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016 恶念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5-13 22:45: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么想不开的脑袋,也难怪要走上绝路了!

  崔氏一句话落地,引得许明意看了过去。

  原来母亲只明时一个,竟是自己不愿再生吗?

  眼下想想也是,有明时时,母亲不过是刚满双十的年纪,之后一直没再有动静,也只能是这个原因了。

  许昀与老爷子也拿复杂的目光望向崔氏。

  儿媳妇方才提及明时之时的神情就如同是做完任务之后的解脱,这使心中盼着能多几个孙子热闹热闹的老爷子心中滋味繁杂——所以,这才是儿媳妇生下儿子之后大喜不已,然而之后带起孩子来又十分敷衍的态度转变的真正缘由吗?

  这些年来萦绕在他心头的一个谜团,今日总算是破案了。

  但也……没什么话能说。

  许昀则是将目光转向了自家兄长身上。

  一直以来,他还以为是兄长的问题,如今看来倒是他误会兄长了……

  察觉到气氛忽然变得微妙,以及母亲眼中赫然写着“坏了,一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的模样,许明意适时开口打破这奇怪的局面:“阮氏,你当真觉得你的孩子、你的病,皆是我所害吗?”

  听她开口,阮氏面上嘲弄之色更盛:“……若不是因为你,老爷不会那般心狠!老爷待我并无几分真心在,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陪在身边而已,难道这竟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念头吗!”

  她语气中俱是质问与不甘。

  然而说话间,见少女高高在上地坐在那里,神情平静地俯视着跪在此处的自己,一颗心更是被狠狠刺痛——

  万念俱灰之下,日复一日压制在心底的怨恨与不满如猛兽破笼而出,激得她最后的一丝理智也消散无形。

  “该死的不是我的孩子,是你这害人精才对!你若死了,便不会有妨碍了!”

  若中毒之事没有被察觉,一个身患嗜睡症的人,要出点什么意外再简单不过……她总能找得到机会下手的!

  可偏偏败露了!

  既如此,她也再没什么好怕的!

  阮氏从地上起身,神情狰狞地扑向许明意。

  且竟还从宽大的衣袖中,摸出了一把泛着冷光的匕首来。

  这个时辰,突然被叫到此处,她心中就已经预料到事情败露的可能,甚至在更早之前,她便想到过这种结果。

  这把匕首,是在决定向许明意下手的那一天就备下的。

  “拦下她!”

  许启唯感知敏锐,早先一步察觉到,陡然皱眉出声喝道。

  许明意不耐烦地动了动眉,随手抓起一旁小几上的茶碗,动作利落地朝着扑上来的阮氏掷去。

  “哐!”

  精巧的白玉茶碗精准无误地击打在阮氏的手腕之上,使其手中匕首与茶碗一同应声坠地。

  下一瞬,阿珠便将阮氏牢牢制住。

  “放开我!”

  阮氏不甘心地挣扎着。

  这间隙,一枚红黄相间之物从她身前衣襟内掉落。

  阿珠腾出一只手捡起——实则也是有意转移注意力,以免自己忍不住做出当众暴打阮氏的举动来。

  只见那是一枚平安符。

  “原来也不尽是糊涂的啊,也知心虚恐惧……说到底,口口声声说着旁人害你,实则不过是替自己的恶念找借口罢了。”许昀叹了口气,语气是一贯的随意:“害了你那孩子的,从来都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夜深人静时,你想必也早已想透了这一点吧?”

  只是想透之后,无法接受,日复一日,便这么悄无声息地疯了。

  又不想就这么疯掉,于是急于要找个出口,而昭昭不知是造了哪门子的孽,便这么稀里糊涂地成了她臆想中替自己赎罪的那个凶手。

  阮氏狠狠地盯着他:“你胡说!”

  许昀微微眯着眼睛,摇头道:“我有没有胡说,你比谁都清楚。说起这个孩子,若起先大哥不曾同你明不可孕育子嗣,你怀下之后,他强逼你舍去,不谈你身为妾室的身份,于情于理,那皆是他的不对。可你在入镇国公府之前,便已经同他立下了约定,却自顾背弃此约。孩子固然无辜,然而事后作出一副深受他人所害的你,却并不无辜啊——你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他本不是个爱同其他人说道理的人,然而阮氏一意想要逃避现实,他着实看不过眼。

  毕竟在这个家里,作为头号浑噩度日之人,他委实不能容忍有人比他活得更加浑噩啊。

  听着对方一句句强逼着她清醒的话,阮氏神情反复变幻,不住地摇头否认。

  许明意却顺着自家二叔的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是啊。

  她此时认真细想,只觉得生不生孩子这种事情,其中也大有讲究与门道——

  首先讲求的就该是双方情愿,无论男女,不顾对方意愿,单方面瞒着对方或逼迫对方怀下孩子,那都是不合情理的。

  不能因为阮氏是女子,她身为妾室身份低微可怜,看似处于弱者一方,便将这种‘毁约’的行径视为合理。

  即便父亲当初的要求有些古怪,可那是在阮氏入镇国公府之前便已经说明的,阮氏既答应了,又得了镇国公府的庇护和富贵,遵守诺该是最基本的底线。

  而不能是那句——‘只是想要个孩子,难道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可以混淆视听的。

  况且,这件事情阮氏伤心伤身,她父亲亦非铁石心肠,舍去一个已足四月的胎儿,难道心中就不会因此留下阴影与愧责吗?尤其是这本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意外。

  这种情况下,倒不必再去多说什么对阮氏公不公平,在抛却约定的前提下去谈公不公平,这本身就不公平。

  眼下,她倒是十分好奇父亲为何从始至终这般坚决地不让阮氏生育子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