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97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是人间翘楚(4)

  见文彬拿出了学生证,几个小姑娘纷纷凑上前来,盯着学生证上面少年面无表情的照片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

  “还真是文彬哎。”

  “原来他就是啊,跟我想象中一点都不一样,没想到这么不起眼。”

  “噫,说得你好像多了解人家似的。”

  “那……也差不多啦。你们不知道,我们班老班三天两头唠叨说上一级有个成绩多厉害多厉害的学长,数理化生经常考满分,还总爱说不要求我们跟他一样,有一科能出个尖子他就不用那么操心了……”

  “对对,我们班主任也经常提他呢,说是咱学校十年也不一定遇得上的尖子生,就是不怎么听老师安排……我还以为三头六臂呢。”

  “我听说他也不是很用功那种,上课都从来不回答问题的,和那些天天背书刷题积极听讲的学霸一点都不一样,也不知道脑子怎么长得?”

  “就是……”

  学生时代里,即便是成绩顶尖的超级学霸也未必能被多数学生喜欢,尤其是类似栾巧倾和她这些姐妹这样平常不务正业还回回力争倒数第一的,对那些只知道埋头苦读天天重点难点考点挂在嘴边的学霸们就更是瞧不太起了。看着他们的用功程度,不少学生会有一种“我要是这么努力那我说不定成绩比ta都好”的心理。

  但唯独对于“学神”这类存在,无论学霸学渣,绝大多数只有一个方向的情绪,那就是敬佩、向往,甚至是由此衍生出来的妒忌心理了。

  文彬显然就在学神之列。

  不过由于他性格实在孤僻古怪而且离群的原因,越是离得近的同班同学越是对他没法亲近,反倒是学校里其他班级甚至其他年级的学生“久仰大名”,一直对这位学校里最厉害也最低调的学神有种向往心理。

  八卦是天性,神秘就更是致命的吸引――至少栾巧倾这群小姐妹显然不能例外。

  讨论过文彬那些事迹后,几个聚堆的小姑娘再看向栾巧倾的眼神里就更加敬佩了。

  “你好厉害啊巧巧姐,文彬你都能这么熟吗?我听说他在学校里一个朋友都没有,一直独来独往的。”

  “是吗?”

  栾巧倾灿烂地笑到一半,迟疑地回头看向文彬。

  “你学习这么好,我昨天听她们说你的成绩都吓一跳呢……怎么还会没朋友?”

  “。”

  文彬默然。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栾巧倾突然今天来找他了――这小姑娘分明之前都完全没听过他在学校里的名号,到昨天大概偶然才和别人对上“暗号”发现了他的情况,所以今天就迫不及待拉他出来跟她的小姐妹们炫耀了。

  果然跟他猜测的一样,又傻又幼稚。

  而他和栾巧倾也确实神奇地相似――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个都是在学校非常“有名”、

  甚至算得上学生里人尽皆知的。但是唯独他俩在认识之前对彼此一无所知。

  以致于认识了这么多天,才直到最近几日刚刚开始了解对方的情况。

  见文彬不回答她的话,栾巧倾也丝毫不介意,甚至还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算了算了,看你这么不爱说话,要是交个朋友也让你憋死了。没关系,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了,我的朋友们也是你的朋友们――看,一下子多了这么多姐妹,开心不开心?”

  栾巧倾把手一挥,颇有点“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的大气和凛然。

  文彬抿了抿唇,到最后也忍下来没说什么。

  *

  文彬没想到,自己真的会就这么和这个天真幼稚还傻得不轻的小姑娘成了“朋友”。

  按照栾巧倾的说法,他还得是和她的关系天下第一好的那种。

  不过小姑娘说这话的时候是有所图的――

  临近期中考试,栾巧倾家里那个在文彬看来能养出这么个性格的小姑娘那势必心很大的家长,大约是发现自家女儿这样下去初中毕业都困难,于是终于做了学习成绩上的明令要求:考试再进不去班级前66.7%,就断掉栾巧倾的零花钱。

  这可要了小姑娘的命根子。

  栾巧倾哭丧着脸和姐妹们抱怨完,除了有人附和自家家长也随着初四临近开始犯愁他们中考问题而要求成绩外,很快就有机灵的提出来――

  “巧巧姐,你不是和文彬熟吗?让他给你补课啊!他可从初一上学期的期末考试开始就是全校第一,连第二都从来没掉去过,他给你辅导那不就解决了?”

