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50章见作话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0章

  第50章任命

  几人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面前轿车的驾驶座内,那个趴在方向盘上歪着领带解了两颗衬衫扣子,有点衣衫不整的颓废美的年轻人,赫然是他们公司总经理秦楼。@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空气僵滞几秒,站在后排的同事间隐约传来压低的议论声。

  “总经理亲自给她当司机,还等了三个小时,这是什么级别的待遇?”

  “级别?秦总自己就是董事长,高层里什么级别也没有这个待遇。”@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只要长了一张合适的脸,真是应有尽有啊……小云这次惨了,前脚刚把秦情得罪了,后脚秦总就出来了。秦情今晚上要是枕边风那么一吹,明天她就得卷铺盖走人吧?”

  “这一个月看秦情被楚组长折腾得忙里忙外不得闲,还以为秦总对她兴趣淡了呢,没想到……幸亏我们刚刚没多嘴。”

  “……”

  那些压低到无法听清的交谈里,有脑子利索的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朝着车里奉承地笑:“秦总,您怎么亲自过来了也不知会我们一声,不然我们哪敢让您在楼下等啊?”

  “……”

  秦楼没兴致地撩起眼帘扫了那人一眼,视线落到宋书身上。他嘴角勾了勾。

  “我也没什么事,所以开车出来散散步,顺便接秦情回公司。”

  众人:“……”

  先不说这个“顺便”是真是假的问题——开车散步是哪门子的老总级爱好?

  秦楼都这样说了,他们自然不可能反驳或者拆穿。方才还带着或者嘲笑或者冷漠嘴脸的几个人,混在其他和善的笑脸里,让宋书已经分辨不出来。

  “秦情,秦总都来接你了,你就快上车吧。”

  “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路上注意安全啊。”

  “……”

  在那些杂七杂八的声音里,宋书连笑意都懒得敷衍。她坐进副驾驶座里,系上安全带。

  “……回去吧。”

  秦楼察觉宋书情绪不高,没有多说什么,换挡踩油门,轿车轻飘飘地顺着门廊宽路滑了出去。

  没被搭理的组员们站在原地。

  莫名尴尬的安静僵持几秒,不知道谁小声嘀咕了句:“切,傲气个什么劲儿,我们跟她告别她都不搭理。还真以为秦总来接她就是捧着她了?”

  “要不是那张脸和秦总初恋长得像,秦总会多看她一眼么?”

  “等以后秦总真对她不感兴趣了,有她哭的时候。”

  “就是……”

  车上。

  秦楼问:“今晚的庆功宴上,你见到吕云开了?”

  宋书沉默几秒,慢慢点头,“嗯,见到了。”

  “得到答案了吗?”

  “大概……得到了吧。”

  秦

  楼听出宋书语气里的异样,侧过眼眸望了她一眼,“得到的答案和你们最开始的猜测不同?”

  “最开始其实没有猜测。”

  宋书慢慢吐出一口气,她扭头看着窗外的夜色,看着路边的灯火连成流水一般的彩河。宋书将头轻轻靠到座椅上,心里疲累地叹了口气,唇角却勾起来。

  她声音轻缓地说:“vio的两位副总里,吕云开我从没见过。另一位我却有点印象的。忘记哪次她出短差,在跟一桩大项目,我跟在她身边,和她一起见了位年轻人……那时候我年龄还小,我妈让我管他叫哥哥。”

  “……”

  秦楼思绪转得飞快,在宋书话声开头就猜到了什么。@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他眸色微沉,最终却没有开口,只是听着车里宋书用轻得发飘的声音慢慢说着。

  “我记得后来我妈妈陆续夸过他很多次,说这个年轻人有能力,也有一副好心性,以后会有大成就的……但其实说起来,我只见过他那一面,我以为我早就把这个人长相模样全忘掉了。”

  宋书的话声停得有点突兀。

  然后她轻轻地笑了声。

  “但是没有。我没忘。”

  没有忘记啊。

  今晚她端着香槟杯站在长桌前,吕云开那一句话如同瓢泼的冰水将她浇得浑身湿透了一样,那一瞬间那张年轻人的面孔跨过十几年的长河,突然毫无征兆地显现在她的眼前——那时候还有些青涩的青年人的笑,摸在她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的温润的手,还有他上进的渴求的景仰的崇敬的目光……

  刺骨的冷意顺着每一个毛孔往身体里钻。

  冷得宋书想发抖,冷得她想大笑。

  笑刺向白颂的那把刀——不管握刀的人是谁——那把刀却实实在在全都是她试图保护、提携过的曾经的亲人和后辈!

