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026坚持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5-23 13:20: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贫道先前只观其面相,便可知是非富即贵……而今听闻定南王世孙所遇之事……”姚净未直,只面色复杂地道:“想来未必没有可能啊……”

  “荒唐!怎会有如此巧合之事!”镇国公紧握着茶碗,“若他真是定南王世孙,先生当时又岂会卜不出来!”

  姚净眉头直抖。

  “……”

  这是在为难谁?

  ——他要有那逆天的本领,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镇国公亦是不可置信之下的回避之,只一瞬间,便也恢复了理智。

  对了,宁阳人士……

  那小子昨日说他是宁阳人士!

  “砰!”

  镇国公重重地搁下茶碗,蓦地站起身来。

  不成……他得去见一见那小子问个清楚!

  书房外,早已是一片漆黑。

  镇国公大步朝着前院客房而去。

  仆从在旁提灯,几乎是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

  ……

  夏夜凉风习习,卷着阵阵花香。

  镇国公府花园深处,一条横跨过蜿蜒溪流的朱廊中,许明意坐在廊栏上,背靠着廊柱在乘凉。

  她面朝廊外,望着园中夜景片刻,忽而闭上眼睛。

  闭目瞬间,又缓缓睁开。

  如此反复数次,确认眼前景色无一更改,女孩子忍不出发出愉悦笑声。

  她是真的回来了啊!

  眼前一切如旧,犹如隔世重生。

  许明意极安心地闭上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手中团扇,嘴角始终上翘着,一阵夜风轻轻柔柔拂过发梢,便是这极为寻常之事,却仍又叫她不禁笑了出来。

  不远处,渐渐走近的少年闻声驻足。

  循声举目望去,只见皎皎月色之下,少女姿态随意凭栏而靠,月白薄衫,织金襕裙,鸦发半挽半为夜风所拂动,团扇遮去了半张脸,只有清脆笑声传出。

  少年神情莫名地看着这一幕。

  这般不远不近地瞧去,分明颇有几分画中仙子之姿,然独自一人在此傻笑许久……莫不是脑子有些不好吗?

  他正欲转身离去,却见那廊中少女转过了头来。

  廊下琉璃灯将少女面容映照清晰,可见肤色白皙,琼鼻菱唇,眉眼清澈却又矛盾地秾丽。

  少年怔然一瞬。

  倒不是看得呆了,而是他清楚地觉察到——他被发现了。

  而下一刻,一支发簪不由分说地破风直冲他的方向而来!

  利簪扫落半片木槿花叶,眼看便要刺向他面门。

  少年动了动眉,却未去躲。

  许明意从廊沿跃下。

  只见对方已从木槿树后缓步走了出来,一身深色长衫,五官深刻英朗。

  他右手中握着那支云脚珍珠卷须簪,夜色中稍显冷峻的眉眼平静之余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许姑娘不愧是将门出身,洞察力果然非常人可比。”

  头一回见面便险些叫他破了相,倒也确实不负他先前所惧。

  看清对方长相,许明意颇感意外。

  “原来是吴世孙,我还当是府里溜进了小贼——”

  吴恙看着她:“许姑娘怎知我身份?”

  “吴公子一眼便可猜出我是何人,我猜得出在府中住了两日的吴公子是何身份,又有什么稀奇的?”

  许明意以平静的反问来掩饰自己方才一不小心脱口而出的破绽。

  她险些忘了,此时镇国公府中人尚不知吴恙身份。

  吴恙不知信了没信,语气叫人不辨真假地称赞了一句:“许姑娘倒是聪慧。”

  “不知方才可不慎伤到吴公子了?”

  “不曾。”吴恙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便当真伤着了,也是在下自找,姑娘家警惕些是好事。”

  许明意待他并无丝毫成见,相反还有些心存愧疚,此时听他这般说,面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吴公子随意走走,我便不打搅了。”

  吴恙颔首。

  许明意握着扇子出了长廊。

  然此时,忽听得一声尖锐的飞禽鸣叫声划破夜色。

  吴恙抬头望去,出声道:“天目——”

  一只秃鹫闻声寻来,在上空盘旋了片刻,便俯冲而下。

  许明意看了过去。

  这好吃懒做的丑鸟本就是吴恙所养,只是前世吴恙死后由她代为照料了——她本是没什么兴致与耐心去伺弄这些东西的,只是想着原是自己将这鸟的主人克死了,做人也总归不能太不厚道。

  “等了你一路,还当你找不过来了。”吴恙朝着大鸟伸出了一只手臂。

  然而却见大鸟鸣叫着径直飞向了许明意的方向。

  “天目!不可伤人!”

  吴恙皱眉大步上前。

  下一瞬,却见大鸟稳稳地落在了许明意肩头,而后拿利喙轻轻蹭了蹭她的乌发。

  许明意不禁怔然。

  吴恙更是愣住。

  主人在哪里都看不清了?

  这鸟瞎成这样还能要吗?

  “这是吴公子养的?”许明意明知故问道。

  吴恙神情复杂地点头。

  虽然目前看来不像这么回事。

  许明意替大鸟顺了顺有些凌乱的羽毛,在心底由衷地感叹了一句“还真是从小丑到大啊”,边笑着道:“回去吧。”

  大鸟看了一眼吴恙,又低头蹭了蹭她的肩,似乎极不情愿。

  吴恙:“……?”

  这种被虐待的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依靠,不愿回到恶毒的亲生父亲身边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

  “回去吧!”

  许明意提溜起大鸟的翅膀,简单粗暴地将大鸟抛了出去。

  大鸟低鸣一声,似在埋怨她的薄情,然而到底还是乖乖朝着吴恙的方向飞了过去。

  吴恙却未像往常那样伸出手臂去接。

  没良心的东西,自己飞着吧。

  一路飞来累得不轻的大鸟落在他脚边,不满地拿利爪在地上划拉了几下,刨起一阵尘土。

  吴恙皱眉。

  ……还学会报复他了?

  今天他这个主人的尊严算是被这破鸟给丢尽了。

  “老太爷……”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阿葵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