  “……!”抓住了某根希望稻草的栾巧倾眼睛一亮。

  但很快就有人泼冷水:“可我听说文彬从来不给人讲题或者辅导的,所以在他们班人缘一点都不好。”

  “那也得分人吧?巧巧姐可是他朋友呢!对吧,巧巧姐?”

  栾巧倾回过神,用力点头,“那必须的。我这就去找他!”

  栾巧倾做事不爱思考,但是行动力绝对一绝――那天晚上晚自习,她麻溜地就跑到了初四一班。

  最近一段时间,栾巧倾没少往初四一班教室门口晃悠,所以一瞧见她的人影,最先从前门出来的学生立刻就笑了起来,“你又来找文彬啦?”“啊,”正在探头探脑的栾巧倾听见动静,点点头,“帮我叫他出来呗?”

  “行啊。”

  那男生痛痛快快地答应了,回到刚下晚自习还算安静的教室里就是一嗓子――

  “文彬,你女朋友来找你了啊!”

  “……”

  教室里蓦地一寂。

  跟着便是一阵哄笑声――自从文彬交了栾巧倾这个“女朋友”,班里的男生因为顾忌没法再折腾或者欺负他,反倒是看这两人热闹的占了大多数。

  坐在座位上对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发呆的文彬回过神。默然几秒,他将

  面前的书本一合,起身走了出去。

  他这边刚离开,他后桌的两个女生就忍不住嘀咕起来:

  “我看文彬对这个栾巧倾简直是听计从,以前跟他说话搭腔他哪里肯理?所以这个栾巧倾难不成还真是他的女朋友啊?”

  “八成是了,不然栾巧倾来找他的频率也太高了点。”

  “文彬怎么想的啊,那个栾巧倾虽然是个初三的,但是听说比咱年级的男生打架都厉害呢。而且整天流里流气的,看着是大大咧咧,谁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样的?”

  “要我说栾巧倾也神奇,她要什么样的男朋友都不奇怪,但怎么会喜欢文彬的……又木讷又怪胎……”

  “但是架不住人家成绩好啊――真当了他女朋友,不说年级第二吧,至少成绩飞窜是肯定的了。”

  “也是哦……”

  类似的议论一直很多,文彬对于别人说什么从来充耳不闻。从自己的位置走到教室前门外,他的表情上没有发生半点变化。

  直到停到门前,栾巧倾转过来,一副夸张的泫然欲泣的眼神看向他。

  “……”

  僵了两秒,文彬慢慢皱起眉。

  “你,怎么了?”

  栾巧倾问:“文彬你说,咱俩是不是好朋友?”

  文彬默然片刻,慢慢点头。

  栾巧倾又问:“那你都没什么朋友的,我跟你应该算是关系天下第一好了吧――我们应该好到穿同一条裤子什么也不跟对方计较的那种了,对不对?”

  “……”

  文彬这次沉默的时间更久。

  但是在面前女孩儿那小狗似的眼巴巴的期盼的目光里,他最后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栾巧倾眼睛顿时亮了,双手一抬――她一把抓起文彬的手捧上来,“这可是你承认的!既然这样,朋友有难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

  在路过的那些别班学生各异的目光下,文彬艰难地抽出自己的手,“你有什么难了?”

  “当然是成绩啊!我妈她逼我这次期中考试要考进班里前三分之二,还说我要是没做到,她就要断了我的零花钱!”栾巧倾欲哭无泪,“我认识的姐妹们你知道的,成绩都和我差不多,指望她们是没用了――我只能靠你了,给我辅导一下吧,能进前三分之二我请你吃大餐!”

  文彬皱眉,“我不会给人讲题。”

  栾巧倾立刻回应:“不会没关系,我们可以慢

  慢学嘛!我也不用你多会,真的!”

