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89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9章新年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

  宋书一年都难得睡一次懒觉,大年初一的早上睁开眼醒来时,终于没有快要听出心理阴影的手机闹钟的音乐,也没有某只近些日子总喜欢趁半夜溜进她房间里还要钻到被子下的“不明生物”了。

  至于原因……

  宋书拿起床头柜上搁着的手机,轻敲两下点亮屏幕,锁屏上最先跳出来的气泡消息就是秦楼发过来的。

  宋书点进消息去。

  对话框里以昨晚某人被迫和宋书分房睡前的哀怨为结束语,最新也是今早唯一的一条消息是个动图的表情:一条泰迪犬可怜巴巴地看着镜头,然后低下身,又乖巧又委屈地趴到自己的前爪上去,乌黑的眼珠子从始至终一直盯着镜头。

  ――自从被宋书那天说是泰迪狗以后,秦楼就专门储存了一堆泰迪的动图表情包,每次都是看得宋书好气又好笑。

  不过此时即便只看手机,宋书也几乎能脑补出秦楼在自己面前装可怜的模样来了。

  她忍不住嘴角一弯,视线看向表情包的上面。

  发出消息的时间显示是两个小时前。

  宋书看得有些意外――这可实在不像是某人那种越来越黏糊她的性格会发出来的消息频率。

  除非,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

  而这世上能让秦楼听话甚至没法拒绝的人,除了宋书以外几乎算得上绝无仅有。

  唯一的新增例外是……

  宋书大约是想到什么,她有点无奈地退出对话框,转而进入一个成员人数为三人的小群。

  宋书想了想,调出键盘快速打字:

  “爸,妈,你们不会又在‘考验’秦楼吧?”

  没过几秒,群里顶着一段莲花头像的梅静涵出来了,“瞧你说的,没有的事情。秦楼这孩子表现挺好的,我们都很满意,你爸也挺喜欢他的,一大早就带他出去跑步了。”

  宋书:“他们回来了吗?”

  梅静涵:“哪能那么快,那么快还叫什么晨跑呢。”

  宋书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有点头疼地问:“我爸那跨江晨跑的习惯还在保持?”

  “对啊。”

  宋书竭力使自己的表达足够委婉:“妈,您看这事情是这样……你们有没有想过,那种随随便便就跑两三个小时的壮举,除了我爸这种常年大运动量锻炼的人以外,普通人基本很难做到,更可能还没结束就先累趴下了?”

  梅静涵:“那怎么会嘛,你们都是年轻人,体力难道还会比不过我们这些老一辈的?”

  宋书:“。”

  梅静涵:“而且要是真比不过,那就是说明你们太缺乏锻炼了。这机会难得,让小秦跟着你爸多锻炼多锻炼也好,囡囡你说对不对啊?”

  宋书:“……”

  宋书正思考该如何救秦楼于水火的

  时候,突然感觉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下。

  宋书低头一看,梅静涵发来的消息:“哎呀,回来了。”

  “……”

  从这五个字里莫名读出了某种遗憾,宋书心里不由地对秦楼产生了点同情,她跳去和秦楼的聊天框。

  宋书:“还活着吗?”

  秦楼:“时日无多。”

  宋书不由莞尔。

  从时间上看,秦楼几乎是秒回,显然他一进家门就把手机拿出来还打开了和她的聊天框。

  没过两秒,对面又飞快地跟上一句:“趁我还剩口气,你快下来看看我吧。”

  说完,秦楼还发来了一张吐着舌头气喘吁吁的泰迪犬动图的表情包。

  宋书笑得眼角都忍不住弯下来,她心情极好地下了床。白净的脚丫踩着床边柔软的地毯,宋书一边向独立洗手间走,一边轻巧地打字:

  “等我洗漱完。”

  宋书走到洗手间的磨砂玻璃门外时,对面也回过来一条消息,只不过是条语音,而且只有一秒。

  宋书好奇地点开,然后就听见房间内安静的空气里响起一声欢快的――

  “汪!”

  “……”

  宋书一呆。几秒后,她再也忍不住,扶着面前磨砂玻璃门低头笑起来。

  宋书洗漱完下楼,走出楼梯间的拐角,正撞见秦楼被秦屿峥和梅静涵夫妻俩夹在沙发中间坐着的一幕,那人垂眼低头的,只差把手平放在膝前了,“乖巧”得像是换了个芯儿。

  宋书觉得自己都没见过小疯子这么听话的模样,忍不住嘴角上扬,慢下脚步在那儿看。

  不知道三人在说什么,只是大约已经听见了宋书过来的动静,梅静涵最先回过身,“囡囡,起来了?”

  “嗯。”宋书第一时间收到一束哀怨眼神,她只忍着笑装作不察,“你们吃过早餐了吧?我先去餐厅了?”

