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后宫出道 第75章╰(°▽°)

小说:全后宫出道 作者:仅溯 更新时间:2020-02-24 23:05: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5章

  说完这句话,徐轻容就要拉着人离开,结果另一边的车门也跟着打开了。

  李桢快步走过来,轻轻捉住初晴另一只手的手腕,冲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人道:“真的是这样吗?”

  不等她解释,他已经接着低声道,“但是没关系,我那天就说过了吧。比起过程,我更看重结果。我不在乎你把我看做替身。”

  “以后你再想起他,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

  失忆真的会让一个人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初晴目瞪口呆,看着那张俊逸的面庞,而他在寂寂夜幕中深情看着自己,面露清愁失落,一阵目眩神迷,也不管他后面又说了什么,控制不住点头。

  徐轻容发现,下一秒,男人颇有深意看了自己一眼。

  当着自己的面,心机皇帝摆了自己一道,还顺便引诱了皇后。

  这一瞬间,徐轻容明白了,一直黏在初晴身边的庄,上辈子经历着怎样的水深火热,又为什么会有好几次闹着提剑行刺了。

  进宫数年没见过皇帝几次,来到现代后,远离斗争爱清静的惠妃娘娘终于拿到了宫斗剧本。@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在《百里挑一》还在播第九期的时候,凭着当时的热度,路莎莎就已经有新的公司找上来了,不过那时候节目还没结束,说出来总觉得有点骑驴找马的感觉,因此,节目结束第二天她才联系宋初晴。

  “是我们东家的东家,所以很简单,只需要办点手续就能去了。我想着,虽然我在这里是台柱,去那里会比较普通,不过我也不想在郝炯的手里干了,我参加节目,他就想着动我的资源,还把那些老板塞给余芳妮,太膈应人了。我宁可去当凤尾,好歹半只脚踏进娱乐圈了。”

  路莎莎说着,有些忐忑问了一句,“宋总你觉得怎么样?”

  手机另一头传出很温和动人的声音:“我替你打听过了,这家是个靠谱的娱乐公司,既然是你们郝老板的顶头,不会有什么合约麻烦。你毕竟没有拿奖金,能省一笔违约金也好。”

  没有奖金,但是有专辑分成啊。

  监制恐怕还不知道她给了她们多大的帮助。

  路莎莎想着,站得直了一些,听出初晴还在忙,又感谢了几句才挂断电话,带着助理昂首挺胸进了公司。

  郝炯已经在外头的沙发等着了。

  如果是解约去其他公司,他还有机会劝劝,拿些好听的话哄哄,结果路莎莎直接飞上枝头,去了总公司,他就只能拿出一应的合同文件,再赔着笑把她送走。

  不用再看郝炯的嘴脸,路莎莎神清气爽走出公司,在门口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低着头急匆匆走过来的女人。

  “你没事吧,”她连忙道,看清是谁后瞪大眼睛,“余芳妮?!”

  对方看上去比前一阵节目里瘦了很多,她垂着脑袋看也不看她,默不作声把帽子和墨

  镜捡起来戴好,匆匆走进了公司。

  余芳妮今天也是来和郝炯正式解约的。

  郝炯变脸极快,对害得自己扯进违约案的人更加没有好脸色,一通冷嘲热讽,把余芳妮说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现在热度已经过去,网友们又开始关注其他事情,余芳妮的微博下骂她的人已经没那么多了,让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是,居然还有粉丝私信她,说喜欢她的音乐,让她加油撑过去。

  音乐,她的音乐也只是个笑话。

  这一会,手机又响了。

  余芳妮打开消息,果不其然看到了三百二十七块钱到账。

  一开始她还会觉得怒火中烧,忍不住因为自己的收入联想其他人挣了多少,而她们在唱歌方面明明不如自己,自己只是因为当初随手造的一个人设,就必须用白菜价卖歌。

  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心思考虑这些了。

  节目组那边要求赔偿损失,那笔钱唐准明明赔得起,结果他却坚持只付一半。

  当初是唐准介绍她认识王经理进组,许诺了会捧她做冠军,后来王经理进了监狱,她心里不安,也是他信誓旦旦,说背后有真正的贵人,王经理不过是个傀儡。

  他们也计划好了,揭穿温虞内定的内幕,闹出退赛风波,之后唐准再用被队友霸凌为她造势,这个节目玩完,方便她另外出道。

  然后他们的关系就被爆了出来。

  先是被他利用分散注意力,后来他又泄露了那些视频,余芳妮和唐准已经彻底撕破脸。因为没有那么多钱,她去和唐准交涉,结果他反咬一口把什么都推过来,骂了她一通:

