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46章姐妹论战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中北师大招待所。

  朱青青这次过来,在妹妹朱倩倩学校的招待所住着,距离朱倩倩的宿舍有一里路。

  这是一个一天一百五十元的标准间,两张单人床,带淋浴卫生间。

  朱青青一回到房间就进了卫生间淋浴,她要冲洗掉小腿和脚背上韦小宇射给她的污点。

  朱倩倩和韦小宇深知闯了大祸,都颇为自觉地安守本分,一张床头上坐一个面面相觑。

  朱倩倩的里还有淅淅沥沥的液体在流出来,主要是韦小宇射进去的,虽然一路上走回来已经流出来不少了,但还没有流干净,使得朱倩倩如坐针毡,感觉里湿漉漉的很不舒服。

  “小色魔,怎么办?”朱倩倩一向大大咧咧的,但毕竟做了十分出格的事情被亲姐姐撞上了,而且姐姐还受了不白之辱,一路上一句话都不跟她说,她感觉大祸临头了。

  韦小宇已经在来的路上知道了朱倩倩这两天是安全期,射进她的里并不会有大碍,已经轻松了许多。

  听了朱倩倩的问话,他早已经从无所适从中镇定下来了,当下起身坐到朱倩倩身边去,伸手揽住御姐的腰,贼手还不规矩地抓揉着御姐的腰肉:“放心吧,没事的,做都做出来了,又不能让时光倒退,青姐恐怕也明白这个道理,她迟迟不出来,兴许就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呢。”

  “小屁孩就是小屁孩,无伤你的名誉你当然不着急了,我以后可还要嫁人的。”朱倩倩故意这么说。

  韦小宇当然知道这是御姐在逼宫了,当下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倩姐你放心吧,除非你坚决不要我了,我肯定是会对你后半生负责任的,你相信我。”

  朱倩倩笑了,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被姐姐撞破羞事的影响,捧着韦小宇的脸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姐知道跟你门不当户不对,但有你这句话我就满意了,再说了,姐还舍不得你这条大鸡鸡呢……”

  说着,御姐起身双腿一叉,坐在了韦小宇的腿上,勾着他的脖子主动献吻。

  韦小宇当仁不让,托着御姐的肥两人就亲吻上了,舌来舌往,好一阵缠绵,直到两人都又有些把持不住了,才分开嘴唇喘息。

  四目交汇,情意绵绵,幸福感萦绕在二人心头。

  “给我找一套换洗衣服。”朱青青的声音突然在淋浴间传来,听口气并不是怒气滔天。

  “嘿嘿,就知道她忘掉了拿衣服,还以为她不想出来了呢。”朱倩倩从韦小宇身上下来,笑颜如花,令人真怀疑究竟是她还是她姐姐做了出格的事情。

  一阵缠绵,韦小宇又是热血沸腾了,裤裆高高隆起一座帐篷,揉着裤裆他跟随朱倩倩来到衣橱前,从身后搂住了御姐:“倩姐,要不……我把青姐的衣服送给她吧,就当我赔罪好不好?”

  朱倩倩猛地扭头,盯着韦小宇邪恶的眼睛疑惑地问道:“小色魔,你想怎样,该不是要把我们姐妹通吃了吧?”

  “我……”

  “我什么我?”朱倩倩挣脱他的搂抱转过身来,“韦小宇,你太过分了吧,虽然我们是小家碧玉,比不得你们大家大业的,可也不是你可以随便……”

  “倩姐啊,”韦小宇急了,双手扶着朱倩倩的肩头,百般分辨,“你想想啊,就算我有这个心也不敢宣诸于口的嘛,我之所以这么说,是把我自己当小孩子的呀

  小孩子心智不成熟,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丑事也是可以原谅的嘛,所以送衣服给青姐,也就是想要缓和一下这种紧张的气氛,毕竟她以后就是我的大姨子了,我是当姐姐看待的,怎么会像你想的那样……”

  “你少狡辩。”朱倩倩一把抓住他裤裆里的用力地抓捏,“你心里真正怎么想的以为我不知道啊,韦小宇,算我所托非人,你走吧,从此以后大家各走各路……”

  不会吧,韦小宇忍着痛仔细地观察着御姐眼睛里的光芒,虽然御姐口中说的坚决,但那眼眸里并不是对他的厌恶,倒有种考验的意味。

  他一坐回床上,用手当枕头躺了下去,盯着天花板装深沉和苦恼。

  朱倩倩见这厮来这一出,一时倒也不坚决了,气嘟嘟地替姐姐和自己各找了一套换洗的衣裤,从他腿前走过时,踢了他一脚,进入了淋浴间。

  韦小宇立刻翻身坐起来,冥思苦想,怎么才能够姐妹兼收呢?老子连那么高贵的母女花都收了,难道还搞不定姐妹花么?

