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晚晴乔良 第182章 私生女?

小说:叶晚晴乔良 作者:钱多多 更新时间:2020-03-02 02:57: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他从外面进来后,拿着几份早餐,把我弟我妈的还有我弟妹都反分给了他们。

  我弟妹笑着说:“姐夫真体贴,知道妈没做早饭,来的时候还带了早餐。”

  我因为胃口不佳,吃了几口早餐后,朝我弟说:“我一会出去办点事,你们看好咱妈。”

  “那姐,你们今天还回来吗?”我弟妹看向我问道。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朝她说:“回来,你们把妈的行李收拾好,走的时候,我带妈一块走。”

  我弟想说什么,就见我弟妹用胳膊撞了他一下。

  她笑着朝我说:“这样也好,大城市里面医疗比较好一些,姐到时候再带着妈检查检查,说不定这里的医生给检查错了呢!”

  我勉强的笑了笑,然后跟着乔良一起离开了家里。

  等出了门后,乔良问我:“你怎么改变了主意?”

  “我想带我妈早点找医生看看。”

  我没有说出我昨天晚上听到我弟跟弟妹谈话的事情。

  随后,我岔开话题问他:“你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因为家里房间不够的原因,乔良昨天晚上是住在附近的酒店的。

  我家这边也没什么特别好的酒店,离得最近也就是一家连锁酒店。

  “还可以。”

  等出了门后,乔良打开车门,让我坐了进去。

  “这么些年,那孤儿院还没换地方吗?”

  “我有资助那家孤儿院,在原址上面已经扩大了规模,新添了一些房子,而且房子都又装修了一遍,”

  说到这,乔良一边启动车子。

  从临县这边开车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终于到了那家孤儿院。

  “被丢进孤儿院的很多孩子身体或多或少有一些缺陷或者是疾病,赞助的钱都投入到了给孩子治病上,还有上学学习上,生活上也有。”

  说着,乔良打开车门,我下了车。

  看着眼前的孤儿院,我脑海里一个画面一闪而过。

  可想要细想的时候,却什么都想不出来。

  大门上面有一个拱形的牌匾,上面雕刻着向阳福利院五个大字。

  刚进门,便听到里面传来孩子欢快的笑声。

  等进去后,便有人接待我们,问我们这次的来意。

  乔良以赞助者的名义过来的,因为乔良用凉夏的名义来这里赞助了很多次,院长一听,便高兴的接待我们。

  这院长看起来才三十来岁,看起来很是和蔼,她给我跟乔良用一次性的杯子接了两杯热水给我们。

  不过看年龄,不可能是当年那个院长了。

  “您来这里当院长多久了?”我手捧着热水,才觉得手心暖了一些。

  “我来这里有五年了。”

  “我们能找一下这里的资料吗?”我看向她问道。

  “您是?”

  “我有一个朋友,以前是在这家孤儿院的,所以想找一下关于她的信息。”

  “您朋友是哪一年过来的?叫什么名字?我帮你们找 一下。”

  “她叫夏夏。”

  “原来你们也是来找夏夏的啊!”眼前的院长恍然大悟道。

  “怎么?还有人来找过吗?”我看向她问。

  “几个月前有人来找过。”

  听到这话,我与乔良面面相觑。

  还有谁来找过?

  “是谁来找她?”

  “是一个女孩子。”

  听到这话,我想起了那个叫温菱的女孩,那个因为救命之恩,还一直念叨着夏夏的女孩。

  想来应该是她吧!

  “那我们能看看她的资料吗?”

  “资料已经被她给拿走了。”院长有些为难道。

  我跟乔良相互看了一眼,之后,我朝院长问:“那您知道上一任院长现在在哪里吗?”

  “她好像去找她儿子了吧!她儿子结婚留在了大城市,好像听说是去给儿子看孩子去了,走了有几年了,这些年,已经没有联系了。”

  “那这里还有人与她有联系吗?”

  “有,不过那人也已经退休了,你们要找人的话,我可以给你们提供地址。”

  听到这话,我便只好让她给我留了地址。

  拿到地址后,我跟乔良便离开了孤儿院。

  索性当年在这家孤儿院工作的人都是周边的人。

  我们很快,便找到了那个人的老家。

  等到了家之后,我们说明了来意。

  那人现在也已经五十来岁了,等我们见到的时候,她正抱着一个孩子在院子里溜达。

  “我们来找您了解一下当年向阳孤儿院的情况。”我看向她问道。

  她闻,沉默了一会,看向我问:“你是那里出来的孩子?”

  我点点头,她转身去屋里拿出来两个板凳给了我跟乔良。

  然后说:“喝点水吗?”

  我摇摇头:“不用了。”

  “屋里没有暖气,有点冷,还不如在外面晒晒太阳,你们要是渴的话,我给你们倒点水。”

  我连忙摇摇头:“不用了,我们坐一会就走。”

  我朝她问:“您还记得二十一年前,孤儿院有个叫夏夏的女孩吗?”

  听到这话,对方沉默了一下,说:“还记得,不过人已经没了,你们打听她做什么?”

  “我们就是问一下,她是我的朋友。”

  “你是当初哪个孩子?”她看向我疑惑的问道。

  “我……”

  “那您这里有张院长的联系方式吗?”乔良直接问道。

  “有,她在海城那边。”

  之后,我们成功的从她这里要来了联系方式,而乔良也留了一笔钱作为感谢费。

  等走的时候,她欲又止的看着我们。

  “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我看向她问道。

  “你们是夏夏的亲人?”她看向我问。

  “啊?”

  “我看你长得跟她有点相似。”

  我只好点点头,然后朝她说:“您还知道其他关于她的事情吗?”

  “当年有个年轻的女人说自己未婚先孕生下的孩子,因为男方已婚,所以不认孩子,自己又养不起,便悄悄的把孩子扔到了孤儿院。”

  我没想到竟然会意外得知自己的身份。

  而我竟然是被我亲妈扔到孤儿院的。

  而且听她话中的意思,我亲妈可能是别人婚姻中的第三者,然后才生下了我。

  得到这个消息,我一时间有些恍惚了起来。

  “谢谢您,我们走了。”

  等我回过神来后,语气干涩的朝对方道了谢,然后上了乔良的车。

  我朝乔良说:“也许越揭开,越会发现背后的不堪,到时候,你会嫌弃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