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54章被动变主动的副书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梁仲英想躲开自己的大腿,可实在没有躲避的空间了,又想用手来遮住自己的大腿,可又怕这厮趁机来抓自己的酥胸,那自己可就左支右绌应接不暇了。

  “小宇,别这样别这样,你知道你这算是什么行为……唔……”梁仲英话没有说完,就感觉眼前一张脸凑上来,自己的两片唇瓣便被含住了,嗡——她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丰腴的娇躯禁不住痉挛般地颤栗起来。

  多久了?自己有多久没有和丈夫同过房了?梁仲英已经记不清楚了,她只知道此刻自己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发烫,没有一处不舒服,颤抖的厉害,怎么也控制不住。

  她知道这是在公共场所,她是高贵的女人,手握重权的女官,无论如何也不该在这样的场合跟一个少年发生接吻的事来。

  她闭上了眼睛,以为这样别人就看不到她的失态了。

  她几乎不假思索地就伸出了一双白皙的玉臂搂住了少年的脖子,张开了两片火辣辣的唇瓣,将少年的嘴唇含在了自己的嘴里。

  她感觉自己很热烈,很饥渴,有些不熟练地伸出了香舌,正好遇到少年伸过来的舌头。

  “嗯……”她听见自己的灵魂在呻吟,她用力地吮吸着少年的舌头,浑身猛地充满了力量,想将这个少年男孩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变成自己饥渴的身体的一部分。

  韦小宇没想到自己从一个猥亵者反倒变成了一个被侵犯者,真应了那句话:调戏不成反被。

  他当然知道梁阿姨不是普通的家庭妇女,非富则贵,高高在上,平时颐使气指惯了,在这样情爱的事情上肯定也会是主动寻求满足她自己的需要了,而且这种女人,往往都是对男权社会的反抗者,征服男人,将男人踩在脚下,乖乖地为她服务的。

  见贵妇如此主动,韦小宇心想自己恐怕在阿姨的心目中,自己已经成为了她的禁脔了吧。

  想到这里,他有点不服气,大手直接按在了贵妇左胸上,高耸的令他心颤,用力地一把抓住了,丰富的弹性,硕大的轮廓,刺激的他控制不住地呻吟了起来:“哦……”

  “嗯嗯……”被捏,而且那么用力,让梁仲英体会到了什么叫销魂的快感,激动的连连娇哼,感觉自己的已经热乎乎一片,恐怕那只有在自己如炽又得不到发泄的时刻才流出的羞人的液体也流出来了吧。

  她含着少年的舌头,大口地吞噬着他口腔里的口水和唾液,她一点也没有感到厌恶,反倒令她感到无比的催情,全身心都沉浸在了这不伦的禁恋之中。

  “呼——”韦小宇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别开了嘴唇,大口地呼吸,但贼手一点也不闲着,又攀上了贵妇的巅峰,隔着衣襟对这团饱满又弹力十足的进行把玩,嗅着贵妇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体香,他由衷地赞美道,“阿姨,你的咪咪好大好软啊,我真想看看她们长的是什么样子的……”

  “让阿姨先看你的。”梁仲英说着,已经解开了韦小宇的皮带,等不及拉开拉链,小手就从他的裤腰里钻了进去,贴着韦小宇主动瘪着的,小手拂过浓密的,一把就抓住了少年的,顿时心惊胆战,带着疑惑和惊异,她的小手顺着粗壮的茎秆一直摸到了少年的上,早已经

  气喘吁吁,结结巴巴地问道,“天……天啦,你这个臭……臭小孩啊……有木有用过,快告诉阿姨,有木有跟别的女人做过?”

  韦小宇气喘如牛,大被贵妇的小手揉捏着,撸动着,看着她大胆又富有占有欲的眼睛,他的手一边从贵妇的领口伸进去,一边十分无邪地说道:“阿姨,我也想啊,我好多同学都不是了呢,可我不是顺便的人啊,我韦小宇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啊阿姨,要不,阿姨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去……哇,好大!”

  梁仲英感觉自己发胀的终于落入了第二个男性——儿子关向东哺乳期间的触摸不算——的手,而且是她第一次心甘情愿让男人捉摸抓捏把玩的。

  她感觉自己的心扉都要碎了,道德的自我谴责,年龄的巨大差距,身份的鸿沟,对伦理的践踏,她十分矛盾,却又欲罢不能。

  她紧紧地盯着少年玩味的眼睛,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一股滚烫的从幽谷蜜孔里淌了出来,她唯有用力地抚揉套撸少年硕大的才能让自己安心。

  她忽然很后悔,跟丈夫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都爱做不做的态度,从来没有想到要在男女之事上表现主动,营造情趣,此刻自己想要折服这个少年,想要表现一下自己成熟的风范了,才感觉技术匮乏,不知道少年满不满意,会不会认为她是一个索然无味的女人呢?