  他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绞尽脑汁,时间不多了,要么一拍两散,要么左拥右抱……

  淋浴间里,两姐妹相对无语。

  以前,朱青青赤裸相对妹妹绝不会有太多羞涩的,但今天她似乎感觉特别扭,韦小宇猜对了,她是在考虑如何化解尴尬。

  撞见了妹妹和她的小情侣当众,而且那小色狼还了她的身上,实在是让人羞怒不堪。

  可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做都做了,时间又不能倒退回去。最让朱青青难以理解的是,韦小宇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和大多官二代富二代太子爷比起来,不知道顺眼了多少倍,可他小小年纪居然如此胆大,不但诱惑女大学生还敢当众宣,实在是叫人想想就别扭。

  朱青青一把夺过自己的内衣裤和裙子,狠狠滴瞪了一眼妹妹就开始擦拭自己的身子。

  朱倩倩一边慢条斯理地脱着礼服,一边欣赏着姐姐赤裸的胴体。

  少妇的胴体和少女比起来,最大的区别就是臀髋的宽度,朱倩倩和朱青青比起来,妹妹更丰满,姐姐略显清瘦,但雪白的臀瓣绝对比妹妹饱满浑圆。

  姐姐的不如妹妹的硕大,却贵在浑圆挺凸,基座不大,像竹笋,两颗小小的,娇俏可爱。

  毕竟是一母所生,两姐妹的下面都是旺盛的芳草坪,刚刚淋浴后的姐姐两腿之间茂盛的还微有湿气,在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芒,和雪白的大腿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姐,”朱倩倩纯粹是没话找话说,她已经将自己脱光了,凑到姐姐耳边嬉皮笑脸,“姐夫已经去了这么久了,而我们俩都应该是旺盛的女人,这些日子你是怎么解决……哎呀呀,别挠别挠,痒啊姐,咯咯咯……”

  “不知羞耻的,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死妮子啊……”朱青青咬牙切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好好好,我不知羞耻,可你得回答我的问题呢……”朱倩倩说着,居然伸手在姐姐的上扫了一下,连忙躲开。

  “你……”朱青青感觉一道若有若无的电流在自己敏感的上划过一般,她感觉自己的牙齿都发颤了。

  别人有所不知,她自己可是知道的。刚才一路回来眼前似乎都在晃悠着妹妹和韦小宇搂抱成一团,妹妹还抬着大腿方便韦小宇的进入,那副姿态让她这个半年多都不曾行过房的少妇心扉凌乱。

  她以为淋浴会冲刷掉自己不该有的旖念,但温暖的水流淋过她敏感的身子,非但不能让她冷静下来,反而像无数只爱抚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一般,她越是不要去想那些羞人的动作,反而那种不可抗拒的旖念潮水般地朝她袭来。

  所以她害怕了,让妹妹翻检衣服送进来。

  此刻,妹妹的两人都强的论调又勾引出了她体内潜藏的,居然还挑逗她的,叫她这个久旱的少妇如何受得了。

  她将衣服丢到一边,朝妹妹逼过去,口中形同唇语一般嘲讽妹妹:“你以为我像你啊,天生就是个欲女,当着那么多人就做上了,我这个当姐的老脸都给你丢尽了……”

  朱倩倩看见姐姐的脸蛋潮红一片,那被她扫过的已经挺立了起来,小小的挺立起来后,站在那竹笋形的顶端,看起来别有一番情趣。

  “干嘛啊,我都二十二岁了呢,早都到了结婚年龄呢,耽搁了两年合法的权利,我不可以做啊……”朱倩倩双臂搂抱着自己两只沉甸甸的豪乳,挤出美妙销魂的,两团雪白的更是压扁了,令人喷血。

  朱青青摸不到妹妹敏感度部位,却突然出手在妹妹茂盛的丛里摸了一把,顿时一手湿滑,连忙在盥洗池边拧开水龙头冲洗,蹙眉厌恶地揶揄:“做吧做吧,你去做吧,把你两年耽搁的次数都做个够。”

  “你以为我不敢啊,反正都被你看到了,再看一次也无所谓了,”朱倩倩说着,突然咯咯笑起来,“咯咯咯,就怕有些人看的心慌意乱的要求加入就好笑了,咯咯咯……”

  似乎先前所有的尴尬和难堪都过去了一般,朱青青从小和妹妹没大没小到现在,怎么能受得了妹妹的嘲弄,不以为然地回击道:“又不是没有看过a片,你们那两下子既无美感又不能助兴,你以为我像你啊,老姐过来人了,定力好得很。”

  “少装淡定了,你……”

  朱青青立刻打断妹妹:“一个是刚刚没几天的雏鸟儿,一个是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知道什么叫爱么,还得瑟呢,三五分钟就完事了,也不怕丢人。”

  “你……”朱倩倩在跟姐姐的斗嘴中,一向输多胜少,现在又一次被姐姐抢白了,急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呀,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不是?”朱青青穿着,蔑视了一眼不服气的妹妹,“小姑娘,做人要低调一点,须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那几招小伎俩也只配去诱惑小男孩,上不得台面的!”

  “你……”

  “别不服气啦,洗洗睡吧,亵玩男童而已,等你以后遇到真的男人了,就知道老姐都是为你好,低调,再低调……”

  “韦——小——宇!”朱倩倩大声叫道。

  “有!”韦小宇的声音就在淋浴间门口。

  朱青青连忙捂住小嘴。

  朱倩倩不无得意地蔑视过去:“我给你开门,你进来姐有话跟你说。”

  “好!”韦小宇朗声答道。

  “要死啦,死妮子,你敢!”朱青青说的完全没有底气,她深知妹妹不服输的秉性,连忙抓起胸罩就朝自己的胸口遮挡,“韦小宇,你敢进来,你进来试试,看我……”

  “会怎么样呢青姐?”韦小宇笑眯眯的头颅已经伸进来了,直勾勾地盯着惊慌失措的半裸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