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后宫出道 第55章(°V°)

小说:全后宫出道 作者:仅溯 更新时间:2020-02-24 23:05: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5章

  《百里挑一》的第七期播出了。

  因为演员们集体跳到明面的反转,先前两个热搜加持,第七期的播放又一次上涨到了新的高度。这一期,中间依旧是汪建宝式的冲突戏剧,节目组似乎已经自暴自弃,给所有人都标上了身份,基本等于打明牌。

  恰好相反的是,演员们反而表现得像是上一期没有自爆,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顶着演员的标签,继续一本正经伪装选手,在选手一脸你在装什么鬼的表情对比下,搞笑成分相当充足。

  公开身份后,演员组开始了对初晴的全时间的封锁跟随。@记住杰-米-哒xs63

  只要她出现在组里,就有演员跟着她,而几个选手找不到单独检举的机会,只能在附近徘徊一阵,遗憾离开。

  你们觉不觉得这个画面像老鹰捉小鸡。

  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是这样避免检举,反正演员比选手多,她们耗得起

  而且演员花样多,如果选手中招就要被淘汰了

  所以温虞当初淘汰100号,就是因为她在阳台上看着吧,我说导演怎么专门给个镜头

  那时候我还弹幕嘲讽太刻意……我错了。

  这样欢欢乐乐的画风一直持续着,很快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所有人完成了音乐培训任务,开心准备吃节目组安排的美食。

  画面在转向初晴的时候突变了。

  她接过助理递来的一个深色玻璃罐,从里面挟出了几片白生生的小嫩笋。

  温虞就坐在初晴的身边,非常顺手给自己也夹了几片,摄影师就特意给了一个特写。

  虽然隔着屏幕闻不到,笋片的卖相依旧相当不错,能从玻璃罐上方看到各种各样的香辛料和辣椒。

  路莎莎却完全闻到了那种酸辣酸辣的香味,咽了口水,忍不住问:“这个笋是酸辣味的吗,怎么这么小?”

  一般问“这个东西味道怎样”的人,大部分都是想等一句“你要不要尝尝”。

  难得从皇后那里蹭到两口子的御厨菜,温虞故意不接茬,只是解释:“我听说过,这种笋叫壅笋,找到那种刚刚冒尖的,拿土掩埋堆压制生长,不让笋冒得太快。过几天再挖出来,笋节少,所有的水分和营养集中在这一点上面,吃起来才幼嫩鲜甜。”

  现在春天,正是吃笋的时候,笋是御林军们从影视城附近的山上挖的,正好林将军在临塘有一出戏,就顺便送来了公司。巩大厨想到她要跟组拍摄吃工作餐,干脆做成方便携带的小瓶装酸辣笋。

  这是巩叔给初晴开的小灶,看温虞隔离拍摄这么久,初晴就带来节目组,让她正大光明跟着吃一些。

  看到对方眼巴巴的样子,初晴忍不住笑了,把罐子推过去,顺势说:“你要不要尝尝?”

  路莎莎欢喜道:“谢谢监制。”

  初晴另外拿了一罐单独给温虞,

  “想吃的人不用客气,嗯,放心,我从公司带来的,不属于节目组的部分,所以没法被下毒。”

  桌上的人都笑起来,因为知道温虞是她的艺人,一开始是演员们大胆落筷子,接着有几个选手试探出手,都和乐融融推递起来。

  笋不大,果然特别酸脆,完全感觉不到笋节的存在,除了口感不同,就像是在咬一整块滑嫩的鱼肉,味道调得相当令人惊艳,非常适合下饭。

  不仅是路莎莎,所有吃到的人都眼前一亮。

  狼群里的两个小天使,路莎莎和宋监制有人嗑吗!

  我发现了,只要监制在,气氛就莫名和谐。

  我当初就说这个赛制,大家都得和监制把关系处好,果然是皇帝待遇

  不不不,我觉得监制对路莎莎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只有大魔王是独得一份恩宠

  《宫斗101:监制太爱我了怎么办》

  这样轻松的气氛很快被打破了。

  瓶子被推到跟前的时候,余芳妮突然忧虑开口:“我们这一期主题是录制音乐吧,一个敬业的歌手应该爱护自己的嗓子,我就不吃这种刺激性食物了。”

