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后宫出道 第34章(▽)

小说:全后宫出道 作者:仅溯 更新时间:2020-02-24 23:05: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4章

  辰颂那边动作很快,吃完饭,初晴已经拿到了转码压制好的视频。

  望秋还特意道:“是双巧剪的片子。”

  四个季节里,融春人缘最好,迎夏热心麻利,盼冬冷静周全,初晴却一直让望秋总管其他的宫女。

  她心直口快,在宫里沉浮多年的婆子都说不过她,很多时候并不得人心。望秋也不屑于耍把戏或者针对谁,很少往自己身上揽功劳。

  初晴看中的就是这些优点。

  本来就是容易得罪人的职务,望秋不必讨其他人喜欢,她自己觉得好就行了。

  初晴便道:“那就给她加工资。也让她空余的时候多练练手,以后还有活给她。”

  望秋高兴应了。

  岳秉没到现场,也听说了今天下午的事,得知她把今天“大合唱”拍出来了,喜闻乐见请她放出来看看。

  一个剧组最不缺的就是器材和各种传输线,鼓捣一会后,下午的场景就给投到了一边的大屏幕上。

  双巧的剪辑手法有点稚嫩,但是节奏掌握得很好,该删掉的部分非常舍得,那么多素材,最后只剪出了两分钟,笑点排布过,逐级递增,一截接一截,效果相当好,满屋子都是欢声笑语。

  看的时候,几个摄影师的职业病犯了,听说是金公公拍的,等到所有人笑完一遍,把片子重头播放,逐帧拉着他七嘴八舌讨论起来。

  “这个角度选得不错啊,你在哪拍的?”

  “把器材搬到车顶上要一些力气吧。”

  “没用云台?你小子手挺稳啊。”

  “这个近景拉得很灵魂!何薪这个小人的表情也太搞笑了,来来来,小金,我告诉你,下次拍啊,你得……”

  @.哒xs63点看

  任金公公跟着学艺,初晴顺势和岳秉武刃他们聊起了这件事。

  得知她要把视频上传,武刃担忧问:“这样会不会给你的公司带来麻烦?”

  初晴道:“谢谢提醒。不过我已经想过了,能有什么麻烦,我不怕事。”

  她都敢塞两百个黑户在影视城了。

  武刃心中侠情顿生,赞许道:“明明是开公司的,却愿意为不幸的人发声,想不到小宋总你还是性情中人。”

  没想到他误会了,初晴有些无奈说:“我其实也有私心的。”

  武刃一愣,一时哭笑不得,不知道怎么接话。

  都说论迹不论心,不管出发点如何,她都做了帮助他们的事情。像这种情况,很多人都会顺理成章接下夸奖,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人这么直接说自己“有私心”的。

  岳秉到底是导演,以前在龙寨,他们还把群演叫“死跑龙套的”,他不关心其他剧组怎么样,实事求是道:“片场被堵了这么久,我们这里至少有四个组因为他受牵连,却没有一个导演出声,就是因为这小子似乎来头不小,影视城这边都在保他。你要怎么把视

  频发出去?”

  现在人人都能当自媒体,下午已经有群演把用手机拍的发到了网站上,不过因为场面太混乱,拍出来的效果有限,人家看着以为是一群人瞎闹唱歌,就像石头扔进水坑,没有起一点声响,甚至所有带上#婺州群演维权#tag的也被删了。

  初晴笑了,“我今天下午也看到了。我还发现,有一人在上传视频的时候,tag里打了几个错别字,结果视频就没有被删,所以可以推断,现在还只是很简单的关键词检索屏蔽。我当做一个搞笑视频发出去,什么都不带,我们公司的粉丝僵尸号比较多,估计没那么快被发现。”

  结果初晴还是算错了。

  她算错了广大人民群众过年的无聊程度。

  视频发出去后,她没有放在心上,和温虞她们挂着视频聊了一会天之后就睡了,凌晨两点的时候,罗美彤给她打了个电话。

  “你是不是背着我另外找了个其他人推广?”

