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后宫出道 第98章(°▽°)

小说:全后宫出道 作者:仅溯 更新时间:2020-02-24 23:05: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8章

  听他说完,初晴就陷入了沉默,李桢猜她是想起了那位前男友,所以沿路也很贴心没有说话。

  这次回去的路上,他直接揽住了她的腰。

  晚上市内的车不多,花了比来时更少的时间,初晴就把李桢送到了楼下。

  他现在的住处是某个对她来说巨贵的高档小区,他身上带着感应门卡,没有门卫阻拦。

  打量了一下附近的环境,初晴忍不住说:“我还以为你会搬进别墅呢。”

  可能是因为封建时代不同阶层有不同的规制,他对衣食住行一直很讲究。

  李桢只道:“市区的别墅住着有什么意思,而且,这里离你家更近。”

  说着,他把头盔递还给她,头发有些乱,不过比起清俊庄严,看上去反而多了一分潇洒。

  初晴心里一跳,不知道是看到他的模样,还是因为他最后的那句话。

  她干脆也跟着摘掉了头盔,好让今晚总是在发烫的脸降温。

  绝对不是因为还想和他多说一会话。

  李桢在昏暗里安静看着她,突然道:“刚刚说起六年前……这种感觉说起来很新鲜,因为我一直都是决定后就不会动摇的人,但是,你让我后悔了。”

  “六年前,爷爷让我在回来和留下之间选择,如果我那时候回来,我们说不定能更早见面了。”

  ——这样,我就能先那个人一步认识你了吧。

  没有听出其中的醋意,初晴依旧愣住了。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都是在自己穿越回来才出现,只有他被送到了六年前。

  发现是玉佩在送人,初晴也会想穿越的原因和契机。

  事实证明,这肯定是他亲奶奶留下的东西。

  ~_~杰米哒xs63

  玉佩非常偏袒李桢,一切都遵循着他的潜意识和想法,就像他关心她的安全后,玉佩送来了禁卫军一样。

  也就是说,他会出现在六年前,只会是他想要回到那个时候。

  那时候的他们,是上辈子初见时的模样。

  ——就好像一切从头开始。

  初晴忍不住安慰说:“没事。”

  “至少你还是找到我的了。”

  “以后我们不再分开,就能把那些时间补偿回来。”

  说完这句,初晴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在许诺永远,有些不知道继续说什么的时候,结果他又低低唤她。

  “卿卿。”

  这一声直接让她在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看出她反应很大,李桢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你的朋友说,这本来就是你的昵称,后来你的前男友只许他一个人这么叫,我不会那么霸道,但是我想和你亲近。”

  原来不是想起来了。

  初晴心中轻叹一声,无奈又失落道:“是温虞说的吧,你被她骗了。不过,你想这样叫也没关系。”

  毕竟本来就是他起的。

  李桢点头,很快又开口:“我和那个人不一样,我不会向其他人炫耀我们的关系,只要你知道我的想法就够了,所以我只会私下里这样叫你。”

  这次她清楚感觉到了醋意。

  实在不忍心看他这么拼命针对自己,初晴哭笑不得,“你觉得开心就行。”

  男人却相当擅长得寸进尺,“如果我会开心的话,我能吻你吗。”

  初晴脸上一红,“如果你问的话,我当然会说不行。”

  然后他就遗憾放弃了。

  这么看,这个人果然还是她熟悉的性子。

  如果不是“前男友”的存在,还有后来对她的误解,他说不定还不会那么直接告白。

  初晴:“那么,我就先走了。”

  李桢连忙道:“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自己简直就像是被送到宿舍楼下的女大学生。

  因为这个联想,认为是那个“书生和大小姐”的故事太洗脑,李桢立刻在心里把韩诩的全勤扣了。

  他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复杂,“晚安。”

  初晴看他的表情,突然说:“你过来一些。”

  下一刻,她伸出手,拉了他的领带,引他顺从欠身,因为还要保持车的平衡,没法起身,加上心慌意乱,直接亲上了他的下颚。

  晚安吻失败,勇气一下褪去,她羞窘说完一句“晚安”,连忙套上头盔,踩下油门就溜走了。

  第二天一早,还是像往常一样迟了十五分钟到公司,韩诩打开自家公司的打卡软件,发现自己的全勤被扣了。

  唯一有这个权限的是老板,但是他一直都不管这些的!

  想到今天是太和的周常会议,老板肯定在,他愤愤敲开了办公室门,想要和他理论一下天才的特殊待遇问题。

  结果他看到了创口贴,下意识脱口问“你下巴怎么了。”

  李桢抿起嘴,“刮胡子的时候,想起一些事,走神弄伤了。”

  韩诩:“……”

  您还是高中生吗?