  “……”

  见文彬仍旧犹豫,栾巧倾顿时皱起鼻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他,“你不会真的要见死不救吧,我们可是好到穿同一条裤子的――朋友有难,这次只能全靠你了啊。”

  “…………”

  其实文彬早在栾巧倾开口时,就已经不会拒绝她了。

  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松口,凭栾巧倾的性子,一定会多缠他直到他同

  意――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晚自习太无聊,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来没见过这个总是咋咋呼呼的小姑娘在自己面前装出一副很夸张的可怜模样,所以让他觉得新奇了……

  文彬只知道,他明明一开始就会同意的,但还是等着小姑娘抱着他的手缠了他好久,他才点下头去。

  一直到很多年后再回想起这个很普通的晚上,文彬都会觉得印象深刻。

  倒不是因为别的。

  只是很久以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深埋在骨子里的那些心机,最开始就是从这一秒、因为这个女孩儿,而不知不觉地发掘出来了。

  人的所有心机,都是因为他渴.求什么。

  以前他没有,那天,或者更早,他已经有了。

  *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自己都只翻翻书、从来不会归纳什么考点重点难点得分点的学神,要给一堆力争倒一的学渣们从约等于零的基础开始补课,过程绝对是无比痛苦的。

  至于为什么是一堆――

  “文彬,我们商量件事情呗?”

  “?”

  “你看,反正你也要给我讲题了,一个也是讲,两个也是讲――不如连我那几个姐妹一起带带怎么样?她们中有几个人也被父母压着要成绩呢,特别惨,跟我差不多可怜了。”

  “……成绩也跟你差不多么。”

  “是啊!”

  “。”

  “你问这个干吗?”

  “……”

  “你是不是嫌弃我们学习差,你忘了我们都已经是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的朋友了吗qwq”

  “……我没有嫌弃你。”

  “那你是答应啦?!”

  “。”

  “你说话呀。”

  “……嗯。”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最仗义了!那等周末之前我来找你说我们补习的时间地点啊!”

  “……”

  于是,这件让学神给学渣补课的悲惨乘上了n倍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周六上午。

  文彬再次站到高级公寓楼内那扇熟悉的房门前,停了几秒后,他抬手敲响房门。

  没用几秒钟,他面前的防盗门便被从里面推开,小姑娘一张灿烂的笑脸露出来――

  “文老师,早上好啊!”

  文彬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他沉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跟

  着转身进屋的小姑娘走进房间。

  “我们今天就在书房上课吧,我已经跟我妈说好了。”栾巧倾一边往门里走,一边笑着说道。

  文彬犹豫了下,难得主动开口问:“阿姨同意了吗?”

  “这有什么不同意的?”栾巧倾奇怪地回头。

  “这么多人来……”

  “哎呀,这不是你也要来嘛。”栾巧倾笑得眼睛都弯起来,“我妈一听说有年级第一来给我补课,高兴还来不及呢。”

  文彬默然几秒,“阿姨没有给你找家教么。”

  小姑娘此时已经转过身往里走了,闻不回头地回着:“你怎么知道她给我找过?当然有,可惜啊,我和那些老师八字不合――每次一听到他们给我讲东西我就犯困。而且他们一个个还凶巴巴的,要么就一点不会笑,我才不想要他们给我辅导呢。”

  “……”

  两人前后走到书房里,栾巧倾推开门后就想到什么,突然回过头一边灿烂地笑着一边握住文彬的手腕把人拖进去――

  “你看,我妈昨天让人送到家里来的教学白板,还有那些彩色马克笔,这边是吸铁石和板擦――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氛围?”

  “……”

  文彬没说话,任栾巧倾拉着他在书房里挨着转了一圈介绍完那些“教学工具”。

  直到又有栾巧倾的小姐妹来敲门,栾巧倾这才出去开门了。

  听着隔了一两个房间传来的玄关处热闹的声音,文彬安静地望着那块白板。

  过了几秒,他又抬起手腕,无声地看着被小姑娘方才没意识地攥过的地方。他另一只手慢慢抚上去。

  门外的笑闹的声音逐渐近了,文彬也慢慢敛下眼底难得流露出的真实情绪。他抬眼重新望向白板。这一刻他突然有点后悔――

  早知道……不该答应连其他人一起辅导的。

  *

  期中考试的成绩出来后,学校里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不少老师和同学惊奇地发现,栾巧倾和她那几个从来不务正业的小姐妹们在期中考试里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

  其中尤以栾巧倾最为典型:一贯力争倒数第一的她在期中考试的班级名次竟然进入了前50%。

  要不是考生们各自所在的考场是随机安排的,那老师们大概都要怀疑她们一起作弊了。

  即便抛除了这个选项,各班的班主任还是专门找栾巧倾等人问了一下情况。而得知真相是初四年级那个成绩优异却性格孤僻的文彬给她们做了半学期的周末辅导后,班主任们都啧啧称奇。

