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77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7章

  “宋茹玉……回国了?”

  听到这个消息,宋书也明显地怔了一下。

  提起这个人,栾巧倾就有点咬牙切齿,“我也是今早才得到消息,听说她已经回国好几天了。我哥不是一直把她扔在国外吗?她怎么又腆着脸回来了!”

  宋书思绪飘了几秒,回过神,她淡淡莞尔,“回来就回来吧。去哪儿是她的人身自由,不然你还真想让秦楼犯违法拘禁罪么?”

  “她要是一辈子不往我们眼前钻,那她爱去哪儿去哪儿!可我今天分明听说她这次回来是准备进公司的!”

  宋书想了想,“她好像确实有vio资本百分之几的股权。”

  “啊啊啊啊想到我要忍受她在我眼皮子底下像只苍蝇似的飞来飞去,我就要膈应死了!”

  宋书莞尔,“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对她还那么大敌意?”

  “什么啊,姐你不知道,她一开始在国内待过的。就前几年,当时秦家和寒家关系走得近,她还和我哥那个朋友订过婚约,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闹掰了,然后就各种作妖,最后还是我哥直接把她丢到国外去的――她现在突然又要回来,我怎么想怎么觉得她不安好心!”

  “可能只是因为秦扶君的事情。”宋书淡淡,“我们再怎么厌恶,对她来说秦扶君也是母亲,想回来见一面,很正常的。”

  “……”

  栾巧倾脸色微变。

  其实从知道“秦情”就是宋书以后,她在宋书面前已经极少提以前的事情了,尤其最不愿意让宋书想起白颂的死。结果今天被宋茹玉的回国戳到痛处,她一时说话没顾忌,把这茬给忘了。

  “……好了。”看出栾巧倾的不安,宋书没什么情绪地瞥了她一眼,“别去管宋茹玉的事情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还担心我玩不过她么?”

  栾巧倾一愣,给宋书竖拇指,“姐,我从小就特佩服你这种特淡定但是特牛逼的劲儿。”

  “有夸我的工夫,不如你去把年会的审核流程再走一遍?”

  栾巧倾:“……”

  栾巧倾演技浮夸地扭过头,“哎我刚刚上来前好像有谁跟我说了点什么事情,还挺着急的,姐我先下去看看啊!”

  说完,栾巧倾就准备开溜。

  宋书无奈地瞥她一眼,也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工作区。

  然而栾巧倾那边刚走出去几步,似乎想起什么,又小碎步跑回来,扒在助理秘书组办公区的门上,“对了,姐,宋茹玉还不知道你就是……嗯,你自己的事情吧?”

  宋书停顿了下,“应该不知道,怎么了?”

  “噢。”栾巧倾点头,转过身时脸上换做幸灾乐祸的笑,声音也低下去,“那估计要有好戏看了。”

  “……”

  看着栾巧倾快要蹦跳起来的背影,宋书无奈地摇摇头,回到自己的电脑桌前。

  她旁边

  的桌位就是安行云,之前全程一字不发,到此时办公区里安静下来了,才淡声问:“秦扶君的那个女儿要回来了?”

  “嗯,巧巧说的,应该没错。”

  “那是个比她母亲还没有脑子的,回来也没什么。”

  宋书莞尔,“原来安姨你也有这样不饶人的时候。”

  安行云对这评价未置一词,倒是沉默之后抬眼看了看宋书,“需要我提醒一下秦楼吗?”

  “不用。”宋书行云流水地敲着键盘,屏幕上映着的漂亮面孔笑意淡漠,“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事,没必要让他知道。”

  “嗯。”

  安行云显然也很同意这个说法,点点头就转回去了。

  不知道是宋茹玉太经不起念叨,还是栾巧倾这嘴巴开过光――她们刚讨论过这件事的第二天,已经回国几天的宋茹玉就来了vio。

  名义用的也是大胆,仗着秦老爷子当初分给她吃红利的股份,宋茹玉打着董事视察的旗号就来了公司,而且来了以后就直奔人事部。

  那天助理秘书组轮值到除了宋书和安行云以外的三位助理身上,宋书原本也不用来公司――只是从栾巧倾那儿担来的后勤组在年会上的筹备工作却不分时间,她上午时便来了公司,惯例去人事部找栾巧倾。

