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51章女市委副书记遇险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韦小宇是被朱氏两姐妹赶出来的,毕竟是本能的驱使下做出那样违背常理的姐妹同享一男的事情她们是需要自我反省和检讨的,韦小宇理解她们,要给她们空间和时间去消除心理障碍。

  出了中北师大,他打了一辆车,给王芳打电话,想问问她对那五百万现金的看法,但王芳和闺蜜徐逸秋在参加她们共同的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他又不想回家,因为两个嫂子还在加班,回去也无聊。

  又想到了隔壁的顾先成遗孀赵玉琪母女,打电话给顾嫣然,顾嫣然说她姥姥来了,在外面吃饭。

  韦小宇便给母亲陈飞扬打电话,是楚芸香接的,楚姨告诉他,他妈妈在和京里的家人通话,梳理工作上的事情,问他有没有别的事。

  韦小宇本想调戏一下楚姨的,想想又算了,刚挂了电话却接到了刘萌儿的来电,说她要回京城一趟,问他有没有兴趣同路。

  韦小宇自然跃跃欲试了,反正还有二周的军训,再说杨老师都被他降服了,还怕请不到假么,当即答应了,刘萌儿便让他准备一下,二个小时后来接他。

  他给杨晓菲请假,杨晓菲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

  韦小宇心道,看来晓菲老师心里障碍还没有消除啊,要找个机会再加深一下和她之间的“沟通”了。

  百无聊赖,他想到了去给刘萌儿买点礼物,而且这次回京,也许还能见到书记阿姨方晚秋呢,不知道能不能再次重温和她们母女二人的……

  此时已经晚间十点,出租车在韦小宇的指导下,抄近路到市中心商业街区,看是否还有未打烊的服装或者首饰店。

  出租车司机也是一个妙人,告诉韦小宇他知道有更便捷的路径,于是炫耀起车技来,在一条条小巷里穿来穿去。

  韦小宇都有些迷糊了,心里暗暗怀疑这厮是不是故意在绕道啊。

  不过终于看到城商大厦越来越近了,而打表的时间和他的预计少了许多,这才放下心来,车子也钻进了一条巷子。

  这条巷子韦小宇是知道的,也曾在市长母亲陈飞扬面前提过,因为它十分影响市容市貌。

  巷子是两栋曾经西京市的地标建筑,中间间隔六米宽,从市中心的中山路延伸到了一个清代名流的故居,而这个故居现在是作为古迹在保护,那么这条巷子基本上也就成了游客去往古迹的通道,白天还有稀稀拉拉的游客进去,到了夜晚,这条巷子就基本人迹罕至了。

  之所以韦小宇会跟母亲提这条巷子,是因为韦小宇刚来西京的时候晚上逛街经过这里,就亲眼看见过几个人在巷子里斗殴,他很好奇,想进去围观,结果还被人家一顿臭骂威胁。

  于是他拨打了报警电话,可等了近半个小时警车来姗姗来迟,而斗殴早已经结束当事人早就走了,倒是有两对青年男女钻进巷子里谈情说爱了。

  此时,出租车拐过古迹围墙,进去了巷子,韦小宇坐在副驾驶座上看见了前面正在发生一起非常事件。

  司机当然也看见了,不得不停下车来问韦小宇是不是就在这里下车算了。

  韦小宇见出租车也开不过去,放下三十元车资下了车,朝现场凑过去。

  梁仲英本想今日来

  个微服私访,顺便对西京市有个大体的认识,以好上任西京市委副书记之后不会而无物。

  中午出了酒店,换了三部出租车,照着西京地图在西京的二环和三环路都转了一圈,简单吃过晚饭休息后,便信步在西京市最繁华的市中心走走。

  一路上她反复地为自己履新后工作方式方法和风格定思路,不想突然两个人用刀劫持到了这条巷子里。

  梁仲英哪曾遇到过这样的遭遇,心里惊慌,但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思考着要不要表明身份,对方意图是什么。

  等两人放开她时,她已经处在巷子的中段了,借着暗淡的灯光,她看见劫持她的是两个少年,也没有对她说什么,只是笑着用极其猥琐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梁仲英心中不禁咯噔一声:自己一个半老徐娘了居然会遇到劫色的歹徒?

  她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知道自己风韵不减当年,随着年岁和阅历的增长,官职的上升,她身上高贵端庄的上位者气质愈加浓厚了,这也正是一些缺少母爱的少年所迷恋的特征。

  “阿姨,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涂贯让马龙收起折叠刀,“温柔”地安抚眼前镇定的高贵熟妇。

  虽然少年眼神邪恶,似乎还闻到他们身上有酒味,但语还算庄重,梁仲英略略安心了一些,至少他们不是色急的猥亵犯,自己似乎虚与委蛇的话可以有转圜的余地,正要说话,没想到少年接下来的话让这个副部级女高官险些羞死。

  涂贯盯着梁仲英高耸的胸部,吞了口涎水继续说道:“阿姨,我们不但不会伤害你,还会给你从来没有享受到的快乐呢,你看,我们两个年少英俊的小哥还能让你满意吗?”

