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三公主[洪荒封神] 第9章紫霄三千

小说:哪吒三公主[洪荒封神] 作者:犹未雪狸 更新时间:2020-03-03 21:43: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章

  灵珠子垂下眸子看着自己的衣袖,抿了抿唇,内心疯狂打鼓,这种风头她并不想出的!

  “道友,你这弟子,的确倒是很是很有意思了,我乃三清之一上清通天。”说话的是通天,顺便朝着灵珠子带这些笑意,倒是不掩饰自己的兴趣。“这两位是我的兄长。”

  见此女娲看了眼灵珠子随即开口道“女娲,见过三位道友。”

  众人算是互通了姓名见了礼,从某种角度上也算是转移了视线。

  时间一千年,现在还早得很。

  洪荒之上如此可是不多,灵珠子算是松了一口气,并且发誓,她,绝对,以后好好练传音术。

  灵珠子坐在女娲的身后,然后就收到了伏羲的视线。

  对此,灵珠子表示,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什么了么?

  在各种角度来说,她什么也没干。

  嗯……

  没毛病!

  随后灵珠子歪过头,躲过伏羲的凝视,伏羲喟叹一声,内心倒是有些复杂,不过最终融为一声叹息,算是纵容了。

  不过对于灵珠子这样的举动,不得不说,伏羲心中也是一暖。

  蒲团之上定有机缘在场谁都知道,不过能这么想,却是着实有几分决绝。

  如果不是此处是紫霄宫,怕是要成了众矢之的了。

  好在,此时也没有几个人在,大多是大能,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此刻,坐在六个蒲团之上,分别为三清、女娲、伏羲、鲲鹏。

  正正好好六个。

  鲲鹏的速度在这里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至此,灵珠子也不意外。

  原本应该坐在上头的那个著名洪荒老好人,此刻刚刚走近此地。

  一身红衣,风华正茂。

  速度也是不慢。

  此刻,紫霄殿之后的一身紫衣,一头白发一身紫衣的鸿钧,闭紧了双眸,此刻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三清、女娲这几个,可以说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伏羲和鲲鹏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给那两个家伙开后门了,怎么到现在到没有到?

  这是跑哪里去了?!

  也罢,若是被抢,也是天命了。

  如此,也并非是什么坏事。

  本就会与他离心,定然是另起炉灶,不是他玄门中人,如今倒是也没什么问题。

  随即,鸿钧再一次沉下心思,进行冥想,其实换句话法,也叫——

  备课。

  作为洪荒未来的第一老师,讲道务必让好学生听得懂,差学生至少也能听懂一些。

  洪荒好老师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传道给这一批未来的洪荒大能,鸿钧的存储量是够的。

  但是鸿钧打算分批教学,有阶段性的教学。

  先有一个小目标:大罗金仙之道。

  再来一个大目标:准圣之道。

  最终达成终极课程:圣

  人之道。

  天道是不给开外挂的,教案这种东西,天道也是不给的。

  作为未来的道祖,真凭实学才是第一要素。

  此时,作为开后门的那两个现在到底在何处呢?

  如今,正在被打劫呢。

  西方路远这个说法纯粹扯淡,不论东西到三十三层天总体来算,其实都是差不多少的距离。

  准提面露苦涩,打劫的人大概都被准提接引二人遇见全了。

  的确来的时候有些偏后,毕竟速度在这里,不论是准提还是接引都不是以速度见长的。

  来的稍微慢些也情有可原。

  混沌之中进去的人可不少,此时寻找紫霄宫在混沌里面游荡的人着实不少。

  除了一门心思想去的人,想要打家劫舍来杀人夺宝的也不少。

  接引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种,而准提是真的境界一般,当然这个一般是指在大神的范畴之内的一般,与其相比较的是帝俊三清女娲等人。

  鉴于两人一同,一人手拿着七宝妙树,一人拿着六根清净竹为武器,行走混沌也算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只是这一路,见财起意的迷之多,不得不说,这个锅主要在于,不论是接引还是准提的法门都是金光四射,璎珞珠宝连环,金莲绽放,如意宝石无数。

  而且没有一物是凡品。

  着实一副把全副家当全部装在身上的架势。

  这种情况,就导致了,别人去紫霄宫是听道的,而这两人去紫霄宫是一路和人打斗过去的。

  明明那么大的混沌,但是因为这金光闪耀,硬生生被弄成了指明灯,还是越来越落后的指明灯。

  以至于,有胆子的与没胆子的都觉得这是弱者,毕竟前者早就不知道这个距离甩出多少了,都敢招惹招惹。

  当然准提和接引的下手也没留情,这种时候要是留情是等着被杀人夺宝么?!

