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79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9章

  停下了歌曲伴奏的偌大宴厅里,这声线低沉的话音透过话筒,清晰无比地传入年会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中。

  首当其冲的就是站在台下的宋茹玉,看到秦楼出现的那一瞬间,她脸上因报复而显现的快意笑容还未消失,就紧随着秦楼那脱口而出的称呼直接僵住了。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向被秦楼从身后抱进怀里的女人:

  书书不是秦楼只对宋书的称呼,他怎么会……

  某种惊骇的想法在这一瞬间掠过宋茹玉的脑海,她的脸色刷地白了下来,身体更是本能地向后猛退一步,仓皇地扶住身后的矮桌才定住身。

  等从那个让她惊骇欲绝的想法里回过神,宋茹玉的表情都扭曲起来――

  那个人明明已经死了!秦情不就是那个人的替身吗,她怎么可能就是宋书呢?!

  而年会现场的其余角落,众人也从秦楼突然出现的事件里回过神,他们或是疑惑,或是思索后面露震惊地交头接耳起来。

  “秦总刚刚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懂呢?”

  “我听见他喊秦情‘书书’了哎。后面好像还说了句假死什么的。”

  “舒舒?假死?这什么跟什么啊?”

  “额,你们还记得秦总的初恋情人叫什么吗?”

  “肯定记得啊,最近公司里不是经常在聊她,她叫宋书――沃日,事情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如果她不是的话,秦总为什么要管秦情叫书书……”

  “是不是喝、喝大了,把替身当正主了。”

  “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可我觉得另一种猜测更吓人啊,不是说宋书十年前就出车祸死了??”

  “十年前?十年前所有人还都以为白颂就是那件案子的真凶呢,十年过去后还不是一切定论都推翻了。”

  “那死而复生这事情也太惊悚了吧?”

  “我之前还在奇怪,秦总这么多年身边一个亲近的都没有,怎么就刚巧只遇见秦情这一个长得像的,还上来就对她宠上了天――结果原来秦情就是本尊啊。”

  “这消息可太炸了。”

  “啧啧啧,明天头条预定了。”

  “刚刚那出《总裁的替身情人》的小品谁搞的来着,这下估计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了吧。”

  “这真是一击即中地得罪了未来老板娘。还好我以前没说过秦情什么坏话,不然就凭秦总对她这十年不改的痴情劲儿,她想追究谁都跑不了。”

  “是啊……”

  秦楼一句话成功地把大半个会场都直接掀入高.潮里,巨大的惊诧带来的议论声一波又一波像浪头一样涌向宋书和秦楼两人。

  眼见离着近的职员几乎要压抑不住求知欲冲上来了,宋书难能变了脸色。她咬咬牙,握住秦楼的手腕,转身从身后宴厅的大门溜了出去。

  众人没来得及往上追,加上自顾也不是什么八卦小报的记者,真冲上去把自家老板娘惹得恼羞成怒,谁都担待不起。他们于是只能站在原地遗憾这场中场结束的“大戏”。

  不过余波未止,现在没人关心年会进度如何,全都一门心思地八卦起这场惊天逆转――

  无数信息流顺着偌大的宴厅内的每一个角落,顺着他们各自的关系网向整个还不知情的外界散播出去。

  “……秦楼!”

  等宋书终于拉着秦楼停住身,确认身后没有追上来的人后,她转回头。

  一贯少有情绪的女孩儿此时难能恼得声量都提高了不少,白皙的面庞染上一点艳粉的颜色,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跑得,她的呼吸有些起伏不稳地着面前的男人。

  仗着长腿优势,秦楼一直懒洋洋地单手插着裤袋,另一只手放任宋书拖着把他从会场里拽到这片高地板的露台上,全程目光都没离开过女孩儿的后脑勺。到此时被“点名”了,他似乎才回过神,眸子里焦点定了下来。

  “嗯?”

  这个十足的懒散而无辜的腔调,着实把宋书的火气又勾起了一点。

  她慢慢压下呼吸,抬眼,“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在公司里不暴露这件事情?”

  秦楼装傻,“暴露什么事情?”

  “……”宋书没表情地仰着脸儿着他。

  秦楼在这样情绪空白的目光下坚持了十几秒,终于还是没忍住,他转开脸,哑声失笑:“你这样就算犯规了啊,小蚌壳。”

  宋书还是不说话。

  秦楼只得告饶,“好吧,是我错了――我说漏嘴了,当时没有看到你拿着话筒,对不起我的蚌壳。”

  宋书被秦楼末尾那不正经的语调气得想抬脚踹他――这世界上大概也就秦楼有本事让她产生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

  宋书慢慢做了个深呼吸,忍下去,“你当时是故意的。”

  秦楼无辜地眨了眨眼,“我有吗?”

  “……”

  “好吧我有。”

  秦楼再次笑起来。他顺着宋书还没放开的他的手腕,把人往自己的方向轻拉了下。

  旁边就摆着露台上的两张藤椅,秦楼迎上宋书不为所动的没表情的脸儿,语气低下来,“我昨天连夜赶的飞机,今天一到机场就立刻打车过来了――现在好累,陪我坐会儿好不好?”