  “你还有脸找我,就算我相信那个照片是辰颂放出来的,那视频怎么回事?辰颂的人还能跑进那个房子,就贴在墙上把咱们的事情拍个全程?明明是你早就计划好了,还从我这里讹走二十万。你手里怎么可能没钱呢,你不是挺放得开吗,那么多老板,你去伺候他们好了。”

  曾经抹黑造谣路莎莎卖肉私联金主,余芳妮自己听到后依旧气得发抖。

  她没想到唐准这么无耻,竟然一口咬定是她拍的视频,还说她收了那二十万,那难道不是分手费吗。

  余芳妮再拨过去,唐准已经拉黑了自己。

  好在昨天,有逐利只想热点的媒体联系上自己,要采访内幕,余芳妮就把什么都捅了出去。

  这会新闻应该已经放出来了。

  果然,唐准终于打了过来,“余芳妮,你都说了什么,你找死别拖着我。”

  余芳妮道:“你以前追我的时候不是说,要什么都和我分担的吗,既然要死,大家就一起死。”

  听她说得疯狂,唐准头皮发麻:“你到底想怎么样?!”

  余芳妮道:“很简单,你把节目组那边的钱都结了,再给我五百万分手费。”

  唐准:“你——”

  余芳妮嘲讽道:“怎么,没钱了?不然你把你的金主介绍给我吧,我还没想到我是被一个鸭

  么,你找死别拖着我。”

  余芳妮道:“你以前追我的时候不是说,要什么都和我分担的吗,既然要死,大家就一起死。”

  听她说得疯狂,唐准头皮发麻:“你到底想怎么样?!”

  余芳妮道:“很简单,你把节目组那边的钱都结了,再给我五百万分手费。”

  唐准:“你——”

  余芳妮嘲讽道:“怎么,没钱了?不然你把你的金主介绍给我吧,我还没想到我是被一个鸭

  子养着呢,倒不如省了中间这一道工序,你不是说我放得开吗,女老板我也能伺候的。”

  刚听老婆说过要养听话小白脸,现在小三又说要去伺候女老板。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经历了双重嘲讽,唐准惊慌又恼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敢——”

  余芳妮冷笑一声,“你现在还想唬我吗,如果真有那个什么贵人,你现在哪里至于到这个地步。”

  想到最近根本不接自己电话的董夫人,还有几乎放弃自己的盛星,唐准一下被噎住了。

  这一会,工作用的手机响了,见是经纪人的来电,唐准咬牙道:“你想都别想,我告诉你,我也走投无路了,你要是也逼我,我也想不到会做出什么。”

  他现在在闹离婚,蒋晓雯借着他是过错方,要分走很多钱,又被爆出侵权采样,偏偏pan还真找了辰颂做国内代理,因为价格一直谈不拢,正经节目都不敢让他唱那些歌了,现在一堆合作方找上门,正焦头烂额,哪里还能分出心思和她算账。

  对方毕竟是身强力壮的男人,余芳妮脸上一白,通话已经挂断了。

  另一边,唐准接通手机,就听经纪人语气凝重道:“今晚的通告被取消了。”

  “邵远点名说了,以后只要是有你的活动,他都不会出席。”