  相比较那种一打就死的那种,显然那种同为强者的更为难缠。

  就这么一路到紫霄宫,硬生生直接拖成最后一个。

  这个倒霉的方式,也是没谁了。

  这个路程之中准提不禁苦着脸看着接引道“师兄,我们是气运太差了么?还是欠了谁因果没还?”

  “……没有。”

  “那你我师兄弟为何总遇见这种想要杀人夺宝的?”

  接引想了想那金光四射的各种法宝,最终没有把原因说出口,接引想了想,看着苦着

  脸的准提,心下叹息,最终汇聚成一句“大抵是我们的法宝还是不够多吧,震慑力不够。”

  半响后,准提认同了这个说法,也正是因此,从今以后准提更加的热爱把自己弄得更加金光四射,恨不得要闪瞎人眼的地步,当然此为后话,此时不谈。

  ......

  紫霄宫中,在临近最后关大门的时候,准提接引才堪堪到场。

  这已经不是“压轴”了,这简直就跟老师上课的时候,踩着上课

  的时间点到课堂是一模一样的。

  就恨不得同老师一起进来了。

  一千年的时间里面,除去路程,如果说里面的人在干嘛,那就是——

  论道。

  论道作为洪荒第一聚众打发时间并且获得绝对的认同感的行为,打发时间与交友等各式的无上人选。

  如果按照灵珠子的理解就是,学术碰撞,交汇融合,各得益处。

  闭门造车要不得。

  而在这个过程中灵珠子完全属于上面坐了一大堆的教授,和你的师父,他们平辈论交,然后自己的辈分就直接降下去了。

  神仙讲道,学生听讲,哦,还是唯一的学生。

  这种感觉......

  特别爽!

  过于舒适!

  这跟着大佬旁边蹭经验的感觉,对道的理解疯狂跳跃。

  灵珠子的天资本来就好,领悟能力也是算是中上层的。

  此时,即便是十之四五,与她而,也算是不小的收获。

  而这一场有收获的可不仅仅是纯粹当学生的灵珠子一个人,几乎都是各有收获。

  最后的一百年可以说都是自己打坐消化的。

  千年时间以到。

  灵珠子睁开双眼。

  看着那最后从大门走近的两个人,伴随着他们的进来,守着大门的童子与童女默不作声的关上大门。

  玉白色的大门缓缓关闭。

  倒是留下了不小的声响。

  最后的那两个,正是准提与接引。

  西方之地孕育出来的两个神人,洪荒小说之中的著名反派。

  对于这两位灵珠子实在没有太多的看法,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就是洪荒著名不可错过的画面了。

  在不要面皮的境地的座高峰,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一出出骚操作,竟是拿到了一个不可小觑的地位。

  把整个西方那个如今被罗睺毁成那个样子的西方,背在背上,以复兴为己任。不得不说,也着实是个大智慧大毅力了。

  毕竟一般人,大概也就是各扫门前雪了。

  而且,一般也做不到这种不要面皮的地步。

  如今来看,倒是有些狼狈。

  身上还有新鲜的血污,能看出来绝对是在混沌中大打出手了。

  东方人杰地灵,西方以前又何尝不是这样。

  之前灵珠子同女娲一同游历西方之时,便听说过这个大名。

  当然,对于这两个名字,灵珠子本就不陌生。

  准提望着最前面的六个蒲团,咬了咬牙,心下一横,望着那高大的攀龙柱和紫霄宫中的众人,大声道“师兄,你我千里迢迢,受尽千辛万苦才堪堪来到紫霄宫。如今却是两个座位都没有,这是何等悲事,憾事。”

  作为最后一个靠着最后时间线进来的准提接引本就有些瞩目,而现下便是更为瞩目了。

  众人看着准提,当然有些也没有给准提半点眼神,比

  如老子、伏羲、鲲鹏等人。

  明摆着的,总归六个蒲团,但是这紫霄宫中人又何止三千?!

  准提也不在意众人的目光直接继续道“师兄,你我寻这无上大道,如今却落得如此地步。既然如此,我便不如直接一头撞死在紫霄宫之中!”

