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90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0章新年

  宋书和秦楼的早餐吃到一半,就听到玄关的门铃声响起,又过几秒,大约是别墅的门开之后,隐约的交谈声音从客厅的方向传了进来。

  宋书停住动作,“可能是家里来客人了。”

  “拜年的?”秦楼问。

  “大概是吧,”宋书想到什么,眼底浮淡淡的笑意,“我爸妈回来以后没什么事情,所有时间基本上都拿去搞娱乐活动了,他们现在在国内的人脉关系说不定比我都铺展得广。”

  秦楼点点头。

  大约半分钟过去,餐厅的门被从外面拉开,梅静涵走进来。

  “囡囡,你爸去你几个叔叔家串门去了――家里有人来拜年,你们吃完早餐出来问声好啊。”

  梅静涵话刚说完,拉开的房门外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啼哭,随即便是哇哇的闹腾哭声。

  宋书怔了下,“外面这是……?”

  梅静涵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来的就是你昨天见到的那个瞿阿姨,她家女儿去年给她生了个大外孙,刚带回来过年,也一起来了。”

  宋书迟疑,“可她不是昨天还急着给女儿相亲吗?”

  “哎?那是她小女儿,带外孙的是大女儿。”

  宋书沉默两秒,笑意艰难,“好的,妈,我们很快就出去。”

  “嗯。”

  “……”

  目送梅静涵离开,宋书转回身,正对上秦楼哀怨的眼神。

  宋书莞尔,“知道你最讨厌这种事情,我们去打个招呼,我就陪你去楼上?”

  秦楼表情这才缓和了些。

  两人离开餐厅时,客厅里正热闹着。

  梅静涵最先听到餐厅方向传来的动静,她回过头一看,便连忙起身招呼:“囡囡,小秦,过来这边。这是瞿阿姨和她的两个女儿――瞿阿姨昨天你见过的。”

  “阿姨新年好。”宋书停住身,朝沙发上的客人问候。

  “哎,同好同好。”昨天在小路旁见过的那位阿姨连忙笑呵呵地点头应下了,同时她伸手拍了拍自己旁边正抱着个男孩儿哄的年轻女人,“还不跟梅阿姨家的妹妹打声招呼?”

  年轻女人正忙着哄怀里的儿子,闻皱了皱眉,不情愿地抬头朝宋书的方向:“秦小姐,新年好。”“新年好。”宋书朝对方回以淡淡一笑。

  “还有你,喊姐姐。”那位瞿阿姨又推了推自己另一边的小女儿――小女儿从宋书和秦楼出来以后就一动没动了,此时正盯着宋书身旁的懒洋洋地垂着眼的男人发呆。

  此时被拍了下,那小姑娘才反应过来,连忙红着脸收回视线,“姐……姐姐新年好。”

  宋书眼神微晃了下,随即莞尔一笑,“嗯,新年快乐。”

  那位瞿阿姨嗔怪地看了小女儿一眼才收回视线,她笑着转向梅静涵,“你们家女儿和男朋友昨天晚上是在家里留宿的啊?”

  梅静涵点点头,“嗯。”

  “真好,我可太羡慕你了。”瞿阿姨摇摇头,“这还没结婚,准女婿都能来家里过年了――你没看我家,闺女为去谁家过年的事情吵了好几天,最后我那女婿回他家了,女儿这才气得抱着我外孙回来――等我这小闺女嫁出去,恐怕也强不到哪儿去。”

  梅静涵表情尴尬了下,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宋书和秦楼,“……囡囡,小秦,你们也别干站着了,坐会儿吧。”

  宋书征询地看向秦楼。秦楼沉默两秒,还是顺着梅静涵的意思,牵着宋书到旁边沙发上坐下来。

  然而那个被梅静涵刻意略过的话题并没有中止,瞿阿姨见秦楼和宋书落座,更是好奇地看向秦楼,“你也姓秦是吧?”

  秦楼没什么情绪地瞥了对方一眼,然后才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嗯。”

  这位瞿阿姨也不介意,只更好奇地问:“你怎么说服爸妈来女朋友这边过年的?”

