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52章熟美副书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贵妇手腕上挂着的手包是刚从地上捡起来的,似乎被涂贯他们踩踏过,因为贵妇从包里拿出手机来发现不能开机了。

  韦小宇见过这种手包几只,而且都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那是国内两大高端奢侈品之一“麋鹿”品牌的女士手包,国人鲜有了解。

  因为麋鹿的创始人是开国十大元帅之一李帅的嫡孙女,只生产女士手包,产量十分有限,采用纯麋鹿皮革制作,全手工,据说每年都定向生产不到一千只,全部都有编号。

  韦小宇是在母亲陈飞扬和小姑韦忆柳等几个既有身份地位又具有非凡的出生的女子手中见过。

  因此,他心中对这个落难贵妇充满了怀疑,不敢轻率地表现出自己的好色本性来。

  梁仲英见韦小宇一点也不客气地上下打量着她,而且露出颇为艺术的眼光在她的酥胸和下面来回比较,将她成性的闪光点尽收眼中,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一点被亵渎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自己的美被得到认可的沾沾自喜,这让她很不解。

  但被如此赤裸裸地欣赏,就算是寻常妇女也会难堪的,何况她生来高贵,养尊处优,容不得半点猥亵,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懵懂年纪的少年男孩呢。

  她有一腔的羞愤,但她老辣的眼光也看得出韦小宇敢以如此态度对待她,肯定也有恃无恐,比先前那两个少年更有来头的;而且他还特意地留意了她手中的麋鹿手包。

  她知道,在天朝能识得这包是什么货的人并不多。

  她忍住了喝斥韦小宇,而是以商量的口吻问道:“没想到现在的小孩子成熟的这么早,你可否告诉我你的家世和名字?”

  韦小宇似乎一副懒得跟你烦的表情,一挥手当先迈步朝中山路的方向走去:“走吧,边走边谈,尊贵的女士,似乎你得先跟我道一声什么吧?”

  梁仲英心底暗笑,人家出手救了自己,自己颐使气指惯了,连基本的人之常情都忘掉了,当下淡淡地说了一声“谢谢”,跟着少年朝外面走。

  “啊不客气不客气,我开个玩笑而已,”韦小宇“见好就收”,是的,他见到好的了,绞尽脑汁要“收”了这个贵妇了,“阿姨,容我先请问你一句,看你非富即贵,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外面闲逛呢?该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家庭琐事了吧?”

  最好是跟丈夫闹翻了,最好已经打算离婚了,嘎嘎……

  “先前听他们说,你姓魏(韦,卫),是哪个魏?”

  “阿姨贵姓啊?”

  梁仲英来西京之前,当然会对方婉秋和陈飞扬的现状有所了解了,陈飞扬的儿子韦小宇的名字突然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我有一个姓陈的同事的儿子姓韦。”

  韦小宇迟疑了一下,回头正好遇到梁仲英求证的目光,他哈哈一笑:“我也认识一个人,他叫陈家洛,他的儿子叫韦小宝,哈哈哈……”

  梁仲英狐疑更重了,此刻两人已经走出了巷子:“那好吧,我叫你韦小宝可以吧?”

  韦小宇接着明亮的街灯看着高挑丰满贵妇的眼睛,有点心猿意马了:“阿姨,我其实叫韦小宇,比韦小宝少两个笔画,你呢?”

  韦小宇也算是试探。他想,如果眼前的贵妇真的颇具身份的话,既然来了

  西京,也许会对陈飞扬有所了解,便有可能也了解到了她的儿子韦小宇;如果此贵妇真的没有听说过韦小宇其人的话,他算是老实地回答了贵妇的疑问,也不会多生事端的。

  两全其美!

  梁仲英已经顾不上韦小宇带着雄性的目光在欣赏她的成熟之美了,笃定眼前这个救助了自己的少年就是陈飞扬的儿子,她心中反而有些患得患失。

  她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自己跟陈飞扬的儿子有了这种离奇的邂逅,陈飞扬就会在体制内摒除派系斗争而跟她握手欢。

  但如果她能装聋作哑假装不知道韦小宇的身份而跟他做一对忘年交的朋友的话,何尝不是在她跟陈飞扬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韦小宇就成了两人之间的调和剂呢?至少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啊!

  她忽然又觉得自己政坛混迹多年了,这种想法太纯真,不切合实际,可她当年也是忙于辅助父亲争权夺利而忽视了儿子关向东的成长,如今想关照儿子时,儿子已经定型了,更不受她的管束了,这也是她今日单人游逛西京街头遇险的原因之一啊。

  现在看来,韦小宇明显正值青春发育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什么的都正在塑造,可塑性很强,她如果跟韦小宇多加沟通,对这个年龄段的少年多一些了解,也许对她管束儿子关向东还会有所裨益的呢。

  尽管韦小宇眼神颇为色迷迷,梁仲英很好理解。陈飞扬果敢杀伐的性格早已经名声在外了,她比自己更没有时间教育孩子呢;韦小宇十五六岁,正是对异性充满好奇的年龄,长期缺少母爱的孩子,当然会对和妈妈差不多年纪和神韵的女子充满依恋了,据说那叫恋母情结;再有,梁仲英对自己的容貌身材还是颇为自负的,这也是她敢于来西京,和闻名遐迩的两大绝色美人方晚秋和陈飞扬共事的底气之一,所以,能让几个懵懂少年依恋甚至铤而走险并不是什么奇谈怪事了。

  “阿姨……”

  “啊?呵呵,你看我,阿姨人老了,注意力又不集中了,走吧,阿姨今晚感谢你,请你吃宵夜怎么样?”