  马龙是涂贯的马仔,曾经被韦小宇一掌推倒过。听了老大调戏丰美熟妇的话,马龙实在憋不住了,嘎嘎奸笑起来。

  梁仲英高挑的身子背靠大理石墙壁,从两个少年的表现来看,她有些绝望了,明显对方是做这事的老手,她不自救的话,今晚恐怕是难以善终了。

  必须当机立断表明自己的身份,争取能有拨打电话的机会才行。

  她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略带威严,却又不至于吓到两个欲行不轨的少年:“孩子们别做傻事了,你们现在还没有做出什么大错后悔还来得及,当然我也猜得到你们恐怕家世不简单,一般人家可能惹不起,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我就是西京现在的市委副书记梁……别,别激动。”

  涂贯从马龙手里一把夺过折叠刀来指着梁仲英,声厉色荏:“你吹牛也他妈想想本钱哇,也不怕天吹破了,我知道西京有朱副书记,林副书记还有那个陈飞扬市长兼任副书记,可他妈从来没有听说过梁书记,既然你这么喜欢做春秋大梦,我们两兄弟就好好让你做一次的春梦好不好啊?”

  梁仲英心中十分诧异,听涂贯口中所说,他家一定不是寻常百姓家,对市委高层都如数家珍,又见涂贯声厉色荏,饮酒的少年人可能会做出任何冲动的不计后果的事情来,她连忙分辨:“我是新来的副书记,不信你可以打电话……”

  “少你妈啰嗦,给老子使缓兵之计是不是?”涂贯一手拿刀,一手抓了抓已经冲动起来的裆部,正要伸手去抓贵妇高耸的酥胸,没想到两道车灯光从巷子深处射过来了,连忙指示马龙去拦截,“去叫他们赶紧滚。”

  马龙有点心虚

  了,听梁仲英说什么市委副书记,他家可不能跟涂贯的家世相比啊,如果梁仲英真是副书记的话……

  “你他妈去啊,你还真以为她是什么狗屁副书记啊,堂堂西京市委副书记会一个人漫步在街头啊蠢猪?”涂贯恨铁不成钢。

  马龙想想也是啊,天朝就算是一个街道办主任还有随从呢,何况这么大的官员,连忙朝缓缓驶近的出租车跑过去,他晃眼看见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等他清楚时,出租车倒退着调头走了。

  擦,这厮貌似有点印象嘛。韦小宇朝马龙走过去,一边在记忆力搜索,终于还是给他想起来了是谁,不就是涂贯的马仔叫马龙的吗,还一起军训了十多天了呢。

  “嗨,马同学你好啊?”韦小宇站到马龙跟前。

  “你,韦小宇?”马龙连忙倒退一步,似乎感觉不应该,又踏上一步强装镇定,“你来这里干嘛?哪里来哪里去,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别打搅我们的好事。”

  韦小宇已经适应了暗淡的光线,加上他变态的目力,已经看清楚了涂贯的身影,径直饶过马龙走向涂贯:“嗨,涂兄又在忙什么好事啊?哟,大美人呢,涂兄,你不够意思啊,有好事也不喊兄弟一起……”

  “尼玛姓韦的,老子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正好,马龙,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路他……哎哟……”涂贯把折叠刀对着韦小宇就要动手,没想到韦小宇作势要给他劈脸一拳,涂贯连忙一躲,脚下却被韦小宇扫到了,一个漂亮的侧翻,涂贯摔倒在地,折叠刀也丢了。

  韦小宇声东击西放倒了涂贯后,对冲上来的马龙说:“擦,你真来?”

  马龙哪里想真来,不都是涂贯逼的吗?

  韦小宇望着马龙搀扶着涂贯骂骂咧咧地去了,才开始打量身边这个不可多见的美貌熟妇。

  “你们认识?”梁仲英冷冷地问道。

  擦,这女人非但不感激我,还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别以为我没有涂贯坏,只有更坏,没有最坏。

  韦话,意味深长地打量着梁仲英,光线并不影响他的视力。

  很美,很冷,很熟,像只一碰就要炸裂的大西瓜。

  气质雍容高贵,一颦一凝都透出令人怦然心动的魅力,跟方晚秋和母亲陈飞扬一样,有种居高临下的威仪,颐使气指的神韵,而且难以反抗,想要乖乖听命。

  虽然挽成了妇人的发髻,韦小宇仍旧看得出贵妇是波浪长发,显得她的脖子很细很长,在暗淡的光线中,给人以朦胧的白皙。

  无袖的连衣裙,是深紫的带光泽的面料,一看就价格不菲,非富则贵,在巷子如此偏陋的巷子更显得雍容华贵不可亵渎。

  酥胸高耸,引人垂涎,却并不显得火辣,而是一种端庄的性感,发自骨子里的神韵,令人心悦诚服的艳羡。

  臀髋尤其肥美,将连衣裙撑的正好满满的,因此在处形成了一个倒三角的诱人区域……

  两条雪白散发着莹光的美腿,包括膝盖及以下的小腿毫无一丝遮掩,自然而真挚地赤裸着,诱人无限遐想。

  韦小宇的眼睛最后落在了贵妇手臂里勾着的手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