  唐准顿时面如死灰。

  初晴是个视觉系。

  她还不会说话的时候,被带到片场,不论哭得多厉害,只要看到漂亮姐姐和帅气小哥,就一定会停下来要抱抱。

  这是邵远为了证明自己是全娱乐圈最帅的那一个,所以说给她听的趣事,后面他还非常得意添了一句,“当初你看见我就傻了,连路都走不动,所以你爷爷才签下了我”。

  考虑到他说完就被爷爷拆穿“确实路都走不动,因为你当时提着刀,穿着厨子的白大褂”,这句话只能信前面那一半。

  总之,初晴从天赋里就十分善于发现外在美。

  当初选后宫就像这次办综艺一样,李桢对她完全放权,所以初晴也定得非常随意,看三妃封号,丽妃当然要选个自己觉得最漂亮的,惠妃就让最有才华气质的姑娘来当,只有庄一个人姓庄,就直接封了庄妃。

  一共三妃,每人管三个嫔九个世妇,嫔要住在侧殿,性子相近住一起会比较好,所以陆佳婉和徐轻容是室友,二十七世妇就没那么多讲究了,所以九才人都是最有才华的,九婕妤是综合素质最强的,九美人她就当女团选,每个人都美出不一样的突出风格。

  因此,第二天一早,初晴带着八个穿着统一服装、各具特色的大美人出门,回头率巨高,时髦度爆棚。

  等车的时候,还有个姑娘跑过来,大方问她们是不是练习生,打算什么时候出道。

  把八位美人安排进员工宿舍,之后自然有二十四个宫女教导她们现代知识。

  初晴又接到了来自林将军的电话。

  九婕妤是综合素质最强的,九美人她就当女团选,每个人都美出不一样的突出风格。

  因此,第二天一早,初晴带着八个穿着统一服装、各具特色的大美人出门,回头率巨高,时髦度爆棚。

  等车的时候,还有个姑娘跑过来,大方问她们是不是练习生,打算什么时候出道。

  把八位美人安排进员工宿舍,之后自然有二十四个宫女教导她们现代知识。

  初晴又接到了来自林将军的电话。

  林将军语气欢喜道:“娘娘,今天演员工会的会长找我了,说是突然有了新的政策,咱们群演只要经过审核和指纹验证,证明没有案底,再提交一些材料,就可以上影视城的集体户口,统一拿到身份证了。”

  新政策应该就是李桢说的那个。

  他最擅长的是因势利导,这种方法比用灰色手段去解决要好多了,虽然自己根本没提过的禁卫军,但是因为他的推波助澜,现在他们也完美解决,之后会有其他的人从中得到帮助。

  不愧是他。

  两百人的胆子卸下,初晴心中一松,也高兴道:“近日我们公司的直播平台要上线了。”

  路公公今天早上联系她,平台的内部测试已经完成了,罗美彤最近正在跑各种经营手续。

  “到时候,你组织大家开个会,看大家的意向如何,可以继续呆在婺州,如果你们有什么想法,也可以来做直播。”

  为了掌握娘娘现在的进展,林将军晚上也常看辰颂的直播间,见公公们都大展身手,也一直期待做点什么,认真道:“最近有几个弟兄打算去山里看看,他们可以直播野外求生。”

  上辈子在帝陵,吃肉基本上都是林将军他们解决的,野外求生应该就是挖挖菜抓抓鱼,初晴点头:“好,正好骆四在我这里,他最近直播唱歌也做过几次了,有什么可以你们之间沟通。”

  林将军颇受鼓舞,“娘娘放心,末将一定督促他们办好这件事。”

  初晴笑了笑,想到李桢做了合伙人的事对禁卫军们一定是个天大喜讯,又道:“还有一些话不便在电话里说,明天我会过来一趟,具体到时候再谈吧。”

  挂断电话,初晴又去了趟太和。

  既然李桢已经回来,他们就该在口头上好好聊聊合作的事宜了。

  一开始还因为昨晚的事情有些不自在,不过说到正事,两个人都很快进入了状态。

  就像温虞说的,大部分人不可能因为感恩就一直惦念,畏惧反而会比较长久。

  何况中间还过去了四年。

  目前情况,上辈子和初晴比较熟的都来了,蒹葭宫一众和几个妃嫔还好说,看自己根本不熟的闵公公也在,可能还会有人继续过来,初晴也没打算都留在身边,干脆算在李桢手下,光他那张脸都比她能震慑他们。

