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69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9章落定

  秦楼回来时经过助理秘书组的工作区,只有宋书和安行云在。今天原本是安行云和许佳佳例值,不过早上出了点“意外”――

  秦楼从23层下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许佳佳叫进办公室,从她入职开始犯下的错误一一历数,然后干脆利落地把人开掉了。

  宋书从安行云那里得到通知后第一时间赶到公司,但只来得及和哭得梨花带雨的许佳佳在电梯间擦身而过。

  在她面前藏了那么久的小姑娘,最后走之前给了她一个无比恼恨的眼神,大约是把这个结果归咎到她身上了――这让宋书很是有点遗憾。

  她还是喜欢善始善终那种结局,所以才会从一开始就装作没有察觉许佳佳那些异样的。

  对于这个不在计划步骤里的“开除事件”,秦楼给出的解释是一切已经推进到最后一步了,他必须保证革.命.队.伍的纯洁性。

  人已经去办离职了,宋书知道多说无益,只能无奈默认。

  秦楼经过时,安行云正在工作区里“教育”宋书:“董事会那边把这个钉子埋下这么久,再硌得慌我们也忍到现在了。原本说不定还能发挥点别的作用,结果你就放任他这么随性拔了?”

  “安姨,毕竟他才是总经理。”

  “他是总经理也不行,他闹着玩你也陪他闹吗?他是二十六七还是六七岁,你怎么还得哄小孩儿似的,这么惯着他?”

  宋书帮秦楼说好话:“秦楼大局上还是有考虑的,好些事情一直忍到现在。如今到最后一环了,任性点就任性点?”

  “……你啊。”安行云恨铁不成钢地看宋书,“他就是个除了你之外没人能按得住的性子,本来我还指望以后有你在,他能收敛些。现在看来你分明就是个助纣为虐的,再这样下去,我看他倒是要先被你惯坏了。”

  宋书莞尔不语。

  站在工作区外的秦楼听得忍不下去了,他抬手敲敲工作区敞开着的玻璃门。

  宋书和安行云听见声音回过头去,就见她们前一秒还在谈论的男人靠在门旁懒洋洋地笑,眉眼里藏着点躁戾。

  “安特助,背后议论自己的老板是不是不太好?”

  安行云表情淡定,看见秦楼都露出什么情绪,语气也是不卑不亢的:“就算当着秦总您的面,这些话我也一样能说得出口――所以不是背后议论。”

  秦楼挑了挑眉,想说什么,还是压住了。

  安行云却没给他面子,眼皮一抬,目光犹如古井不波:“秦总想从头再听一遍吗?”“……不用了。”

  安行云是和白颂同时期的员工,算得上公司元老级别的人物了。而且工作能力确实极强,有她在,助理秘书组能给秦楼减少一半以上的工作量――也是由着这一点,这么一位不合秦楼脾性的老人能在特别助理的位置上稳稳当当地坐着。

  不过以前秦楼也没这

  么听话,最多和安行云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距离――只是从宋书那儿得知安行云是白颂的旧交,又得算是当年宋书的救命恩人之一,所以如今秦楼对她已经算是尊敬些了。

  本想替自家小蚌壳抱不平的秦楼难得碰了壁,站在门旁也不说话,就安安静静地瞧着宋书。

  宋书习惯他这般“没脸没皮”,安行云却受不住。她难得多了点表情,皱眉扭过头去看宋书,“他是不是有事?”

  宋书这时候格外不给面子,嘴角微微翘了下,语气却淡淡的:“他如果有正事就会理直气壮地提出来了――找不到借口的时候才会这样。”

  安行云沉默几秒,实在被那殃及到自己的目光腻歪得不行。她伸手把宋书手里记载着和当年案件相类似的金融法案实例的文件夹拿下来,指指门外。

  “那你也把人领回去,别让他在这儿碍事。”

  “……”

  长辈发话,宋书只能起身,走到门旁把得逞的某人“拎”回总经理办公室。

  *

  “楚向彬走了?”宋书关上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回身时问秦楼。

  “没有,”停在门旁等她的秦楼开口,“送到电梯间,刚好遇见栾巧倾上来了。”

  宋书一怔,“然后呢?”

  “我让他们慢慢聊。”

  “……你就把他们扔在那儿,自己回来了?”

  “嗯。”

  “那你有没有跟巧巧说清楚我们的计划、或者告诉她楚向彬其实是双面间谍,她之前误会他了?”

  秦楼心安理得地摇头,“没有。”

  宋书:“……”

  宋书哭笑不得,“你就不怕待会儿巧巧在电梯间对楚向彬做出点什么、酿成惨案么?”

  “又不是对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

  宋书彻底无以对。

  两人安静对视几秒,宋书没表情地敲了敲额角,转开脸,“你对巧巧的敌意是不会消了吗?”

