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17章第17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18 18:21: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7章

  第17章重逢(2)

  宋书惊骇地屏住呼吸。

  房间里实在太过黑暗,没有任何光线下,宋书完全无从判断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清醒的、状态又如何。

  而那一声叫她不敢妄动的称呼后,那人的声音断续而嘶哑,带着一种醉意的呢喃:“宋书……”他伸出手臂把她圈住,头靠上来,语气低哀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宋书心口涨涩发疼。

  她没有挣扎,直到房间里渐渐安静。

  趴在她身上的人像是找到了最温暖的地方,圈住她的手臂收得很紧。他把头埋在她颈旁垂散的长发里,一边碎吻她染上淡淡洗发露清香的长发,呼吸一边慢慢平稳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的气息终于沉淀匀称,宋书也醒过神。她小心翼翼地想要先从男人的钳制里挣脱自己被紧握住的右手。但那人实在攥得太紧,她抽了几次,手腕纹丝未动。

  宋书无声叹气。

  她该知道的,不管回国前后给自己做过多少遍心理建设,但是只要遇到秦楼,她难免无法控制情绪。

  或许她还该庆幸,第一次的重逢相遇在这个人并不清醒的时候——她还有时间有机会调整自己。

  宋书想着,小心地掰开那人的手指,把自己的手臂抽出。然后她轻托着把那人的手放回身旁。

  她自己指尖离开的时候,不经意地在秦楼手腕上划过去。

  宋书起身的动作再次停住。

  她下意识地低头,摩挲的指腹处传来黏稠的质感,还有那丝掩藏在酒气里的血腥。

  宋书指尖微颤着从衣服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小小的光束照向秦楼的手臂。

  在手背延伸向腕部的位置,皮开肉绽,血糊了一片。

  ——不是她料想的那种最可怕的结果,宋书揪心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她皱眉观察片刻,发现伤口已经基本上自行止血了,再处理也是清创消毒上药和包扎。

  而这显然是她绝对不能做的事情。

  宋书只能关掉手电筒,忍着心底揪扯的疼,她费力地起身往外走。

  黑暗里踩到地上滚着的酒瓶,宋书踉跄了下,撑住旁边的沙发才稳住身。

  等出到电梯间,宋书捡起地上的包,没给自己犹豫或者回头的机会,快步走进了电梯里。

  看着梯门在眼前闭合,那片紫色海洋一样的软包背景消失,宋书慢慢吐出一口气,攥紧手包。

  梯箱内犹如镜面的金属墙壁上,女人缓缓露出一个温婉的笑。

  只有眼神是凉的,疼的,也是坚决的。

  不管是为了她的计划,还是为了秦楼——她都绝不能让任何人认出自己。

  *

  vio资本8层,人事部主楼层。

  茶水间里,两个接水的女同事并肩站在一起。

  “栾部长今天是怎么了,好像从7层档案室那边

  上来之后气压就一直很低?我看她都在办公室里走好几圈里。”

  “这周‘地狱周’,前两年这时候她也心情不好。所以公司里才说她和秦总肯定有故事嘛。”

  “感觉不一样啊……”开口的往茶水间外偷瞄了眼,转回来后放低声音,“我听dennis说,栾部长好像对隽升律所派来的的新人有点成见。”

  “嗯?隽升来新人了?之前不是一直有他们律所的顾问吗?”

  “这次来这个不一样。听说是国外哪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来咱公司做什么plianceofficer。”

  “……我英语四六级全是低空飞过,聊天你就别扯英文了呗。”

  “哈哈哈是因为国内没有这个职业的严格翻译啦,有个说法是叫‘助理合规官’,不过这职业在国内没普及开……其他的我也就不知道了。”

  “听起来像是走后门进来的闲职啊?难不成栾部长不爽这个了?”

  “不会吧?这她有什么好不爽的,她自己不都是——咳,反正要不是秦总的面子,栾部长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在vio里坐得上部长的位置?”

  “啧啧,长得好看就是有优势啊……”

  “对,说起来,dennis说那个新人虽然戴着副黑框眼镜,但是长相是非常漂亮的那种类型。”

  “哇哦,那可就有好戏了。”

  “可不是吗?”

