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55章不准欺负妈妈,都冲我来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方家宅邸,韦小宇不止一次来过。在京城里,红色后代家族,还处在权力中枢的世家,每年春节,或者大人物生病和去世,都是会来往交际的。

  不但韦小宇来过方家大院多次,刘萌儿也跟着父母或者姥爷到过韦家,陈家的。

  “方阿姨这几天都住在你姥爷家?”韦小宇看着两个佣人帮忙提着刘萌儿的行李带着他们轻手轻脚地走向后院,凑到刘萌儿耳朵边轻声问道。

  刘萌儿一想到母亲托她带韦小宇来京城会面,就感觉一阵不自在,酸酸的醋意之外,还有种深深的忧虑:难道妈妈想要一辈子都跟女儿共享她的夫君不成?

  所以一路上她暗暗生闷气,坚决不给韦小宇占她一丝便宜的机会,似乎这样就惩罚了韦小宇一样。

  “你干嘛不自己去问她?”刘萌儿没好气地说,忽然发现韦小宇一把搂住了她的纤腰,差点惊叫起来,连忙压低声音警告他,“混球,你给我注意一点……唔……”

  韦小宇一口吻住了刘萌儿娇嫩的唇瓣,飞快地吮吸了两口才分开,一本正经地走路。

  刘萌儿擦着自己的樱唇,又羞又气又无可奈何,早知道这厮就是这样的邪恶之徒,不知道以后还会做出多少叫人又惊又怕的事情来呢。

  绕过曲廊,行走在石板桥上,桥下水流淙淙,月明星稀,假山掩映,翠竹点缀,好一派幽婉的夜景啊。

  刘萌儿置身其中,加上她身上的艺术细胞,被这样的场景感染了,一时玩性大发,追上韦小宇,在他抓了一把,差点惊羞出声,连忙松手向前跑了,不忘了回头鄙夷地朝韦小宇别了别嘴。

  这厮真是个色狼坯子,好像他那玩意儿随时随地都硬挺着的一般,随时准备着糟蹋妇女,刚才那坚挺硕大的手感,让刘萌儿休息到今晚还难以恢复的酸痛又隐约有了一些胀胀的热乎感,下渐渐堆积起了一片火热。

  韦小宇几个小时前被一个神秘的高贵熟妇挑逗的心猿意马,这会儿实在坚持不住,强吻了“未婚妻”一口,欲火又开始噌噌地窜了,想到一会就又要见到方阿姨了,母女两具白花花的等着自己享用,更加心猿意马按捺不住。

  没想到萌儿姐主动来抓自己的兵器,看来御姐一路上冷冰冰的样子是假的嘛。

  看着刘萌儿蹦蹦跳跳地跨过了最后的石板桥面,牛仔短裤露出的两条白皙长腿和包裹着的浑圆翘美,他连忙追上去。

  方晚秋回娘家,都是固定住在最靠河畔的独角楼上,相传这独角楼是清朝一位户部尚书休憩的凉亭。如今这凉亭得到了加固和装饰,改变成了一座二层楼的独立居所。

  方晚秋今晚没有住楼上,而是在隐蔽性和隔音效果更好的一楼安睡。和父亲早早交换了一下思想她就休息了,明天早上没有会议安排,她甚至可以和韦小宇那厮玩到天亮的。

  想到自己和那个小色狼远隔几百里就按捺不住了,不惜丢弃了羞耻之心委托女儿带他过来相会,以慰之苦,她就感到一阵阵一样的刺激和偷情的快感。

  她是一个任何事都深思熟虑之后才谋定而后动的人,但在和韦小宇这家伙发生悖伦之事上,她发现自己太轻率了,甚至都没有仔细考虑过一切后果。

  但她更是一个提得起也放得下的人

  对人性和人心的掌握早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都不用太顾及女儿的感受,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女儿是一个敢于冒险寻求刺激的女孩子。

  只是,女儿从此可能走上不寻常的婚姻和人生路,作为母亲多少有些遗憾……她很快进入了梦乡,梦境处处是春色,一根硕大粗长的是主题……

  咚咚咚,咚咚咚,门被轻柔地敲响了,方晚秋从旖旎的春梦中惊醒过来,眼前似乎还晃悠着那条黝黑雄壮的大,她翻身起来下了床,带着迫不及待的期待问道:“谁呀?”

  刘萌儿被韦小宇从身后搂着纤腰,翘臀下面的夹着一条坚硬的帐篷,她娇躯瘫软在韦小宇的怀中,有气无力地回答妈妈:“我呀,萌儿,娘亲救我……”

  韦小宇知道刘萌儿一向我行我素,性格乖张,却没有想到居然如此娇憨,幸好两个佣人放下行李已经远去了,不然他都会替她感到脸红的。

  他的一双手已经自然地攀上了御姐的两座玉女神峰上了,微微用力揉着搓着,感受着她们的弹软浑圆,在她散发着清香的耳朵边哈着热气调笑道:“阿姨救不了你的,她自身还难保呢,嘿嘿。”

  刘萌儿闭上了眼眸,反扬着螓首在韦小宇的脖子上厮磨着,两人耳鬓相接,亲密无间。

  她的娇喘已经急促,娇躯已经酥软,浑身肌肤都开始发烫起来。

  “嗯……”她像病了一般地呻吟了一声,有些夸张却绝对不假,是她心底的真实写照。

  反着双手,抚摸着韦小宇的大腿,她很想去捉摸韦小宇顶在她腿间的坚硬帐篷,母亲却开了门。

  她本能地想从韦小宇的怀里挣脱出来,但韦小宇搂的很紧,特别是她发胀的双峰更是被他牢牢把握在手中搓揉,娇躯软的厉害。

  睁开眼睛时,母亲穿着睡衣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被屋子里的灯光透映着,半透明的睡衣内呈现出一具妙曼有致的胴体。

  她知道母亲的睡衣一向保守,今晚却穿的这么性感撩人,难道是专门为韦小宇准备的么?御姐感到一丝酸楚的味道,自己这个“正牌”的女友对韦小宇都没有这么尽心,看来自己还需要跟妈妈学习啊!

