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26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22 23:06: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6章

  第26章替身(2)

  栾巧倾表情难看地瞪着办公室里的两人,就差把“你们这对狗男女”这几个字刻在脸上了。

  她咬牙切齿地站了四五秒,办公室里也就死寂了四五秒,最后还是她在秦楼逐渐阴沉下来的眼神里绷不住,狠狠地一甩手。

  钢笔啪嗒一下砸在办公桌上,以笔帽飞溅开的代价替主人宣泄了愤怒。

  “我的章落在家里了,今天没带。”

  秦楼望她两秒,转向宋书,“那去22层吧,我给你批。”

  “……”栾巧倾气得咬牙。

  宋书眼神微动,此时早已从秦楼进门的意外里回过神,她歉意地笑着说:“不麻烦秦总了。调阅的事情并不紧急,我明天中午再来找栾部长就好。”

  栾巧倾刚想拒绝,紧接着似乎想到什么。思索几秒,她最终只恨恨地扭过头,没有说话。

  “栾部长,明天上午您有时间吗?”

  栾巧倾瞪向她,“你来,我给你批。”每个字音都咬牙切齿的,听起来恨不得扑上来咬宋书了。

  宋书笑笑,“谢谢栾部长。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见。”

  说完,宋书朝两位“领导”点头示意过,转身走向办公室外。

  秦楼想都不想,直接抬腿跟上去。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宋书心里无奈,面上笑意倒是看不出半点变化来。

  她只当做没有察觉,走出办公室后和还没回过神的lisa说:“看来是解决了,谢谢你陪我来一趟,那我们回楼上吧?”

  “哦……哦哦,好。”

  lisa回过神,抬起头就见到宋书身后走出来的秦楼——秦楼的目光毫不掩饰地盯在宋书的身上,从那专注的程度来看,像是生怕一眨眼人就消失了一样。

  lisa心情复杂极了,强挤出笑,“那我们走……走吧。”

  “嗯。”

  “秦总再见。”lisa小心翼翼地补充一句,这才和宋书一起往楼层外的电梯间走去。

  而她们一动,闲散站着的秦楼也跟上来了。

  楼层内没几个敢正大光明看的,但偷偷摸摸的或者好奇或者探究的目光从来没离开过宋书的身上。

  宋书在心底轻叹。

  果然一旦确定后,秦楼就会把全副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只是这样下去,以那个人的头脑,总有一天势必还是会把自己搭进局里的。

  宋书在这里面搅了九年,所以她再清楚不过——这是个连着深渊的泥沼,深渊里藏着无数吃人的嘴巴,而那泥沼一旦陷足进去,就全无再抽身的可能。

  她和余起笙是没有选择。但秦楼和栾巧倾都不该也不能被牵涉进来的。

  不知道与余起笙商议过的那个方法是否能奏效……

  宋书一边低声与lisa正常地交流着手里那个项目的尽职调查的细则内容,一边在口袋里轻轻按下了

  手机屏幕上的某个快速拨号键。

  几十秒后,三人前后走进电梯里。

  lisa去按电梯的时候,不忘小心翼翼地回头问:“秦总,您是去22层吗?”

  秦楼想了想,皮鞋在光滑洁白的地瓷上向前,圆弧形的鞋头抵了抵宋书的高跟鞋跟。

  宋书一顿,回眸,“……秦总?”

  秦楼问:“你说我该去哪层?”

  宋书:“……”

  lisa:“……?”

  所幸还没有到宋书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手机就在口袋里震动起来。

  宋书转过身,拿出手机,接通之后递到耳边。

  “妈?”

  lisa还没什么反应,秦楼的身影却是蓦地一震。两三秒后,他眼神变得躁戾,扭过头死死地盯到宋书的手机上。

  lisa察觉氛围诡异,不敢出声。而宋书更像是对秦楼的变化没有什么察觉,手机里的声音隐隐透出来,是一个温和的中年女声。

  “囡囡,我和你爸爸担心你啊。你说说你,干嘛还要跑那么远去工作,回家不好吗?”

  宋书垂眼,无奈笑笑,眼底温情半点不像作假,带着真实的眷念和留恋。

  “之前不是跟您说了,q市的工作机会比较多么?您和我爸怎么样,换来大陆,气候人文住起来还习惯吗?”

  “习惯的,这边的邻居也亲和得很呢,今天上午我还跟楼下老太太一起去推了会儿太极。”

  “那就好。”

  “你是不是要上班了啊?那妈妈不打扰你了,这个周末有时间吗,有时间就叫上起笙,一起回家吃顿饭。”

  “要看工作的,到时候我跟您说,好吗?”

  “好,你工作去吧,不要记挂家里。自己照顾好自己啊?”