  “师弟不可!”在一瞬间,接引直接就拽住了准提,因为他知道真的能干得出来。

  准提打的是什么算盘,接引倒是知道。

  而在场之人也有不少明白的。

  但是,这要是赌输了,就算是不死捡回来一条命,怕是也说不准是白来一趟紫霄宫,被赶出去的可能性是在太大了。

  准提沉默了一下后,直接趁着接引转移视线的一瞬间,直接甩开接引,当即就要往柱子上冲。

  这个样子可着实不像是演戏了。

  按照阴谋论都说这两位是看着红云下菜,而现在红云可不在那个位子上,而位子上的那几个人都不是有这种想法的,都不可能把这个座位让出来。

  强者为王,天理循环,因果气运。

  这就是洪荒的规则。

  现实不是小说,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变动是很正常的,她这么个大活人……活珠子,能出现在这里便是改变。

  一切仍旧在如同记忆中的剧情运作。

  下一刻。

  一道白光闪过。

  灵珠子眼睛都直了。

  原来,还可以这么玩的么?!

  蒲团硬生生变成可6 2,那个加二上面坐着的的便是准提接引。

  灵珠子望着那个柱子,

  云床之上,鸿钧露面了。

  通天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鸿钧,果然是一个人!

  灵珠子也直勾勾的看着鸿钧,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鸿钧:谁和你说好的。

  “座位已定,今后不可擅自更改,若有再次造次者,化为飞灰,身死道消。”说着鸿钧看了一眼坐下的那两个闹事者的。

  眼神冰冷,看得人有些胆寒。

  说罢,开启了长达三千年的讲道历程。

  事实证明,鸿钧不愧为洪荒第一好老师。

  此次讲道令人如痴如醉,有的面露慈悲者如接引等人,有人紧皱着眉头如老子后土,有人笑意满满如红云等人,更有甚者泪流满面,或是怒火冲天。总而之,千姿百态各自有之。

  功德降下,鸿钧倒是一点没留,随手一挥,一朵朵金莲随

  着鸿钧的讲道降下,落在众人身上,这是功德的聚现化。

  众所周知功德是个好东西,让人着实受益良多。

  悟性好的,领悟的更多,功德金莲也吸收的更多。

  当然,以上不包括除了后土之外的所有祖巫。

  在一群“好学生”中,一脸懵逼的祖巫。

  金莲也不怎么照顾祖巫们。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开了群聊,直接互相传音。

  祝融:他们在干嘛?

  共工:不知道,一起学着睡觉吧。

  强良:他们在领悟鸿钧讲的道,你俩是不是傻。

  祝融共工:……

  烛九阴:你看后土就可以一起睡觉,哦不对,领悟。你们就不能学学?

  奢比尸:你能你上。

  天吴:你能领悟这个?

  烛九阴:……不能。

  帝江:大道至简,大道至繁,故我们听不懂。

  句芒: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每个字我都明白,但是看在一起就听不懂。

  玄冥:……算了别管这些了,反正也听不懂,睡觉吧。反正坐着也不是睡不着。

  坐在云床之上的鸿钧听着祖巫们的声音,眉头微微动了动,不过就这个十二祖巫沉迷群聊之中完全不能自拔。

  故而也没有发现这一点点的不对劲,当然就算看见了也不一定会知道。

  鸿钧看了眼正在群聊的祖巫们“......”

  你们知道就你们这个传音水平,在他眼里跟大声说话没区别么?

  也就比女娲的徒弟灵珠子好一些。

  鸿钧的讲道仍旧在继续,十二祖巫逐渐进入了梦乡。

  一个个睡的还挺香的。

  对此鸿钧没有任何想说的。

  甚至有种想把除了后土之外的祖巫全部踹出紫霄宫的冲动,当然最终鸿钧还是没有做,原因是都到这里了,也应该一视同仁,而且这个是大道给的任务,他需要完成。

  而且考核已经通过了,他也说了,有缘者皆可来此,这个时候踢出去显然不符合他的之前说过的话。

  索性直接无视了个干净。

  伴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从浅至深,变得更加晦涩难懂。

  昏睡过去的变成了绝大多数,鸿钧口中所讲的道仍旧在进行。

  领悟的时间越久,也就得到的更多。

  而这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悟性,也就是天资。

  而跟脚也是天资的一种。

  当鸿钧停止了讲道后,众人依次转型。

  意犹未尽的倒是也不少,不过倒是都是受益匪浅。

  众人的目光一同汇聚在坐在云床之上的鸿钧身上,不同于最初试试碰运气之类的,如今却是真真的敬佩之情。

  “三千年后,当在紫霄宫再次开讲,尔等可到时前来。”鸿钧开口道。

  众人齐声朝着鸿钧一同道“

  多谢老师。”

  达者为先,达者为师。

  一声老师,叫的倒是真心实意。

  众人逐渐散去,直接各回各家。

  ......