  因此,辰颂只保留蒹葭宫的人,算是未来的管理层,她自己精力有限,亲自带三个妃子已经够了,其他的只管大致方向,细节问题都交给让几位亲信接手。

  以后再来的人,就全部物归原主,算作李桢的员工,大后方和身份问题全部交给他去头疼。

  初晴算盘打得很好,就是有点担心该怎么解释,没想到他全都满口答应了。

  ——我会对附属于你的一切有任何关心和帮助,全都出于爱屋及乌,都是为了讨你欢心,为了得到你。

  不合时宜在这种时候想到这句话,初晴不自在起来,脸上一热,忍不住说:“你就不怕我是来算计你的吗。”

  以后再来的人,就全部物归原主,算作李桢的员工,大后方和身份问题全部交给他去头疼。

  初晴算盘打得很好,就是有点担心该怎么解释,没想到他全都满口答应了。

  ——我会对附属于你的一切有任何关心和帮助,全都出于爱屋及乌,都是为了讨你欢心,为了得到你。

  不合时宜在这种时候想到这句话,初晴不自在起来,脸上一热,忍不住说:“你就不怕我是来算计你的吗。”

  李桢理所当然道:“你自己也说你没有背景了,而我除了钱一无所有,所以如果你要算计我,无非是图财,大不了把我的一切变成你的,那我也是你的了。”

  年轻天子向来公私分明,总会说一些让她觉得云山雾罩的大道理,结果失忆后的他反而喜欢在她跟前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还一本正经说些叫人脸红心跳的话。

  初晴闷声说:“你这些话说得很熟练,是在这六年和哪个……”

  “没有。”

  一下就领会她的意思,李桢连忙道:“我只喜欢过你,”他尽力掩下话里的酸涩,“这方面,你比我有经验。”

  初晴:“……”

  经验吗,大概吧,都是和他谈公事的经验。

  于是她熟门熟路跳过这个话题,直接问:“你想过公司名字吗?”

  “大启怎么样。”

  初晴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奇怪,还不如太和听着顺耳,不过他是股东,这种小事顺着他就好了。

  又敲定了一些细节问题,听他说明天会去辰颂看看,初晴突然想起来,他说过给他留一间办公室。

  那些董事似乎都爱呆在高层,看他连批文件都用红笔,登高远眺,绝对满足他心里残留那点皇帝的潜意识。

  初晴便兴致满满道:“我把最高一层都留给你吧。”

  她看上去心情非常好,似乎卸下了什么担子,又有了新的期待一样,笑意明媚,像是一只要折腾新家的小山雀,还兴冲冲从窝里扒拉了一颗最大的松子给他。

  真可爱。

  李桢柔声问:“你呢?”

  初晴无所谓说:“我多数时候在外面跑,随便挑一个地方把桌子和文件搬进去就行了。”

  她又补充道:“明天我可能不在公司,不过我会交代他们接待你的,反正大家都认识了,你可以随意一点。”

  初晴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上辈子蒹葭宫的人都见过他那么多次了,把融春的电话号码给他,谢绝了他的晚餐邀请,就放心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初晴刚带着骆四出发去影视城,李桢就带着林特助到了辰颂的新址。

  蒹葭宫一众全部候门接驾。

  刚一进楼,林特助就被那副阵仗吓了一跳。

  辰颂也太夸张了点,只是股东来看看,扫地阿姨和门房大爷都要成排站好,就差山呼万岁了。

  听过温虞那番话,知道辰颂内部等级森严,李桢没深想,上到顶楼,同路公公道:“你们老板说,她多数时候在外面跑,随便挑一个地方都行,为了以后谈事情方便,把她的东西搬来我这一层。”

  他又扭头交代林特助按照他的习惯布置一番,顿了顿,“把墙敲了,用玻璃隔断。”

  林特助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

  天天看着隔壁的美人,您还能工作得下去吗!

  大概看完一圈后,李桢招来融春,“正好初晴不在,把艺人也叫来,

  路公公道:“你们老板说,她多数时候在外面跑,随便挑一个地方都行,为了以后谈事情方便,把她的东西搬来我这一层。”

  他又扭头交代林特助按照他的习惯布置一番,顿了顿,“把墙敲了,用玻璃隔断。”

  林特助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

  天天看着隔壁的美人,您还能工作得下去吗!

