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狂少 第十二章 长街血战 下

小说:校园狂少 作者:巅峰的神 更新时间:2020-05-15 22:53: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郭飞宇拉着张雅的手渗出了汗,心里暗暗的盘算着,本来想找机会给张强或者曹虎打个电话,现在的情况铁狼帮的人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带着张雅冲出去,二是坚持到警察来。、qВ5.\警察什么时候来还是个未知数,看来只有带着张雅杀出去了。郭飞宇把心一横,凌厉的目光扫向铁狼帮的人,心想:既然你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那也别怪我无情了。

  逼近郭飞宇的铁狼帮打手挥舞着砍刀劈向郭飞宇,郭飞宇抬脚踢向一个打手的手腕,那人的手腕“咔嚓”一声无力的垂下来,手中的砍刀也飞到了空中,旁边的四个打手同时挥刀劈下,郭飞宇放开张雅的手腾身跃起,接住从半空中掉落下来的那把砍刀,在空中将身子一扭,整个身体横在空中,手中的砍刀已划向了四人的脖子,四个人的刀还没完全劈下就感到脖子一凉,四道血水喷了出来,身子也软软的倒在地上。围着郭飞宇的打手看到这鲜血淋漓的景象更加的疯狂,他们吼叫着冲上来。

  郭飞宇举刀劈向冲上来的人,每劈出一刀便有一个人倒下,每倒下一个人,后面的人就补上来,铁狼帮已经被劈倒了三十多人。看着还在不断往上涌的人,郭飞宇狂吼一声,他那鬼魅般的身影不停的在张雅身边闪现,没有一个人能靠近张雅,也没有一个人能够伤到郭飞宇。惨嚎声不断的响起,铁狼帮的打手不断的倒地,地面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血红的地面上躺着不下三十具的尸体和百十多个受伤的打手。郭飞宇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郭飞宇拉着张雅的手渗出了汗,心里暗暗的盘算着,本来想找机会给张强或者曹虎打个电话,现在的情况铁狼帮的人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带着张雅冲出去,二是坚持到警察来。、qВ5.\警察什么时候来还是个未知数,看来只有带着张雅杀出去了。郭飞宇把心一横,凌厉的目光扫向铁狼帮的人,心想:既然你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那也别怪我无情了。

  逼近郭飞宇的铁狼帮打手挥舞着砍刀劈向郭飞宇,郭飞宇抬脚踢向一个打手的手腕,那人的手腕“咔嚓”一声无力的垂下来,手中的砍刀也飞到了空中,旁边的四个打手同时挥刀劈下,郭飞宇放开张雅的手腾身跃起,接住从半空中掉落下来的那把砍刀,在空中将身子一扭,整个身体横在空中,手中的砍刀已划向了四人的脖子,四个人的刀还没完全劈下就感到脖子一凉,四道血水喷了出来,身子也软软的倒在地上。围着郭飞宇的打手看到这鲜血淋漓的景象更加的疯狂,他们吼叫着冲上来。

  郭飞宇举刀劈向冲上来的人,每劈出一刀便有一个人倒下,每倒下一个人,后面的人就补上来,铁狼帮已经被劈倒了三十多人。看着还在不断往上涌的人,郭飞宇狂吼一声,他那鬼魅般的身影不停的在张雅身边闪现,没有一个人能靠近张雅,也没有一个人能够伤到郭飞宇。惨嚎声不断的响起,铁狼帮的打手不断的倒地,地面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血红的地面上躺着不下三十具的尸体和百十多个受伤的打手。郭飞宇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那把卷了刃的刀继续朝街口走去。

  铁狼帮的打手见郭飞宇受伤,以为有机可乘一起蜂拥而上,郭飞宇扛着张雅奔入人群,卷刃的砍刀上下翻飞,血水不断的浅到郭飞宇的脸上,郭飞宇就像从地狱走出来的死神不住的收割着人命。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浑身是血的郭飞宇扛着张雅走出了街口,没有人再阻挡他,后面也没有人追上来,他过转身,发现铁狼帮剩下的人都呆呆的望着他,郭飞宇冲着这些人吼道“发什么呆!上来砍我啊!”

  铁狼帮剩下的打手听到郭飞宇的吼声把手中的砍刀往地上一扔,向街的另一头狂奔而去,街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郭飞宇扔掉那把没了刀刃的砍刀,然后将肩膀上的张雅放下来,街口周围密密麻麻的人远远的看着郭飞宇和张雅。无数的警车向街口飞驰过来,百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和特警把郭飞宇和张雅团团的围住。

  警察局长何辉走进人群,看到浑身是血的郭飞宇,心里一惊,用发颤的声音问道“郭少!你没事吧?”

