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65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5章叛投?

  周一早上,vio资本22层,总经理办公室内。

  这周末宋书连日开始整理重新诉讼所需要的证据文件材料,熟悉和钻研各类相关法案法条,忙得昏天暗地。秦楼不管看不看得懂,也同样要陪着熬。

  最终结果就是他自己的工作堆到了周日晚上,通宵一夜才没有耽误各部门周一开始的新周进度。

  凌晨五六点的时候,秦楼在23层小憩了三个小时,不到九点就被宋书拎下楼了。此时他就坐在自己办公室内的椅子上,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

  宋书被他气得发笑。

  “谁让你周末非要缠着我整理材料?明明也帮不上什么忙。”

  秦楼撩了撩眼帘,神色恹恹,“就算帮不上实质的忙,至少有精神支持。”

  “你自己的工作都没做完,还精神支持我?”

  “……”

  “知道错了么?”

  “知道了。”

  “下次还敢么。”

  “敢。”

  “……”宋书恨不得伸手拍醒他,“领带歪了。”

  秦楼低头看了眼。

  今早扎领带的时候他确实没怎么走心,随手一束了事,水平比刚上二年级的小学生自己系红领巾的水平好不到哪儿去。

  秦楼盯了那个丑巴巴的领带结几秒,他伸手一挑领带尾巴,顺势把自己上身拽得离宋书方向近了点。

  宋书没表情地瞥他,“做什么?”

  秦楼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睛里透着点伪装的可怜和委屈,“帮我。”

  “你右手呢。”

  “断了。”

  “……”宋书终于还是没绷住,被他气笑了,“就为了系一条领带,你还真舍得啊?既然断了就别要了,还系什么领带。”

  话是这样说,宋书已经绕过总经理办公桌,到了秦楼坐着的转椅前面去。

  她伸手勾起秦楼的领带,解开之后重新系起来。只是刚系到一半的时候,办公室外面突然传进来一阵类似争吵的喧闹。即便是隔音效果极好的办公室内,也能听到外面越来越近的声音――

  “栾部长,您不能直接进去!栾部长……”

  宋书的手指一停。她抬眼和秦楼对视一秒,松手就想往外撤。

  可惜已经晚了――对视那一秒足够秦楼察觉她的意图,他眼底兴味一起,然后迅速伸手一把攥住宋书还握着他领带的手,把人直接拽了回来。

  与此同时,办公室的门蓦地被人推开。

  “栾部长――”

  许佳佳焦急的声音停在办公室门口。看到已经被脸色难看的栾巧倾大力推开的门和办公桌后身影暧.昧的两人,许佳佳连忙低头。

  “抱歉秦总,栾部长一定要进来,我没拦住。”

  秦楼的领带被宋书空白着表情慢

  慢攥紧,他自己忍住笑,“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工作吧。”

  许佳佳这才小心翼翼地关门离开。

  只剩下栾巧倾站在原地,身影僵硬,脸色白得有点发青。

  宋书快速地给秦楼打好领带,然后一语不发地低下头警告地看了他一眼。

  秦楼不松手。

  宋书只能把某人紧攥在自己手腕上的修长手指一根一根掰开,自己抽手出来。

  秦楼遗憾地叹了声气,回眸看向栾巧倾,笑意一淡,他皱眉,“你周一一早跑上来发什么疯?”

  “……”宋书没表情地瞥他。

  秦楼想了想,换了句用词,“你周一一早跑上来闹什么小孩子脾气?”

  宋书这才收回视线。

  如果是平常,栾巧倾大概还会嫌弃一下这两人的腻歪劲儿,但此时她根本没那个心情。

  等宋书从秦楼身旁绕出来后,她大步走到办公桌前,“啪”地一下把手里的文件按在桌上。

  “楚向彬离职了?!”

  “……”秦楼眼底戾色一动。

  宋书也微皱眉,“栾部长,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刚准备继续暴走的栾巧倾收到秦楼那让她背后发凉的目光警告,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但那些情绪在倏忽间又被秦楼压了回去。

  他慢慢俯身,撑起来手肘靠到桌上,揉了揉发酸的颈。停了几秒,秦楼才懒散道:“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还非要我一个字一个字念给你听?”

  栾巧倾此时气势已经比来时弱了许多,但还是有些不甘地扬了扬脖子,“可是我是人事部部长,我都没有得到通知、更没有提前聘请合适的接任者接手工作――他怎么就直接办了离职手续走人了??”

  “上周他已经跟我交了辞呈,人事手续是我给他批过的,工作是直接和吕云开还有投资部部长对接的。投资发展部不是还有一位副部?工作暂时让他来接手了。”

  “可这……这根本不合流程!”

  “特殊人员,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他算什么特殊人员,这又是什么特殊情况?”