  就是她想保护和提携的那些人,亲手把她推向万劫不复和蒙冤的死亡。

  “所以我根本没去考虑那个答案。余叔说当年暗中拿着准备好的大量资料举证母亲、要到法院出庭作证的那个秦氏的高管就是vio的两位副总之一,看见林峯的第一眼我就告诉他不可能是林峯,一定是吕云开——林峯性格那么刚直,所有人都知道他大公无私,对待人事公平公正,所以就连当年和母亲有关的亲信受牵连也唯独他无人能撼动——而我一直就是这么相信的,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也可能是没有允许自己思考过会有别的可能……”

  宋书

  轻声笑了起来。

  “不然,如果他是那个恩将仇报的,他是那个把当初唯一肯向他伸出援手的女人推进万劫不复的地狱里的,那这也就——”

  宋书的话声蓦地哽住。

  过了两秒,她重新笑起来。

  “那这也就实在太可笑了,不是吗?”宋书回眸,看向秦楼。

  在模糊的视线里,车内车外的光影被折射、弯曲,拧成斑斓的光点和色彩,也遮盖掉那道身影。

  到此时宋书才忽然察觉——

  她抬手摸了摸冰凉的脸颊,手指尖和掌心里一片湿潮。

  她低着头,茫然地看着模糊的视野里的手掌心。

  她现在心头一片空白。

  就好像一个患了雪盲症的病人孤身走在漫天盖地的大雪里,她突然就找不到任何出路,也看不见任何希望。

  方向盘向右一拧。

  秦楼将车停到路旁。他解开安全带,皱着眉俯身过来,他把她抱进怀里,低下头给她擦掉眼泪——

  “为什么哭?”

  “只是……觉得很累。”

  宋书脸上的泪痕和情绪一样淡下来,她第一次放任自己完全依靠状态地靠进秦楼怀里,低垂着眼,声音喃喃。

  “她想保护和救赎的自己女儿的父亲给她挖下了陷阱,她提携和护佑的后辈把她推了下去,其余所有的知情人漠然地站在那个深坑的边上,低头看着她,却没有一个人发声。一个人都没有,从头到尾啊,那样大的一桩案件,却能那样快速地、证据齐全地、人人默认地完成裁定,没有遇到一点阻挠和反驳的声音……”

  宋书慢慢呼出一口气,那口气堵在胸口,郁结在心里,憋得她呼吸都生疼。

  她没表情地望着冷冰冰的车窗外,只能更紧地靠在秦楼身上,试图汲取唯一的一点温暖。

  “今晚我一直在想,她死之前没有看到那些人就好了、什么都不知道也就好了。不然亲眼见到那些人的嘴脸、看见他们撕下面具之后裸.露出来的只有兽.性的丑陋面孔,她一辈子都那么善良,真看到那些的时候她该有多绝望……”

  车窗降下一道几指宽的缝隙,江面上吹过去的已经满浸着初秋气息的风带来凉意。

  宋书轻轻缩了下肩膀。

  她低头,眼底没有情绪地无声地笑。

  “这世界真可冷啊,秦楼。”

  “嗯。”秦楼应声,“你是才知道的么。”

  “以前也知道,只是不知道会这么冷。”

  秦楼轻眯起眼,须臾后他侧过头,然后低下去轻轻地吻女孩儿的额头。

  “那我要早一些,我7岁那年就已经知道……了。成人世界里冷冰冰的,很无趣。但是后来,有只洋娃娃跑进来了。”

  宋书微怔。

  秦楼却笑,“洋娃娃怀里比任何地方都暖和,尤其是在打雷的晚上,她抱着我说,‘我在’。”

  秦楼慢慢收紧手臂,把宋书完完全全地抱进怀里。

  他贴着她耳旁,是从没有过的疯子的低声温柔的笑。

  “不管这个世界有多冷,洋娃娃——我会一直在。”

  *

  10月中旬,各公司三季报纷纷出炉,vio第三季度的绩效考核也随之结束并在公司的电子公告栏公示结果。

  原本应该是各部门甚至个人之见互相评介的最盛时机,所有人的注意力却都被22层助理秘书室出具的另一份公示报告给勾走了。

  公示报告按照章程的客套话一堆,核心信息只有一个:法律合规部员工秦情因为表现优异、绩效突出,将在公示一周后调入22层助理秘书组,填补秘书组内法律顾问及助理合规官职务空缺。