  “嗨,阿姨你好美。”韦着,拥着软软的御姐进门。

  方晚秋侧身让过立刻关上门,刚回身,便被韦小宇劈面抱住了,嘴唇压了过来。

  方晚秋惊喜交加,自然地搂住了韦小宇的腰,等他的嘴唇一挨上她的唇瓣,她便启开了樱唇,迎入了他的舌头。

  “嗯……”她的鼻子里哼出一声羞婉的满足的呻吟,嗅着韦小宇身上迷人的雄性味道,她安心地闭上了眼帘,沉浸在和少年情人的激吻之中。

  刘萌儿若有所失在站在一边,看着高贵的母亲此刻像一个欲女一般和自己的“未婚夫”缠绵悱恻地拥吻,她感觉自己有些多余,更有许多不服气。

  刚刚从睡梦中苏醒的母亲,发丝略显凌乱,却反而具有成人的慵懒之美,薄薄的睡袍,凹凸有致,线条完美,活生生的一具的,更像是一座活火山。

  母亲的双臂已经挂在了韦小宇的脖子上,吻的那么深,那么动情,那么激烈,恨不得要将韦小宇吞进她的肚子里一般。

  而再看韦小宇,一边和高贵的女书记舌吻,一双手一点也不规矩,隔着睡袍抚摸着女书记的背部,抓捏着她的丰臀,甚至拉着她睡袍的下摆朝上提。

  看着妈妈的两条赤裸的玉腿渐渐地完全曝露在空气中,一方巴掌大的镂空情趣袒露在了刘萌儿的眼中,她又羡慕又嫉妒。

  妈妈的臀型很美,不是十分硕大,却绝对肥厚,仿佛全是脂肪团,又绝不下垂,圆嘟嘟的,和她纤细的腰肢以及雪白的大腿搭配起来,简直就是完美的诠释形体之美。

  她眼睁睁地看着韦小宇低嚎着对母亲娇嫩的樱唇又啃又咬,将母亲柔软的香舌吸进嘴里拉的长长的,而那一双贼坏的手兜着母亲的肆意地抓捏,那么用力,让母亲的美臀惨烈地变了形,他居然还恶趣味地猛地一松手,母亲那两瓣浑圆的香臀便荡漾出一片迷人的臀浪来,看的刘萌儿娇喘吁吁。

  她上前一步,左右分开缠绵的两人,双臂一伸,挂在了韦小宇的脖子上,霸道地说道:“不准欺负我妈妈,你的坏主意都冲我来呀……”

  不等韦小宇回过神来,他的嘴唇便落入了刘萌儿的吮吸之中,连忙一把抱住御姐柔软的娇躯,开始分辨两母女口中津液的不同来。

  他一边和御姐重复着跟妈做过的动作,一边望着御姐身后抿嘴直喘的书记,表示淡淡的歉意。

  方晚秋意犹未尽,但遇到自己的女儿跟自己争抢,她也没辙,只好抱着双臂,移步到了窗前的书桌边倚靠上去,绞着双腿,暂时压制自己的,看女儿和小情人表演。

  韦小宇看不到高贵的熟妇书记,感觉意境差了不少,于是抱着御姐软绵绵的娇躯转身,一边移动着靠近床沿,一边看着抿嘴羞笑的女书记,在她女儿身上尽情地发挥。

  “呀,轻点,你要咬破人家的舌头啊?”刘萌儿松了嘴,娇憨地嗲怪韦小宇。

  韦小宇却粗野地将多事的御姐抱起来,一下丢到床上,便开始脱衣服和裤子。

  “妈妈,你先歇一会,我累了你再来哈。”刘萌儿不敢看母亲的眼睛,但语却是如此大胆露骨,一边看着韦小宇展示他健硕的身体,一边给自己解除衣服。

  “死妮子也不害臊,一点也不比你娘差……”方晚秋说完,感觉自己母女俩真让人咂舌,不但能玩出疯狂出格的事情来,而且还如此放浪不羁,于是又抿嘴只顾羞笑。

  看着韦小宇和女儿都很快脱光了,两具赤裸裸的胴体展示在自己眼前,方晚秋双腿绞的更紧了,似乎是要阻挡蜜谷里奔腾出洪水猛兽一般。

  女儿胴体雪白,昭示着青春的活力,含羞带嗔的表情真是惹人怜惜。

  浑圆如春笋般的椒乳,两点粉红的小尤其夺目。

  蜷着的两腿之间,平坦的下面凄凄的一片芳草的点缀,更是画龙点睛之笔。

  而韦小宇,浑身上下肌肉紧绷,双肩已经开始开阔,胸肌鼓鼓的,隆起一片疙瘩一般的肌肉,两腿犹如双塔,坚定而沉稳。

  最让书记感到窒息的是,少年直直挺立着的黝黑大。

  茂盛的丛中,突兀地挺立出一条青筋暴起的大,又粗又长,那赤红发亮的狰狞而威风凛凛,简直可以摧毁一切肉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