  “嗯,妈再见。”

  “再见。”

  @.哒xs63点看

  电话挂断,电梯已经错过去至少两班次了。宋书收起手机,对lisa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啊,我妈也是刚回国,我怕她不太适应,多聊了两句。”

  “没事……没事没事。”lisa一边说着一边给宋书使眼色,眼睛都快抽筋了。

  不用lisa说,宋书也感觉得到——电梯间这会儿就像多了个人工制冷机似的,嗖嗖嗖地在自己身后放着冰箭似的眼神和冷气呢。

  宋书转过头,笑意温婉明媚,“秦总,您怎么还没上

  楼?啊,不好意思,是不是我挡住了?我帮您按电梯。”

  秦楼眼神深沉,眉头紧锁。

  第一部电梯到了,宋书等秦楼先进后,拉住了犹豫的lisa。看着电梯里转回身还在皱着眉的男人,宋书点头。

  “秦总,您事务繁忙,您先上楼。我们等下一部。”

  “……”

  秦楼竟然真的一个字没说。

  只是直到电梯关上那一秒,他那阴沉沉的目光都是死死盯在

  宋书身上的。

  等电梯成功上行后,lisa猛地松了口气,捂着胸口脸色惨白——

  “我的妈耶,我以为我今天要被吓死在人事部这一层了。秦总也太可怕了吧?”

  宋书赞同地点点头,lisa无暇注意这边,宋书面上情绪已经淡了许多。

  “确实。”

  “你也觉得秦总刚刚情绪突然就不太对了,是吧?翻脸跟变天一样啊!”

  “嗯。真辛苦。”

  “哎?什么辛苦?”lisa自己正腹诽着,听见这句后转过来。@.哒xs63点看

  然后就见女人淡淡一笑,黑框眼镜下压不住的五官的精致艳丽在这一笑里展现得淋漓尽致。

  “想起我家以前照顾的一个小朋友。”

  “……哎?”lisa更懵,“小朋友和真辛苦有什么关系?”

  “小朋友太聪明,就会去碰危险的东西。只能给他不断地找到让他迷惑的新玩具,他才能从危险的人和事上转移注意力。”

  lisa听得似懂非懂,最后艰难地点点头,“你说的好像,额,很有道理……电梯来了,我们上去吧?”

  “嗯。”

  宋书无意识地敲了敲口袋里的手机后壳,乌黑的瞳孔里那层淡淡的笑意褪去,只剩下没什么情绪的思索。

  希望,这双管齐下能够两边奏效吧。

  *

  第二天上午时,宋书、秦楼还有栾巧倾在人事部部长办公室的那几句话已经在公司里私下传开了。

  那番争执与对白的猛烈程度,更是在某两位八卦人士的不懈努力的夸张表达下,传出了战火纷飞的效果。

  上午宋书去到人事部拿档案室的调阅批示的时候,明显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复杂多了。

  她没有过多思索,轻车熟路地走到栾巧倾的办公室门外,敲响了对方的玻璃门。

  “……进。”里面传来栾巧倾明显压抑着怒火的声音。

  一晚上还没生完气,巧巧这脾气还真是伤身。宋书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推门进到办公室里。

  还没停下脚,先对上的就是栾巧倾毫不掩饰敌意的眼神。

  “我告诉你秦情,别以为我哥脑子进了水被你这张脸骗了,你在这个公司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只要有我在一天,你什么都别想从vio——”

  “调阅批示,栾部长盖章了吗?”宋书打断栾巧倾的话,脸上笑意淡得像是随时都能散

  去。

  栾巧倾一愣,她显然没有适应眼前这个女人这样的情绪切换,明明今天之前她对自己还是毕恭毕敬。

  回过神,栾巧倾冷笑了声,“你是觉得自己已经稳坐老板娘的宝座,所以都不需要对我客气了,是吗?”

  “栾部长如果不给我,我现在就去22楼找秦总要,也是一样的。”

  “你威胁我?”

  “随便栾部长怎么理解。”

  “……”栾巧倾气得咬牙

  从旁边文件夹里抽出一张调阅证明,狠狠地拍在桌上,“拿去!”

  宋书上前,伸手拉起一角,那纸张却被按住了。

  栾巧倾坐在那张私人订制的真皮高背椅上,抬起眼皮看着宋书:“从今天起,在公司里你最好给我夹起尾巴小心翼翼地做人,不要露出半点马脚——不然,我一定会让你被判个商业间谍的罪名。”

  “……”

  办公室里安静几秒,在栾巧倾以为对方已经被自己唬住了的时候,却听对面办公桌外站着的女人轻笑了声——

  宋书那张冷淡的脸上红唇一勾,她缓缓抬眼,“栾部长是觉得,论对法律条文的熟悉和运用,您能和我这个科班出身的叫板了?”