  “……”

  秦楼似乎想起什么,嘴角轻勾了下,他侧眸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宋书。

  宋书也被瞿阿姨这句话问得眉头一皱,抬眼要说什么,却被秦楼的话声打断了――

  “我父母双亡,没这个必要。”

  男人开口时语气随意,那张清隽俊美的面孔上甚至还带一点似笑非笑的漫不经心――除了宋书以外,谁也没想到他以这样的神态出口的却会是这样一句话。

  瞿家母女三人一呆。

  梅静涵回过神轻皱起眉,无奈地看向坐在沙发对面的宋书。

  宋书垂眸未语。

  ――秦楼从来任性。而在那些对他无害的事情上,宋书从来最是纵容他的任性。

  大约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人在她在的时候都格外肆无忌惮。

  这沉默的间隙里,瞿家母女三人里最先开口的却是最沉默的那个――坐在瞿阿姨身旁的小女儿迟疑而同情地看着秦楼:“叔叔阿姨是意外去世的吗?”

  “……”

  秦楼没想到自己说了这样的话后,竟然还有想接着往下问的。他眼底那点不耐的情绪更重,只是顾忌着梅静涵在,秦楼还是慢慢把心底郁气压了下去。

  他抬眸看向那个发问的小姑娘。对方微红着脸,眼神期盼又同情地望着他,显然还在等他的答案。秦楼轻嗤了声,撇开视线,“不知道,我三四岁就是孤儿了。”

  “……”

  这话一出,斜

  对面那小姑娘看他的眼神更同情得几乎泫然欲泣了。

  瞿阿姨此时也终于回过神,她“啊”了一声,遗憾地说:“难怪是来这边过年呢,这么年纪轻轻就无依无靠的也是可怜。”

  “‘难怪’?”秦楼眼底戾意没压住,他微挑起眉,“我来这边过年和别的没关系――我家小蚌壳在哪儿我就在哪儿,谁在不在都一样。”

  “……”

  瞿家母女三人谁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疏懒无害的青

  年会突然这样桀骜而锐利,一时不由尬住了神情。

  宋书仍是一副纵容架势,还是梅静涵最先反应,她无奈地看了两人一眼,起身指指别墅后门,“老瞿,你昨天不是还说想问问我家后院都有些什么品种的花卉吗?走,我领你去看看,让这些孩子们自己聊着吧。”

  “哦,哦好。”瞿阿姨尴尬地起身,不忘回身嘱咐自己两个女儿,“咳,你们好好聊……注意点礼貌啊,大过年的,别惹主人家不高兴。”

  尽管最后一句明显放轻了声音,但秦楼和宋书都属于耳聪目慧的,自然听得分明。只不过两人即便听见了,也都没做什么反应。

  梅静涵和瞿阿姨一走,瞿家那个小女儿已经忍不住又抬眼看向秦楼了,“秦先生……和秦小姐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宋书没开口――她深知秦楼那点疯子脾性,这种时候是按捺不住要作妖的,索性也就把全部“舞台”留给他去发挥。

  果然,下一秒就听秦楼低笑了声,伸手从她腰后一环,“我家小蚌壳是做投资的。”

  瞿家小女儿目光闪了下,有点不自在地盯着秦楼看,“那,秦先生呢?”

  “我?”秦楼哑然地笑,“我是给她打工的。”

  宋书:“。”

  这一回,连一直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哄小孩儿的瞿家大女儿都抬头看向两人,目光里满载着对“女上司和男下属不得不说的二三事”的好奇和探究。

  瞿家小女儿笑得更不自在了,“啊,原来秦小姐这么厉害么。”

  瞿家的大女儿盯了秦楼和宋书片刻,目光里的疑惑情绪渐重,此时她突然主动开口问:“……你是姓秦吗?”

  “姐?”连小女儿都有点好奇怎么原本一直对这趟被拉出门拜年而毫不配合的姐姐突然主动问问题了。

  大女儿回神,自我介绍,“我也是金融行业的,刚刚突然感觉……两位有点眼熟。尤其是,秦先生。”

  小女儿低声,“那你们可能合作过,也不用非得现在问吧?”

