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小针女 第二百六十四章 追回赃银

小说:田园小针女 作者:西兰花花 更新时间:2019-12-09 05:12: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衙差挨家挨户的去把姑娘送回了家,并对这些姑娘的家人说明了那王管事并非是高老爷家的管事,而是一个假借着给高老爷选小妾的名头拐人的拐子。

  这些姑娘的家人大多都非常失望,但一听说还要收回那三两银子作为赃银证物,个个都不乐意起来。

  然而,衙差也讲明了,若是不缴回这些银子,很可能会被视为同党的时候,大部分姑娘的家人还是咬牙将那三两银子交了出去。

  但也有个别姑娘的家人,说什么也不愿意交那三两银子。

  秀翠她后娘在那嚷嚷着:“这钱是那个王管事给我们的。我们都按了手印了,姑娘也交出去了,眼下送回来是你们的事,但这银子可不兴再退给你们!”

  秀翠面无表情的站在衙差身后,看着她爹蹲在那儿不说话,她那个后娘,怀里头抱着个还在吃奶的奶娃娃,大声嚷嚷着哪怕不要闺女,这三两银子也不会再还回去。

  那么泼辣的秀翠,什么也没说,就站在门口,眼神有些发飘,不知道在看什么。

  然而无论衙差怎么说,秀翠她后娘都不愿意把那三两银子吐出来。

  到了后头,秀翠她爹都有些忍不住的站了起来,搓着手同秀翠她后娘商量:“这邻里的都来看热闹了……”

  秀翠她后娘一眼刀子直接剐了过去,嚷嚷道:“咋着,你有钱你退回去啊!咱家小宝这么瘦瘦小小的,都怨你这个没出息的,赚不了啥钱,平时家里头吃的太差,弄得我也没啥奶水,这三两银子可不得好好补补身子啊?!你就这么一根独苗苗,为着个赔钱货,你这是想让小宝饿死是吧?!”

  秀翠她后娘嗓门大得很,骂人的时候口水四溅,喷得秀翠她爹直抬不起头来,只赔着笑脸喏喏的应着好好好。

  秀翠眼里头有光熄灭了。

  她突然笑了起来,对着她那后娘道:“哎呦,你说你是不是傻啊?要真想拿我换钱,我可不只值这三两银子!”

  秀翠她后娘眼里头闪了闪,像是被人提点了什么,终于勉为其难的把那三两银子交了出来。

  秀翠家在刘家村,三里窝还在刘家村后头,姜宝青又恰好跟秀翠一辆马车,按照顺序,姜宝青应是下一个被送回家的。

  秀翠可以进家门了,她却没有直接进去,折回到车上,同姜宝青笑着说了一声:“今天的事,我还没跟你道声谢呢。”

  姜宝青摇了摇头。

  她不是为了救秀翠,她不过是为了能制服那王管事罢了。

  秀翠却不管姜宝青说什么,她笑着摆了摆手,跟姜宝青道了别,这才进了家门。

  只是,姜宝青从车窗里看着秀翠笑嘻嘻喊着爹娘,进了家门的背影,却无端的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然而不过是萍水相逢,姜宝青又能做些什么呢?

  姜宝青没有说话。

  衙差将姜宝青送回三里窝姜家时,李婆子跟周氏看到姜宝青的神情,先是错愕:“咋着,不可能吧?你这是没选上?”

  心里无比的痛惜那五十两银子飞了。

  当衙差跟她们解释清楚这一切不过是那个“王管事”的一场骗局时,李婆子跟周氏心里头甚至还有些惋惜。

  那骗子怎么就不加把劲,把这姜宝青直接给卖掉算了呢?

  然而,当衙差说要收回那三两银子的赃银时,这就好像是往周氏跟李婆子砍了一刀。

  李婆子当即就跳了起来:“啥?还要退银子!?不退,我们不退!”

  周氏也赔笑道:“差爷,这银子,家里头都花了啊,实在没法退。”

  原来李婆子跟周氏这银子刚到手,姜一牛就问她们俩要去了,问他要拿来做什么,姜一牛也不说,只不耐烦的说什么“到时候出了人命看你们怎么收场!”

  唬得李婆子跟周氏吓得够呛。

  衙差是知道姜宝青在这个案子里的贡献的,自然是站在姜宝青这边,他板着脸,威胁道:“要你们不退这银子,那就把你们当成是非法买卖人口的同伙!一并抓到衙门里去!”

  自古民就怕官,衙差这般威严的一说,吓得李婆子跟周氏腿都直哆嗦。

  周氏心一横,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了起来:“差爷啊,这话说的,明明是我侄女儿自愿自卖自身,我们收了这银子也不过是答应了她替她照顾她哥哥,咋就成了同伙了啊。要是这银子是赃银,那你们也得问我侄女儿要去啊!这是她给我们的报酬啊!她自己花了的,差爷您可得找对人要这银子啊!”

  李婆子心道这个儿媳妇还是有点心眼子的,关键时刻这脑瓜子转得挺快。

  姜宝青冷笑道:“哦?我自卖自身呀?那字据上按着的可是二奶奶的手印。我还可以说是二奶奶强行把我卖给那人贩子,想把我卖去青楼呢?”

  衙差很是配合的一抽腰间的刀,大声道:“谁按的手印?!这钱交不出来,按手印的那个跟我去衙门,先关个几天!”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衙差也一副马上要锁人的模样了,李婆子跟周氏再想赖皮,也得掂量掂量为了三两银子把自己送到牢里去值不值得。

  李婆子瞪了周氏一眼:“你男人花的银子,还不赶紧去拿钱?!别墨迹,咋着,是想看我被锁走吗!”

  周氏心里憋屈的很,说的好像我男人不是你儿子似得。

  然而这话自然是不能当着婆婆面说出口的,周氏心疼的一颤一颤的,回屋子去,颤巍巍的开了柜子上那个装钱的匣子上的锁,里头没几块碎银子了,最后连边边角角那起子铜板都搜刮干净了,才勉强凑齐了三两银子。

  这好不容易凑起来的三两银子交上去以后,周氏只觉得要心疼的晕过去了。

  衙差拿了银子,客客气气的同姜宝青抱了抱拳,又去送另一位姑娘回家了。

  ……

  姜宝青到了家,姜云山还不知道这事,他一直以为今天姜宝青就是去县城里头玩去了。

  姜宝青怕姜云山从旁人口中听到这事,再受什么惊吓,这会儿尘埃落定,还不如她把这事告诉姜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