慢慢来,我说了会帮你争夺到龙夜爵,就一定会帮你达成的。”

  李心念点了点头,感激的道,“年爷爷,谢谢你,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如果你真是我的爷爷,那该多好啊!”

  年老那边静默了几秒,随即笑了起来,“我也希望啊。”

  “年爷爷,你改午睡了,好好休息一下,医生开的药要记得吃,知道吗?”李心念细心的叮嘱着。

  年老连连点头,“好,好,我知道了,你也好好休息。”

  龙夜爵回了茶阁,看到地上孤零零的箱子,一阵拧眉,“怎么就收拾了我的?”

  “不是你要出差吗?”唐绵绵下意识的问道。

  龙夜爵扬唇笑了一下,“当然不是,我是要带你出去旅行,去毛里求斯。”

  “什么?”唐绵绵有些怔愣,“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要去旅行?龙夜爵,你没病吧?”

  “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正经点!”她拍了一下他作恶的手,又问道,“所以你刚刚去锦苑,是为了告诉妈,你要出去旅行的事情?”

  龙夜爵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唐绵绵却蹙起了眉头,一脸的担心,“你可真是会挑时候,你就这样去跟妈说你要去旅行,她还不得生气啊?”

  “生气就生气呗,我可顾不上那么多人。”他吊儿郎当的说道。

  唐绵绵实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听到的。

  就算龙夜爵知道朱文怡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对她,还是很尊重的。

  可这一次,他的态度明显改变。

  甚至能从他眼底偶尔泄露的情绪中,看出他对朱文怡的抵触……

  抵触?

  唐绵绵想认真的看以看,却又捕捉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只能放弃,无奈的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妈毕竟也是为你好嘛。”

  “别再跟我说道了,我都听得耳朵生茧了,如果你有那个闲工夫,到不如陪我运动运动!”他雅痞的说道。

  唐绵绵迅速白了他一眼,马上背过身去,当他是空气。

  这时龙雅熙打了电话过来,“妈妈,你可以过来陪我吗?”

  “怎么了,宝贝?”唐绵绵稍稍紧张了一下。

  毕竟龙雅熙还极少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没什么,就是想抱抱妈妈。”龙雅熙撒娇的说道。

  唐绵绵只能放下手中的事情,对龙夜爵道,“我现在得去陪你的小情儿,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吧。”

  “媳妇儿……早点回来啊,不然我孤枕难眠!”

  门外的唐绵绵,狠狠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这个龙夜爵,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唐绵绵火急火燎的赶到锦苑,本以为是熙熙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做恶魔什么的。

  等她进去的时候,却看到朱文怡就坐在床头。

  并以冷冷的目光看向她……

  唐绵绵瞬间就明白了,并不是熙熙想让自己来,而是朱文怡想让她来。

  而用熙熙来叫她,不过是为了避开龙夜爵的耳目。

  她客客气气的叫了一声,“妈,你还没睡啊?”

  “嗯,睡不着。”朱文怡冷冷淡淡的答道。

  龙雅熙就睡在被窝里,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有些无辜的看着她。

  唐绵绵走了过去,亲了亲了她的额头,“熙熙,不怕啊,妈妈会陪着你的。”

  龙雅熙这才点了点头,抱着她的脖子不撒手。

  唐绵绵一直陪着龙雅熙。

  而朱文怡在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一会来我房间找我,我有事要跟你说。”

  唐绵绵点了点头,她才离去。

  龙雅熙探出头来,看向唐绵绵,有些委屈,“妈妈,是奶奶让我给你打电话的。”

  “没事,咱们睡觉觉。”

  “妈妈,奶奶的脸色好吓人,像红太狼。”

  “好了宝贝儿,我们该睡觉了,什么都不要想了,闭上眼睛,抱着妈妈一起睡觉好不好?”唐绵绵耐心的诱哄着。

  龙雅熙点了点头,听话的闭上了眼睛,靠在她怀里,眯着眼睛睡了起来。

  小孩子入睡得很快,没多会儿,就已经呼呼大睡了。

  唐绵绵抽回了自己有些酸麻的手,给她细心的盖好被子,又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才关上了灯,只留下一盏小夜灯,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

  楼下,早已经没有了人影。

  连佣人都已经各自回到房间休息了。

  唐绵绵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往朱文怡的房间走去,轻轻的敲了两下门,“妈,你睡了吗?”

  “进来。”朱文怡冷冷淡淡的声音传来。

  唐绵绵心里紧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朱文怡正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煮了一泡茶,“坐。”

  她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唐绵绵恭恭敬敬的坐下,而朱文怡的茶水也递了过来,“喝点吧,能提点神。”

  尽管她想拒绝,可最后也只能默默接受。

  “我找你来,是有重要事情要跟你商量的,可能需要耽搁一点时间。”

  “没事,我有时间,妈,你说吧。”唐绵绵握着茶杯,恭敬的说道。

  朱文怡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这才娓娓道来,“绝世现在出现的危机,可能你都无法想象,毕竟你从的资历太太少,又不了解商场里的尔虞我诈,这也是爵遇上的一次空前危机,如果处理不好,那么就会宣布破产。”

  这一点,唐绵绵上次从几人的对话中已经了解过了,自然面色一紧,凝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现在呢,大家都在想办法,想帮助爵度过这个难关,你也知道绝世是爵浪费了多少心血,才走到今天的,这六年来,他从没休息过,连节假日都在谈生意,起初刚开始的时候,少不了被攀高踩低,他是一步步从最底层爬上来的,无数的应酬,喝到胃出血了,也得拖着生病的身子,继续应酬,我跟心念,是无数次从应酬的局里,将他找了回来,好几次我们都心疼得想让他放弃,可他说,绝世是他唯一的希望了,如果连这个希望都没了,他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唐绵绵心狠狠的痛了起来。

  每一次听闻那段她缺席的岁月,那种深深的愧疚就将她笼罩。

  恨不得时间能够倒流回从前……

  她细细碎碎的哽咽着,而朱文怡还在平缓的说着,“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绝世对于爵来说,就是他的命,因为那一切,都是他用命拼出来的!”

  “我知道……”她哽咽的点点头,眼泪滴落在茶杯中,溅起阵阵水花。

  可她却不觉得滚烫,只因为心里太愧疚。

  “你不知道!”朱文怡却猛的打断了她的话,带着鄙夷,“当初若不是你离他而去,他也不会那么辛苦,就算我知道了实情是什么,可我还是觉得你不应该那么对他,哪怕你悄无声息的离开也好。”

  “对不起……”她低下了头,没有勇气抬起来。

  “这些,我都不跟你计较了,毕竟爵都不计较,我这个做母亲的再去计较,也没什么意义。”朱文怡话锋一转,又冷冷的看向她,甚至可以说是逼视,“可现在,绝世出现了这样的空前危机,他不仅不着急,反而还想带你出去旅行,你说,这样的态度,我能不失望吗?”

  唐绵绵心里狠狠地提了起来。

  终于开始说道她了吗?

  “我会劝他的。”她只能这样回答。

  毕竟龙夜爵是什么想法,她也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