  这么主动邀约,该不是对本小爷别有企图吧?韦小宇狐疑地望着梁仲英漂亮的黑眼睛,这双眸子一点也不显老,像水汪汪的两潭清水,高雅,贵美,似乎还有一种母性的关爱,他立刻对自己龌龊的思想加以深深的鄙视。

  他宁愿相信贵妇对他虚与委蛇是为了套出涂贯他们的身份加以报复,虽然韦小宇对涂贯的二世祖作为相当不感冒,但看在他妈妈邹桂芝的面子上,更愿意不让邹桂芝伤心。

  而且,“未婚妻”刘萌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给自己打电话了呢。

  “还有什么犹豫的,怕阿姨把你卖掉了?”梁仲英面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忽然发现自己说话都失去了一向的沉敛稳重,变的童心未泯了,仿佛和一个自己溺爱的小辈逗趣一般。

  见梁仲英偏着脸,追逐自己的眼睛,一副开心的模样,韦小宇非但没有被长辈溺爱的宠幸之感,倒有几分“像涂贯那样猥亵你,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这么轻松惬意”的邪恶心理。

  “好吧,阿姨就算把我卖掉,也肯定会谈个好价钱的,呵呵,走吧。”说完,他就假装绅士一般地曲起胳臂,要让梁仲英作为他的女伴挽他的手臂,同时为了不让梁仲英有反对的时间,他接着问道,“阿姨,你总有个姓氏的吧,你可不能告诉我你随丈夫姓哦?”

  “我

  姓梁,梁山好汉的梁。”梁仲英面对韦小宇的胳臂,她心头将韦小宇狠狠滴羞骂了一番,自然不能轻易地挽他的胳臂了,可也不能断然拒绝,她聪明地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案,握住韦小宇的手,并伸开五指,在韦小宇领悟了她的意思后也伸开五指,两人便十指相扣了。

  十指相扣,可以是恋人,关系亲昵的长幼,父女,或者母子,当然是未成年的女或者子,都无可厚非,倒更让人羡慕。

  “哇,梁阿姨的手很软啊,都不像一个三十岁的阿姨的手呢。”

  “呵呵,瞎说,阿姨都四十几了呢,你该不是故意缩小阿姨的年龄讨阿姨高兴的吧?”

  “什么?”韦小宇大为惊异,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狠狠滴打量着近在咫尺的贵妇,强烈地眨眨眼睛,“不可能,阿姨在逗我吧?”

  “小屁孩不学好,装这么像,”梁仲英发现自己的城府在大幅度减低,羞怨地瞪了韦小宇一眼,“告诉阿姨,是不是在学校里就是这样骗小女生的?”

  梁阿姨成熟的风情在这一瞥之间展示无遗,又具有青春少女的柔情似水,看的韦小宇心猿意马:“切,班上那些女同学,整天咋咋忽忽的,一点深度都没有,我才看不上眼呢……”

  “那要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入你的法眼啊?”话一说完,梁仲英就后悔了,这话不是送到韦小宇这厮嘴里去让他戏耍自己吗,连忙接着说,“对了,这么晚你怎么……”

  “我喜欢的女子必须要成熟一些,”韦小宇打断梁仲英的话头,胳臂装着随意地在熟妇腋下的侧肋部位碰了碰,软软的,肉肉的,却又毫不感觉臃肿的感觉让他心脏砰砰直跳,他一边打量着贵妇,一边描述,“最好有波浪一样的长发,不必染出什么乱七八糟的颜色,黑色最好;眼睛要黑要大,充满温柔,却绝对不能是唯唯诺诺,看得出她的独立和自主性格;鼻子……阿姨,别躲啊,让我看看你的鼻子嘛,呵呵呵……”

  “臭小子,给你一点颜色你就开染坊了,阿姨可警告你哈,阿姨凶起来可厉害的哦,到时候可别哭鼻子才好呢,咯咯咯……”

  “啊,对了,笑容一定要像阿姨这样,雍容大方,却又让人自惭形秽不敢直视,牙齿也……哎呀,别掐啊阿姨,我不说了,哈哈哈……”

  一路欢声笑语,引得晚归的人们纷纷侧目,大多均认为他们是一对亲人,比如姑侄,姨侄之类的。

  韦小宇虽然并不知道梁阿姨的真实身份,他也不急于知道,如此这样忘年交谈,略去了年龄和身份的界限,其乐融融岂不是更好?

  梁仲英也感概良多。

  她有很多年,不,应该说是这一生中还没有像今晚这样充满着新奇和特别,无论是她为人子女,还是为人母亲,都不曾这样享受过融融的如亲情般的惬意。

  虽然陈飞扬的儿子总时不时地在语上占她一点若轻若重的小便宜,而且似乎他的手臂最过分的时候已经撞上了她的侧方了,但这种无伤大雅而且还让她隐隐有些迷恋的触电感觉,她都选择了原谅他。

  因为她是母亲,她想到了自己对儿子的亏欠;她是母亲,所以体谅到了缺乏母爱的孩子的渴望;正因为她是母亲,对于被她看成儿子一般的韦小宇不知轻重的试探表示了理解,他正是塑造正确道德观的时期,她不能断然喝斥,对孩子的成长是沉重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