  所有人一下愣住了,看着手里的筷子,一瞬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塞。

  余芳妮会不会看气氛啊,不想吃就不想吃呗,还非要说出来

  对啊,这话太白莲了,反正就她敬业呗。

  可能是好心提醒吧,我也没想到这个问题,这里确实是监制疏忽了

  等等,百里挑一又不是选歌手,本来就只是演选秀的综艺,她在偷换概念啊

  这点控制力和专业性都没有,都是你们这些观众太宽容钱好赚,娱乐圈才越来越浮躁的

  路莎莎太了解她这些路数了,忍不住挖苦说:“余芳妮,你装什么呢,爱护嗓子?我们以前一个直播公司的,我难道不知道你抽烟?又没人硬往你嘴里塞,吃个笋就上升到歌手的高度了,你不冷吗。”

  《百里挑一》之所以受人注目,非议很多,就是因为在演戏的设定里,选手不会像大部分社会人保留什么面子上的平和,而是直接正面刚扯头花。

  这样贴脸发简直太多了。

  不过对上余芳妮的其实很少,她表现得像是认真来参加选秀的,和人争执的镜头不多,反而多数时候像是一个纪律委员一样,偶尔说点会让人觉得很正确的大道理。

  余芳妮皱眉,“路莎莎,我知道以前我们为了一个排行榜竞争过,你不喜欢我可以,但是就像那天你说我是演员一样,你不要总是没有理由诽谤我。”

  她表情一下忧伤起来,又说:“我刚刚说话有点不过脑子,我只是想提醒一下……破坏大家的兴致了,对不起。”

  说完,余芳妮就起身离席了,她的几个同伴迟疑着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追上去,剩下的演员不由看向温虞。

  温虞坐在原处,拿了公筷给初晴夹菜,像是每一次怼人一样理

  我们为了一个排行榜竞争过,你不喜欢我可以,但是就像那天你说我是演员一样,你不要总是没有理由诽谤我。”

  她表情一下忧伤起来,又说:“我刚刚说话有点不过脑子,我只是想提醒一下……破坏大家的兴致了,对不起。”

  说完,余芳妮就起身离席了,她的几个同伴迟疑着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追上去,剩下的演员不由看向温虞。

  温虞坐在原处,拿了公筷给初晴夹菜,像是每一次怼人一样理

  直气壮道:“看我干什么,我又没拿着朝天椒往她嗓子里倒,继续吃你们的。”

  我是芳妮的粉丝,我看过她很多直播,芳妮她就是这个性格,有时候说话可能不好听,甚至不懂人情世故,但是她很直率

  看来路莎莎很记恨余芳妮啊,我记得她们以前为了争一姐,路莎莎靠卖肉砸榜上去了

  芳妮是个有实力还认真的选手,怎么都比那些哗众取宠卖人设的好吧

  理解余芳妮,我也嘴巴笨,有时候说话会冷场,自己其实特别后悔,大家别骂她

  你们不要因为是余芳妮就这么真情实感啊,说不定是汪导的台本呢

  之后又进行了两天的训练。

  因为演员都围着初晴打转,在摄像师的报复下,观众们就被迫看了几天舌尖上的辰颂。

  在一片我为什么要晚上看这一期你鲨了我吧监制她到底在哪里买的弹幕里,初晴毫无所觉又接过了一个罐子。

  这次是鱼松鲊酱,以前在帝陵的时候,河水一解冻,林将军他们抓到鱼,巩大厨就会做这道菜备着。

  初晴怀念起来。

  光就着这一瓶鱼松鲊酱,她都能吃一个月的茶泡饭!

  最后塞一颗酸口的腌渍青梅,放下节目组发的餐盒,初晴满足长舒一口气。

  突然很想转行做餐饮。

  有了巩大厨坐镇,定期开发新菜式,还有一帮宫女培训满星服务模式的员工,开家古风火锅连锁,搭几个小鼎,两百禁卫军每人发一匹马,能管几百家养殖场和牧场。又有秦嬷嬷的手段把控,秘方绝对比银行大金库还难偷。

  说不定李桢回忆起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把店面开满全球的火锅大王了。

  到时候,她就左拥温虞,右揽徐轻容,三分之一的时间换其他美人,挑他最忙的时候去太和晃悠膈应他。

  ——就是可惜这篇文不叫全后宫卖火锅,所以只能当副业干干。

  总觉得刚刚脑子里冒出什么不得了的念头,初晴眨眼,想试着回忆一下,结果门被突然推开了。

  温虞像是校园大姐头一样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摄像师,和旁边守着自己的演员点头算是换班,在对面气势汹汹坐下来。

  等其他人离开后,温虞一脸谴责道:“我就知道你在背着我吃好东西!”