  到了人事部的楼层,宋书察觉出一点和平常不太相同的气氛――

  以人事部最八卦的那个叫lisa的小姑娘为首,好几个职员都在部长办公室的磨砂玻璃门外溜达。而其余人即便是在各自的桌前,也都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

  显然栾巧倾的办公室里现在正发生着什么让他们全体都很感兴趣的事情。

  宋书微微皱眉,踩着工作穿的黑色小高跟往栾巧倾办公室的方向走。

  迎面过来的人事部职员愣了下,连忙开口:“秦助理。”

  “……!”

  这一声把离着近的正聚精会神看着办公室那边动静的职员们都惊回神,众人纷纷咳嗽着掩饰着低下头。

  原本聚在门边的也纷纷散开了。

  提醒过的这个职员松了口气,低下头准备离开,却被宋书喊住了。

  “等等。”

  “……”职员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慌乱地抬头看了宋书一眼。

  “得益”于秦楼对宋书的态度,如今公司里不少职员对她都是这样畏怕的模样,让不知情的外人见了,大概要以为她在公司里是怎样一个作威作福的洪水

  猛兽呢。

  宋书心里无奈,语气尽量温和下来,“栾部长办公室有客人吗?”

  职员犹豫了下,点点头,“对,好像是公司里的一位董事,宋茹玉宋小姐。”

  宋书意外抬眼,“她今天来公司了?”

  职员愣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个“她”就是指的宋茹玉。职员立刻点头,“是,宋小姐今天刚过来。”

  “她有说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吗?”

  “这个,好像没

  有。”

  “好,我知道了,”宋书朝职员淡淡一笑,“谢谢。”

  “不……不客气。那秦助理您慢走。”

  职员笑容僵硬,脚下飞快地离开了。

  宋书在原地停了两秒,才有点无奈地摇摇头,直身往栾巧倾的办公室走去。

  走到玻璃门前,宋书刚抬手要叩门,就听见里面传出栾巧倾气到冷笑的声音:“你真以为自己是公司里的高层管理了是吧?不过是有点股份掐在手里,你出去问问,谁敢承认你是公司董事?哪次董事会通过你的连任了!”

  “这是秦家的资产,我是我外公的外孙女,秦楼是我血缘关系上的表哥,我站在这儿是理所应当――倒是你,你不过就是一个外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质问我?你连vio的股权都没有吧?不过是靠着我哥以前对宋书的那点感情,你还准备吃这感情债吃一辈子??”

  “……”

  宋书眼神微晃了下,抬起的手屈起指节,轻叩在门上。

  门内栾巧倾刚要炸的声音一寂,几秒后才咬牙压住情绪,“谁!”

  “栾部长。”宋书轻声开口,“年会筹备上还有一点小问题,我需要跟你确认一下。”

  “――!”

  一听见这个声音,门内静了两秒,很快响起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没一会儿,宋书面前的玻璃门被拉开,栾巧倾表情复杂地站在门口,“……秦助理,你怎么来了?”

  宋书淡淡地笑,“方便我进去吗,栾部长?”

  “……”

  栾巧倾没敢质疑,乖乖让出过道。

  宋书眼神平静地走进办公室内。

  办公室里现在没有别人,在落地窗旁边的沙发上只坐着一个打扮靓丽的年轻女人。她脸上的妆容很重,用浓妆艳抹来形容也不过分,尤其是在公司这样的场合,看起来就更让人觉得格外扎眼了。

  而此时沙发上的自然不是别人,正是回国没多久的宋茹玉。

  她原本对于办公室里进来了什么人毫不在意――来之前她已经提前打听过了,秦楼出差去了e国,那公司里就没人敢跟她叫板,也没人有那个资格。

  只是当宋茹玉将余光扫过走进来的女人,刚准备掠过去,她的身影就猛地僵住了。

  几秒之后,瞪大眼睛确认清楚来人的长相,宋茹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几乎是回过神的一刹那就从沙发上站起来。

  “宋――不对,这不可

  能!”