  盛星那边的动作很快,都不用催,九歌上热搜的第二天清早,徐轻容的银行卡里就收到了“助学金”。

  然后她转头就下单了一副录音室专用耳机。

  “这样我就不会在录音的时候走神,想那副耳机有多少人戴过了。”

  洁癖很在意道。

  不论对方意图如何,拿钱办事,初晴建议徐轻容还是给赵教授发点东西。

  徐轻容想了想,“我记得赵教授研究的方向,把《诗三百》默写下来给他算了,就说是我在山里发现的孤本。”

  曾经有知识分子下乡,孤本出现在山里,逻辑上也圆得过去。

  初晴点头,顺嘴问:“诗三百是什么?”

  才女听了想打人。

  就算是穿越者,在帝陵他们也一起呆了三年,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教她的?

  拿钱办事,初晴建议徐轻容还是给赵教授发点东西。

  徐轻容想了想,“我记得赵教授研究的方向,把《诗三百》默写下来给他算了,就说是我在山里发现的孤本。”

  曾经有知识分子下乡,孤本出现在山里,逻辑上也圆得过去。

  初晴点头,顺嘴问:“诗三百是什么?”

  才女听了想打人。

  就算是穿越者,在帝陵他们也一起呆了三年,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教她的?

  这么想着,她忍不住问:“你不会连《蒹葭》也不知道吧?”

  初晴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宫名还有典故啊。”

  看来是皇帝起的名字了。

  徐轻容仔细一想,突然敏锐道:“所以,他早就知道你是穿越者了。”

  初晴惊讶问:“这也能发现?”

  ~_~杰米哒xs63

  “因为是非常简单的文字游戏,”徐轻容哼了一声,“这首诗,可以解释是想要招揽贤才,也可以理解成对心上人求而不得。他如果真想用前面那个意思,怎么会用作你的殿名,再说,你们都成婚了,所以都对不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徐轻容轻轻念了一遍,“不管往哪个方向走,明明看得见,却好像永远也接触不到,其实就是在说,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

  原来,那时候不仅是她时时提醒自己,连他也会想,她可能什么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初晴沉默了一会,问:“这个也能唱出来吗?”

  徐轻容点头,“诗三百的每一首都有曲调。”

  初晴忖道:“可以加入你的计划里吗,我觉得女团不用强行贴合现在的审美,反正要筹备专辑,我觉得各种风格都能尝试一下。”

  徐轻容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九歌的出道宣传照已经有了,之后当然就是筹备出道专辑。

  既然说了要走完全养成的路子,如果准备的风格够多,这个环节也就自然可以让粉丝参与进来了。

  这么快就把话题转到正事上,不像是转移话题,倒更像是想要借机会做点什么,如果能让那个人想起一点什么最好。

  徐轻容心里一叹。

  “好。”

  让九位美人开始简单的课程,徐轻容做前期的筹备工作,初晴去见了要给自己看剧本的闻译导演。

  闻译有一张颓废风的脸,眼底是很重的黑眼圈,他的个子恐怕有一米九,缩在咖啡店的椅子里,整个人像是没睡醒一样。~_~杰米哒xs63

  这位导演的电影镜头很长很安静,没想到说话也慢条斯理,连招呼也不打,直接把本子推过来,“剧本在这。”

  电影也算是一种表现艺术,这些导演的大多性子千奇百怪,没有一点性格的反而容易被资方或者大咖反过来操纵,有个人特色的导演才能走得远,初晴也见怪不怪了,直接拿过来翻看了一会。

  初晴看完就沉默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好本子,故事是好故事,但是肯定不叫座,估计是冲着拿奖去的。

  但是……

  “你确定要让庄来演这种文艺片吗,你既然找我,就应该看过《暗杀》,她的文戏其实一般。”

  初晴怎么想怎么觉得诡异。

  闻译也是个感觉系导演,话也非常耿直:“她给我的感觉很适合,我也知道她的台词功底差,所

  初晴看完就沉默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好本子,故事是好故事,但是肯定不叫座,估计是冲着拿奖去的。

  但是……

  “你确定要让庄来演这种文艺片吗,你既然找我,就应该看过《暗杀》,她的文戏其实一般。”

  初晴怎么想怎么觉得诡异。

  闻译也是个感觉系导演,话也非常耿直:“她给我的感觉很适合,我也知道她的台词功底差,所

  以我决定把女主改成小哑巴了。”

  初晴皱眉,“那样对演技要求就更高了,而且你都已经这样打算了,为什么不直接把修改后的剧本给我看?”