  初晴故作无辜:“……我在吃工作餐。”@记住杰-米-哒xs63

  温虞翻了个白眼,替她打抱不平,“那天你就说是吃工作餐,我吃出来了,明明是巩叔的手艺,你慷慨过头了吧,也就两瓶的东西都拿给其他人分,结果人家还不领你的情,搞得你下不来台。”

  初晴似乎无奈叹气,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导师:“芳妮她自己也认识到,她说话有点不过脑子,这样的性格恐怕不适合娱乐圈吧。”

  温虞眨眼。

  看来那个余芳妮又另外对付皇后,好像还惹恼她了。

  刚刚这句话,听

  打抱不平,“那天你就说是吃工作餐,我吃出来了,明明是巩叔的手艺,你慷慨过头了吧,也就两瓶的东西都拿给其他人分,结果人家还不领你的情,搞得你下不来台。”

  初晴似乎无奈叹气,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导师:“芳妮她自己也认识到,她说话有点不过脑子,这样的性格恐怕不适合娱乐圈吧。”

  温虞眨眼。

  看来那个余芳妮又另外对付皇后,好像还惹恼她了。

  刚刚这句话,听

  着是为人担心,其实是温虞再熟悉不过的法子。

  就像上辈子家族的一个庶妹,曾经因为一件事,被她奶奶公开关心过一句“这个孩子真是心地善良,就是在小事上有点马虎,连大事也轻率,以后可怎么找婆家啊”。

  古代盲婚哑嫁,基本看风评,自己家的族长母亲所说,所有人就默认了这句评论。庶妹就因此被盖上马虎轻率的章,一直没能议亲,婚事极其坎坷。

  皇后这句话说得更加高级,“说话不过脑子”是余芳妮自己说的,不过后面她“担忧”加了一句不适合娱乐圈。

  宋初晴可是经纪人。

  就算现在名声还是她爷爷的,但是如果以后她的名声越来越好,大家都相信她眼光毒辣,那么只要看到余芳妮,就会有人想起这句话,她就更别想在娱乐圈过得好。

  说这句话的人却一脸云淡风轻,把那罐子塞得满满的鱼松鲊酱推过来,轻声哄她道:“别生气嘛,公司还有一大坛子,咱们又不是没有别的好东西,没必要吃独食。”

  温虞一下意会过来,抿嘴笑了笑。

  当晚,演员们的晚饭是御厨级鱼松鲊酱粥。

  鱼松被鲊得又紧又脆,像是丝絮一样细,被小磨芝麻香油和密制的酱料浸润着,有茴香的香辛,也有花椒的酥麻,配上新鲜蔬菜,每一口都又鲜又辣,伴着温暖绵粥咽下,满口咸香,滋味鲜美。

  不知道里面加了什么调料,作为下饭菜还好,熬得热腾腾端出来,被热度蒸发,香味相当浓郁,因为大家正好住在馔乾旗下的酒店,附近很多顾客都纷纷表示要点他们这道菜。

  被告知这是他们自备的东西,根本没有卖的,一个小男孩哇地一声哭出来。

  “我不管我就要吃!”

  @记住杰-米-哒xs63

  在香气和哭声里,看着余芳妮不自觉伸出的手,初晴把那碗粥又拿了回来。

  她面露真挚的担忧:“不好意思,我忘了,这鲊酱里有红油,对嗓子不好,我叫他们再给你煮一碗雪梨粥吧?”

  余芳妮:“……”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o桥o、唯曦、猫丞丞的投喂!无梢生快呀=3=~

  来迟了不好意思,中间又删了五百字废稿_(3」∠)_7000字更新完成~我去睡啦,晚安啵啵!

  《

  做饭知识来自随园食单,感谢袁枚先生。

  补一个上一章的科普:朱元璋的马皇后上下五千年也只有一个。历史上的皇后要是穿洗过的衣服,那都是可以正经记进史书的节俭,他们一般都是直接扔,反正养着一堆绣娘做新的。

  《

  #宫与经纪人au#

  sr巩大厨

  卡面:中年男人,一手拿刀,一手拿菜谱

  特别技能:什么都不用裹,只要隔壁有小孩,小孩就会被馋哭。

  后上下五千年也只有一个。历史上的皇后要是穿洗过的衣服,那都是可以正经记进史书的节俭,他们一般都是直接扔,反正养着一堆绣娘做新的。

  《

  #宫与经纪人au#

  sr巩大厨

  卡面:中年男人,一手拿刀,一手拿菜谱

  特别技能:什么都不用裹,只要隔壁有小孩,小孩就会被馋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