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后宫出道 第107章(°Δ°)

小说:全后宫出道 作者:仅溯 更新时间:2020-03-22 23:5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07章

  虽然没有对外公开,考虑到蒹葭宫众人对他们的熟悉程度,初晴也在心里做好了可能被员工先发现的准备。

  但是没想到第一个撞见的会是庄。~_~杰米哒xs63

  初晴很头疼。

  庄是整个后宫最特殊的姑娘。

  李桢在帝陵蛰伏谋划了三年,刚登基便以雷霆手段控制尚书台,与太后分庭抗礼,作为西平人的庄将军看见希望,见她要选秀,交出了庄这个“投名状”。

  那时候,才历任两朝,不论南北,新京中的权贵们就已经习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忘记了外敌的威胁,在温水中开始了新一轮对权势的斗争。

  自小长在这样的环境里,这些被塞进后宫的姑娘们从未见过战乱,对战争也没有概念,虽然有争执和烦恼,也都是被牺牲或者不受重视这种问题。

  和她们不同,庄是从死人堆里出来的孩子,初晴只打听到,她幼时曾经亲眼见过修罗地狱,自那以后就成了所有人口中的“傻子”。

  刚刚进宫的时候,庄不会笑,不爱说话,会爬到树上屋顶,瘦小一个影子独自坐在那里,看着夕阳西下。

  初晴便叫魏公公将她拎下来,也不说话,只是安排迎夏她们帮她洗手净面,又看着她几口就塞掉点心,再放她回宫。

  一来二去,庄和她熟悉起来,慢慢开始会笑,会和她说话,能学着写不少字,还变得非常依赖她。

  她就像是一只刚破壳的小鸟,只能跟着自己,只能看到自己。

  也因为这个原因,上辈子所有宫人都对李桢又敬又畏,只有庄会在李桢有意引导下无所畏惧数次“行刺”。

  呆站在原地,初晴看向那块平板电脑,担心她会在下一秒把它糊在李桢的脸上。

  结果庄什么都没有做。

  像是没有看见李桢一样,她小步走过来,低声道:“我好饿,想吃夜宵。”

  因为穿越,庄回到了能长个子的年纪,有时候晚上会饿,初晴不敢让她进厨房,在家的时候就随手给她做点什么,她还没回家的话,也有徐轻容帮忙点外卖。

  初晴惊讶问:“小容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

  ~_~杰米哒xs63

  庄:“她今晚住员工宿舍,说是明天早上要排练,比较方便。”

  温虞还在婺州拍戏,看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想到这里,初晴顿时什么都顾不上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冰箱里有食堂包的三鲜小汤包,我去给你蒸两个垫垫?”

  庄用力点头。

  出于习惯,初晴顺口问了李桢一句。

  结果他毫无求生欲道:“刚好我也饿了。”

  于是,三个人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进到了屋内。

  见皇帝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自然在餐桌边落坐,选了皇后平时最喜

  欢坐的位置,庄不满瞪了他一眼。

  李桢毫无所觉,坐在那里屏气凝神。

  因为各怀心思,大家都没有说话,在这样诡异的安静里,只有平板不紧不慢道:“这位女士明显还没有准备好,被他吓到逃开了。恰好相反,连续几次尝试失败,欲求不满,雄鹿现在很焦躁,他在不断原地打转,用蹄子刨土。”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李桢主动向小姑娘递出话题:“我发现你很喜欢动物。”

  说起动物,庄终于有了反应,撇嘴道:“因为人类太麻烦太复杂了。”

  皇帝就是最麻烦的那个。

  果不其然,心机城府的男人开始贿赂她了:“你知道动物园吗?那里有很多的动物,能一次亲眼看个全,等有空的时候,我可以带着你和初晴一起去。”

  庄看上去动摇了。

  这时候,初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担心庄晚上吃太饱睡不着,初晴没有蒸很多,汤包做得不大,很快就熟了,拿上桌子,汤包软趴趴瘫在蒸屉里,被饱满的馅料撑起一点精神,薄薄的皮下有汤汁在晃荡。

  初晴本来不想吃的,因为闻到味道,也跟着尝了一个。

  李桢看着,目光已经飘到了那片樱色上。

  不笑也微微上翘,被润泽后更加诱人。

  看上去味道很好。

  别开眼,努力压下那些陡然丰富起来的思维,李桢坐直身子,拉松了一些领带,不由交叠了长腿。

  庄在对面唯恐不乱打小报告:“他踹我!”

  ~_~杰米哒xs63

  初晴正要说话,注意到他的神色不对,凑近打量,关心问:“你没事吧?”

