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武功带特效 第一章 师叔,请下山

小说:我的武功带特效 作者:鱼跃冲顶 更新时间:2020-05-23 12:14: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奉天承运,女帝诏曰:改朝换代,万象更新。自朕登基起,凡大周天下,授武夫九品,定此为常制。愿武道自强,惟能者居之……故兹尔敕,尔其钦哉!”

  一纸皇诏出金门,传达四方天下惊。

  平静已久的江湖,就此掀起风云!

  人间如火如荼,势如鼎沸,而广袤中土,绵延青山,人烟罕至处,仍有清净福地。

  七十二峰向大顶,唯有一山不朝宗。

  山脉起起伏伏,似是一条亘古长存的大龙横躺在大地之上,划分南北,贯彻东西。

  金顶巍峨雄壮,贵为万山之宗,俯瞰群峰诸臣,众山俯首叩拜。

  唯有一孤峰峭立,与天柱金顶遥遥相对,远看形若美人发髻斜立,近观更是壁仞千丈,陡峭险恶,似从天外飞来,突兀地耸起。

  白云苍狗,雾气袅袅,升腾间偶有黄鹤惊鸿一现,留下声声啼鸣,蔚然一副人间仙境。

  ……

  “师叔,请下山!”

  “您再不下山,恐怕…恐怕师侄我有生之年都见不到了!”

  “师叔,求求您了!快快下山吧!”

  ……

  突兀地,飞来峰下传来两、三声乞求,似近实远,传遍了每个角落,只让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只是余声袅袅,在山林间回荡消散,终究没有等来半点回应。

  山脚下立着一高、一矮、一瘦三个人影,眼巴巴地望着那九曲十八盘的山道蜿蜒而上,插入云天,却始终没见到那翘首以盼的身影,最后只能失望地收回目光。

  为首的是一个花甲小老儿,虽披着道门掌教象征的紫金道袍,却是其貌不扬,如同田间的老农,正愁眉苦脸,“哎!想一想,贫道都快三千多天,不,是整整十年没见到小师叔一面了!”

  他一旁的清矍老道鹤发童颜,倒是出尘不俗,此时手不知不觉地紧紧揪住雪白的鹤须,满脸地一难尽,“掌门大师兄,江湖传我们这位小师叔骨骼惊奇,是那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也不知是真是假?”

  “先师亲口所说,怎会有假!”小老儿神情一肃,语带神往,“先师生前有,条条大道朝青天,而有人生于青天。别人都是求武以证大道,唯有小师叔他是大道演武。大道如风,常伴其身,他一生下来练什么武功都是一学就会,一会就精,一精就入化境,一入化就自生武道异象,有惊人之能。所以当初先师一遇小师叔,顿时惊若天人,甚至不惜隔了三代辈分而代师收徒,让我等师兄弟三人年近半百却凭空头上多出了一个辈分奇大的小师叔!……”

  突然小老儿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变得古怪,“小师叔的天赋大约有一万层楼那么高,只是这脾性实在…实在是……自从入了武当山以来,他就待在这飞来峰上,一天都没有下过山啊!

  说到这里,他不自觉与清矍老道相视一眼。

  “哎……”师兄弟二人齐齐叹了一声老长的气,一时不胜唏嘘。

  “两位师兄,若真是如此,小师叔的武功不是已趋至登峰造极之境?他长居深山,常年闭关,一心求道,我们贸然来打扰,岂不是有所冒犯?”一旁久没出声的中年道士突兀地开口了,龟背熊腰,足有九尺,是道门中少有的魁梧体格,身后更背着一柄五尺有余的玄黑巨剑,尤为显眼。