  初晴还有些迷糊:“啊?”

  “我也是半夜被人家公司的电话闹醒的,你看我们的微博。”

  初晴打开微博时,软件卡顿了一下,没有开屏广告缓冲,下一秒就猝不及防跳进了界面。

  然后她看到了消息栏写着五位数的小红点。

  罗美彤在电话里道:“初晴。”

  “我们的视频火了。”

  接手公司的六年里,她还没见过这么多的转发数,过去辉煌的时代不像网络反映这么迅速,数据也没有这么直观,罗美彤早就接受了公司的小作坊定位,一时声音都有点颤抖。

  好一会,电话里才传来年轻总裁的声音,话里带着有些无奈的困意。

  “彤姨。这种程度就不用打电话了。”

  “以后会更频繁,也只会更火的,为了心脏着想,您尽快习惯吧。”

  罗美彤:“……”

  这个倒霉孩子。

  大合唱的事情一下就传遍了各群演中介的接活群,还有来影视城体验生活凑热闹的年轻小群演,截图了有人拍到何薪一脸崩溃的模样,做成表情包供大家感受何大导演当时的绝望。

  场地和器材都是按天计费出租的,一天不开工,烧的就是投资人的钱。

  这种事情很难界定,所有人大可以说,是过年天气太冷,等着上戏的时候一起唱歌活动身子,总不能报警说,有一群人因为太开心,在公共场所唱歌吧。

  @.哒xs63点看

  能让何薪拍不了戏,他还不能拿他们怎么办,这主意谁想的,太损了。

  不过损得让人神清气爽。

  第二天,不仅原本何薪组里被拖欠工资的群演,还有很多没有活的群演来看热闹。

  何薪一早就到了片场,没有理会这帮乌合之众,随便他们在外头唱,今天直接安排那两百个黑工改扮上场,拍不会受外界影响的战争镜头。

  正是过年的时候,粗制滥造的军服很薄

  63点看

  能让何薪拍不了戏,他还不能拿他们怎么办,这主意谁想的,太损了。

  不过损得让人神清气爽。

  第二天,不仅原本何薪组里被拖欠工资的群演,还有很多没有活的群演来看热闹。

  何薪一早就到了片场,没有理会这帮乌合之众,随便他们在外头唱,今天直接安排那两百个黑工改扮上场,拍不会受外界影响的战争镜头。

  正是过年的时候,粗制滥造的军服很薄

  群演的衣服从来不洗,味道很难闻,不过比起血液和死人的气味,这根本不算什么,两百个禁卫军面不改色脱下羽绒服,迅速套在t恤衫了外头。

  何薪一时间毛骨悚然。

  原先那些群演虽然总抱怨待遇不好,至少还像人。

  这两百个黑工,简直就是没有感情的机器。晚上安排他们睡仓库,他们眼都不眨一下,组里的伙食他承包给了自家二姨,只有白菜和寡淡汤水的菜,他们也能面无表情吃下去,甚至吃得干干净净。

  这种人能拍好戏吗。

  等他们列队到跟前以后,何薪就一点犹疑都没有了。

  这些人估计在黑工厂都睡硬板床,站着格外笔挺,加上常常做苦力,一个个人高马大,身材把破旧的军服都撑得完全不一样了。

  就像是天生的军人。

  何薪嘶了一声。

  “好是很好,还好得过了头,搞得我都觉得我们这破剧组配不上了。就是……我看着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导演助理也一脸茫然,半晌才合掌:“他们这样子,搞得衣服也不显眼了,我还没发现。何导,这是小鬼子的衣服啊,小鬼子怎么可能这么高,还有那几个国字脸,看着太正气了!”

