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武功带特效 第六章 莫欺女子不如男

小说:我的武功带特效 作者:鱼跃冲顶 更新时间:2020-05-25 12:40: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我叫肖嫣,荆州肖家人。

  家族世代以武传家,在武林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武道世家,家传武学《六合拳》、《八荒掌》江湖闻名。

  出生在这样的家族,我自幼就爱好习武,立志成为江湖一代女流高手。

  可惜我身为女子,先天体弱,天赋实在平平无奇。

  家族中那些堂哥、堂弟,得家族长老真传,练武各个进境飞快,唯有我十四岁还没迈过筑基这一关。

  于是越发拼命地练武,可惜先天根骨的限制,让我练武事倍功半,始终难以进步。

  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可是我尝试了无数努力,实在是没有办法。

  而就当我准备向这该死的老天认命的时候。

  这一切,都在三年前改变了!

  ……

  “呵呵,小姑娘,看来你需要帮助啊!”

  “谁,是谁?”这一日,睡梦中,我听到了一个铃铛般悦耳的声音,近在耳边,却找不到那人的身影。

  “我是谁,你就先别管了,反正不会害你便是,唉,这么多年,终于碰见个灵魂强度过关的人了,真是幸运。呵呵呵,要不然,我恐怕还得继续沉睡下去,不知何时才能苏醒。”一阵愉悦的轻笑声。

  从那以后,每当我入睡之时,都可以梦中与一个名为“仙姑”的存在交流。

  她指点我炼制灵药,洗精伐髓,修炼武功,甚至还传授了我一门名为“溺诀”的奇门功法,至阴至寒,可以容纳天下真水,自动提升功法品级。

  从此我的武功一步千里!

  十天就筑基成功,三月小周天圆满,入九品境,一年贯通奇经八脉,入八品境,三年开辟周身隐脉,再入七品……修为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

  哪怕在数百年都阳盛阴衰的肖家,我也是当之无愧地第一天才。

  原本以为,我将从此开创一番独属于我肖嫣的武道神话。

  谁知道,意外又发生了。

  这一日,世仇纳兰家有名的废柴少爷上来前来家族向我逼婚!

  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么可恶的事情,家族竟然同意了!

  原因只是纳兰家给出了无法拒绝的丰厚条件,而且纳兰家背靠江湖名门七大派之一的五岳派,肖家根本惹不起。

  真是可笑!

  枉费我自认为是家族的第一天才,却这么轻易地就被家族牺牲了,丝毫不顾及我终生的幸福。

  只因为……

  我是一个女人!

  原来真相是如此地残酷。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原来武道家族的女人从一生下来起,就注定是用来联姻交易的物品而已。

  天赋高?

  那不过是加大了筹码而已。

  这样的家族,不要也罢!

  面对族人的冷漠,仇敌的狞笑,我胸膛中充盈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快要将自己气炸了,于是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平生以来最愤怒的声音,“三万年银河流东,三万年银河流西。莫欺女子不如男!”

  谁都没有想到!

  我看似只是七品大周天境界,其实在仙姑的指引下,早就真气化实,炼出了明劲,达到了后天第六品境地,在江湖上也堪称高手。

  那纳兰家的废柴少爷光长着一副好皮囊,却是个善于玩弄少女的下流纨绔,也敢对我动手动脚?

  我一个忍不住,一招平平无奇的“撩阴脚”将他踢成了废人,从此不能人道。

  既然闯下大祸,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出了家门,逃婚而去。

  经历此次大难,梦中又得仙姑指点,才知道,这一切灾难的来源,都在于女子无罪,怀璧其罪。

  女子无才便是德!

  正因为我天赋太过出众,却又没有足够强大的靠山,才会被家族当做弃子。

  仙姑指点我一路北行,将得遇名师!

  后来大雪封江,我在风陵渡口听到了师傅‘武当山上小三疯’的名号。

  而武当传说中是北方真武大帝的道场。

  我一听,就认定师傅您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心上……师傅!

  所以才有了我独闯飞来峰这一系列的故事!

  ”

  ……

  肖嫣一五一十地将自身来历一一道来,脸上神情也随之变幻,时而缅怀、时而激动、时而愤怒……

  吕纯良听得,面色十分的古怪。

  逼婚流?!

  这故事怎么听起来有点熟悉!

  却又完全不一样。

  有种反向的感觉。

  难道眼前这位便宜徒弟,还是自己的老乡不成?

  吕纯良想了想,陡然问了一声,“我问你,少年强,则少女扶墙,下一句是什么?”