  小老儿听到又是一叹,“‘三疯武当千年运,其后中兴靠纯良!这是先师临终所作的一首偈,我一日都不曾忘。若是往常,我自然也不愿打扰小师叔的清修。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自从女帝天下布武以来,给江湖武夫定品,哪怕各大门派也逃不过。这江湖已经再无半点秘密,各个门派的底蕴全部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人心蠢蠢欲动。不得不说,这正是女帝杀人诛心的歹毒阳谋,无数潜于江湖的高手都被炸了出来,无不想捡软柿子下手,创建自家的基业,诸多小门小派一朝覆灭,哪怕是名门大派内也是人人自危,江湖动荡不息,再起无边劫难。如今,道门五山,龙虎、青城、终南、罗浮其他四脉都是人才济济,唯有我武当经历十年前的大劫后,后继无人,一时间引来不知多少窥伺。如今武当自三疯祖师开宗立派,已过千年之期,而你我师兄弟三人垂垂老矣,武功最高的是三师弟你,但也只是四品武夫,一流高手之境,不入先天,不成宗师,终究不堪大用,但小师叔不同,他辈分虽大得离谱,真实年龄却不过二十,更是天赋异禀,正如东升的朝阳。唯有他下山,名正顺,才有希望重振我武当声势。”

  “既是如此,两位师兄,我们就合力运功传音吧,不然在山下喊,小师叔是听不到的!”中年魁梧道士沉声开口。

  “好!”师兄弟三人对视一眼,真气鼓荡,大袖飘飞,陡然吐气开声。

  “吕纯良、吕小师叔!师侄武当掌门郑青山、炼丹长老李玄机、持剑长老秦若缺前来拜见,恭迎小师叔下山!”

  “恭迎小师叔下山!”

  “恭迎小师叔下山!”

  “恭迎小师叔下山!”

  ……

  声声回荡,内蕴劲力,传遍偌大的飞来峰,惊起鸟兽无数,落叶飒飒,但始终没有等来一点回应。

  “看来我们要亲自上山了!”魁梧道士皱眉道。

  “万万不可!”小老儿掌门陡然变色,幽幽开口道:“我们这些小师叔年数虽然不大,但为人处世方面却太过稳健。飞来峰是小师叔道场,十年下来不知被设下多少布置,实在是难以硬闯!”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面孔微微抽动,隐隐后怕。

  “可若是再这么等下去,何时才能等到小师叔下山?难道他老人家一日不下山,我们就一日不走,一直在这干等?”魁梧道人不解。

  “这……”小老儿转而看向一旁的二师弟,“玄机师弟,你怎么看?”

  “待我算上一算!!”清矍老道李玄机手指纷飞,一番掐算,过了一会似乎若有所得,才摇头晃脑道:“唔…依我看,此事必有玄机!”

  小老儿、魁梧道士:“……”

  “两位师兄,小师叔虽是武学奇才,但毕竟只是一个弱冠道士,一人独居深山十年!你们说,会不会出了事!不然我们真气传音,怎会一点回应都没有。”魁梧道士秦若缺语气转而低沉。

  “这……”一时小老儿掌门郑青山和清矍老道李玄机也迟疑了。

  一味干等终究不是办法,最后他们只得相视点头,纵身而起。

  只见师兄弟三人步伐轻快,似缓时急,脚轻轻一点,身形就掠出四五丈有余。

  天下武学两泰斗,北武当,南少林。

  武当有七绝,一为轻功,“梯云纵”!

  漫步崎岖山道直直而上,三人身形如脚踏云梯,不一会就没入险峰翻滚的云气中,眨眼不见。

  唯有云雾翻滚,陆陆续续有惊呼声传了过来。

  “咦?飞来峰上怎么有这么多的桃树,自成阵法,方向难测!”

  “不好!这是小师叔的独门桃花阵法,二位师弟,我们合力推演出路!”

  “此阵实在诡异!合太乙术数之大成,小师叔能自创此阵,实在是学究天人!”

  ……

  “这又是什么?垒石成阵!”

  “失传已久的武侯八阵图世间只剩残卷,难道也被还原出来了?”

  “嘶!小师叔,天纵奇才,恐怖如斯!”

  ……

  “额!这又是什么阵法?”

  “阵中有阵,阵再藏阵!这竟是……阵法三连环!”