  大女儿根本没理她,只是看着秦楼和宋书,“冒昧问一句,两位是在vio资本工作吗?”

  “……vio资本,就是姐你说过的那个超级厉害的投资公司吗?”小女儿一呆。

  “对,我跟你提过,”大女儿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妹妹,若有深意,“我还跟你说过,vio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是一位非常传奇的年轻人,比你只大一岁――恰巧,也姓秦。”

  小女儿脸色一变,她听自己姐姐说过,当然更知道vio是资本世界里如何一个庞然大物,如果眼前这人就是……

  “哈,姐你开、开玩笑呢吧?”小女儿扭头,尴尬地笑,“秦先生明明说,自己是给秦小姐打工的,怎么会、会是你说的vio的董事长呢?”

  大女儿已经转回来,“我只是看着秦先生确实有点眼熟。vio的那位秦总比较神秘,鲜少有照片能流传到公众面前,我也只是有幸看过一张模糊照――

  所以才觉得和秦先生有点相像,如果搞错了,那我很抱歉。”

  “……”

  客厅安静下来。

  这沉默背后的含义愈发让瞿家的小女儿的脸色难看起来,她有点不可置信地看向秦楼。

  秦楼皱皱眉,扭头望着宋书,“怎么办,小蚌壳,我露馅了。”

  宋书没什么情绪地瞥他,“凉拌。”

  秦楼见装可怜无效果,只得老老实实地转回去。

  此时姐妹两人哪里还会不知道答案,噎了好几秒,无比艰难地消化完这个消息后,小女儿才表情复杂地笑:“秦先生真喜欢开玩笑……您管理那么大的公司和资产,怎么还说您是给秦小姐打工的呢。”

  “因为我就是给她打工的。”秦楼毫不犹豫,“我的所有一切都是她的,包括vio和我自己。”

  “……”

  瞿家的小女儿此时哪里还会听不出秦楼话里的意思,她面上的笑意褪下来,目光复杂地看向宋书,僵硬地玩笑:

  “那秦小姐大概就是传闻里上辈子拯救过宇宙的人吧,真叫人羡慕……”

  “羡慕什么,”秦楼眉眼一冷,“这是她应得的。”

  宋书明显地感觉出秦楼情绪上出现了一个剧烈的起伏,她微皱起眉,回过身,“秦楼。”

  然而疯子的疯劲儿往往是开始了就很难再收住了,他冷眼看着瞿家的小女儿,“我最讨厌听见别人这样形容她――就好像和我在一起是她的幸运。可你们不是我们,你们甚至连一点旁观过我们人生再发的资格都没有――你们有什么资格说她幸运?又怎么知道我们能在一起,真正最幸运的那个人是她不是我?!”

  “……”

  瞿家的两个女儿似乎都被突然情绪爆发的秦楼给吓住了。

  两人懵了几秒,大女儿怀里的孩子被秦楼的声音吓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两人这才回过神。

  眼见着气氛是闹得待不下去了,大女儿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表情尴尬地给秦楼和宋书道了歉,拉着妹妹第一时间离开了。

  客厅重归安静。

  宋书有些无奈又头疼地扶额――

  “待会儿我妈回来,你不要说什么,我来解释吧。”

  秦楼也回过神,眼神委屈地看向宋书:“我是不是第一年到未来岳母家过年就犯错了?”

  宋书瞥他,眼神明显是“你也知道啊”的意思。

  秦楼表情更委屈了。

  ――从方才吓人的疯子到现在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没用上五秒就切换完毕了。

  宋书好气又好笑:“每次纵容你总会导致一些不太好的后果,但是我好像很难长记性。”

  秦楼眼睛一亮。

  宋书又轻声叹:“或许是就算记得,我也总舍不得小疯子受委屈。”

  秦楼微怔了下,然后他笑起来,“和疯子站一起,会被讨厌的,小蚌壳。”

  “那就被讨厌吧,”宋书微弯下眼角,“就算会被全世界讨厌好了,我总是要和我的疯子站在一起的。”

  秦楼眼神轻晃。

  须臾后,他俯身过来,要去吻女孩儿的唇,却被躲开了――

  “但是还是有个问题要反省一下的。”宋书表情微肃,“朝大人发火没关系,刚刚还有个小孩儿在。那么小的孩子跟成人不一样,万一被吓出事情,你怎么负责?”