  李桢面色如常道:“没事。”

  只能庆幸未成年今天在家,不然有事的就是她了。

  可就算是那天确定关系,最方便趁人之危的时候,他虽然有些反应,也没有这样几乎要压过理智的强烈念头。

  他今天非常不对劲。

  对突然的擦枪走火百思不得其解,非常老派的人自我反思起来,最终自动在心里解释为是头一次谈恋爱,所以会在热恋期情难自禁。

  将自己那份夜宵用完,终于平复了作祟的热意,李桢轻轻吐出一口气,见天色太晚,起身告辞,轻声细语让她们早点休息。

  初晴将他送到家门口,庄站在她身后,依旧抱着平板看,很敷衍向他点头。

  非常像是送丈夫出门上班的温柔妻子和叛逆期女儿。

  李桢忍不住想。

  自顾自拿了老父亲剧本后,他甚至觉得庄变得可爱了不少。

  一边,平板还在继续播放纪录片。

  “繁殖期的雄性十分暴躁易怒,他们受jiao配本能的支配,与其他雄性厮杀,只有获胜者才能赢得留下后代的机会。”

  “为了延续自己的基因,有些时候,雄性海象会杀死中意雌性的幼崽,好让她尽

  像是送丈夫出门上班的温柔妻子和叛逆期女儿。

  李桢忍不住想。

  自顾自拿了老父亲剧本后,他甚至觉得庄变得可爱了不少。

  一边,平板还在继续播放纪录片。

  “繁殖期的雄性十分暴躁易怒,他们受jiao配本能的支配,与其他雄性厮杀,只有获胜者才能赢得留下后代的机会。”

  “为了延续自己的基因,有些时候,雄性海象会杀死中意雌性的幼崽,好让她尽

  快接受自己的追求。”

  听到这一句,庄面露深思,下一刻,她杀气腾腾看了过来。

  李桢:“……”

  女儿还是算了吧。

  第二天一早,初晴刚到公司,玉佩就送来了其他各宫的大宫女和蒹葭宫剩余宫女嬷嬷。

  按照皇后的配置定例,融春她们二十四人只是她的随侍大宫女,除此之外,还有能进殿内行走的,只能在殿外跑腿的,包括负责扫洒做粗活的,这次一下来全,直接把蒹葭宫搬了个空。

  公司一瞬间变得非常热闹。

  已经拥有了自己的食品合作伙伴,现在直播平台走上正轨,广告代的钱也皆数入账,底气就像资金一样充足,再次面对这样的上百人阵仗,初晴一点都不慌。

  至于这一大批人的户口问题,林将军他们还驻守在影视城呢,可以帮忙分担一下。实在不行,还可以交给李桢去头疼。

  很心宽把这件事交给望秋后,初晴就继续忙女团和徐轻容的事了。

  这下人事部彻底忙了起来。

  望秋众人要先将这些人清点到位,之后再挨个谈话敲打。

  蒹葭宫的人还好说,大家打了那么久交道,能被皇帝放进他心尖尖的宫里,肯定值得信任,唯一区别是这一批来的不那么核心,依旧算是辰颂的员工。

  至于其他宫的宫女就和闵公公一样,全部划归属于大启,她们和皇后的交情大多基于她们各自的主子,娘娘不必亲自出面,由妃嫔们自己认领。

  等级森严意味着一层控制一层,加上环境过于陌生,新来的人都很安分,大启内部就这样有条不紊,仿佛一个大齿轮带动小齿轮机器,缓缓开动起来。

  过去就专门负责管束宫人,望秋很快就从这架机器里发现了一个小零件的不对劲。

  她找上融春:“慧珠是你手下的人吧。”

  公关部头子点头,“没错,她是咱们宫里的老人了,怎么啦?”

  望秋道:“我发现,她手里有不少她现在工资买不起的东西,最近也总是行踪可疑,这月的讲座还缺席过好几次。”

  向宫内渗透内奸就是从贿赂开始的,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而上次交接“王泥豆”这个账号的通话里,慧珠表现确实不太对劲,想到现代的诱惑更大,融春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融春道:“虽说她是我手下的人,但是涉及到娘娘我绝不会姑息,我会和她同寝的人先聊聊的。如果真的有问题,我先叫上迎夏,咱们把她抓个现行,最好知道背后指使她的人,再交给娘娘。”

  望秋点头,随即叹气:“你心中有数便好,刚刚尚仪局的女官也来了,我还得继续忙呢。”

  融春忍不住问:“最近来人为什么这么频繁?这都快比过年那趟还要多了吧。”

  望秋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接待来的人多了,我渐渐琢磨出一个规律,心里有个猜测。”

  “当初咱们二十四个人来,正好是陛下和娘娘在这个

  夏,咱们把她抓个现行,最好知道背后指使她的人,再交给娘娘。”