  相较于宋茹玉那一番情绪上的大起大落而使得面容都露出些微狰狞的反应,宋书从进门停住,到此刻抬眼望定,连眼神波动都极不明显。

  迎着宋茹玉颤栗又厌恶、害怕又不可置信的目光,宋书淡定地收回目光,似乎是问身旁的栾巧倾,“栾部长,这位是……?”

  栾巧倾正收起眼底快意的情绪,她冷笑了声,上前,“这是公司里一位小股东,恰巧也是秦总的表妹,宋茹玉。”

  说完,栾巧倾又转向惊魂甫定的宋茹玉,“别这么害怕啊,宋小姐。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22层总经理办公室助理秘书组的特别助理,秦情,秦小姐。”

  栾巧倾停顿了下,有些恶意地笑起来,“看来宋小姐吓得不轻――也对,不少人都说秦小姐和那位长得很相像,宋小姐的母亲做了那么多亏心事,这半夜要是有鬼敲门,大概最方便就是来找你这位乖女儿了吧?”

  “……”

  宋书淡淡瞥了栾巧倾一眼,栾巧倾收到警告,这才停了嘴巴。

  然而宋茹玉已经被吓得不轻了。

  她脸色难看得妆都快挡不住,垂在身侧的手攥得生紧,紧得几乎带着整个身体发抖。

  连看着宋书的眼睛瞳孔都缩得紧紧的。

  大约僵持十秒,宋书打破僵局,朝前迈出一步,“宋小姐――”

  她话还没说完,手也没伸出去,面前宋茹玉已经吓得猛退一步,差点跌到沙发上。

  等宋茹玉回过神,惊叫一声就狼狈地冲了出去。

  办公室的玻璃门“砰”地一声合上,门外一阵狼藉响动,不知道是不是宋茹玉跑出去的时候跌跌撞撞碰倒了什么,好一会儿才消停下来。

  宋书都有点怔愣。

  而她身旁,栾巧倾回过神,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姐你看到了吗?她是不是差点被你吓尿了哈哈哈哈哈我刚刚就应该给她录下来的――哎呀竟然错过了简直要遗憾死了哈哈哈哈……”

  “……”

  宋书被栾巧倾的笑声吵回了神,抬手在她脑门上戳了一下。

  “别笑了,再笑下巴都要脱臼了。”

  栾巧倾眼泪都快笑出来,好不容易艰难收住,半晌才慢慢平复笑出来的肚子疼。

  然后她才想起正事来。

  “姐,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年会流程基本敲定了,我把相关文件拿过来你签个字,之后我再送去22层。”

  “噢噢,我都快把这件事忘了。”

  “……你还能记得什么?”

  “就刚刚宋茹玉吓得屁滚尿流那模样哈哈哈我绝对这辈子都忘不掉。”

  “……”

  监督着栾巧倾确定过文件又签好字盖好章,宋书这才收起文件夹,准备往外走。

  到门口时她停住身,“宋茹玉再来找你,就让她直接上22层。你不需要跟她闹,对你自己在公司里的名声也不好

  ”

  “我看她这一次已经被你吓蒙了,恐怕不会再来了吧?”

  “……宋茹玉度量小,心眼更小,今天吃了瘪是没防备,之后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去的。”

  栾巧倾撇嘴,“那也没事,我才不在乎名声什么的呢。”

  “……”

  收到宋书淡淡的警告目光,栾巧倾只得收敛自己的乖张样子,安分地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秦助理慢走。”

  宋书这才推门离

  开。

  *

  宋茹玉那天确实是被“秦情”吓怕了,连续几天在公司里面都没露。直到连续地做了几晚噩梦以后,她终于打听到了关于“秦情”的确切消息。

  了解到替身这段事情的来龙去脉,又从vio的职员那里获悉了不少关于“秦情”的情报,宋茹玉果真重振旗鼓,咬牙切齿地准备去vio给那天落荒而逃的自己一雪前耻去了。

  第二回合的战场是在21层的副总层。

  宋书最近经常需要去楚向彬办公室转交文件。秦楼出差在外,公司里目前需要总经理决策的事务多数由总经理助理秘书组审核无误后,再送去楚向彬的办公室做最后决策签字。

  而同样的,副总层的一些小会议,宋书也不得不代表秦楼参与,然后再在会后做整理和意见转达。

  这天临近中午,楚向彬组的临时会议结束,宋书和他的两位助理一同往员工食堂走。

  还没进电梯间,就遇见了另一位副总吕云开的助理,以及跟在对方身后的宋茹玉。

  两拨人脚步一停。

  宋书已经忙了一上午,实在没心情也没精力搭理对方,只装着没看见便准备走过去。

  宋茹玉自然不会罢休。

  眼见着宋书要从她身旁过去,宋茹玉挎着包往宋书的去路上一拦,面上挂起假笑:“这位就是秦助理吧?久仰大名。”