  “……”

  好一会儿后,宋书才听见身旁传来秦楼的低声:“所以不要孩子还有一个原因……我最讨厌小孩了。”

  宋书想起以前,不由轻翘起唇角,“是,感觉到了。宋帅和宋茹玉小时候被你欺负惨了。”

  秦楼侧身看向已经站起来的女孩儿,“只有你除外。”

  宋书一怔,随即轻笑起来,“我刚去秦家的时候,你对我明明也很敌视的吧。”

  “我欺负过你么?”

  宋书想了想,摇头,“没有。你那时候很奇怪,明明进主楼之前你还威胁过我,一转眼就变了。”

  “……”

  秦楼嘴角一勾,他垂在身侧的那只手抬起来,过程里勾住了宋书的右手,他轻握着她的指尖把她的手拎到面前,然后低头去吻无名指上的钻戒。

  吻上去的时候,秦楼低声笑起来。

  “因为那天我站在二楼看到你,发现你是一个……”秦楼停顿了下,又笑。就着那个亲吻的姿势,他撩起眼帘,桃花眸里情绪深深浅浅。“我见过的,最有趣的玩具。”

  宋书也微微笑起来,任秦楼吻着自己的指尖,她轻歪了下头,“什么玩具,洋娃娃么?”

  “嗯。一只看起来对什么都无所谓的,不说话也没有表情的洋娃娃。”秦楼轻眯起眼,像是在回忆,“从最开始,你和所有人就都不一样。”

  宋书:“唔?”

  秦楼说:“我讨厌其他人,尤其是那些一眼就能够看穿的想法,掩饰不住的卑劣……不管成人还是孩子都一样。他们都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尽管想方设法地掩藏了,但是那些欲.望会从他们的眼睛里伸出手来。”

  “……”

  宋书想了想才开口,“但是不是所有人的欲.望对你都那么负面?”

  “比如呢。”

  “比如,刚刚瞿家的那个小女儿,最开始她是同情和想要帮助你的。”

  秦楼哼笑了声,“她也一样有欲.望。她和我见过的很多人一样,她的同情和想要帮助是明码标价的――如果像刚才一样告诉她,我是你的,无论她如何表现她都无法得到我的话,她就会退缩了――冠以爱情之名,其他所有人都一样。”

  “……”宋书沉默下来。

  她不得不承认秦楼说的是对的。像刚刚那个女孩儿一样,会对秦楼这样的人付出同情和爱的女孩子还可以有很多很多,但她们都想有所求。

  那些付出的背后,许多许多是为了得到他。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宋书的沉默,秦楼停下来,抬眼,眸子里深邃而漆黑。

  “但是你和她们不一样。”

  宋书回神,淡淡一笑,“是么?我可没说过。”

  “我说过,我对这些最敏感了。所以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没有欲.望。”

  宋书无奈,“没有才不正常。”

  “没错。”秦楼哑声笑了起来,“所以你和我,我们一样――都不正常。”

  “……”

  “发现你和我是同一种人后,我开始对你好奇,忍不住想要逗弄出你更多的话语或者情绪。”秦楼恶劣地笑起来,“我甚至想过,等你在我手里也

  变得像其他人一样以后,我就会把你丢掉――像对待我以前玩坏的那些玩具一样。”

  宋书垂眼,笑:“那我该谢你不丢之恩?”

  秦楼慢慢淡去笑意。

  “不,”他轻声道,“是你先让我变得和他们一样有了欲.望。”

  宋书微怔。

  秦楼慢慢收紧攥着她的手,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情绪深沉到颤栗――

  “你就是我全部的欲.望,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