  梅静涵喊住她,“我们吃过了,不过小秦还没吃,给你们留好了,放在凉屉里,你跟他一块过去吃吧。”

  已经转过身的宋书回眸,“秦楼还没吃?”“小秦非说要等你一起,我和你爸就先吃了。”

  “……”

  这边说着话,梅静涵也起身,到餐厅里给两人收拾出准备好的早餐来。

  宋书和秦楼走到桌旁,宋书主动伸手去接梅静涵手里的碗碟。

  只是刚伸出去,梅静涵就轻“咦”了声。

  “这是什么?”

  “……”顺着梅静涵的视线,宋书的目光一落,就看到自己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她眼神轻晃了下。感觉到秦楼那边落过来的目光,宋书索性抬起手,举到梅静涵面前清楚的位置,“妈,好看吗?”

  梅静涵终于反应过来,目光复杂地看了两人一眼,“昨晚吃年夜饭那会儿还没见你戴呢。”

  宋书唇角微翘起来,眼神淡淡的,但能看出一点由衷的笑意,“唔

  因为有人靠着新年愿望才求婚成功的。”

  梅静涵放下餐盘,又看了两眼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这个钻的形状怎么奇奇怪怪的?”

  宋书一怔,随即失笑,“那你要问秦楼了。”

  正因为被宋书在未来岳母面前亲口承认而幸福得快要冒泡的某人猝不及防被点了名,连忙抬头,“?”

  宋书笑,“我妈妈问,这个钻戒为什么是这个奇奇怪怪的形状。”

  “……”对上梅静涵不解的目光,秦楼表情古怪了下,“那是个贝壳的形状,我请人专门定制的。”

  梅静涵更疑惑了,“贝壳?”

  被长辈问起这种小情.趣无异于公开处刑,连秦楼都忍不住飘开了视线,才开口:“嗯,因为我一般都是喊书书叫‘小蚌壳’的。”

  “……小蚌壳?”

  梅静涵怎么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

  她愣了一会儿才扭头看向宋书,目光上下把人打量一遍,问:“怎么会叫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名字?”

  宋书淡淡莞尔,“因为我小时候不喜欢说话,所以他说我是撬不开口的小蚌壳。”

  听完解释,梅静涵呆了两秒,“噗嗤”一乐,“那倒是挺贴切。”随即她又板起脸,“不过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叫这些奇奇怪怪的小外号,难不成要一直叫到结婚生娃以后去?”

  “……”宋书微怔了下。这句话里的某个关键词,让她下意识地转头去看秦楼的表情――而如同她所预料的那样,前一秒还温文乖巧的男人,此时眼底已经萌生出些压不住的小疯子的本性来。

  宋书心底叹声,主动挽着梅静涵的手把人往餐厅外送――

  “好啦,妈,您和我爸去看春晚重播吧?我先和秦楼吃饭。吃完早餐我们再陪您两位聊天,好吗?”

  “也别太慢吃啊,上午家里说不定还回来拜年的。”

  “好。”

  “……”

  目送梅静涵的身影走进客厅,宋书才反身回到餐厅内。

  她刚拉开秦楼身旁的椅子准备坐下,就被旁边一直隐忍不发的男人突然伸手往怀里一带。宋书没防备地被拉下来,坐到了秦楼的腿上。

  宋书无奈地抬了抬眼帘,“你要干吗。”

  秦楼阴沉着眼,表情和声音却委屈:“不要孩子。”

  “……”

  “不要孩子。”

  “……”

  “不要孩子。”

  “…………”

  宋书哭笑不得,在秦楼说出第四遍以前,她竖起食指往秦楼的唇上一抵,“你还没完了是吧。婚都没结,你想孩子的问题会不会想得太早了些?”

  秦楼薄唇微启,舌尖飞快地探出来在女孩儿的指尖上舔.舐了下。

  宋书没防备,本能往回一缩手。

  这便如了秦楼的愿――他上前一俯身,埋进怀里女孩儿的长发旁,声音低闷发哑地从她柔软的发间传出来,委屈得厉害。

  “反正就是不要孩子。”

  宋书想了想,“为什么不要孩子?”

  秦楼委屈得不抬头,“你明知故问。”

  “我只是想听你说说。”

  “……”秦楼闷了几秒,“不能有人和我抢小蚌壳,谁都不行,不――孩子更不行。”

  宋书无声地叹:她确实就该知道秦楼的脾性一定是无法容忍这个。

  宋书有点迟疑,“但是我爸妈应该会很坚持……”

  “我要哭了。”秦楼闷着声,猝不及防地来了一句。

  “――!”

  宋书吓了一跳,缓过神才无奈地垂眼,她抬起手揉了揉他染回来后顺眼了太多的黑发。

  “有这么委屈吗?”

  “不是委屈,”

  秦楼埋在她颈旁,慢慢压下微颤的呼吸,“我不想有一个人跟我分享你。想到将来会有……我就难受得想发疯。”

  宋书沉默许久,慢慢抬手,抱住了埋在自己颈旁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她无奈又纵容地轻叹:“……疯子。”

  “我本来就是。”

  “好,那我听你的。”

  宋书弯身,等秦楼坐起来,她勾着他的颈轻吻他的薄唇――

  “你说不要,那我们就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