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痕 第6章第6章

小说:咬痕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20-03-03 21:43: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章

  第6章没人是你(2)

  “怎么办,分不开啊?”

  “怎么会分不开?”

  “两个人的手握得太紧了,我怕弄伤他们……”

  “雨这么大,总不能淋着,先一起带进去吧。”

  “送去哪儿?”

  “…………”

  秦楼沉浮在苏醒与昏睡边缘间的意识里,几次擦肩过曝光过度的底照一样扭曲又断续的画面,还有那些凌乱的、嘈杂的、划过玻璃的金属片一样折磨着脑袋的声音。

  他烦躁得想要捂上耳朵,但却感觉手被什么握着,握得很紧很紧——身体冰冷,只有掌心里那一点点温暖。

  秦楼没舍得松开。

  反正痛苦他本来就习惯,久了都麻木,再难受也无所谓——如果在梦里能多握住一秒的温暖。

  在那冰冷到心脏都缩紧和颤栗的痛苦里,秦楼再次沉进黑暗里。

  和以前唯一的不同,这一次他紧紧地握着掌心的温度,像是握住了自己人生里唯一的那根稻草。黑暗里他终于有了唯一的牵系,不再是只能跌落进那片回荡着魔鬼嘶笑声的梦魇地狱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楼的意识重新复苏。

  涌上来的第一感觉,是和之前的冰冷截然相反的烧热。他浑身滚|烫,喉咙疼得快要干裂冒烟,脑袋也昏昏沉沉得像塞了重铁。

  但并不陌生。

  秦楼甚至已经习惯了:即便他的身体素质比起同龄人更好,但每一个雷雨夜后他从不例外会大病一场。

  身病也是心病。

  前者,秦家有最贵的药和最好的医生来给他诊治退烧去热;后者,无药可救,也无需要救。

  没人关心秦家的疯子少爷有怎样的伤疤和过去,留着他独自化脓腐烂就够了,他们只想离他越远越好而已。

  谁叫他是个疯子?

  谁都怪不得。

  大床上的少年勾起无情绪的笑,慢慢坐起身。

  房间里的遮光帘被拉合紧密,一丝光都不透,眼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是他最讨厌的黑暗。

  但所幸还安静。

  按照以往的惯例,家里的佣人应该已经给他……

  少年的身影突然僵住。

  几秒后,他不确定地再次攥了攥左手——掌心里软软的,小小的,能够触摸感觉得到纤细的手指。

  秦楼很确定那不是他的右手。

  尤其是“它”还动了动。

  他的手掌心被细细的小手指挠过去,痒痒的劲儿一直顺着手掌钻进身体里去。

  所以,现在这个偌大空旷、从来只有他自己独自醒来的房间里,还有第二个人在。

  而且按照这只手的大小,和它的主人到现在明明醒来了却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的情况来判断……

  “小蚌壳?”

  “……”那只小手开始试图从他手里挣扎出去。

  秦楼确认了答案。

  他无声地笑起来,连声音里都满是愉悦,他紧紧地攥住了那只很小的手,不让它再有半点挣扎的空间。

  “洋娃娃。”他很遗憾他的小蚌壳不喜欢那个称呼,于是“宽宏大量”地暂时妥协,换了回来,“你怎么会在?”

  空气安静,秦楼本来也没指望能听到答案。

  但是他听到了——

  “昨晚,院子里,我在。”女孩儿声音轻慢,带点涩。

  “……”少年笑意一沉,声音也低下去。“那你还敢来?不怕我下次发疯,连你一起打?”

  黑暗里,女孩儿轻摇摇头。

  少年冷笑了声,“别摇头,看不见。”

  宋书默然,然后她轻声开口,“我知道你不会打人的。虽然你把那些桶打倒了,但你只是想把自己救出来。”

  少年笑容一僵。

  黑暗里再次安静下来。

  几十秒后,秦楼回过神。

  他故意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听起来格外吓人:“谁说我不会打人?下次你最好跑远点,没看到其他人怎么做?”

  他大概忘了自己的手还攥着女孩儿的,攥得紧紧的,所以连威胁听起来都色厉内荏。

  女孩儿没拆穿他,只安静地垂着眼。“下次我也会在。”

  但秦楼还是有种被拆穿的脸红感,他硬气地冷笑了声,“谁要你在。你在能做什么?”

