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72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2章

  宋书用眼神表明了对这个问题的拒绝。

  秦楼虽然把“得了便宜还卖乖”玩得最是顺手,但也深谙适可而止的道理――尤其是他家小蚌壳这种真实情绪很少表现出来的,万一已经踩到警戒区的边缘线还不知收敛无所察觉的话,那结果一定是他不想看到的惨烈。

  “不可以就算了。”

  秦楼似乎已经把后面那桌还担惊受怕的员工们忘了,他再自然不过地接过宋书手里的餐盘,“――留到下次。”

  “……”宋书无奈地看着秦楼过去倒掉厨余,然后走回自己身旁。

  秦楼问:“下午做什么?”

  宋书想了想,“人事部的绩效考核优化还有些没敲定的事情,我需要去继续跟进。”

  秦楼微撇嘴,“栾巧倾的业务能力真的需要提高一下了。”

  “你自己选的人。”

  秦楼纠正,“是因为你才选的人。”

  “…………”

  两人背影并肩远去,即便听不清,也看得出秦楼对“秦情”是如何一副温柔低语的模样。

  于是食堂里或明或暗地小心观察着这一角动向的vio的员工们恍然:他们那位疯子外号响彻业界的总经理还真在暴怒的风口上,被上任没多久的助理组新成员一吻就给安抚了。

  不但火气熄掉,连此时和助理一起走出食堂的背影看起来都堪称是近乎诡异的乖巧。

  食堂事件后,“新助理只是个不受宠的替身”“秦总对秦情其实一点都不好”这之类的谣很快在公司内不攻而破。

  但茶余饭后总是需要话题的,于是取而代之,“秦总为新助理在会议中途离席”,“员工食堂公然暧.昧”“新助理恃宠而骄”等话题在公司员工们私下的聊天里风向愈发走高。

  话题热度很快从公司基层传导至高层。只是管理层内,秦楼之下还有话语权的只有两位副总和一位财务总监。新上任的副总楚向彬对这件事一贯一笑置之,老副总吕云开最擅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财务总监jerry乔感念秦情当初为金融衍生品开始的事情说情的恩情,对秦情只有溢美之词。

  至于更向上一级的董事会,在原本就由秦楼绝对控股、白颂案之后又清查了部分小股东的情况下,更是秦楼的一堂,谁都没办法越过他质疑点什么。

  一时之间,“秦情”这个名字俨然成了vio资本里太上皇的代名词。

  只是公司里显然有一些人是很不满秦情这种待遇现状的。

  没过多久,新一轮讨论风向一转,变成了秦总多么痴迷初恋、以致对这么一个只是和初恋长相相像的小助理都宠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再结合之前白颂案带出来的陈年旧事,vio内一些从秦氏集团前身就留下来的老员工们或多或少地“科普”了一下秦楼和他那位只活在传里的初恋那些青梅竹马的故事。

  对比于现实里在他们眼中鸠占鹊巢的某个小助理,员工们越发把秦总这位已经过世的初恋情人奉成了白月光朱砂痣一般的存在。

  而“秦情”和宋书在对比之下显现出的可怜,终于让这些人心态平衡起来。

  这类流宋书自然也有风闻。

  员工食堂事件之后,基层职员里已经没人敢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提起这些事情了,但栾巧倾作为宋书的毒唯第一人,尽管被宋书警告过不能乱出头,但还是会不忿地把这些传集合成小报告的形式汇报给宋书――

  vio资本办公楼附近的一间星巴克。

  栾巧倾义愤填膺地咬碎了嘴巴里的马卡龙:“最过分是什么,他们竟然觉得我也是被你迷惑了!我又不傻,如果真是抢了我姐位置的人,我怎么可能真心实意地和你一起工作呢――他们都不用脑子想问题的!”

  “……”

  看着马卡龙的一块碎屑从过于激动的栾巧倾的嘴巴边掉到小圆桌上,宋书沉默两秒,慢慢挪开了自己的咖啡杯。

  栾巧倾正巧低头,看见了这个动作。拧巴了下,她哀怨地看向宋书:“姐,你不爱我了,你竟然开始嫌弃我了。”

  “我没有开始嫌弃你。”宋书语气温柔,顺手推开了就准备趴过来的栾巧倾,“我是一直。”

  栾巧倾:“…………”

  宋书:“尤其,以后不要用刚刚那个表情跟我说话。”

  栾巧倾泫然欲泣,“为什么?”