  为了用最少的人拍出最多的人员效果,大部分战争片剧组的群演用法是:让一帮人换好衣服,定好了路线和爆破点,然后就哗啦啦往一个方向冲,之后再换敌方的衣服,又呜啦啦嚷着往另一个方向冲着再拍一遍。

  何薪知道,这下麻烦了。

  他们组的群演都撂挑子了,这两百人又根本没法演敌人。

  虽然是个不一定能不能上映的电视剧,可是这方面不能开玩笑。因为手撕鬼子片,最近审核很严,要是卡在这上头,制片肯定不会放过他。

  实在不行,就只能先拍我方的镜头了。

  新的军服还没送过来,让化妆师先给他们化了简单的烟尘和伤妆,片场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何薪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武刃叫“小宋总”的女人。

  一个混出头的打星,一个破公司的老板,瞎搀和群演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图什么。

  听场工说,昨天唱歌就是她的主意。他倒要看看她今天有什么招。

  一辆小面包车停下后,好几个男人跳下车,在他们上风架起了四口大锅。

  何薪:“……”

  昨天大合唱,今天要做大锅饭了吗。

  因为黑工们像是被关了几个世纪才放出来的,何薪还得带着副导演给他们从头讲戏和规矩,告诉他们什么是镜头,教他们该怎么认定点位。

  戏刚说完,一股红烧肉的味道就飘了过来。

  和昨天“不争气”的男女主演不同,这次吃群演餐的禁卫军们意志很坚定,反倒是片场里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了了,窃窃私语起来。@.哒xs63点看

  有人低声抱怨:“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扣门的剧组。”

  关了几个世纪才放出来的,何薪还得带着副导演给他们从头讲戏和规矩,告诉他们什么是镜头,教他们该怎么认定点位。

  戏刚说完,一股红烧肉的味道就飘了过来。

  和昨天“不争气”的男女主演不同,这次吃群演餐的禁卫军们意志很坚定,反倒是片场里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了了,窃窃私语起来。@.哒xs63点看

  有人低声抱怨:“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扣门的剧组。”

  导演把伙食承包给自己亲戚做,油水更加要少一层,最近过年,什么都贵,连他们工作餐也被克扣,青椒炒肉里最多两根肉丝。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合同都签了,工资还没拿到呢,

  众目睽睽下,金公公带着人,把保温桶提到了剧组跟前,就见里头是盛了炖到酥烂的红烧肉、还飘着甜香的玉米汤并蓬松饱满的大米饭。

  何薪问:“怎么,昨天给我唱曲儿,今天还要送吃的给我?”

  金公公嗤笑说:“这是我们老板送给两百个群演的。”

  他习武,说起话底气很足,嗓音并不尖,但是声带多少受到阉割的影响,笑时说出来的话格外阴阳怪气。

  见到金公公,知道是皇后娘娘的意思,林将军率先往外走,其他人便跟着有序出片场。

  知道自己指挥不动这些人,人前还要维护自己导演的权威,拿起喇叭,何薪只好软话硬说:“干什么呢!今天忙活一上午,就给你们化妆讲戏了,要吃也给我等到拍完这几场戏再说。”

  这时候,场外有人道:“谁说的!你有合同吗!”

  又有人叫起来:“你得拿出证据来!”

  “你擅自安排戏份,违反了我们的协议,不反过来找你要钱已经是好的了!”

  ……

  这都是当初何薪拖欠工资的时候说过的无耻话,现在看到他被人反过来放了鸽子,原本剧组里的群演干脆原话奉还,落井下石起来非常痛快。

  何薪恼羞成怒,上前就要拉住林将军。

  被突然从背后袭击,林将军条件反射伸出手,轻飘飘反攥住了何薪的手腕。

  何薪并未觉得疼痛,却不由自主脱力,在其余人看来,导演连声音也没来得及叫,就直接委顿在地。

  这一手将在场的人都镇住了。

  何薪被助理扶了起来,脱口道:“你们这是要造反?”