  宋书抬眼,压下眼底恹恹,笑,“宋小姐。”

  “秦助理别急着走啊,你还不认识我吧?我是宋茹玉,秦楼的表妹。”说完,宋茹玉微微挺胸。

  宋书点点头,“我记得,前几天在人事部栾部长的办公室,宋小姐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宋茹玉一噎。

  这若有所指的暗讽让她火气嗖地一下蹿了上来,偏偏其余几人都不明所以,她又没办法明着发火。

  宋茹玉只得咬着牙笑,“原来你知道啊,那你知不知道我还有一个身份?”

  “……”

  宋茹玉微微迫近,“我可是宋书货真价实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

  宋茹玉竭力想从“秦情”的脸上看出心虚的或者惶恐的表情,只有这样才能报了她那日因为这个女人而有过的耻辱。

  然而她失望了,在“秦情”的表情上,除了那温婉无害的笑,她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

  这样僵持几秒,宋书低笑了声。

  “这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要不是同父异母,秦扶君,哦不,你母亲,或许还不会心狠手毒到一定要逼死她们母女才满意吧?”

  “――!”宋茹玉脸色蓦地一变。

  其余几位副总助理的表情也跟着变了。

  白颂案牵连虽广,但许多确切的案情都是不宣之秘,对于秦扶君在案子中的参与,公司里的职员们有所耳闻,但并不十分清楚。

  直到此刻从宋书嘴里听到,他们才觉

  得自己得到了第一线的准确消息。几人交换了下眼神。

  宋茹玉也回过神,“你――你少血口喷人!你能知道什么!?”

  “我能知道的,应该比宋小姐你要多得多。”宋书仍是无害笑着,“毕竟我才是秦总的助理,那件案子冤情洗清,我也全程参与其中――甚至可以说,送你母亲进监狱得她应得的惩罚,这里面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

  宋茹玉表情彻底变了。

  她眼神扭曲几秒,才近乎凶恶地开口:“就算我母亲做了错事,那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过就是秦楼的一个玩.物而已!他把你当一个可悲的替身,你还沾沾自喜?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爱宋书――比起宋书,你什么都不算!”

  宋茹玉说完,她身旁站着的领她进来的助理表情也变了。

  ――就算这是公司里人人心底的想法,但现今也没一个人敢在宋书面前说出来。

  助理连忙伸手去拉,去被宋茹玉一把甩开。

  “别碰我!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她不过就是仗着秦楼假借她这张脸而寄予的对宋书的感情,她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教训我!?”

  助理们表情管理彻底失控。

  他们心底抽紧地看向“秦情”,却惊讶地发现对方看起来丝毫没有什么生气的模样――她几乎是安静地听别人的故事一样听完宋茹玉的话。

  等到空气里只剩下宋茹玉痛骂之后呼哧的喘气声,宋书垂下眼,嘴角微翘起来。

  “宋小姐说完了?”

  “……”宋茹玉妆容都掩不住狰狞地看向她,然后挤出一个冷笑,“怎么,我说的不对?”

  “不,你说的很对。”

  宋书莞尔失笑。她抬眼,然后迈开高跟鞋,一步一步,咔哒咔哒地带着笑走到宋茹玉的面前――

  “可是再对有什么用呢?”

  宋茹玉脸色一变,在宋书那样冰冷的似曾相识的目光里,她下意识地想退,“你……你什么意思?”

  “就算他只爱我的脸,那又怎样?”

  宋书停住身,红唇艳抹,这一笑褪去平日的素淡无害,极尽了她精致五官的f丽感,气质夺人――

  “就算只凭一张与宋书相像的脸,他一样任我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