  “……”

  同楼层尽头的部长办公室内,栾巧倾低头看着手里的那份履历,眉头皱得有些痛苦。

  太巧了……真的太巧了。

  刚好有一个和她姐姐长得那么相像的女人、又刚好在她姐姐生日的这一天来到公司——这难道真的是一个巧合?

  栾巧倾低头看着照片上的女人。

  望着镜头的女人是笑着的,温婉甚至是妩媚,大概任何男人看见她的第一眼都会忍不住走神——和栾巧倾记忆里的姐姐完全不同,就算五官相像,但那个人无论做什么脸上都是没有情绪的。@.哒xs63点看

  她至今都无比清晰地记得那一天——那辆货车撞上来的时候,身旁还没有她高的女孩儿是怎样扑过来、护在她身上的。

  到那一刻那个人都是没有什么表情的,除了痛苦的皱眉。她们意识恍惚的时候,栾巧倾甚至还能听见那个人的声音飘在耳边。

  “巧巧……别哭……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一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哒xs63点看

  那份文件被栾巧倾蓦地捏紧。

  她咬牙瞪着玻璃里那个眼圈泛红的自己——可那个人骗了她。

  她被送到医院可从头到尾只来得及再见那个人一面!

  明明说过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骗子!

  “笃笃笃。”

  办公室的玻璃门突然被叩响,然后推开一条缝。

  “栾部长,跟您约的人到

  了,请他直接进来吗?”

  “……”栾巧倾无声地深吸了口气,压住声线里的颤抖,竭力使语气平静,“嗯。让他进来吧。”

  “好的。”

  半分钟后,一个提着公文包的西装男子走进栾巧倾的办公室。

  门被离开的助理带合。

  男人停稳身,等确定对方离开了才走上前,向栾巧倾伸出手:“栾部长,你好。”

  “你好。”和对方虚握了下,栾巧倾示意沙发,“乔先生,请坐。”

  “栾部长客气了。”

  “专程劳烦乔先生过来一趟,这点客气也是应该的。”

  两人落座后,栾巧倾开口:“我不耽误彼此的时间——我们开门见山地谈,好吗?”

  “当然。栾部长找我是为了……?”

  “我想请您帮我调查一个人,”栾巧倾把手里的履历复印件推到男人面前,“这是我们公司经常合作的隽升律所来的一位新顾问,我想请你帮我调查一下她的背景。”

  “栾部长指的背景,有什么具体怀疑或者不确信的方向吗?”

  “我希望能拿到这个人幼年时期的照片、或者足够证明她是否进行过整容手术的证据。”

  “您是怀疑她有按照某人的长相整过容?”

  “……”

  栾巧倾沉默两秒,眼神黯下,手却无意识地攥紧了。

  沉默几秒后,栾巧倾说:“没错。我怀疑有人想利用当年的一些人和事情蓄意进入vio内部。”

  男人一愣,脸色微变,“栾部长是指……商业间谍?”

  栾巧倾停顿了下,“我只是怀疑。”

  “以vio如今的业务程度,这方面确实需要防范。”男人神色沉凝,低头快速翻看后他有些不确定地问,“可是这位新员工的职务似乎远不足够触及vio核心。”@.哒xs63点看

  “这个问题你不必考虑,只需要尽快给我结果。”

  “好的。”

  男人将文件收进公文包。

  就在这时,栾巧倾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栾巧倾示意对方稍等,自己起身到角落拿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后她愣了下,几乎下意识地转头确认了一遍办公桌上的日期。

  确实是宋书的生日没错。

  那秦楼今天怎么还会给她打电话?

  栾巧倾顾不得多想,接起电话。

  “哥?”

  “今天上午……”电话对面声音疲惫低哑,“有人来过23层吗?”

