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 005祖父归京

小说:如意事 作者:非10 更新时间:2020-05-11 01:52: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葵点头。

  “姑娘您交待便是。”

  ……

  次日,是许明意的十六岁生辰。

  因抱病在身,便未似往年那般宴请京中贵女上门庆贺。

  即便如此,从清早起,各府小姐的生辰贺帖还是接二连三地送进了镇国公府,并着或精致贵重或冲着许明意的喜好来送的各式生辰礼。

  其中亦有从宫里送过来的。

  这倒不是因为许明意多么擅长交际。

  她性情算不上温婉,也半点不圆滑,甚至还有几分将门小姐骄纵的名声在外,人缘之所以还能这般好,不外乎是因镇国公府的地位罢了。

  大齐建国不久,她的祖父,当今镇国公许启唯,也正是刚打了胜仗还朝的许老将军,当年乃是同先皇一起打天下的开国功臣,在朝中威望甚重,亦极得百姓景仰。

  而许明意身为镇国公府唯一的嫡女,身份自然非寻常贵女可比。

  这一日,许明意难得一大清早便醒了来。

  用罢了早食之后,见自家姑娘认真看了那些生辰礼,阿葵暗暗有些奇怪。

  往年这些东西,除了没有署名的那份儿,姑娘根本都懒得去细看的,只会叫她们仔细整理了礼单以便来日回礼而已。

  许明意放下了手中的匣子,眼神涌动着。

  果然都一样——

  其它的生辰礼她或许没什么印象,但有两份她绝不会记错。

  皎皎送来的是整整一匣子大小相仿且晕彩极好的南珠,据说是攒了一整年的,送给她穿珠帘用。

  吴皇后送来的是一套宝石头面首饰,另还有一柄做工精细的团扇。

  许明意拿起那柄绫绢扇,扇柄坠着平安结,扇面上以卓绝的苏绣勾出了一幅燕飞图,一旁又有一行小字:终温且惠,淑慎其身。

  一套宝石头面,对镇国公府的姑娘来说称不上稀奇,然身为中宫皇后,这般送礼称得上中规中矩。

  至于这柄扇子……

  夏日里正是能用到的时候,又系了一枚平安结在,于病中的许明意来说,送得也正是合情理。

  先前许明意便是这般想的。

  但兴许是后来经历了太多事情,眼下她事事总爱过分多去留意思索。

  尤其是同吴许两家有关的。

  她正盯着那柄扇子瞧,只听得丫鬟来禀,说是:“柳姑娘到了。”

  “叫她进来吧。”

  柳宜走了进来。

  “听说昭昭今日醒的早,我便去厨房给你煮了一碗长寿面来。”她手中端着托盘,笑着道:“还有几样小点心,都是以往你爱吃的。”

  许明意微微点了点头:“有劳你了。只是我刚用罢早饭,且先放着吧。”

  “那便尝一口好了,图个吉利嘛。”

  柳宜在她身边坐下,将碗碟放在二人中间的小几上,递了筷子到许明意面前。

  “我当真不饿。”

  许明意晃着手中的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

  柳宜笑着点头,好脾气地顺着她:“那就先不吃。”

  许明意一向娇惯,心里想什么便说什么,可从来不管别人的颜面好不好看——可谁叫人家是镇国公府的嫡女呢?

  “昭昭这扇子倒是精巧得很,瞧着像是宫里的东西。”她好奇地问起。

  许明意淡淡地“嗯”了一声。

  柳宜也不在意她的冷淡,只认为是因病中心情不妙。

  目光扫过许明意手中团扇,又看向那些琳琅满目的锦盒匣子和帖子,她喟叹了一声:“这般比较之下,我备下的生辰礼,倒是寒酸地拿不出手了。”

  这话倒不难接。

  一句“心意到了即可”,也就和和气气地揭过了,可偏偏听那靠在椅子里的许明意兴致阑珊地道:“不送也没什么。”

  眼下她一刻也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同无关紧要的人说废话这上头。

  当然,若是面前的人当真如表面看来这般和善,她也不会这般。

  柳宜的脸色终于有些挂不住了。

  “自还是要送的,只是希望昭昭别嫌弃就好。”她勉强笑着说完这一句,就起了身道:“你好好歇着,我去厨房瞧瞧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夫人说了,晚间咱们自家人还是要庆贺一番的。”

  阿葵暗暗嫌弃地拧眉。

  什么自家人啊,她又不姓许。

  脸皮这么厚,莫不是脸同脚底板长反了吗?

  “阿葵,送柳姑娘。”许明意道。

  阿葵应了声“是”,顺便端起了一旁盛放着药碗的托盘。

  柳宜来不及去细想许明意今日的态度,就看到了那碗中不曾动过的药。

  “昭昭还是不肯吃药?”

  出了前堂,她低声问阿葵:“这怎能由着她任性呢……你和阿珠该是好好劝一劝的。”

  “这药本也无甚作用,姑娘不愿喝就先不喝了。”

  柳宜叹气道:“不喝药病怎么能好呢?”

  阿葵脚下未停,看着前方,似自语般说道:“未必就是病呢……”

  “什么?”柳宜愣了愣。

  阿葵摇摇头没说什么。

  柳宜又道:“昭昭这病马虎不得——”

  “这是自然。只是这些郎中太医都不顶用,我正想着待今晚老爷回来之后,同老爷问一问,能不能请些江湖郎中来给瞧瞧。”阿葵喃喃着,眼底似有思索。

  “江湖郎中?”柳宜忧心忡忡地道:“我以前常听人说,有些江湖郎中用药极不讲究,看着是有奇效,实则极伤身子……昭昭身子金贵,怎能叫江湖郎中来看?你便是同老爷说了,他只怕也是不会同意的。”

  阿葵似犹豫了一瞬。

  却还是道:“万一有人能医得好姑娘呢,总要试试吧。”

  柳宜欲又止,然阿葵疾走几步,已将她甩在了身后。

  屋内,许明意又沉沉睡了去。

  解毒非一日之事,昨日才换的药方,她这一睡便睡到了临近傍晚。

  醒来时,还是觉得没睡够似得,仍是困得厉害。

  “姑娘醒了。”阿珠撩开了纱帐。

  随后便是阿葵的声音。

  “姑娘醒啦?”

  相比阿珠的沉稳淡然,她显得激动得多,走到床边道:“姑娘,老太爷回来了!”

  思绪尚且朦胧的许明意顿时精神一振。

  祖父回来了?!

  是,她记得,祖父就是在她生辰这一日抵京的!

  等等——

  她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