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47章猴子偷桃演绎下去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梁仲英和儿子关向东在中午抵达了西京市,因为她出任西京市副书记时间是星期二,因此她并没有通知西京市委,而且还要等待明日中组部部长赶过来和她汇合,一起参加西京市委市政府的欢迎会。

  提前达到西京,梁仲英的行程已经不符合常例规矩了,因此她下榻在了西京市金牛大酒店。

  午休之后,她打电话给关向东,想让儿子驾车载着她在西京城区逛一逛,提前熟悉一下西京的风土人情和城市规划组成,但关向东不知道什么事情那么重要,无法赶过来,倒建议他母亲随便走走,更能了解实际情况。

  梁仲英苦笑,她感觉自己已经难以把握儿子的思想动态了,好在关向东一向行事还算低调,不会给她这个当母亲的惹出什么大乱子来。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听从了儿子的建议,在酒店服务台拿到了一张西京市地图,走出了酒店。

  关向东之所以无法陪同母亲走走,是因为混世魔王习晓明来到西京了,习晓明是储君的侄子,声名在京城太子党的圈子里是如雷贯耳,视钱财如粪土的豪杰,只独爱胭脂马。

  关向东已经替习晓明物色好了目标,那就是西京市长陈飞扬身边的女司机,女保镖陈若烟。虽然陈若烟的身份特殊,也很少抛头露面,但只有有心人,还是不难猜到她女保镖的身份的。

  关向东就是这个有心人。韦小宇给他的伤害实在刻骨铭心,关向东绝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但他聪明地选择了曲线救国……

  中北师大的招待所里。

  朱青青在继续嘲弄妹妹:“别不服气啦,洗洗睡吧,亵玩男童而已,等你以后遇到真的男人了,就知道老姐都是为你好,低调,再低调……”

  “韦——小——宇!”朱倩倩大声叫道。

  “有!”韦小宇的声音就在淋浴间门口。

  朱青青连忙捂住小嘴。

  朱倩倩不无得意地蔑视过去:“我给你开门,你进来姐有话跟你说。”

  “好!”韦小宇朗声答道。

  “要死啦,死妮子,你敢!”朱青青说的完全没有底气,她深知妹妹不服输的秉性,连忙抓起胸罩就朝自己的胸口遮挡,“韦小宇,你敢进来,你进来试试,看我……”

  “会怎么样呢青姐?”韦小宇笑眯眯的头颅已经伸进来了,直勾勾地盯着惊慌失措的半裸少妇。

  “啊……”朱青青双手分别用一只罩杯按住自己的双乳,发现韦小宇色眯眯的眼睛朝她溜去,她连忙转身背对。

  咕噜!韦小宇很响地吞了口唾沫,整个身子都挤了进来。

  但见凌乱的少妇露出了近乎赤裸的背影。

  湿漉漉的长发披肩,露出两只圆润白皙的香肩。

  玉背光滑而富有光泽,像一面诱人的镜子,略显清瘦的玉背隐约可见脊梁柱,惹人垂怜。

  那纤细的腰肢,和被巴掌大一块粉色的遮住了臀沟的翘臀对比,完美地诠释了少妇和少女的区别。

  香臀肥美而翘丽,臀瓣雪白浑圆,线条美的令人心醉。

  特别是那翘臀和大腿连接的部位,有着两个撩人的

  皱折,更显的厚实,美腿的丰腴。

  两条美腿毫无一丝遮掩,直白白地呈现出来,略带曲线的线条,令人瞠目结舌。

  整个胴体,修长高挑,瘦而瘪,凹凸有致,妙曼无比,此刻又正值少妇惊羞不堪,更是叫人心猿意马。

  “好……”韦小宇情不自禁地赞了一声,见朱倩倩颇有深意的眸光瞪过来,他连忙加了一个字,“……美!”

  朱青青羞窘不堪,自己赤身半裸,无论怎么躲避,就在这小小的空间里完全是徒劳的,在短暂的慌乱之后,她反倒镇定了下来。

  有时候突遭尴尬,还不如放的自然随意一些,反而能化解难堪,聪慧的朱青青深谙此道。看都被看了,还能将韦小宇的眼珠子挖出来么?再说了,他都情不自禁地赞美了,自己何必那么难堪,那些跳水运动员,沙滩排球女将们并不必自己穿的多多少呢。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交替着双手护着胸部,戴好了胸罩,并好整以暇地反手扣着挂钩:“看咯,看好了,瞪大你的狗眼睛看清楚了,这不就是你的色狼本性吗。”

  韦小宇看着大姨子始终扣不上胸罩挂钩,恨不得上前一步代劳了,急的他抓耳挠腮:“咳咳,青姐,我也不知道你还没有穿衣服嘛,能有幸看到你完美的身段,都是倩姐的帮忙啊……呀,青姐你……”

  “小色狼你太胆大妄为了,我来教育你……呀……”朱青青被韦小宇阴阳怪气的话羞气的恨不得撕烂他的臭嘴,也不顾胸罩挂钩没有挂上了,转身伸手就过来拧他的耳朵,没想到转身的时候,一次性拖鞋没有跟脚,一个踉跄就扑向了韦小宇。

  朱倩倩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只见韦小宇反应灵敏,双手齐出,直接撑在了她姐姐的酥胸上,而因为胸罩并没有固定,随着朱青青的倾倒,肩带直接滑落到了手腕上,所以韦小宇的两只贼手就毫无遮拦地抓住了她亲姐姐的两只,而且是竹笋形状的。

  朱青青双手抓住了韦小宇的肩头,而她的身子斜桥一般搭在韦小宇伸手,不可置信地低头望望自己的胸,又望望韦小宇的眼睛。

  时间凝滞了!