  “哦哦……”她咬紧银牙,尽量不让自己控制不住的娇啼声传出来,敏感的被少年的手指拨弄着,按压着,间或猛地将她的大抓捏一把,如此轻重缓急把握的令她荡气回肠,快感阵阵,她更为自己不懂得服侍男人感到羞愧……

  突然,韦小宇裤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恋恋不舍地又将贵妇的大捏扁搓圆,最后在他已经硬挺起的上搓捏了几下,才抽出手掏出手机,按接听键之前,他还在贵妇脸蛋上亲吻了一下,指指卫生间,示意自己去接电话。

  刘萌儿要出发了,问韦有专门的司机开车送他们去京城。

  韦小宇略微有些失望,不能单独和“未婚妻”享受旅途确实是一件憾事。

  当他从卫生间出来,梁仲英已经结了帐,恢复了她高贵冷艳的气质。

  发髻挽在脑后,端庄无比。不可挑剔的五官面容,为茶餐厅增色不少。

  高挑的身子,修长中略显丰腴,又不失凹凸有致曲线妙曼,尤其是她那一条紫色的无袖连衣裙,将她的高贵气质和妙曼身材彰显的淋漓尽致,引人垂涎。

  “阿姨……”韦小宇跟着华贵无双的贵妇走出大门,迎面扑过来西京夜晚的热浪,盯着她浑圆肥厚的丰臀,正要解释。

  “你有事就先去吧。”梁仲英恢复了她的冷艳,完全从她眼睛里看不出刚才意乱情迷的媚态,“对了,你的手机号是多少,我的手机坏了。”

  韦小宇含笑望着贵妇的眼睛,似乎在调笑:嘿嘿,阿姨是要跟我再续前缘么?

  梁仲英怎么看不出韦小宇眼睛里的戏谑,作为柔情荡漾的女人,她本能地伸出手指在韦小宇手臂上掐了一下,语气却是那么的一本正经,望着中山路的夜景撒谎道:“其实你很像我当年的一个熟识的人,报你的手机号吧,我能记住的。”

  &nbs

  p; 韦小宇发现,贵妇这会儿已经将自称“阿姨”换成了“我”,难道她已经故意忽略掉了两人之间的年龄和身份差距了,想要跟她公平相处了?

  这个发现,让韦小宇颇为舒服,既然还有后续故事,就暂时不要让人家难堪了,不然弄个鸡飞蛋打就不好了,当即连报了两次自己的手机号。

  梁仲英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不过在车子启动的时候,她按下了车窗给了韦小宇一个友好的招手式再见。

  梁仲英回到金牛大酒店时,发现酒店大堂里有好多身穿制服的警察,她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让自己镇定一下,冷着脸走了进去,立刻有警察上来盘问,不过她已经看到儿子关向东了,她顺手朝急忙跑过来的儿子一指,一不发地丢下发愣的人们,进入了电梯。

  关向东见母亲终于出现了,似乎神色有异,连忙跟着钻进了电梯,朝轿门外带队的西京市公安局刘副局长说道:“刘局辛苦了,你们先稍等一下,让我跟母亲先聊几句好吗?”

  “好的,梁书记,关先生。”刘能毕恭毕敬地说道,看着电梯轿门关闭一路上升,他胖胖的身子松了一口气。

  传闻中的梁仲英美貌不输方晚秋和陈飞扬,现在一看,真正传不虚啊。

  西京一把手方晚秋方书记,身材略显娇小,而且气质和蔼,完全符合大家范,不骄不躁,不疾不徐,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沉稳柔绵。

  二把手陈飞扬陈市长,和梁仲英副书记一样高挑丰腴,陈市长似乎更胜在铁腕的气质,干净利落的行事风格,更令西京政坛闻风心颤。

  而三把手梁仲英副书记,一样的气质高贵冷艳,初次见面的观感看来,她算是介于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的性格和风格,高层恐怕也有让她来充当调和剂的考虑吧。

  但刘能公安战线的职业,多年看人识人的经验来看,梁仲英既有方晚秋的隐忍大局观,又具有陈飞扬的冷厉性格,恐怕她不止是两者兼而有之,更隐隐有一种独立主见的坚决啊!

  看来,西京的官场,并不是会一团和气的,各方的争斗还会延续的……

  “……妈,你倒是说说啊,这大半天你的行程……”

  “好了,你回去吧,要是不放心,留几个便衣在外面就行了,我乏了,要休息,一切等明天说吧。”

  “妈——”

  梁仲英将手包朝茶几上一放,半转身冷冷地盯着儿子:“向东,我的话你真的不打算再听了?”

  打发走了关向东,梁仲英立刻进了浴室,首先将脱了下来,底襟上赫然一片湿润,颤抖着用手指一抹,黏黏的,滑滑的,都是她的羞,她的涩。

  给浴缸放着温热的水,她颤抖着手指在自己热乎乎的一摸,柔软的唇瓣全是黏糊的液体,她禁不住一阵瘫软的颤栗……

  韦小宇被强迫着坐在副驾驶上,刘萌儿自己霸占了整个后座睡觉,枯燥的旅途,在四个多小时之后结束了,私牌奥迪在凌晨三点半到达了一座红墙高院内,这是方家的宅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