  栾巧倾笑容一冷,火气有点压不住。

  宋书没给她插口的机会,眼神定格在栾巧倾脸上,“栾部长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秦总恐怕没少辛苦吧。”

  “——!”

  这句话彻底炸了栾巧倾的死穴,她顿时拍桌而起,“你有什么资格提我和我哥——”

  话没说完,栾巧倾突然憋住了。

  只见趁她气到拍桌的这一个空隙,办公桌外的女人已经轻巧地把那张原本被她压在手底下不肯放过的证明拿走了。

  薄薄的纸张晃了晃,女人红唇一勾,笑得温婉,“谢谢栾部长。”

  “你……”

  栾巧倾气疯了,到现在这一刻,她哪里还会没看懂——这个女人方才分明就是为了激怒她然后顺利拿到证明的!

  可惜宋书没有给栾巧倾回神然后发作的机会,她摆摆手,说了一声“栾部长再见”后,人影已经消失在玻璃门外了。

  栾巧倾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气成了只河豚。

  拿到调阅证明后,宋书返回12层,在保温处取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饮品后,直接下到7楼的档案室。

  档案室的人也同样早就听说昨天为一张调阅证明起的那一番争执,对于宋书的到来毫不意外。

  现在知道宋书背后多半有秦楼撑腰,不管背地里怎么说,至少面上他们对她很是客气了。

  “您就是秦小姐啊,我听说了,您请进吧,不过喝的东西不能往里带。”

  “这个是给您的。”

  “哎?”档案室的值班人愣了下,不解地抬头看向宋书。

  宋书说:“我这趟需要的材料案例特别多,时间肯定会很长,需要劳烦您久些,所以给您也带了杯喝的。公司对面新开的一间店铺

  味道很不错,您尝尝?”

  “那家店我知道,里面东西可贵了吧?这多不好意思啊……”那人推阻几句后,还是笑着接下来了。

  “不过我听店员说,这个东西凉下来会有点腥,您还是趁热喝吧?”

  “好,那谢谢你了啊。”

  宋书顺利进到档案室里。

  vio这个纸质存放法律文本档案的习惯是从秦氏集团那时就延续下来的。档案室里保留着不少有些年头的纸张,刚进

  来便能闻到一股淡淡的书香气。

  宋书沿着档案架找到自己需要的案例,翻开之后就开始兢兢业业地比对阅读。

  负责监督的档案室工作人员起初还一直守在旁边,等发现这新人一本本阅读翻阅过去、大有一双高跟鞋踩到地老天荒的节奏、还看得聚精会神的时候,他终于没熬住那一杯饮品下去后带来的膀胱的折磨,悄悄地离开去洗手间了。

  那个人的身影消失后,宋书立刻将手里的档案放回——为了防止失火导致文件丢失,这里面的线路是极尽简化的,连监控摄像头都只有门外的一个。

  人工监视不在的时候,才是她完成这一行真实目的的机会——

  她做的是双管齐下,要的却是一箭三雕。

  宋书没有多做犹豫,快速走向自己之前已经假装无意走过并确认的陈年人事任命、调动记录储备的档案架旁。@.哒xs63点看

  将其中自己需要的年份档案抽出后,宋书快速翻阅起来,同时尽可能将翻过的那部分需求信息刻进脑海里。

  就在她聚精会神竭尽所能的时候,身后档案室的门,突然咔哒一声被人推开。

  藏在内排的宋书身形微滞,下意识地低头去看腕表——她专门计算过洗手间到档案室门外所需的路程和对应的时间,那个人没有道理这么快就折返才对!

  脚步声已经进来了,宋书没有时间多想,迅速将档案藏到身后。

  然后她抬起头,“您——”

  话声戛然一停。

  出现在档案架尽头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楼。

  他停住身,歪了歪头,嘴角勾起来。

  “秦小姐,你身后藏着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秦楼:解决所有“新玩具”的方法就是咬紧小蚌壳绝不撒口(?

  *

  啊啊啊啊又晚了,剧情比想象里长了一截没收住orz

  *

  感谢在2019-12-04100648~2019-12-042217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面哥想出闪、27101347、毕绍欣helena、一二三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小丹15瓶;?羞羞?、心如柠檬天然酸、37539178、薛二羊羊羊、彳亍10

  瓶;温时宴、roy0201、心灵鸡汤5瓶;whispers.婉音、你的小甜甜、狂想。、263349343瓶;鹌鹑、小阿姨?、梦溪2瓶;韩圣磊、土财主、gofortaylor.?、6v6、serina、solar、鸭汤小馄饨、普朗克、蜜呆呀、魏大勋的黄闪闪、voracity、斯文小流芒_、冰凌菲、enirehtak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