  “小师叔,稳健如斯,呵呵呵……”

  ……

  声音先是措不及防地慌乱,随后是发自肺腑地惊叹,到了最后就变成不明其意的古怪了。

  等到三个身影终于踏在飞来峰顶之上,早已是气息急促,身上的道袍灰尘扑扑,划出道道口子,在风中凌乱,不复往日道门高人的从容淡定。

  此时眼前是山巅一线天,云雾缥缈,入目所见,不及一丈。

  “小师叔,去哪儿了?”

  他们目光扫视,四周没有半点人影,再看向身侧刀削般的万丈悬崖,心中莫名一慌。

  小师叔,该不会……

  吽……

  正当不安时,一阵低沉如雷的吼声传来。

  “快看!”

  遮天蔽日的雾气中,一重黑影突兀靠近而来,竟是逼得云气退散,才见到是一头长角如勾的硕大青牛,黑色的瞳孔透着似是孩童般的灵性,清晰地倒映出师兄弟三人的身影。

  似是认出三人,青牛弯角垂下,似是作辑般的连点了三下,随后转身又朝着云雾深处走去。

  “快跟上!那是小师叔的青牛!跟着它,我们就能找到小师叔!”小老儿掌门喜道。

  三人连忙跟上。

  山巅险路,两边湿滑无比,稍一不慎,就会滑落山崖,跌得尸骨无存。

  却只见那青牛身形魁梧,蹄子硕大,踱步其上,却不缓不急,四平八稳,如踩云端。

  “这青牛灵性非凡,内有气机流转,早非寻常,堪称世间少有的异兽!”魁梧道士沉声道。

  “小师叔哪里找来的珍奇灵兽?”清矍老道见得两眼发光。

  小老儿面色古怪起来,“这只是小师叔老家的大水牛而已!”

  “怎么会?”

  “这……”

  小老儿语气幽幽,“据说小师叔入武当之前,只是一个给地主家放牛的牧童,得遇先师,却怎么也舍不得从小放牧的大水牛不肯走。先师无奈,只好买了下来,放养在这飞来峰。没想到十年间,也不知小师叔使了什么手段,竟是将这大水牛给养成了异兽!真是神乎其迹!”

  “……”清矍老道和魁梧道士一时无,只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小师叔……

  威武!

  ……

  吽……

  牛吼如雷,云雾陡然一散,眼前豁然开阔。

  人凌绝顶,而览山小。

  头顶云霞万缕,洒落而下,一眼望去,山脉起伏,江河湖海,蔚然在望,美得不似人间。

  山巅之上,一石如枕,一个修长身影侧卧其上,身披青天云鹤道袍,左手持书,上有“黄庭”二字,却头枕右掌,陷入深深地沉眠。

  身侧就是万丈悬崖,只要稍稍一翻身,就要跌落而下,尸骨无存。

  但他却睡得如此安然,甚至不知在梦见了何等奇景,嘴角更是带着一抹微微的弧度,剑眉入鬓,丹凤星眸,眉心一点朱痕,更显丰神俊朗。

  呼…吸…呼…吸…

  气息悠长,吞吐间,山巅烟霞随之而动,在口鼻间进进出出,更呼啸成旋涡流转周身。

  若是细看,只见云霞如垫,竟是将他整个人托在空中,与身下石面有一指之隔。

  人在身心内,意在天地外。

  自然气机纷纷而来,如烟如雾,将他笼罩其中,似那云中仙客谪临凡尘,缥缈无痕。

  看似在眼前,却又仿若远在天边……

  不可触碰、不可捉摸、不可亵渎……

  师兄弟三人见到他的一瞬间,就不自觉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这天人相谐的一幕。

  这就是……大地为床,苍天为被?

  无人处我意逍遥,静诵黄庭,有心时吞云吐雾,睡枕山河!

  果然是传说中……

  大道垂青的小师叔!

  真…神仙中人!

  此情此景,无声胜有声。

  忽地有一阵风吹来,掠过山岗,拂过云岚,卷起年轻道人的长发飘飞。

  手中黄庭经页无声翻动,扉页下竟又藏着一张书页,若有若无地露出一角。

  上面有字,略带骚气。

  “金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