  “少女扶墙?这是何意?”肖嫣一脸茫然,不明师傅话语中的深意。

  见她接不上梗,吕纯良打消了老乡的推测。

  “仙姑?”吕纯良本能摩挲起光滑的下巴,却没发现自己早就没了前世扎手的胡须。

  “你真的只听到声音,没见过那仙姑的真面目吗?”吕纯良又问。

  “没见过!”肖嫣想都没想,十分肯定。

  “哦……”吕纯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眸子微瞥,陡然注意到了便宜女徒弟右手上的一枚银灰色的戒指,小巧秀气,光色暗淡,就如同地摊上淘到的赝品一般。

  “师傅,怎么了?这枚戒指有问题吗?这是我母亲临死前留给我的,所以我一直带在身上!”肖嫣心思玲珑,察觉到了师傅眼神的不对。

  “没事!”吕纯良呵呵一笑,没有多说。

  他总不能告诉徒弟,你的仙姑很有可能就藏在这平平无奇的戒指里吧!

  万一问起来,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谁说得清楚!

  嗯……

  听到如此离奇的经历,此时吕纯良第一次认认真真打量起自己这个便宜徒弟来。

  只见她俏立在那里,双腿修长笔直,身材曲线优美,更有着一股英气飒飒的气质,犹如水中清莲,在水一方,自有风姿。

  不过是二八年华,却已初具出尘气质,日后若是长开了,绝对也是一位倾城国色。

  相比于自己,这便宜徒弟更像是一个主角啊!

  吕纯良心思一动。

  难道我所在的是一个女频小说的世界!

  这便宜女徒弟才是主角。

  那么按照女频小说的惯性,我这个天生不凡、帅气逼人的师傅,岂不就是被女主攻略的最佳对向?

  吕纯良眼神顿时变了!

  我把你当徒弟,你却对为师有企图!

  可恶!

  等等……

  这还没有完!

  等到日后,女主下山,恐怕又会遇到什么尊贵的微服皇子、落魄的天才少年、天命的蓝颜知己……

  从此以后,帅气师傅、尊贵皇子、天才少年、蓝颜知己等等男主又会与女主发生诸多可歌可泣的虐恋故事,堪称人间修罗场。

  可怕,好可怕……

  吕纯良陡然不禁打了个哆嗦,看向便宜女徒弟的眼神都变了。

  既然是这么一个祸害精,我要不要将她扼杀在摇篮中?

  一瞬间,肖嫣觉得师傅的眼睛绿油油得吓人!

  这是何等可怕的眼神?

  她感觉自己浑身的衣服、连同肉身都被扒开了,只剩一具光溜溜的灵魂暴露在师傅的目光下,没有丝毫秘密可。

  可怕,实在太可怕了!

  嘤嘤嘤……

  一向胆大包天的她本能得缩起身子,为得就是显得自身目标小一点、再小一点……直至引不起师傅的注意。

  一时间,在吕纯良虎视眈眈地注视下,肖嫣身躯微微颤栗,如同一个在猛兽爪下瑟瑟发抖的小羊羔,楚楚可怜。

  不会的!

  念头在脑海中一划而过,吕纯良又摇了摇头,暗笑自己真是想多了。

  这方世界,何其庞大?

  光是中土,就有无数名山大川、江湖门派以及英雄豪杰,历史更是追溯到万古,演绎出无数人间传奇。

  更别说中土之外,更有无边广大的世界,各有怪诞离奇,超出人理解之外。

  这到底是何等庞大的脑洞,才能构建这么庞大精彩的世界!

  地球上,就不存在这么牛逼的人物!

  ……

  想通了这一点,吕纯良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便宜女徒弟早已躲得远远的,正在以一副无比惊慌的眼神望着自己。

  “咳咳……”他掩饰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才一本正经道:“好了,徒儿。你已经通过了入门考核!接下来就让师傅看看你的根骨,然后传授适合你的功法!”

  他遥遥伸手,直朝肖嫣头顶按去,立刻……

  异象陡生。

  手掌看似缓慢地落下,却有无形的气机凝聚,厚重无比,镇压而下。

  真气更是离体,形成了化作实体的大手印。

  肖嫣身体一紧,惊慌地抬头望去。

  一时间,眼神恍惚,仿佛出现了幻觉。

  手掌遮天,无处可逃。

  武者的本能,让她心中不禁惶恐起来,感觉自己如同落于网中的鱼,无法挣脱。

  难道师傅之前的慈眉善目,和蔼可亲,都只是伪装的?

  明为师徒,却也只是垂涎我的美色?

  怎么办?

  我是该强烈反抗,还是跟委婉接受呢?

  如果接受的话,又该以什么姿态才显得不刻意,保持淑女的矜持呢?

  这真是个问题!

  怎么办?

  挺急的!

  她双手紧紧抱胸,眸子颤动不安。

  这时却远远地传来一阵笑声,似乎看透了她内心的想法,回荡在心头。

  “别想太多!摸你…还不如摸我自己!呵、呵、呵……”

  肖嫣:“(ノへ ̄、)!”

  小问号,你是不是有很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