  “你才知道么。”秦楼哼笑了声,“我对一切低智商生物本能排斥,和他们不在同一个种群基因组里,也没有办法交流。”

  “……”

  “而且,从当年栾巧倾占据你多半时间开始,我和她已经结下‘世仇’了。”

  宋书终于忍俊不禁,“你太幼稚也太记仇了,秦楼。”

  秦楼对于宋书的所有评判从来都是

  欣然接受,这时候听见也不反驳,就默认了她的话,一副随她去说的模样。

  宋书想想,对楚向彬的个人能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栾巧倾那样的傻白甜,在那头藏着狐狸心思的霸王龙面前更大可能是被忽悠得找不着北,也就稍微放下心。

  她仰头看向秦楼,“你和楚向彬谈过补偿了?”

  “嗯。”秦楼点头,表情不正经地透着懒散,“不是给他栾巧倾么。”

  “……秦楼。”

  “我都给他机会了――如果我猜的没错,那楚向彬现在在电梯间里绝对不会和栾巧倾解释清楚误会。”

  宋书一愣,“为什么?”

  “愧疚。”秦楼低低地吐出这个词,“这可是个利器,把握好它,楚向彬以后才能有真正的机会彻底俘获那个傻白甜。”

  “愧疚能被利用到那个程度?”

  “当然。”秦楼附到宋书耳边,哑声笑,“毕竟……你们女人太容易心软了。”

  他的话刚说完,宋书已经淡定抬起白净的巴掌把那张俊脸推开。

  秦楼也不意外,遗憾地站直身。

  “你是个例外。”

  宋书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稍正色,“你到底给了楚向彬什么补偿?他在这件事里功不可没,而且也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不觉得你会没有行动。”

  “……给他复职。”秦楼坦诚。“然后等尘埃落定后,那些被牵连处理的董事的股权回购回来,我会给他一小部分。”

  听到最后一句,宋书有些意外,不过想了两秒她就有点恍然,“你还是希望他来接吕云开的班。”

  “吕云开年纪不小,也该退了。”

  “……你不会是因为他在当年那个案子里袖手旁观,而对他有意见吧?”

  秦楼没有回答,反过来垂下眼眸问宋书:“你难道没有?”

  “……”

  宋书默然。

  她当然有――刚知道吕云开对真实情况有一定了解却什么都没说的时候,她对这位副总的恨意并不比对林o那个直接关系人的恨意轻上多少。只是有些事情,如果只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和判断,难免有失偏颇了。

  宋书无声地叹,再抬眸时,眼角已经盈上一点淡淡的笑意,“他至少坚决地拒绝了诬陷我母亲的事情。我们之于他终究是外人,没权利要求他为了外人的事情冒险,他也没有那个责任和义务。而且如果连他也要责怪的话,那我要记恨却没办法报复的人可就太多了……我不想自己活得那么累。你也不要。”

  秦楼听完以后眼神有些微妙,而且很久都没有语。

  直到宋书都被他看得有点不安了,“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你本性里终究还是像你母亲更多一点的。”

  宋书一怔,“为什么这么说?”

  秦楼垂眸,嘴角轻勾起来,“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的心和路可以越走越宽……”

  宋书皱眉。

  秦楼的话没有说完,她听得出来。

  没有说完的部分里有一个转折,和他有关。

  宋书到底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秦楼的人,只安静十几秒后,她就想到什么,瞳孔蓦地轻缩了下。

  宋书本能地伸手握住秦楼的手。

  “我的路就是你的路。”

  秦楼身影微僵了下,几秒后他抬眼笑,声音有些哑然,“你又听见了?”

  宋书慢慢收紧指尖,“我都听得见,一直听得见。所以就算你的心和路窄了,那也没关系,因为我的会成为你的――我们的路永远在一起。”

  秦楼眼底慢慢渗出一点笑色。

  他俯身,把宋书握着他手腕的手和她整个人一起抱进怀里,慢慢裹紧。

  心里细微的颤栗之余,他不忘俯在她耳旁玩笑:“你看,我说了,你们女人总是容易心软的。”

  宋书叹气,“那你们男人呢,都像你这样嘴硬么?”

  秦楼装作没听到。

  他收紧手臂,声音低哑地笑。

  “别人心软没关系,你可不行啊小蚌壳。你心软了的话,很可能会被我撬开蚌壳吃掉了。”

  “……”

  数秒后。

  22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里响起一声吃疼的闷哼,然后压着尾音转成愉悦的笑声。

  *

  这一章是上半章,下半章没写完,写完以后会直接补进本章*后的下半章内(因为是洗冤这一条线里的收尾,速度比较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所以建议宝贝们明天来看)。

  明天更新后,宝贝们不需要额外花晋江币,直接从目录里显示绿色(代表有更新)的69章重新进入本章等系统自动替换更新即可。

  ps:洗冤主线结束后还有几万字的恋爱&家庭部分要收尾,不会那么快完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