  宋书:“。”

  宋书指尖敲了敲手里的杯子,发出清脆好听的动静,“大概因为这杯馥芮白有点过于甜腻,配上你这个表情坐在我对面,我容易消化不良。”

  栾巧倾:“…………”

  僵滞几秒后,栾巧倾揉了揉脸,不满地哼了声,“明明秦楼现在在你面前也经常这副德性的,你怎么不嫌弃他呢!?”

  宋书垂眸,一点笑意自动攀上女孩儿好看的眉眼,“他和你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

  栾巧倾的马卡龙噎在嘴巴里,不上不下地透着一股子强塞进来的狗粮味道。

  宋书抬腕看了看手表。

  栾巧倾斜眼一瞥,“这就是秦楼新送你的那款情侣表?”

  宋书有点意外地抬眼,“你怎么知道?”栾巧倾:“还能怎么知道,公司里一直有人盯着你的动向――从头到脚一根头发丝今天从左边挪到了右边他们都恨不得八卦一下

  是什么原因,更别说你手上这块据说是新年限量款后边得跟着一串零的奢侈表。”

  宋书不在意地点点头,“是他送的,说是已经准备的新年礼物,怕忘记了所以提前给我。”

  栾巧倾撇嘴,“我看他就是迫不及待想要秀恩爱。”

  “嗯?”

  “你是不知道他那德行那嘴脸,啧啧啧,”栾巧倾趴过来,“就算公司里没人传,我看他也巴不得广而告之,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你和他戴的手表是一

  对――他整天这么秀,也难怪在公司给你树敌那么多了。也就你,不但不管还顺着他来。”

  宋书没所谓地笑笑,“反正也不会待太久,随他玩吧。”

  栾巧倾冷哼了声。

  宋书将表盘拉回袖口内,她垂下手,“所以你今天找我出来喝咖啡,除了又有谁在背后说我是他初恋替身的那点小报告以外,就没别的事情了?”

  “……你要干吗?”

  “没事我就回公司了,”宋书作势起身,“眼看就要跨年,各部门的聚餐还有之后的年会安排都是一堆琐碎的事情要跟进――可不是谁都能像你似的做个甩手掌柜。”

  栾巧倾连忙一把把人拉回来,“跨年聚餐你要去哪个部门?”

  宋书一怔,“这是什么意思?我是助理秘书组的,怎么还要去部门?”

  “噫,你不知道啊?往年惯例都是这样的。”

  “什么惯例?”

  “像是聚餐啊年会啊这种公司活动,秦楼从来不参加,年节都是把自己一个人所在23层的。但是他作为总经理,这种年节时刻总该表示一下对员工们的慰问或者动员嘛。”“……所以?”宋书心底生出点不好的预感。

  “所以,慰问啊动员啊这种事情,就一贯都是交给助理秘书组负责的。”

  宋书:“……”

  宋书:“那我去年也进组了,为什么没听说过这种消息,也没人要我一定参与。”

  栾巧倾幸灾乐祸地笑:“去年22层的助理秘书组除了你之外,可是还有5个人的――今年,许佳佳不是被秦楼给开了?”

  “五个助理……全部都要用上?”

  “倒也不是。”栾巧倾给她掰手指算,“两位副总加一位财务总监,每人手底下三个以上的部门,vio的聚餐都是以副总级别为所属单位的,所以基本上就是一位副总那儿派去一位助理。”

  宋书说:“那,不是三个人就够了?”

  “还有两大委员会啊。风险评估委员会和投资决策委员会的负责人还有职员们不算人了哦?”栾巧倾继续幸灾乐祸,“而且每年就数他们最难搞,负责的助理总是焦头烂额的。”

  宋书头疼。

  栾巧倾眨眨眼,“你怎么不问问我,这样是四个助理,干嘛还要第五人了?”