  消息一出,各部门里引起轩然大波。

  总经理助理职务在职级上虽然比副总要低半级,但因为直接影响和接触公司最核心决策高层,总经理助理一职时常被视为比副总的实权还要高出几分的位置。

  但不同于公司其他树状结构里的职务任免升降,总经理助理这条职位线上独具一格,经常是直接从个别部门抽调或者面试空降——所以在任免上往往容易出现偏差。而这个职位一旦失误,对公司影响将会很大。

  vio为了规避这种祸端的发生,索性助理秘书组实行组内分权合作机制,虽然有一位总负责人安行云,但其余人仍有直接向总经理报告的权力。

  组内可以互相制约,还可以分散平衡工作压力,时至今日助理秘书组内五位助理,除了总负责的安行云外,另外四位都是各有分工。

  但即便如此,助理秘书组的任何位置仍旧是所有普通员工奢求却不能得的。

  而今,秦情进入公司不过一个多月,就有了直接跃升22层的待遇,这件事情在公司里自然是广泛讨论。

  中午的员工食堂里,齐聚一桌的到处能听见关于这件事的谈论。

  “就为了一张相像的脸,总经理就这么把他的小情人直接放到自己隔壁的助理秘书组去了?这消息不会有假吗?”

  “当然不会,公告栏你没看见吗?到我们这儿都不知道走了几道程序了,考核、书面的拟任免报告、任免调整方案,还有助理秘书组研究讨论会议内容和意见,所有材料全在电子公告栏里,一应俱全——要我说,这至少准备了得有半个月了吧。”

  “半个月?我看不止。”

  “瞧瞧人家这张脸,爹妈给生的多好?一进公司半个月,直升22层,坐着火箭也没这个速度啊!”

  “我看总经理是疯了,他就不怕董事会高层弹劾他?”

  “谁敢?秦家可是vio的绝对控股股东,而且秦老先生退出一线后,秦家所有股份、产业全部一滴不剩地划到他孙子秦楼名下——秦楼在董事会里说一不二,谁敢逆着他的意思来、不怕被踢出去?”

  “你说的夸张了点,倒也没有那么稳妥。万一牵扯什么根本利益甚至生死攸关的问题上,其余股东合作,摆出破釜沉舟的态度来,那还是会对秦楼

  构成很大威胁的。”

  “但是助理这种小事上,肯定不会有人异议了,所以我们就等着人事部审批吧,然后总经理那边走个流程的审查谈话——那时候,人家就真的飞上枝头喽。”

  “说起人事部审批——不经过栾巧倾这道关卡,秦情是飞不上去的,栾部长真能肯放?”

  “那就难说了。”

  “谁认识人事部的,快去打探打探……”

  与此同时。

  vio资

  本23层,私人区域内。

  公示的这一个周,除了给人事部走审核流程外,也是用来给任免升降的员工交接工作的。

  然而宋书以秦情身份进入vio的时间原本就不长,除了初期利用部门职务查看了许多档案材料,她只彻头彻尾跟下来ai那一个投资项目。

  资料归档后,她也确实没有什么好交接的工作。

  所以,不同于某位忙得几乎要废寝忘食加班赶点的总经理,宋书这两天特别清闲,每日事务就是上到23层,然后抱着秦楼的私人笔记本电脑坐在沙发上研究。

  秦楼的电脑连入公司内网,在所有电子资料库里享有唯一的最高权限——在这些项目资料里,宋书可以出入自如。

  秦楼好不容易审核完刚交上来的公司第三季度财务报表,揉着发僵的肩颈起身过来时,就见宋书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没上半点妆容的小脸素净漂亮,还有点没情绪的严肃。

  跟她以前解奥数难题时的表情真像。

  秦楼忍不住回忆了几帧画面,然后他无声地笑了笑,坐到宋书身旁,手臂撑在她身后的沙发靠背上,将人虚虚地圈拢在怀里。

  “你在看什么?”他轻声问。

  宋书眼睛抬了抬,身形动作却一点没变,“我在研究林峯这些年的项目、合作伙伴,还有对应能够描画出来的人脉关系网图。”

  秦楼听得挑眉,“你怀疑他周围也有——”

  “不需要怀疑。余叔那里这些年收集有切实线索表明这些工具人和黑手之间存在的密切联系——那些小的已经被余叔他们抓到了,如今终于到这根主梗,我只需要顺藤摸瓜,把最大的那几只黑手拎出来就够了。”

  “那现在有怀疑对象了吗?”

  “嗯。事实上,前几年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桩案件的涉案金额和牵涉之广,绝对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那在我母亲之前,当时秦氏集团的总经理难道就完全没有察觉?”

  “你怀疑白颂之前的总经理,邓潇凯。”

  “没错。”宋书敲了敲手下的键盘,调出几分材料来,“他经手亲自批准的多个项目都和秦扶君、宋成均的子公司都有过密切往来——如果在之前一任里包庇他们夫妻的是邓潇凯,那许多中间环节就能解释得通了。”

  秦楼在大脑里检索片刻,开口,“邓潇凯在白颂就职后被降了职务,后来秦氏出事,没多久他就转让股权,带着自己的心腹们离开公司,还重新创立了一家科技公司——”

  “潇凯科技公司,主营方向是ai。”宋书唇角无声地勾起来,“之前我跟着楚向彬的那个投资项目,刚好和他们是竞争企业。做尽职调查时,我刻意接手了竞争企业调查这一部分——借机通过几家会计师所、律所还有金融信息提供商等多家中介机构,名正顺地调查了他很多事情。整合的资料信息我已经转达给余叔和余起笙那边,他们在这方面比我更老道。”

  “……”

  半天没听到任何回应,宋书有点奇

  怪,她慢半拍地抬起头,“你怎么不说……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秦楼斜撑着颧骨,“我怎么看你了?”