  “死不了!”郭飞宇冷冷答道。看着这些姗姗来迟的警察,强忍着内心的怒火,瞅了一眼身旁的何唬

  “围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里边抓歹徒。”何辉冲着周围的警察大声的呵斥道。心里却已乱成一团,时不时用手擦一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他不担心里边死了多少人,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前程。郭飞宇被人围杀在他的心里就是天大的事,只要郭飞宇对他不满,他这个局长颈到头了,望着脸阴沉的郭飞宇他的心也七上八下的。

  警察冲进这条平日里热闹无比的小吃街,看到这血腥的场面都傻眼了,几个警察弯下腰一张嘴,胃里没消化干净的饭渣混着胃液喷了出来。整整半条街上到处散落着残肢断臂,没有死去的人躺在地上呻吟着,死去的人身上的血还在不断的流出。现场的每个警察都感到头皮发麻,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起随即遍布全身,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快!快通知医院派救护车!”一个头脑还算清醒的警察高声喊道。

  h市的大街上数不清的救护车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郭飞宇看着一位医护人员为张雅包扎伤口,对着张雅无限温柔的道“雅儿,疼吗?都是老公不好,让你受伤了。”

  “老公,我没事儿,只是划破了点皮。”张雅小声的道。

  郭飞宇转过头对着垂手站在旁边的那把卷了刃的刀继续朝街口走去。

  铁狼帮的打手见郭飞宇受伤,以为有机可乘一起蜂拥而上,郭飞宇扛着张雅奔入人群,卷刃的砍刀上下翻飞,血水不断的浅到郭飞宇的脸上,郭飞宇就像从地狱走出来的死神不住的收割着人命。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浑身是血的郭飞宇扛着张雅走出了街口,没有人再阻挡他,后面也没有人追上来,他过转身,发现铁狼帮剩下的人都呆呆的望着他,郭飞宇冲着这些人吼道“发什么呆!上来砍我啊!”

  铁狼帮剩下的打手听到郭飞宇的吼声把手中的砍刀往地上一扔,向街的另一头狂奔而去,街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郭飞宇扔掉那把没了刀刃的砍刀,然后将肩膀上的张雅放下来,街口周围密密麻麻的人远远的看着郭飞宇和张雅。无数的警车向街口飞驰过来,百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和特警把郭飞宇和张雅团团的围住。

  警察局长何辉走进人群,看到浑身是血的郭飞宇,心里一惊,用发颤的声音问道“郭少!你没事吧?”

  “死不了!”郭飞宇冷冷答道。看着这些姗姗来迟的警察,强忍着内心的怒火,瞅了一眼身旁的何唬

  “围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里边抓歹徒。”何辉冲着周围的警察大声的呵斥道。心里却已乱成一团,时不时用手擦一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他不担心里边死了多少人,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前程。郭飞宇被人围杀在他的心里就是天大的事,只要郭飞宇对他不满,他这个局长颈到头了,望着脸阴沉的郭飞宇他的心也七上八下的。

  警察冲进这条平日里热闹无比的小吃街,看到这血腥的场面都傻眼了,几个警察弯下腰一张嘴,胃里没消化干净的饭渣混着胃液喷了出来。整整半条街上到处散落着残肢断臂,没有死去的人躺在地上呻吟着,死去的人身上的血还在不断的流出。现场的每个警察都感到头皮发麻,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起随即遍布全身,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快!快通知医院派救护车!”一个头脑还算清醒的警察高声喊道。

  h市的大街上数不清的救护车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郭飞宇看着一位医护人员为张雅包扎伤口,对着张雅无限温柔的道“雅儿,疼吗?都是老公不好,让你受伤了。”

  “老公,我没事儿,只是划破了点皮。”张雅小声的道。

  郭飞宇转过头对着垂手站在旁边的

  他随手的把电话扔到桌子上,用发颤的手点了一支烟,还没等烟放进嘴里,几名端着枪的特警踢开门冲了进来。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李海涛身子软软的瘫在椅子上,不甘心的道“我哥是市长,你们谁敢抓我。”

  “你哥都自身难保了,哪有时间管你。”何辉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

  何辉走进来瞟了一眼瘫在椅子上的李海涛,厉声道“把他给我拷起来,带走。”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