  宋书冷淡瞥她,“安姨是特别助理,又不是搞娱乐生活的――而且她的资历性格,怎么可能有人敢拉她去折腾。”

  栾巧倾竖了拇指,

  “不愧是你,很通透。”

  宋书叹气。

  栾巧倾是很少见宋书对什么事情无可奈何的――除了秦楼以外,所以此时她幸灾乐祸的情绪在脸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怎么样,秦、助、理,对于这个好消息,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我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宋书木着脸问。

  “先不说我哥有没有一丁点的可能性同意这件事,单说人事部这一关,”人事部部长面带“

  核善”的微笑,“你想都不要想。”

  宋书:“。”

  栾巧倾说:“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给你一个良心建议――来我们这个分组的聚餐吧。”

  宋书没什么情绪地瞥了她一眼,“为什么?”

  栾巧倾理直气壮:“反正都要被闹腾,来我们这边,至少我还能罩着你不是?”

  “……”

  宋书认真思索了下。

  两大委员会那边她确实不考虑,那部分基本都是公司里资历最老的职员,甚至有一部分成员属于退休返聘,一进里面自动要给自己降两辈儿。吕云开当年在白颂案里保持缄默的选择,宋书可以理解,但要说心无芥蒂显然还做不到――她同样不予考虑。

  财务总监jerry乔……一想到那人脾性和对她一贯阿谀亲狎的态度,宋书但是考虑一下去那边参加聚餐的可能性都觉得有点头大。

  总结起来,楚向彬做副总的这一组有栾巧倾作为三副手之一,而且又恰巧是她初入公司时进入的风险管理部下属的法律合规部所在的分组,名义上得算是她在公司里的“娘家”,确实是最适合的。

  宋书于是点头答应下来。

  栾巧倾大喜过望,当即开心地拉着宋书回了公司。

  ――这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反而惹起了宋书的怀疑。到晚上秦楼在一桩公事后回到23层,宋书决定主动跟他求证一下。

  “巧巧今天跟我说,助理秘书组每年聚餐的时候,会例行去各部门分组的聚餐,代表总经理慰问工作?”

  “嗯,是有这个惯例。”秦楼本能回答完,正在松解领带的修长指节停住。几秒后,他狐疑地回眸,“她和你提这个做什么?”

  宋书正在无隔断的厨房里准备晚餐的摆盘,闻没抬头地应:“唔,她邀请我去楚向彬那一组。”

  “――?”秦楼立刻停下动作快步走过去,“你答应了?”

  “嗯。”宋书答完,才慢半拍地抬起眸子,就见某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怎么了?”

  秦楼语气立刻委屈下来,眼底那点凶光也被他藏住:“去年跨年你回家了,今年所有事情解决了,你都不准备陪我一起?”

  宋书愣了下,“可是助理秘书组去各部门慰问工作,不是每年惯例?”

  “那是往年。”秦楼皱眉,眼神逐渐不善,“今年情况不同,我前几天明明跟楚向彬说过了,今年他们那组自力更生――栾巧倾故意憋着没告诉你,诓你过

  去参加聚餐吧?”

  宋书一愣。

  几秒后,宋书低下头,把最后一片胡萝卜雕花放到盘子旁边,然后笑了起来。

  “难得,巧巧都会跟我玩心眼了。”

  秦楼哼笑了声,“我看她是近墨者黑――整天跟楚向彬那只狐狸走那么近,迟早被他熏陶成只小狐狸。”

  宋书一边端着盘子往餐厅走,一边瞥了他一眼,“你怎么突然对楚向彬这么大敌意?”

  秦

  楼冷笑,“不,我一直对他敌意很大。”

  宋书放下餐盘,伸手要去解围裙,“说吧,他怎么你了?”

  她的指尖还未摸到围裙的系带,身后有人自觉性十足地蹭上来,伸手把她抱进怀里,然后趴在她肩窝去给她解身后的围裙系带。

  一边解,一边还声音“委屈”。

  “你前几天去21层,是不是在他办公司里待了好长时间没出来?”

  宋书回忆了下,眨眨眼,“那天不是我去替你谈股权的事情?”

  秦楼停顿了下,装作没听见,继续委屈,“他们都说你把我绿了,所以才待在他办公室里那么久没出来。”

  宋书哭笑不得,把人推开。

  “好了秦楼,别闹了,吃饭。”

  到餐桌边上坐下,秦楼憋了几秒,“聚餐别去了,好不好?”