  宋书:“……”

  宋书沉默两秒,放轻声音,“你今天早上和今天中午没吃饭吗?昨天晚上是不是也没吃?”

  秦楼一怔,随后笑了出来。

  “我看你的眼神就那么‘饿’吗?”

  “嗯,从几天前就这样了。”

  “那你还肯上来,不怕被我……”

  凑近的秦楼被一只素净的巴掌推开,宋书和他开过玩笑,目光重新落回到面前的电脑上,同时语气平板地开口。

  “你还有脸提,如果不是你突然在公告栏发那种文件,我会被逼得连员工食堂都去不了吗?”

  “为什么去不了?”

  “……我没有吃饭时候还要被当做猴子参观的兴趣。”

  “那我陪你一起去?”

  “两只猴子一起被参观会对其中一只猴子有什么帮助吗?”

  秦楼勾了勾嘴角,他向前俯身,贴到宋书身旁,“那就都不去,也刚好,你每天在23层陪我——我可以哪都不去。”

  宋书无奈地瞥向他。

  第三次将目光重新落回面前的电脑时,宋书犹豫了下。

  她把屏幕上的东西盯了两秒,扭回头,看着秦楼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问:“这台电脑可是vio电子信息库的核心管理权限,你就这么放心把它交给我?”

  秦楼埋在她长发间,连着几天被三季度的报表折磨得厉害,此时好不容易坐下来休息,他倦意十足,声音懒散沙哑地问:“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毕竟,理论上来说,我和秦氏是有仇有怨的?”

  “什么仇什么怨?”秦楼在她长发间蹭了蹭,仰起头,露出张困得睁不开眼的帅脸,“仇怨很深吗?那把他们总经理兼董事长秦楼赔给你,肉.偿那种,随便你怎么玩。”

  说完,他又困着眼埋回去了。

  宋书僵住几秒,面无表情地转回头,什么话也没说,表情平静地继续工作。

  ——但是一点点泛起红的耳廓把她出卖了。

  偌大空旷的23层里安静了两分钟。

  宋书突然听见耳边有人低低地笑了声,她敲键盘的手指停顿了下,眼帘微扫下来,“你笑什么?”

  “笑你刚刚说的话。”

  “……你反射弧绕了地球一圈回来的吗?”

  “

  之前还在思考报表里的问题,这个问题没经思考就被临时存储了。刚刚我的大脑才重新把它拿出来。”

  “……”

  这种神奇论,宋书在十年前高中那时候的秦楼身上就接触过许多遍了,此时也不觉着奇怪,听他跟自己继续扯——

  “然后呢。”

  秦楼又笑了声。

  他仰起头,“不要说是一个电子信息库的最高管理权限,就算是整个vio和我其他全部的身家产业——你

  想要的的话,只要开口,我就全部给你。”

  秦楼一顿。

  “这一点,其实你也知道吧?”

  宋书盯着电脑界面安静片刻,无声地勾起唇角。

  “以前知道过。现在……也知道了你还是那么疯子。”

  秦楼想了想,“其实不一样了。”

  “……”宋书回眸,“哪里不一样了?”

  “以前,疯子对洋娃娃没什么要求,现在不一样了。”

  “那现在,你有什么要求?”

  秦楼没说话,把宋书抱进怀里。

  宋书会意,无奈地笑,“要求就是把我换给你?”

  秦楼摇头。

  他枕在女孩儿颈旁,低下声像喃喃一样。

  “要求是,把疯子给你。”

  “……什么?”

  “疯子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条件是包括他自己。”

  “……”

  “怎么不说话了?”

  “说什么。”

  “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宋书一顿,几秒后她又想笑又想哭地垂下眼,最后她没笑也没哭,只放开电脑,回抱住自己身旁的人。

  “疯……子。”

  秦楼也笑。

  “你的疯子。”

  作者有话要说:本月内蛐参选2019年度现代组最受欢迎作者,10瓶营养液=1个地雷=1票,任何文下皆可,向宝贝们求下营养液投喂!

  ps隔壁《吻痣》参选2019年度现代组最受欢迎作品,如果宝贝们能移步一下把营养液砸到隔壁,那就能双份利用了(转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