  这个词让一众禁卫军都怒了。

  他们可以忍受艰苦的环境,却不会接受对陛下忠诚的折辱。

  林将军冷笑一声,怒目瞪视着何薪,将头上的钢盔往地上一扔,脱了戏服,只穿着一件t恤衫,站在寒冬里,显得体格尤其健硕有力。

  他本来就画着伤妆,灰尘和假血挂在脸上,如同刚从战场上杀出来的修罗,这时完全没有掩饰怒意,只有对上这一眼,才知道其中带着多深的杀意和威慑。

  如果不是有什么存在像是铁链束缚着,他一定会像是一头出笼的猛虎,在这里杀了他。

  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何薪脚下一软,木然看着所有人也随着领队摘下戏服,没有任何行李,在围观群演们的起哄叫好和掌声里,潇洒离开了片场。

  当天,影视城就传遍了新的进展,何薪做人太不地道,从中渎那边片场连夜找来的上百个群演,居然也被他给逼走了。

  “是末将冲动了。”

  被制止了下跪谢罪,林将军只好垂着头这么说。

  杀了他。

  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何薪脚下一软,木然看着所有人也随着领队摘下戏服,没有任何行李,在围观群演们的起哄叫好和掌声里,潇洒离开了片场。

  当天,影视城就传遍了新的进展,何薪做人太不地道,从中渎那边片场连夜找来的上百个群演,居然也被他给逼走了。

  “是末将冲动了。”

  被制止了下跪谢罪,林将军只好垂着头这么说。

  初晴笑了:“这才叫军人血性,林将军不必内疚。本宫本来也没打算让你们一直跟着他。”

  就像和武刃说的一样,她是有“私心”的。

  没有身份,引人注目,两百个禁卫军根本没办法呆在大城市里。相比起来,影视城很适合隐藏,他们可以接各种活挣钱,在这里,一切饮食住宿的设施也很完善,加上大多群演也会抱团生活,所以他们结伴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但是一下扔过去两百个没来历的人,就很难不被怀疑了。

  初晴一开始找上何薪,就是为了中转一下,让两百人理所当然在人前出现。真要事发追查,也只会查到何薪头上。何薪不知道他们来头,也不敢往外乱说,说了,她也可以随时通知他们跑进山里。

  她不可能真留禁卫军给其他人使唤。一本正经聊工资待遇,是为了放松他的警惕,何薪教了他们群演该怎么拍戏,算是意外收获。包括中午出手帮群演,也是为了顺便给自己人加餐。

  虽然没想到直接就让他们正大光明脱离了剧组。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何薪从中渎挖来的,以后他们可以放心在影视城里活动了。

  林将军又道:“末将这里还有一事禀告。昨天在剧组时,末将发现何薪在用手机时模样鬼祟,以为他要算计我们,没想到听见他与一个人说话,说是他今晚要去一条叫蓝奇的街上,交代对方带上一份很重要的收据。”

  听到这里,金公公自告奋勇:“娘娘您想要的话,我可以趁夜为您把东西偷过来。”

  初晴表情一瞬间很丰富。

  何薪表情鬼祟,还真不一定是为了什么。因为她没记错的话,蓝奇街是婺州影视城有名的红灯区。

  影视城远离城市,一部剧一拍就是几个月,在组里呆久了,和进军营没区别。这座影视城有二十多个片场,每个组都有无数场工,有了大量的需求,产生市场也很正常。

  她会知道,是以前爷爷认识的一个艺人去那里逛,被扫黄给顺便抓进去了,他们刚好在附近,所以她陪着他老人家把人保出来的。

  有道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个太监上青楼。

  初晴语气复杂道:“那……辛苦您了。”

  金公公:?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面团、雨乌桐、渣南、容枝兮、猫丞丞、meiko、轻易风流、西瓜不是冬瓜、40935732的投喂!

  蓝奇=懒得起。

  《

  #抽卡环节#

  r金公公:飞檐走壁式摄影

  r双巧:cp剪刀手

  蓝奇=懒得起。

  《

  #抽卡环节#

  r金公公:飞檐走壁式摄影

  r双巧:cp剪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