  栾巧倾一愣,“怎么可能?公司里都知道这个周不能去打扰你,不会有人敢擅自上去的。”

  “…………”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栾巧倾小心翼翼地问。

  沉默良久后,对面响起声低哑的嘶笑。

  “没事。又梦见她了而已。”

  栾巧倾愣住。

  秦楼已经挂了电话。

  手机砸在地板上,发出空旷的回声。

  秦楼支着腿靠在沙发下,半晌后短促地笑了声。他仰向天花板,眼神空洞又发疯。

  “但这是最真实的一次梦了,洋娃娃。”

  “栾部长?栾部长?”

  “……啊,嗯,不好意思。”栾巧倾匆忙把手机收起来,回头看向站在沙发旁的男人,目光触及对方手里的公文包时,她突然想起什么,脸色一变。“难道是她上去了?”

  “哎?栾部长您说什么?”

  栾巧倾回神,脸色已经变了。她皱眉说:“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联系你——出了结果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好的。”

  等对方一离开,栾巧倾第一时间回到办公桌前,拿起座机拨出信息技术部的电话序号,接通之后她开口:“我需要调取今天上午电梯运作的信息记录——查明是否有人去往23层。”

  “……”

  几分钟后,拿到答案的栾巧倾脸色发青。她紧紧地盯着电梯监控录像里的那个女人。

  “秦情,你到底是谁,来vio又想做什么?”

  拿起又搁下的保温杯被栾巧倾狠狠地按在桌角。她俯身到电脑前,咬牙切齿地看着里面的女人。

  “不管你背后是谁,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而且……你们竟然还敢用她的脸,等我找出你们来,我一定要把你们全都撕碎了剁烂了喂猪!”

  电脑里,定格的监控上,女人温婉地笑着,一不发。

  栾巧倾又瞪了几秒,终于忍不住眼圈一红,她“啪”地一下把电脑显示屏按倒——

  “不准你用她的脸笑得这么丑!”

  玻璃隔音效果不佳。

  外面格子间,人事部8层全员懵呆抬头。

  *

  晚餐,余起笙以“接风洗尘顺便庆祝生日”的名义,接宋书到q市一间有名的露天江景餐厅用餐。

  中途他出去接了个电话,再回来时表情就有些复杂了。

  宋书察觉,问:“怎么了?”

  余起笙神色迟疑地说:“vio那边给我打电话,委婉地表示希望能更换新的顾问。”

  宋书神色不变,思索几秒她淡淡一笑,“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知道,自己大概是‘得罪’谁了。”

  余起笙一愣,“你今天不是只是去办入职,怎么还会得罪人?”

  “嗯

  因为我在那边遇到了我的‘旧人’吧。”

  “——!”余起笙手里的刀叉一停,骤然抬头,“你见到秦楼了?”

  宋书眼神微晃了下,片刻后她抬眼笑笑,“余总不必这么激动。我只是见到人事部的栾部长了。”

  “那怎么……”余起笙话说到中途停住,思绪稍微一转,他也无奈地笑起来,“看来,栾部长是觉着你威胁到她的地位了?”

  “余总,巧巧不是那样的人。况且,当年她是亲

  眼看到‘我’被下达死亡通知书然后火葬的,她不会怀疑我已经身死这件事情。”

  “哦?那你怎么解释人事部的这个决定?”

  “没什么好解释的。”

  宋书轻狭起眼角,指尖无意识地在高脚杯的杯托上摩挲过去。

  片刻后她回过神,朝余起笙笑了笑,“大概我还是没完全脱去以前的痕迹,她觉得我和宋书太像了吧。vio家业磅礴,想钻空子的大有人在,小心些总是没错。”

  余起笙说:“你对她还真是信任。”

  宋书莞尔,微侧过头,“因为我对她再了解不过?”

  “可人是会变的。”

  “如果真那么容易变,就没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了,余总?”

