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027莫非脑子不好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5-23 13:20: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应是我祖父过来了。”许明意道。

  “嗯。”吴恙点头,他也听到了。

  见他站在原处未动,许明意默然了一瞬,道:“……那吴公子倒是走啊?”

  难道他认为他们二人可以光明正大地一同站在此处等她祖父过来,而不会被误会吗?

  吴恙也默然了一瞬。

  他一时没想那么多。

  自幼的教养叫他下意识地觉得,镇国公来了,作为晚辈便没有刻意回避的道理。

  是他疏忽了。

  “告辞。”

  他低声道了一句,便转身隐去。

  大鸟一步三回头地跟在他身后。

  一人一鸟还未来得及走远,背后的说话声便隐隐传入耳中。

  “祖父。”

  “怎么独自呆在此处,还叫丫头们守得那么远……万一又睡去了,磕着碰着可如何是好?”

  “觉得房中有些闷,才来园子里走走,睡了大半日,眼下精神尚可。”

  这寻常的祖孙对话吴恙未去细听,脚下亦是未停。

  然而女孩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引起了他一丝留意。

  “祖父,这柄绫绢扇是皇后娘娘所赠,您看可好看?”

  ——姑母?

  吴恙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眼神微动。

  许明意乃镇国公府嫡姑娘,姑母赠赐些物件并没什么稀奇的。

  有些奇怪的是,一个小姑娘问自己那五大三粗、提起大刀来能独自迎战一窝匪贼的祖父……一柄女儿家用的扇子好不好看?

  这姑娘虽然笑起来有些傻,但从方才寥寥几句相谈可见是个有心思的。

  吴恙心有猜测,站在原处凝神听去。

  “嗯……好看,极配昭昭。”廊中,镇国公也当真接过扇子认真看了片刻——这样精细的扇子,他一次折断五十根不在话下。若换作年轻时,还能更多些。

  “祖父您瞧,这上头还绣有一行小字,终温且惠,淑慎其身……而这个‘慎’字,似比其它字用线要深些。”

  见孙女边说边指给自己看,在这方面没什么见地的镇国公只能配合着,认认真真地点着头。

  “祖父,您说——皇后娘娘是不是想借这扇子,来提醒咱们镇国公府什么?”

  这突转的话锋叫镇国公脸色一变。

  “昭昭,这等话可不能乱说。”

  “我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罢了。”许明意略放低了声音,道:“这扇子不早不晚,恰就在您归京的那一日被送过来。或许,是身处宫中的皇后娘娘察觉到了什么,才会有此提醒。”

  镇国公眼神变动了片刻。

  而后道:“昭昭应是想多了,那可是皇后娘娘。”

  “是皇后娘娘没错。”许明意道:“可娘娘姓吴。”

  镇国公意外地看着面前的孙女。

  “吴许两家皆是开国重臣,虽许家在京城,吴家于宁阳,然处境仍称得上有相似之处。倘若许家当真出了事,局面失衡之下,吴家即便根基深厚,却也未必能够幸免。”许明意声音低却清晰:“此次定南王世孙被召入京中,以及途中遭遇山匪,这两件事,或都值得细细思量。”

  “昭昭,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镇国公眼底隐隐有几分探究之色。

  “是孙女闲来无事,独自琢磨出来的,也未曾同其他人提起过半句。”许明意道:“倘若祖父觉得可以一听,那便听一听。”

  夜色中,吴恙神情微动。

  果然是刻意说给他听的——

  是在提醒吴家不可大意,也是在提醒他在京中要多些防备。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般向他示好?

  这世间断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善意,更何况许吴两家本就不合。

  吴恙认真思索片刻,脸色莫名有些异样。

  该不是方才一见,这姑娘……

  他制止了自己再往下深想这叫人不寒而栗的可能,抬脚大步离去。

  走了两步,却又猛地停下。

  他看向自己手中之物——

  方才竟忘了将东西还她。

  女子首饰乃贴身之物,他就这么带走未免不合礼数。

  这么想着,抬手便欲抛出去。

  不行。

  若被谁捡了去,再不慎闹出什么麻烦来,妨碍到了她的名声,到时她免不了还要怪罪他。

  罢了,还是先由他代为保管,日后寻了机会还她便是。

  许明意凝神听了片刻,确定那脚步声远了,心中落定下来。

  这厢,镇国公正心情复杂地看着孙女。

  别人家的女孩子闲来无事琢磨的是女红胭脂珠宝首饰,而他家孙女……

  “昭昭长大了,这些话,我会放在心上。家中一切,自有我同你父亲来操心。眼下你只需放宽心,养好身子。余下的,不必去多思忧虑。”

  “祖父,我已经十六岁了,不再是小孩子了。祖父十六岁时,已经开始筹措人马,带百姓平不平之事,忧心天下之事——”许明意眼神坚定,道:“昭昭不比祖父心怀苍生,如今只是想为家中尽一份力而已。

  我知道祖父不舍得叫我操心这些,向来只想叫我无忧无虑地长大,开开心心地活着,可若家安难保,又何谈其它?”

  镇国公听得讶然。

  在他眼中,并不曾觉得身为女儿家就该束于内宅之事,只是正如昭昭所,他是‘不舍得’,在他眼中,护好镇国公府是他身为家主的责任所在。

  孩子不仅懂事,更懂得体谅他的心情。

  镇国公复杂而欣慰地叹了口气。

  “一年未见,都不知昭昭何时竟已懂得这些了。”

  许明意看着发丝花白的老人。

  她与祖父,何止是一年未见啊。

  “好,昭昭不再是孩子了,那今日咱们祖孙便谈一谈心。”镇国公在廊栏边坐下,朝着孙女招招手。

  许明意笑着坐在他旁边。

  祖孙二人从家常说到朝局,许明意望着身边的老人,心中极安稳。

  她有着这世间最好的祖父,不仅疼她宠她,更懂得倾听她的话,只要她说得有些道理,祖父便会认真地听进去,且客观地对她改观,不再将她看作一无所知的孩子。

  “对了,祖父不是在外书房同几位先生议事吗?怎来了此处?”

  听得孙女此问,镇国公这才猛地记起来自己来这园子里的目的。

  “对了……我是来找前院那年轻人!你可瞧见他了?”

  他去前院找人问话,得知对方来了园中闲逛,便追了过来。

  许明意不答反问:“不知祖父寻他何事?”

  “这两日诸事匆忙,还未来得及打听清楚他的家世——”事情未确定前,他还不能将不知真假的猜测说与孙女听。

  然而却听身旁女孩子平静地道:“他啊……孙女打听过了,他是定南王世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