  “啊——”朱青青一声惊羞的尖叫后,赤着双脚,两只粉拳在韦小宇的头上脸上胸口乱捶着,劈打着,完全不管自己胸口的两只雪白乳猪白花花地跳跃蹦跶。

  韦小宇可以轻易地制服羞乱的少妇,但他并没有出手,而是心甘情愿地抱着头让少妇抽打出气:“倩姐,倩姐啊,帮帮忙,我要被打成猪头了。”

  “打死你这个猪头,让你看,让你看,还看?!”朱青青羞怒万端,见用粉拳揍他自己还手痛呢,气急了,猛地一个猴子偷桃,劈裆抓住了韦小宇的。

  时间又凝滞了!

  朱倩倩连忙眨了眨眼睛,仍旧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亲姐姐抓住了自己小情郎的,她是该高兴呢,还是沮丧啊?

  韦小宇张大了嘴巴盯着朱青青,实在没有语能表达他此刻的震惊了,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大在大姨子的手中顽强地变硬变粗了,本来看到大姨子的裸体就早已经苏醒了的老弟,此刻更是威风凛凛。

  朱青青心里的震动,可用惊天动地来形容,一个小孩子怎么可以长这么巨大的官啊?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手感了,于是满怀疑惑地摸

  揉起来,肉肉的,硬硬的,还有温度,没错,绝对是没错。

  落针可闻的淋浴室里,朱倩倩清晰地听见了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该怎么收场,该怎么收场啊?

  她在心底呐喊着,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又抓揉了两把,才对目瞪口呆地妹妹说:“你说的对,确实很大。”

  说完,背转身重新扣挂钩,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认知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还是因为占了妹妹的便宜而心虚,美少妇就是扣不上。

  “还不帮忙?”朱倩倩终于说话了,盯着有点无所适从的韦小宇,那眼神似笑非笑。

  韦小宇真不能确定朱倩倩如此吩咐的真实意图,不敢造次:“倩姐你说笑了……”

  朱倩倩似乎很满意韦小宇没有真上去替她姐姐扣胸罩,嘴角上扬着,上去一把扯掉了姐姐的胸罩:“假惺惺的扣什么扣呀,都这样了还装,看的光光的还要遮着有意思吗?”

  朱青青一双柔臂抱着酥胸,两姐妹对视着,仿佛有无声的交流在激烈地进行着,看的韦小宇云里雾里。

  “你确定?”朱青青说话了,紧紧地盯着妹妹的眼睛。

  朱倩倩有点不情不愿的样子,一步跨到淋浴莲蓬头下面:“谁让你是我亲姐呢,我可不想看着我貌美如花的姐姐就这样凋零下去。”

  “我有那么可怜?”朱青青有点不依了。

  朱倩倩一边拧开水龙头,一边若有深意地盯着姐姐的幽谷禁区:“毛多旺……”

  “死妮子,我告诉你,这不一定科学……”

  “哈哈,你都说不一定了啊……”

  韦小宇突然开口了:“二位姐姐,容我插一下,你们究竟达成了什么协定了啊?”

  “死滚,你去插一下啊,你的倩姐姐都脱光光了呢,来来来,再给我表演一次看看。”朱青青说着,红着脸将韦小宇朝妹妹身边推。

  “朱青青!”朱倩倩“发怒”了,“你可要珍惜哈,再这么唧唧歪歪的我反悔了的话,你一辈子都尝试不到这么大的了!”

  “哦,哦,我懂了……”韦小宇恍然大悟的样子,开始脱衣裤了,一双色眼左边瞧瞧,右边瞧瞧,都是那么美不胜收啊!

  大姨子朱青青玉臂还抱着自己的酥胸,两只雪白粉嫩的竹笋型被手臂压着,变了形状的才是最美的。

  大姨子眸眼清明,水汪汪的盯着他,深黑的眸子里不知道蕴含了多少犹豫。

  浑身上下,除了一条小小的外,几乎一丝不挂。而粉色的小实在太小,完全遮不住她禁区的春色,从两边探露出许多卷曲的芳草来,黑亮的芳草和她白皙的肌肤形成了分明的对比,是那么的诱人。

  两条少妇才具有的美腿,全是性感,没有瑕疵,没有赘肉,紧绷,又有肉感,绝不臃肿,最适合架在肩头了……

  御姐呢?全身赤裸,毫无片缕遮羞,火辣的双乳像充足了气一般,肥美,硕大,又是那么雪白夺目,和她茂盛的漆黑耻毛对比起来,简直诱人犯罪。

  此刻,她浑身淋着水流,像羽毛般的肌肤几乎不留水渍,妙曼凹凸的娇躯氤氲在水气之中,像在瑶池中沐浴的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