  “……”余起笙似乎被提醒了什么,目光微动。须臾后他垂眼,微笑,“这可不是什么好话。”

  宋书也笑起来,“巧巧也不是什么好性格。”

  “哈哈哈,你当年一定是个很严格的姐姐——从这点看,你也没变。”

  “……”

  宋书眼底晃了下,江面上一声游艇的汽笛划过去,吹响了水雾和夜色。

  宋书醒神,轻抬起纤细的手腕。

  一串小贝壳手链在她手腕上叮当地响了几声。

  她举杯,淡淡一笑。

  “敬不变。”

  余起笙怔过后也举杯,高脚杯在空中碰撞出质地清脆的响声:

  “好,敬不变。”

  ——至于是什么不变,各人心里便有各人的缘想了。

  与此同时。

  vio资本,23层。

  一道身影麻木地靠在落地窗边,落进来的月光孤寂清冷。房间里是死寂一般的安静,半晌都无声。

  直到被一只搭在膝盖上的手拎着的酒瓶晃了晃,传回寥落的空瓶声,靠在窗前的人才终于微微抬了眼皮。

  停了两秒,酒瓶被扔到一旁。秦楼扶着身后的矮桌起身,在半醉半醒的倦意里走向储酒室。

  屋里凌乱不堪,离了窗前那点光根本无法辨物,秦楼踉跄几次,最后一次踩到只圆滚滚的酒瓶,狠狠地磕在沙发角上。

  “砰”的一声闷响。

  他手腕上还未结痂的伤也被刮破了,血顺着滴落到地板上。

  秦楼低哑地笑了声,只是那笑里情绪空洞得麻木。

  “……开灯。”

  他张了张口,嗓音嘶哑艰难地

  发声。

  卧室里的自动化语音识别系统发出“嘀”的轻声,离秦楼最近的联入系统的落地灯自动打开。

  秦楼丝毫不在意手臂上再次如注的血流,他撑着沙发就准备起身。

  然后秦楼的身影蓦地僵住。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手底下按着的黑色真皮沙发。

  几秒后,他目光骤动——

  在他手掌下几公分的位置,按着半只印迹还很新鲜的血色的手印。

  女人的手印。

  作者有话要说:宋书:……背后突然发凉

  *

  今天能二更的话就在中午12点,12点没有就说明蛐废了(不是

  *

  感谢在2019-11-27013230~2019-11-282218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sillyplayer、人烟落落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泡芙超可爱3个;花花不想洗澡?、面哥想出闪2个;彧绮、魏大勋的黄闪闪、一只小阿月、?_?、桃子大魔王ovo、promise、soyoung、蘑菇是个机灵鬼儿、ss、cfudysfyydyfu、绿绿绿绿绿绿大仙女、毕绍欣helena、kayla的天空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0瓶;最最最最可爱的小仙女、盒子精家の止呦30瓶;大熊猫爱吃橙子买衣服27瓶;小王子24瓶;2265559323瓶;魏大勋的黄闪闪、哇咔哇咔、暖暖20瓶;骨骸15瓶;他的眼里有星星13瓶;4084866811瓶;小辣子、迷你曼、清欢.、笑-d、小陈不吃糖、yy8g、南斜、薛之谦.、audrey、大脸、?_?、绥亭、mikazuko、23192491、fff、清玄、甜螺10瓶;轩、小恶魔、罗文8瓶;nyx7瓶;晗尘小可爱、午夜幽灵6瓶;nannan、酸梅、弗贝贝、一只虫儿、張pink、绚灿、西西禾、莫忘、陌小桑、奶昔、晴天、迹遇、牛牛的马家、百事可乐、漾寒、沈星臣、poison。5瓶;泡芙超可爱、lollopop、脆脆鲨耶4瓶;白衣、安白、不如马戏团的猴子、仔仔.、妈妈不喜欢我的微博名、淇芫绿、26334934、40535591、狂想。3瓶;阿啾、小子女、苏叶半荷、湮尘、、娜小孩、36859707、26874588、禾几、爱磕螃蟹的猫、空格、杨柳依依1314、蠢蠢的芸芸就是我呀、6v6、enirehtak2瓶;nicole、muimuig、李知否、whispers.婉音、芒果味奶盖、云月小熊、一宵雨、藍、你说是我就夸你、下凡的小神仙呐、bettertutu、sallie、陈陈爱宝宝、gofortaylor

  .?、你的小甜甜、赏饭罚饿、囧、?爱笑的小仙女~、禾一m、卿姒、脱发少女、南南、雨藏在心里、hihihahahoho、kiaseller、柚子爱橘子、37545617、小样、小池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