  等到回了不周山后。

  女娲直接把自己家的山洞摇身一变,直接成了cos紫霄宫的宫殿建筑。

  其中景致,有些甚至比紫霄宫还要好一些。

  以上说的主要还是奇花异草。

  要知道不周

  山上这些养的是最多的。

  当然改家的不仅仅是不周山,他昆仑山也是这么改的。

  而走在建筑前沿的太阳宫仍旧是那个太阳宫。

  金光闪闪,富丽堂皇。

  高大巍峨,与生俱来。

  不周山上,灵珠子伸了伸懒腰,站在自己的那个身高剂量的石碑上。

  很好,比以前上升了两厘米。

  在这么下去,一米八也指日可待。

  这个石碑原本是个石壁。

  在女娲大刀阔斧的改家之后,这块石壁被女娲留了下来,变成了石碑,而且是灵珠子专用石碑。

  而且顺便怜爱的告诉灵珠子,不着急,慢慢来,反正再来几个元会也不会长高的。

  .......

  许久之后。

  不周山上。

  云彩正在手边,随手好像就能拿起来,但是手放在其中,却是只能感受到冰凉凉的水气。

  洪荒很大,好像无穷无尽。

  这是灵珠子站在不周山的山顶看到的。

  没错,不周山的山顶。

  主峰。

  号称天柱最高的地方。

  悠悠苍天,天上有天。

  不久之前,女娲见灵珠子出了关,思考了一下,便打算让灵珠子历练一番,远了吧,还有些不放心,近的话……恐怕只有那座不周山算是最好的了。

  不得不说,灵珠子的打斗能力是绝对不过关的。

  废物本废。

  作为女娲的徒弟,打架的能力如此,也太丢人了。

  本意其实是让灵珠子去野兽窝里打架。

  然后……

  灵珠子硬生生给理解成了爬山运动。

  把不可能成为了可能。

  因为这条路上,是不可能登上不周山的。

  在盘古遗留的威压下,飞起来是不可能的,而且这种威压可不仅仅是如此地步,算得上举步难行。

  而灵珠子全程用腿走,的确飞是飞不起来的,这要是飞起来了怕是直接就掉下去了。

  而且是从天上直接拍到地上。

  如果普通动物大概要摔成肉泥了,而灵珠子倒是不会,说不准还是一个完好的灵珠子。

  毕竟她的身体也很抗摔,但是灵珠子绝对不会试试到底之后是个什么样子的!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就已经很陡峭了。

  爬这座山灵珠子直接是全副武装。

  明明的神仙时代,灵珠子直接退化回了麻瓜时代。

  不周山的山石是扣不掉的,可以说坚韧到一定程度了。

  说起来那个能把这座天柱直接弄塌了的共工,那个头到底是多硬,灵珠子看着眼下的山石想着。

  坐在山峰的顶上看着天地,其实是有别有一番风味的。

  一道声音从背后响起“原来这峰顶除了我之外还有来,怎么样,这风景不错吧。”

  灵珠子听到这个声音急急忙忙的转过头,她可是一点没有感受到有人存在。

  身后不远处的空中凝聚着一团红色的云彩,上面正躺着一人,那不是红云又是谁?

  “盘古大神以身化作洪荒,如今这盘古的脊梁,又有多少人攀爬而上,到此的又有多少?”红云感叹道。“对了,小道友你怎么上来的。”

  “爬上来的。”灵珠子老实的回答道。

  “爬上来的?!”红云下了云彩直接指着距离她最近的那个峭壁“可是这里?!”

  灵珠子点头。

  红云走过来拍了拍灵珠子的肩膀,感慨道“小道友,真乃神人是也!”

  灵珠子看着红云,看了看山下,随后开口道“道友,你从哪里上来的?”

  红云指了指西方。

  随后灵珠子沉默了。

  ……

  ……

  原来,还有别的路的么?!

  灵珠子看着那个悬崖峭壁,想着之前,自己的艰难爬山路。

  内心突然有点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