  “……”

  宋书不得不承认,比起以前面对那个

  傲娇别扭的少年,她都会因为心疼而主动做出让步――现在这个学会服软装可怜的秦楼已经完全是让她没有招架之力的了。

  在那人的神情前坚持了两秒不到,宋书败退下来,“……坐吧。”

  手上的阻力卸掉,秦楼得逞地勾了勾嘴角,自己坐到藤椅上不算,还把宋书一起拽了过去。

  宋书没提防,直接落进秦楼怀里,然后被人长臂一环,没有什么挣扎余地地圈在身前。

  宋书迟

  疑两秒,想到坐都坐下了,再想回到刚刚的谈判状态根本没可能,也就随他去了。

  而秦楼显然是最了解宋书的人。

  只从女孩儿一点眼神转动间细微的情绪变化,他就能察觉她的心理状况。感觉出方才那一茬的着火点已经慢慢脱离危险区,他放低了声音。

  “我知道你不想把这件事暴露出来,但是我也不想你再被他们那样议论了。”

  宋书微皱起眉,“我们不在意别人说什么……”

  “我不在意别人,但是我在意你。所以别人说你的什么,如果是不好的话,那我也一句都不想听。”

  宋书微怔,眼底最后一丝情绪松动下来。

  秦楼又开口:“而且,我想没有任何顾忌地和你在一起,不需要装作或者演戏――我想告诉全世界我的小蚌壳已经回来了,她就在我的身边,她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更不可能被任何人替代――那是对她的侮辱。而我从始至终会看见的、会重视的、会视为生命的都只有这一个人。”

  “……”

  秦楼的声音放到最轻:“这样,你能原谅我了吗?”

  宋书沉默许久,终于忍不住微微抬眼,乌黑干净的眼眸里盛着点浅淡的怨念:“如果你都这样说了我还不原谅,那我是不做人了吗。”

  秦楼一愣,随即哑然失笑。

  “蚌壳算‘不做人’么?”

  “……不算。”

  “那蚌壳算什么?”

  “…………”

  宋书表示不想理他,并且没表情地转开了脸。

  秦楼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典型,见宋书不和他计较当众拆穿自己身份的事情了,他不但没心虚消停会儿,反而得寸进尺地抱着人往上蹭。

  所以栾巧倾兴高采烈地按照侍者指点跑上露台来找人的时候,就正撞见秦楼不要脸地抱着她家表姐要亲亲的场面。

  栾巧倾面上的笑容瞬间僵住,并迅速扭曲成了咬牙切齿的状态――

  “秦楼你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的怎么还敢耍流氓呢!?”

  “……”

  秦楼被打断和宋书的嬉闹原本就心里不爽,瞥见来人是一贯被他视为人生头号情敌的栾巧倾,他更是嘴角一勾,冷冰冰地哼笑了声。

  “小蚌壳,学生时代是个学渣的到成年以后都会像她这样乱拽成语吗?”

  宋书习惯了这两人碰到一起就互相看不顺眼的斗鸡场面,此

  时只轻挣了下,低声说:“让我起来。”

  “不。”秦楼反而把抱人的手臂更紧地收紧一圈。

  栾巧倾冲到两人面前,“旁边那么多张椅子,你干吗非让我姐和你坐一张?”

  秦楼目不斜视,“旁边椅子都有人。”

  栾巧倾:“……全露台都空荡荡的就你们俩人,你说有鬼我还信!”

  秦楼:“那就有鬼。”

  栾巧倾:“…………”

  栾巧倾

  深吸一口气,决定在被秦楼活活气死之前放弃和他的争论。

  宋书对栾巧倾一贯比较善良,此时主动给栾巧倾递了个台阶:“你过来是有急事吧?”

  “也没什么急事,就是跟你汇报个好消息。”被宋书提醒着想起来意,栾巧倾脸上立刻开了花似的露出笑容,“不得不说,我哥刚刚那一嗓子还是很帅的――姐,你是没看见那些说过你坏话的人的表情,尤其是宋茹玉,我看她差点吓瘫了哈哈哈……让她那样整你,她简直太活该了!”

  宋书不在意这些,表情上也不见变化。听完栾巧倾说的,她只无奈地瞥了秦楼一眼,“不用一天时间,这件事情一定会传开的。到时候你自己去处理烂摊子吧。”

  秦楼满不在乎地点点头――

  比起能把他身旁这只就是如假包换的小蚌壳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其余再多的麻烦对他来说只能算是一点小小的代价而已。

  栾巧倾一拍脑门,“哦对,还有件事,我看着宋茹玉被吓懵了以后,好像打电话给谁求救了,直带着哭腔让对方给自己支招呢――她找谁了啊?求情电话有没有打到你们这儿?你们可千万别心软啊!”

  宋书是被问的,闻目露茫然。

  她对宋茹玉从很久以前就完全不关心了,如今对那人的交际网更不清楚。唯一可能清楚的……

  宋书转向秦楼,问:“你知道是谁么?”

  秦楼冷笑了声,不以为意,“她求到天王老子那里也没用。”

  栾巧倾顿时竖起拇指,“这才对嘛,你那个妹妹就是个惹祸精,你必须得有这个气魄替我姐扳回一城!”

  “……她惹祸精,你也不差。”秦楼毫不买账。

  栾巧倾一噎。

  宋书也瞥了栾巧倾一眼,示意栾巧倾不要再煽风点火后,她转向秦楼,“会不会是寒时,他不是和宋茹玉有过订婚?”

  秦楼一怔,随即失笑,“你不知道当初寒时为了丁玖玖闹成什么样子,他会替宋茹玉说情?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秦楼这边刚说完,一个电话打进来。

  他拿出手机低头一扫,嘴角轻扯了系啊。

  “……我还以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