  宋书意外地看他一眼,笑,“我还以为你会跟我拍板,说我如果要去,那你就去给他们砸店呢。”

  秦楼眼神一飘,“不是没考虑过这个。”

  “唔,那怎么不说?”

  “……今天有人跟我说,不能把你看太紧,不然你迟早会溜掉了。”

  宋书故作讶异,“竟然有人敢在你面前说这种实话?”

  秦楼眼神立刻阴沉下来。

  但他忍了忍还是没开口,只是表情拧巴得很是憋屈,还得藏着自己眼底深处狼一样的凶光,免得真吓到他的“猎物”。

  宋书被他的表情逗得淡淡莞尔。

  “是寒时和你说的吧?我猜到了,跟你开玩笑呢。好了,吃饭。”餐具刀叉被宋书递给秦楼,收回手时,她顺毛撸了撸某人的头发,“聚餐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吧。”

  秦楼怔了下,既是因为头发上柔软的手和温度,也是因为宋书的话。

  宋书已经再自然不过地收回手,“明年公司改革结束,上了正轨,我们可能就不在这边了――走之前参加一次,就当玩了,不喜欢我们就中途溜走,怎么样?”

  秦楼回神,“你之前就想好了?”

  “当然,”宋书笑,“我怎么可能真留你自己跨年,跑去部门聚餐?真那样,你还不得委屈地爬到长江大桥上?”

  “…………”

  沉默几秒,秦楼突然放下刀叉,眼神复杂又深沉地盯着宋书。

  宋书被他盯得一顿,抬起视线。

  “――干吗不吃饭?”

  秦楼理

  直气壮,“不吃饭,吃小蚌壳行吗?”

  “…………”

  宋书安静须臾,慢慢竖起手里在餐厅灯下闪着寒光的刀叉。

  她保持微笑,微微歪头。

  “秦总,听话点,好吗?”

  “……”

  秦楼委屈地压下眼底狼光,慢吞吞地把刀叉捡回来了。

  *

  这年元旦的前一天恰巧是周六,连着两天的双休假意味着跨年

  的绝对狂欢,公司上下的气氛都好极了。

  中午聚餐,今年新上任人事部、办公室、风险管理部三部责任副总的楚向彬自掏腰包,提前声明全员均可带三位以内的家属,额外开销他全部负责――全组人更是兴奋得不得了。

  这种忘乎所以的兴奋劲儿,一直持续到他们在聚餐地点的楼下,副总楚向彬宣布,代表22层总经理办公室下来慰问工作的总经理助理不是别人,正是“秦情”。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众所周知,他们公司里某位阶级最高的大老板跟这位助理之间的办公室恋情最近以来已经是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了。

  而且按照近半年来有心人的观察得出结论:除非公司里事务极其繁忙的情况下,否则基本上“秦情”所在地的方圆十米之内,必然能够看见vio大老板秦楼的身影。

  这一度导致公司内部分职员犯了ptsd:每次看见“秦情”的第一眼,下意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她身周寻找秦楼的痕迹。

  大约是看出职员们的紧张,楚向彬笑着安慰:“不要担心,秦助理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而且大家照常吃喝,不用顾忌什么――今天没有职级和上司下属,只有朋友。”

  这样费劲安抚一番后,众人这才喜忧参半地开始进餐厅。

  楚向彬落在最后,笑容微微收住。在原地等了大约半分钟,旁边挂断电话的栾巧倾过来了。

  楚向彬抬眼,“他也来么?”

  栾巧倾气得磨牙,“跟屁虫,肯定是他赖着要跟我姐一起来的。”

  “……”楚向彬沉默片刻,决定不去打破栾巧倾的幻想,问,“那大概什么时间到?”

  “估计要过两小时吧。”

  楚向彬一愣,“怎么那么久?”

  到这里,栾巧倾话声停住。

  楚向彬扭过头去,就见栾巧倾露出一个优点微妙的表情。

  ――既有幸灾乐祸,又有某种感慨。

  楚向彬难得不解,“到底怎么了。”

  栾巧倾回神,挤眼笑,“你知道秦楼特别护头吧?”

  “……”

  楚向彬想起秦楼那最初很是震撼过他的紫色头发,陷入沉默。

  栾巧倾还在幸灾乐祸:

  “某人那一头杀马特紫啊,终于要被唯一能管得住他的人摁进理发店咔嚓掉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