  大概看完一圈后,李桢招来融春,“正好初晴不在,把艺人也叫来,

  所有人一起开个会。”

  一嬷嬷一厨子二十四宫女五公公全都瞪大眼睛,如临大敌,心中同时拉响了警报。

  ——皇后娘娘前脚刚走,陛下就要召见妃嫔,他想做什么!

  最后,蒹葭宫众人和三妃一嫔八美人齐聚明亮的大会议室。

  李桢坐在上首,林特助刚走到他旁边,莫名觉得下面一凉,脑子里恍惚闪过“站在那里,我就和路助理没什么区别”的念头,连忙跑到旁边坐下。

  老板冲他道:“今天的会议就不用记录了。”

  众人恍然看向林特助。

  这是陛下在现代找的起居舍人。

  会议正式开始,李桢很镇定开口:“看到有几个陌生的面孔,所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初晴的合伙人,你们知道我姓李就行了。”

  陆佳婉和八位美人大气不敢出,庄埋着脑袋折纸,徐轻容皱眉瞪他,温虞在一边翻了个白眼。

  “关于公司未来的情况,我和她聊过几次,有些想法她也听我说过了,今天,我来和大家简单说一下。”

  “辰颂有特殊意义,所以不会抹去,以后算作总部……”他把那天和初晴敲定的部分简要说了下,“为了方便管理,新起了大启这个名字。”

  林特助发现,听见这个公司名,有人倒吸了一口气。

  秦嬷嬷一众都惊疑不定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

  金公公忧心忡忡在群里发消息:‘这是娘娘走后,陛下改的年号。陛下这是想架空赶走娘娘吗?’

  迎夏比较乐观:‘可是另一个公司就叫太和,陛下都失忆了,应该是比较熟悉,下意识就用了吧。’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双巧非常感性:‘陛下是思念娘娘才起了这个年号,现在他肯定是想重新得到娘娘的心。’

  不太在意那些员工的小动作,李桢慢条斯理继续道:“然后是我个人对公司的要求。”

  “首先,我们公司的艺人不炒cp。”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陆涛、无梢、阿狸是法师、懒狐、和几、o桥o、幸福、裙长一米六、舒菀的投喂~感谢小羊小羊性别不详阿狸是法师、paratiisi赞助的奶茶~

  感谢小郭今天不营业的深水,破费了,难以谢,只能加油码字回报了。五千多字,大家食用愉快~

  《

  大启,甲骨文“晴天”的意思。

  辰颂属于公司,大启算是集团名吧,毕竟以后还要搞挺多副产业的(对,我还没有放弃搞火锅店的可能。

  《

  可能在老婆面前卑微太久,大家都忘记21章那个宫斗冠军陛平凡了。

  让我们来盘点这几回合大小姐在书生后院的战况。

  温虞(奸妃剧本):不好意思哦,她忙着和八个美人一起,顾不上你。还有,我们初晴身边位置有限,等级森严,你不要妄想一步登天。

  平凡(发现初晴不在):呵,你在是挑唆我们的关系,看透你了心机女。

  徐轻容(宠妃剧本):你不过是个替身,她就算见你,想的也是别的男人。

  平凡(看到初晴在场):嘤,替身也可以的,如果想他,就来我屋里坐坐。

  本章登堂入室。

  平凡:嗯,各位都是府里的老人了,我是刚进门的正室,嫁妆丰厚,育有嫡子大启,现在来和你们立一立规矩。

  想一步登天。

  平凡(发现初晴不在):呵,你在是挑唆我们的关系,看透你了心机女。

  徐轻容(宠妃剧本):你不过是个替身,她就算见你,想的也是别的男人。

  平凡(看到初晴在场):嘤,替身也可以的,如果想他,就来我屋里坐坐。

  本章登堂入室。

  平凡:嗯,各位都是府里的老人了,我是刚进门的正室,嫁妆丰厚,育有嫡子大启,现在来和你们立一立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