  更有好事的专门去感谢了一下初四一班的班主任。

  这位班主任是正经把文彬他们班从初一带到初四的,对于文彬的性格和平日行事作风再了解不过。

  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他专门趁一节晚自习去到教室,神情严肃地把文彬叫了出来。

  文彬走到教室外的走廊上时,正看见背手

  站在走廊窗前的班主任。

  文彬默然上前,停下来,“老师。”

  班主任回过头,“文彬啊,期中考试又拿了年级第一,很不错。”

  “谢谢老师。”少年平静接口。

  “……”

  班主任有点讶异地看了少年一眼。

  他很久没注意到这个不需要多给任何眼神的学生,到今天他才发现少年好像个子拔高了一些,连肩背似乎也绷直了些,整个人隐隐透出

  一点少年的锋芒感,不再像以前那么存在感低得空气似的了。

  而且,性格和以往似乎也有了点不同――至少在以前,他确定如果自己这样开口的话,面前的少年一定会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一不发的。

  最直观的感受……大概是更像个活人了?

  班主任被自己的想法搞得啼笑皆非,他轻咳了声,微微正色,“不过我听说,你期中考试前有在辅导一些同学了,这样……不会自己的学习吗?”

  少年似乎丝毫不意外他的问题,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波动就再次平静开口:“还好。”

  “……”见这样委婉的说法是没办法达到目的了,班主任索性直,“你这个学期是不是和初三那个叫栾巧倾的女生走得很近?我听学校里初三的老师跟我提,你就是辅导了她和她的几个朋友?”

  少年神色不变,“是。”

  班主任语气严肃起来,“帮助同学是好事情,不过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给同学讲题,这次为什么例外了?”

  文彬沉默了下,“我们是朋友。”

  “朋友?”班主任皱眉,“什么朋友?”

  “……”

  “文彬,现在对你们来说可是人生里最重要的阶段,还有一个多学期你们可就要参加中考了,你可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啊――早恋这种事情学校里是坚决禁止的,别的学生我管不了,但是你是我的学生,我必须得管管了。”

  文彬抬眼,“老师,我们没有谈恋爱。”

  “那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就普通的朋友?普通朋友你就这么用心地教她和她的朋友了?”

  “……”少年再次沉默。

  随着走廊上的安静,班主任的脸色难看起来。

  “文彬,你是个聪明孩子,不要在这种事情上犯糊涂。那个栾巧倾她玩得起,你也能和她一样玩吗?是,你现在的成绩确实还没被影响,但你确定之后就没问题?――万一中考失利,她的家长还可以送她去别的学校重新读初三初四,你的家长也能吗?”

  文彬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变化,不知道是被班主任的那句话戳到了,他微皱起眉,认真地开口,“我不会影响成绩。”

  “不影响成绩也不行――你这个孩子怎么听不懂话呢!?”班主任终于忍不住发火了,“早恋这种事情,最轻也是要叫家长,情况严重的甚至是要劝退的!你是不是想毁了自己的一辈子啊,啊?”

  “……”

  “我

  告诉你,你从今天开始必须得和栾巧倾离得远远的,如果再让我听说你们俩有什么情况或者被我看见你们走在一起了,那我就上报政教处,对早恋情况绝不姑息!”

  “…………”

  班主任的威胁之后,走廊上陷入长久的死寂。

  就在班主任稍稍心宽,心想文彬成绩再好再聪明也到底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这会儿不说话大概是被自己吓怕了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低着头的少年开口了――

  “还有半年。”

  班主任一愣,“什么?”

  “还有半年,就要中考了,老师。”文彬声音平静,语速不急不缓。

  而在他抬起头时,班主任才发现那张脸上的表情和眼神丝毫没有自己想象中会有的恐惧或者慌乱。

  甚至,那过于平静的眼神,让班主任看着这么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孩子却觉得心底油然而生一种让人觉着凉冰冰的可怕感觉。

  ……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而已,他怎么能如此镇定,半点害怕或者漏洞都没有?

  而更让班主任觉得浑身难受的还是少年之后的话。

  班主任咬咬牙,“还有半年中考又怎么了?”

  文彬:“还有半年中考,而我的成绩稳定了四年。所以只要没有大的过失,即便我真的早恋了,政教处至多警告处理,不会给我劝退的。”

  班主任一僵,随即夹杂怒火和心虚地冷笑,“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你以为成绩好就无法无天了是吧!?”