  闻译噢了一声,“剧本不重要,我拍戏很少看那个玩意,东西都在我的脑子里。只要她来,我们第二天就能开拍。”

  初晴想了会,还是坚定摇头。

  “非常感谢你对她的认可,但是这个电影基调太压抑了,我不希望她拍这种电影。”

  闻译忍不住说:“宋总,你不可能一辈子护着你的艺人,我看得出来,庄很有天赋,你不可能让她拍一辈子的商业武打片。”

  初晴反唇相讥,“闻导,你不能拿出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项目就让我信任你,这在其他人来看,都可以合理怀疑你是想诈骗了。”

  她说得太有道理,闻译耷拉着眼睛想了会,用一种“又要和正常人打交道”的疲惫表情叹气,拧眉道:“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我会把新版剧本尽快给你,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再见面,到时候我会把制片也带来。”

  因为剧本,初晴还是同意了。

  告别这位确实很有才华的导演,初晴又去片场接温虞,带她拍了一支珠宝广告。

  这算是目前他们接到最高档的广告了,得益于上次温虞睡在虞美人花丛里的那张写真,完美符合这家公司下一季要推出的主题。

  拍完已经是晚上,初晴直接带着温虞回去住,明天一早再送她去片场。

  刚到家,她就接到了魏公公的电话。

  “娘娘,我这里有一份东西想要给您看。”

  魏公公会主动打电话,应该是很紧急的事情,初晴让他直接来这边。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窗子被敲响了。

  初晴哭笑不得去开窗,一边感慨:“轻功就是快。”

  从公司坐地铁过来也要二十分钟吧。

  魏公公摇头,“我年纪这么大,哪能跑这么久,是这会天黑,我扒了几辆大车,让他们载我过来的。”

  初晴:“……”

  看来自己要给这群古人定期安排安全讲座了。

  “对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魏公公表情复杂,好一会才艰难道:“这个事情还要从之前,我天天去公司晨练说起……”

  初晴点头,“我听秦嬷嬷说过,有个老太太非常仰慕您,还说想和您结婚。”

  魏公公无奈道:“本来这些天我躲着她,她也差不多识趣了。哪知道今天早上,我恰好碰上她被人抢包,习武之人,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就帮忙了她,哪知道她更加咬死了,说是要以身相许。”

  看魏公公一脸烦恼,初晴憋住笑,安慰说:“您要是实在没法子,也没有这个意思,我可以替您去说。”

  魏公公摇头,“这种事情怎么敢劳烦娘娘,我今天来是为了别的事情。”

  “我当时听到她又要说那种话,拔腿就要走,那

  差不多识趣了。哪知道今天早上,我恰好碰上她被人抢包,习武之人,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就帮忙了她,哪知道她更加咬死了,说是要以身相许。”

  看魏公公一脸烦恼,初晴憋住笑,安慰说:“您要是实在没法子,也没有这个意思,我可以替您去说。”

  魏公公摇头,“这种事情怎么敢劳烦娘娘,我今天来是为了别的事情。”

  “我当时听到她又要说那种话,拔腿就要走,那

  老太太为了留我,大声说有人要对付咱们公司,我就只好站住了。”

  “然后我才知道,她的儿子似乎是在什么局工作,前些日子,有人检举咱们公司,好像还说了要捅到上面去。我实在气不过,也忘了请示您,今晚就趁夜给偷出来了。”

  因为魏公公戴手套,初晴也隔着手帕接过,看清上面的单位名,脑子一木。

  看来除了安全讲座,法制宣传也要安排上了。

  文件很厚,但是只看几行,初晴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大概总结起来,就是有人认为《百里挑一》宣扬明争暗斗,三观不正,因为播放量大,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

  见她捏得紧,魏公公连忙提醒道:“为免打草惊蛇,娘娘您看过之后,老奴还要放回去呐。”

  初晴深吸一口气,“好,我先备个份。”

  她刚把文件放在了桌面上,听说有人要对付她们,三妃都凑了过来。

  温虞一眼就看到了《百里挑一》,想到这有可能是利用自己对付皇后,一下就沉了脸。

  作为官的女儿,最清楚这种东西有多大威力,看清内容后,徐轻容也嘶了一声。

  温虞一边拧眉思索,用手臂怼旁边的人:“你不是过目不忘吗。”

  徐轻容拧眉,一边用手帕翻页,“别吵,我已经在背了。”

  庄鼓脸瞪着白纸黑字,似乎陷入了和这份文件的艰苦搏斗。

  “咔嚓。”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o桥o、江烟柔止、九焰、耶梦加得。、逆游《鱼、samsara、知知的投喂,感谢最光阴家的莫陌、木子可赞助的大鸡腿,给你们比心。

  因为有满肚子的话,反而没什么好唠的了。

  下午好。

  《

  作者:我的全勤没了,要抓一个受害者,是谁那么幸运呢。

  韩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