  “……”

  栾巧倾的步步紧逼终于让秦楼没了耐性,他冷淡地瞥了她一眼。

  “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你再追究也没有用。有这个时间来我办公室质问,不如尽快找猎头物色合适的接任人选。”

  栾巧倾气得咬牙,“我是人事部的部长,我有权也需要知道人事调动的确切情况。”

  “你不需要。”

  “――!”栾巧倾气得脸都白了。

  秦楼比她还神色不善,“公司体系里我是发号施令者,不是每一件事每一次人员调动都必须要征询你的同意,我一样可以做主――如果这样你就觉得人事部部长这个位置让你坐得不舒服了,那我也一样可以随时换个人来坐。”

  “……”

  栾巧倾僵在原地。

  毕竟是vio内部的事情,宋书不想在这种时候拉偏架,但看到栾巧倾一副死死绷着却不知道自己其实看起来随时都要哭出来了的模样,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宋书轻咳了声。

  秦楼抬眼,两人目光遇上的一瞬,不需要宋书说什么,他已经知道她所想表达的了。

  秦楼敛下眉眼间的冷意,语气缓和下来。

  “如果没什么其他问题,你回去吧。”

  “……”

  栾巧倾僵着站在原地几秒,最后慢慢点头,转身往外走。

  走到办公室临近门口的地方,她的脚步一直放慢,直到最终停住。

  栾巧倾握着办公室的磨砂玻璃门的金属把手,沉默许久后还是开口问了,“我就是想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离职了……他不是还参与了衍生品开发吗?这种关键时候,不应该尽量避免人员调动么……”

  秦楼一顿,抬眼,“你到底想问什么?”

  栾巧倾咬了咬牙,鼓足勇气,转过身看向秦楼。

  “公司里传有人在勤锐见到他了,他……他是不是真的叛投去勤锐了?”

  说到最后一句,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栾巧倾紧紧攥着手,浑身都有些抖。

  宋书无奈地垂下眼。

  秦楼沉默两秒,嗤笑了声,转开视线,“就算是又怎么了,vio难道离了哪个人、或者因为谁的叛变就没办法运作了?”

  “可他现在离职涉及新产品开发――”

  “那些不是人事部要管的事情!”秦楼猛地一拍桌面。

  栾巧倾被吓了一跳,半晌都懵在那儿,似乎吓得呆了。

  许久后,她慢慢回过神,低下头去,声音发涩,“我知道了……对不起秦总,是我失态了。”

  说完,栾巧倾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跑了。

  办公室里安静几秒,秦楼有些不悦地抬手,想扯松领带。只是想到这是宋书刚给他系好的,秦楼的手又停住了,犹豫两秒后还是放了下来。

  他有些烦躁地倚进椅子里。

  宋书走过去,站到椅子后,伸手给秦楼揉按太阳穴。

  “或许你说得对,巧巧不太适合人事部部长这个职务。你就算照顾她,也没必要给她安排这样的位置。”

  宋书的指尖一搭上来,秦楼皱着的眉就松开了。等再过

  几秒,他慢慢放松意识,然后才哼笑了声。

  “不给她安排人事部部长的位置,那她可能没几天就要被人事部从公司里踢出去了。”

  宋书莞尔失笑,“那你这几年单是应付她,也太辛苦了。”

  “……她以前倒也没这么闹过。”

  “唔?她那个脾气,没这么闹过?那还真有点意外。”

  “她是不敢。”秦楼冷笑了声,“现在大概是有你撑腰了,我看胆子大得都快吹成气球

  送她上天了。”

  宋书装听不懂,“我撑腰?论职级我和她可差不多是平级。”

  “但你能吹枕边风啊。”

  “…………”宋书一噎,几秒后,她脸色一点点泛起嫣红。

  “你搁在古代,一定是个昏君。”

  “那你是什么,蚌壳成精的妖妃?”

  这句话终于送宋书到了某个隐忍的极点,她伸手推开秦楼,轻声骂,“滚蛋。”

  “……”

  秦楼得逞,笑声低哑愉快。

  *

  傍晚,总经理办公室的灯灭了。宋书和秦楼一起走出来。助理秘书组此时只剩下安行云还没下班,路过时宋书乖巧自觉地低头问了好,然后在安行云无奈的目光里,被秦楼肆无忌惮地勾着手指往电梯间带。

  进了电梯间,两人刚要开口,消防通道楼梯的门突然开了,栾巧倾走出来。

  宋书愣了下,“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等你。”栾巧倾眼圈发红,“今晚我请你吃饭,我们一起出去吧?”

  宋书迟疑,“可我今晚已经和……他约好了。”

  栾巧倾大有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架势。

  宋书头疼,秦楼不为所动,“我们已经订好餐厅位置,你排队,改天吧。”

  栾巧倾咬了咬牙,“我不。”

  秦楼皱眉,“你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是吧?”

  栾巧倾梗着脖子,“现在已经下班了,不是我上司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秦楼目光危险地轻眯起眼。

  眼见□□味越来越重,宋书只得从中叫停。她微侧过身,避开栾巧倾的目光和秦楼口型交流,“让她一起去吧。”

  秦楼皱眉,“……她可能会误事。”

  “也许反而助益呢?”

  “……”

  思虑几秒,秦楼点头,同时警告地看向栾巧倾,“下不为例。”

  栾巧倾这才收起炸毛的气势来。

  半个小时后。

  秦楼的司机送三人去到q市一家私厨餐馆。

  这家餐馆消费极高,在大众知名度上极有限,通常是拿着钱也找不到门的地方。

  餐馆装潢偏苏州园林的风格,竹林溪水隔开游船长廊小亭子各类的就餐地点,私密性和观赏性都极好。

  唯一的弊端就是曲径通幽

  ――那在园林里弯弯绕绕的路并不好走。

  秦楼这边刚走进园子没多久,遇见个三叉小路时,就见迎面有另一行人走来。

  双方视线交错。

  栾巧倾看清了对面那一行人里靠前的一位。

  她身影僵住,几秒后咬牙。

  “楚、向、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