  望秋点头,随即叹气:“你心中有数便好,刚刚尚仪局的女官也来了,我还得继续忙呢。”

  融春忍不住问:“最近来人为什么这么频繁?这都快比过年那趟还要多了吧。”

  望秋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接待来的人多了,我渐渐琢磨出一个规律,心里有个猜测。”

  “当初咱们二十四个人来,正好是陛下和娘娘在这个

  世界重逢那一天,后来林将军他们到,又恰好逢着过年,那时候陛下和娘娘是重逢后头一次分隔两地。不算娘娘后头祈愿来的尚食局,是来人数最多的两次。”

  “娘娘以前说过,来的人是通过陛下才能控制的,我这些天琢磨,说不定和陛下想咱们娘娘的程度有关系。他一对娘娘相思成疾,咱们这里的人就泛滥成灾。”

  融春刮脸羞她,“你这个人看着比谁都正经,竟然能想出这么肉麻的猜测。”

  望秋冷静道:“我这叫实事求是。”

  融春:“要照你这么说,陛下最近应该比过去还要想咱们娘娘了,可是他最近与娘娘重温春日旧梦,应该是得偿所愿,快活得不得了,为什么能想出那么多人来?”

  望秋沉默了一会。

  “毕竟君心莫测,大概这就是皇帝吧。”

  秦嬷嬷是第三个发现规律的人。

  得知小夫妻重修旧好,秦嬷嬷也没了顾忌,每天换着花样用滋补药膳暗中照顾小主人,结果日子一天天过去,娘娘没有半点消息,反而是公司里的人越来越多。

  秦嬷嬷隐约意识到,现在满公司的人可能都是被自己的汤给催生出来的。

  发现陛下最近看到娘娘就脸红遁走,面带惭愧反省,秦嬷嬷开始心疼自家小主人了。

  陛下一定是因为心有余而力不足才愧疚的。

  幕后黑手秦嬷嬷只好遗憾收手。

  少了秦嬷嬷的爱心汤,玉佩不再送人,终于从入职的人海中挣扎出来,望秋和融春开始不声不响收网。

  讲座间隙,看见不声不响从后门溜出去的慧珠,两个人对视一眼,拉了打瞌睡的迎夏和算账的盼冬,四个人悄无声息跟上了。

  慧珠走进了大启其中一层楼的茶水间。

  迎夏打了个哈欠,“慧珠是来倒茶喝的吧。我就说,咱们宫里的老人,怎么会做背主的事情,要先出事也是丽妃她们宫里。”

  盼冬一把捂住她的嘴。

  很快,慧珠又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份点心,脚步变得轻快起来。

  望秋摇头,“看来她不是第一次和人家接头了。”

  融春轻嗤一声,“叛徒的心理素质可真好。”

  见她还不忘带一份吃的,迎夏一下就同仇敌忾起来,“吃里扒外,太讨厌了。”

  四季远远坠在她身后,又见慧珠走了安全通道的楼梯,还是往楼上走的。

  她们心里都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居然是约在公司内见面?

  迎夏有点功夫打底,脚步最轻,听见慧珠的脚步声消失在了这一层,先一步进了安全通道,猫着身子向上,到了某一个台阶时,突然顿住,只见她缓缓长大了嘴。

  见她这个反应,其他人连忙走近,顺着她的目光往栏杆的缝隙看过去,也傻了。

  就见楼梯上,慧珠和禁卫军里的骆四并肩坐在台阶上,一边吃点心,一边说说笑笑,骆四还给慧珠擦了颊边的碎屑,毫不在意尝了一口,被涨红脸的姑娘锤了一拳头,全然一副小儿女情态。

  四个单身狗目瞪口呆。

  她们宫女中间出了个叛徒!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神奇的美美8、就不喝稀饭、熠熠生辉~、耶梦加得。、我魂是有点淡啊、想吃个核桃、夹子ofelia、阿鱼、33934266、果子、22135376、一直是爷、归归归归归零、o桥o、早骰_、你亭好看的的投喂~

  感谢浅笑柠檬、无非锈迹与星辰、想太多、胡不厌赞助的奶茶特别感谢啤酒要加冰送的三个深水,破费了,无以为报,只能努力加更。

  《

  秦嬷嬷牌造人汤,喝了真的能造出人。

  平凡:???

  耶梦加得。、我魂是有点淡啊、想吃个核桃、夹子ofelia、阿鱼、33934266、果子、22135376、一直是爷、归归归归归零、o桥o、早骰_、你亭好看的的投喂~

  感谢浅笑柠檬、无非锈迹与星辰、想太多、胡不厌赞助的奶茶特别感谢啤酒要加冰送的三个深水,破费了,无以为报,只能努力加更。

  《

  秦嬷嬷牌造人汤,喝了真的能造出人。

  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