  “……”

  女孩儿沉默下来。

  秦楼怀疑她想要反悔,所以他先反悔了:“你……你是我的洋娃娃,确实要在。”

  为表决心,他把洋娃娃的手攥得更紧了。

  宋书点点头。

  少年说:“别点头,太黑了看不见。”

  但是这一次女孩儿没有再上当。

  她没开口,少年有点遗憾。

  他想以后如果每天都能撬开他的小蚌壳,听她跟自己说几句话,那他一定会每天都开心一点。

  *

  两个人都没想到,说好的“下次”来得这么快。

  那场雷雨之后,阴云两天,太阳始终不肯露面。秦楼的发烧反复过几次,到这天傍晚才勉强退了。

  闷雷声也是在那之后没多久响起来的。

  宋书淋了雨也有点轻微的感冒,吃药之后有些昏沉。但窗外的闷雷声还是在第一时间惊醒了她。

  女孩儿小声咳嗽着跑出房间。

  走廊上

  恰好刚走过宅子里的佣人。

  “又来了,这场雨还有完没完?”

  “哪怕不打雷也行啊,一打雷那位肯定又要折腾。”

  “他这两天高烧,虚弱成那样,应该折腾不起来了。”

  “那小疯子,谁猜得到啊?不管怎么说,这两天还是离他远点吧!”

  “也对。他现在还在昏睡,赶紧把药给他送过去,我们就去楼下。”

  “嗯。”

  “……”

  两人身影远了。

  他们身后,女孩儿没表情的小脸在走廊的灯光下有些苍白,她轻抿起唇。

  宋书从小情绪迟钝,各方面都一样。然而加上那晚情绪的积蓄,这是她第一次对什么事情产生这样的愤怒感。

  她握紧了手,然后顺着长廊快步跑向秦楼的房间。

  她到门口的时候,房门敞着一条缝。

  门里黑黢黢地暗。

  宋书推开房门,借着身后长廊上的光,她看到送来的药和水就放在门内的墙角边——送来药的佣人连门都不敢进。

  就好像里面有什么吃人的魔鬼。

  宋书踏进房门。

  她身后的光落在地上和床上,被折出扭曲的光影方块。

  闷雷隐隐在窗外作响。

  躲在黑暗的被子里的少年嘶哑着声音:“把门关上!”

  宋书把身后的门关上。

  “秦楼。”

  黑暗里,她第一次喊少年的名字。

  床上那团被子下无意识地颤栗着的少年身影一僵。

  秦楼睁开眼,然后他听见被子外,女孩儿声音走到床边。

  “我来了。”

  “……”

  秦楼想女孩儿的声音真的很安静,平平板板的,没有起伏,也没有一点安慰人的模样……果然是个木头洋娃娃。

  是他的。洋娃娃。

  秦楼撑着被子慢慢起身。高烧让他思绪不清,意识昏沉。而窗外渐近的闷雷,就好像从那片梦魇的地狱里伸出来的一只只手,要把他拉进那片只有痛苦和折磨的黑暗里面。

  它们会把他撕得粉碎。

  他一直跑一直跑,跑了很多年,却一次都没逃过那个梦魇。

  秦楼想挣扎而无力挣扎,他感觉耳边要把他逼疯的魔鬼嘶哑发笑的低语越来越近、几乎就要贴上来——秦楼猛地伸出手,握住了站在床边的女孩儿的手。

  他把她攥得那么紧,声音从咬牙切齿的痛苦里挤出来——

  “你来干吗?”

  ……救救我。

  “你有什么用?”

  ……救救我。

  “你就算来了能做什么!”

  ……求你救救我。

  一声惊雷骤响。

  瞬间劈开了漆黑的夜空。

  少年的身影陡然僵住,余下的声音消失。

  ……来了。

  他听得到那个魔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它拖在地上的铁棍叮叮嗒嗒地敲出细碎的声音,它挟裹着阴冷潮湿的惊雷和雨的味道,它身后那些嘶哑咆哮癫狂的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它要撕碎他住进他的身体。

  黑暗里少年挣扎的颤栗停住,嘴角无声地扬起——

  “唰。”

  “……!”

  少年呼吸一滞。

  女孩儿的手从他掌心挣了出来,像是要离开——秦楼回过神慌了,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到黑暗里想再去把他唯一的温度拉回来——然后他的耳朵被轻轻捂住。

  身下的床一陷,女孩儿跪立在床边,捂着他的耳朵把他抱进怀。

  秦楼愣住了。

  凑上来的女孩儿柔软微卷的长发里有很淡的花香味。

  是哪一种?玫瑰,雏菊,茉莉,还是紫罗兰……秦楼分辨不出来,只觉得很好闻。让人很心安。

  他

  几乎被撕碎吞没的理智慢慢回来。

  在再次响起的惊雷声前,他先听见的是近在咫尺的女孩儿的心跳。刺猬竖起来的坚硬的刺、长满了流脓的疮疤和厚茧的心都被那双小手捂住了,慢慢柔软下来。

  那些要把他逼疯的声音开始淡去。

  只有她的心跳越来越清晰。

  从他记忆的地狱里走出来的嘶声笑着的魔鬼,被他的洋娃娃拦在了门外。

  她说。

  “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