  “当然不是,我很清楚成绩作为免死金牌的分寸在哪里。”少年即便是说出这样让班主任觉得胆寒的话时,眼神和语气依旧波澜不起,“但至少,早恋是在分寸以内的。”

  班主任终于被彻底激怒了:“我告诉你,在我这儿没可能,你――”

  “最多半年时间,我就能给学校带来一个全市中考状元。”文彬打断他的话,“半年以后,直接的教师绩效考核不提,只说名誉上,老师您就是教出了中考状元的学生。如果我的成绩优异到破了历年纪录,大概还会有市电视台的记者来学校采访您和我。我可以给他们讲述您是如何一位勤勉的严师良友,市优秀教师评选说不定也会有您的名额。而再以后,还会有新的优秀的苗子想要进入您带的下一个、甚至是下下个班级……”

  文彬说到这里,慢慢停住。

  然后他抬头,表情平静地问:“老师您觉得,比起这些还有其他的更多更多,只是忽略一个普通学生的普通交友问题,很难吗?”

  “…………”

  少年的缓缓道来让班主任表情都僵硬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样一番话是一个只有初四的学生说出来的。里面每一个几乎都无比精准地戳在他的诉求上。

  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他教了这个学生快四年,他以为自己了解这个学生,然而事实真相恰恰相反。

  ――他对这个学生的真实内在一无所

  知。而这个学生对他,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观察得细致入微,对他的所有诉求和需要了若指掌。

  这一切放在这样一个只有初四的学生身上,给他带来的感受已经不止是可怕的程度了。

  看出班主任的彻底动摇,文彬慢慢点下头,直至拉动整个身体鞠躬――

  少年在老师面前弯下九十度腰,声音和刚走进这个走廊时一样平静:

  “我得到老师的答案了,谢谢您。下学期的中

  考状元,我一定带给您。我先回教室了,老师再见。”

  “……”

  少年直身,转头回到教室里。

  而直到慢慢走回座位做下去,直到没有人再看向他,文彬无懈可击的平静眼神才蓦地松垮下来。

  他低头看向掌心――那里已经起了一层薄汗。

  他只是个初四的学生而已,他自然没有那么镇静和卓越的情绪控制能力。但是在今晚,他不得不做了第一次尝试。

  所幸,尝试很成功。

  只是那一晚的文彬还不知道,为了他的欲.求而慢慢发掘出来的这种似乎有某种深埋在骨子里的天赋加成的“技能”,是他以后会越来越习惯和熟练上手的东西。

  因着这种在原生环境所造就的天赋基础上被逐渐培养起来的能力,他会慢慢变成一个和过去完全不同的自己。

  ――只因为那一个欲.求而已。

  *

  在栾巧倾并不知情的文彬的全力维护下,文彬和栾巧倾的这份“坚固友谊”一直完好延续到了新的学期。

  对于文彬来说,也是中考前的最后一个学期了。

  这个学期开始前后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文彬的母亲不堪支撑选择二婚,在新年前嫁给了一位离异并有一个女儿且家境殷实的楚姓男人。文彬由此多了一位新的“父亲”,也终于摆脱了困苦的生活。

  第二件事是初四一班转来一个新生,是个体育特长生,高大帅气,一来不久就虏获学校不少女生的芳心。

  本来第二件事和文彬是没有关系的。

  班级里是否多了一个新生、是男是女好看与否――这种大多数同龄人都密切关注的事情,文彬从来不太在乎。

  而这件事会影响到文彬、并且让他一直到多年后都难以忘记的原因自然只有一个:那就是栾巧倾。

  文彬是从栾巧倾来初四一班找自己的频率突然升高这一点发现异常的。

  而随着交谈时,女孩儿时不时望向初四一班教室的某个角落里的目光,文彬终于逐渐确定了原因。

  ――他第一次这样厌恶自己的明锐。

  但他没有揭露,只当做不知道。那大概是一种对于他来说并不高明的自欺欺人。

  可惜即便这样,这种表面无事发生的假象也没能延续太久。

  在新学期开始一个月后,栾巧倾终于在某天的

  初四一班门外的走廊上,灿烂地笑着搂住文彬的肩膀,没心没肺地问他――

  “哎,你觉得我去追你们班那个转学生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