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44章朱氏姐妹花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青青来西京已经一周了,妹妹朱倩倩带着她游玩了几个景点,心情好了不少,感叹着还是一线大城市好啊。

  但一直萦绕在她心头的事情是妹妹朱倩倩和官二代韦小宇之间的情事,作为姐姐,她感觉自己有义务和责任替妹妹敲警钟,不要误了她的未来,于是迫使朱倩倩给韦小宇打了电话,她要考察一下韦小宇其人。

  姐妹俩详细地研究了一下策略,便双双穿着晚礼服出现在了中北师大的迎新晚会上。

  中北师大的迎新晚会是在学校大礼堂举行的,一个多小时的节目表演之后,便是舞会。

  姐妹俩的出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个高雅端庄,一个火辣张扬,成为了一个个自信满满的男生争相邀请的对象,但都被朱氏姐妹婉拒了。

  朱青青无心跟这些还没有进入社会大门的莘莘学子打交道卖色相,而朱倩倩心有所属,更不愿意被突然出现的韦小宇撞见。

  而且,朱倩倩自从跟韦小宇有了肌肤之亲破了处子之身以后,最近这段时间低调了许多。当她得知韦小宇居然是共和国屈指可数的韦家后代之后,她的心态就一直处于茫然无助之中。

  一方面,她庆幸自己的之身献给了非凡背景的少年,一方面又惋惜自己恐怕不过是一场美好的梦境罢了,众所周知,有几个官二代富二代会珍惜爱情的?

  她从家乡回来一周了,但韦小宇除了给她打过几个电话发过几次短信外,一次都没有见过面,这不得不让精明的御姐心生疑窦。

  但愿今晚他能来啊,否则可怜的御姐便要对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韦小宇没有食,和小姨玩够了戎装制服诱惑之后,他赶回到家里洗了个美美的澡,打坐了半个小时,才好好地睡了一觉。

  这几天他够累的了,先是俘获了苏老师的芳心在水中发射一次,然后是在市委大楼里对秋姐和方阿姨母女一番销魂的折腾,然后给妈妈和王阿姨分别来了一次口爆,今日又和小姨玩了个不亦乐乎。

  尽管双修之后,感觉自己体质得到了不一般的提升,但毕竟年龄太小,还是需要休息的了……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感觉体力已经得到了充沛的修补,一看,已经天黑了,连忙打开冰箱吃了些水果果腹,穿戴好,直奔中北师大。

  在路上,他犹豫了良久,还是决定给苏寒媚打个电话,万一在学校里碰上了岂不是就尴尬了。但苏寒媚的手机一直没人接,他只好作罢。

  朱氏姐妹出来礼堂门口迎接韦小宇的。

  当韦小宇看到一双各具美色的姐妹花时,连连咽了三大口口水,欲念顿生,情动如潮。

  朱氏姐妹几乎一般的身高,妹妹更丰满火辣,姐姐更端庄修情四溢。

  此刻,她们几乎穿着一样款式的晚礼服,尽管不是什么昂贵的晚装,却一点也不妨碍她们美的展示。

  姐姐是浅绿色的晚装,妹妹是亮银色,这样的颜色搭配很符合她们的身份,一个是端庄的少妇,一个是青春的大姑娘。

  礼服是肩带式,心字形领口,露出雪白的,一大片诱人的雪肌,甚至还露出了一些柔软暴涨的。

  姐姐的相对妹妹来说,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了,却也是令人神往的去处,浑圆的轮廓令人叹为观止。而朱倩倩的豪乳跟小姨陈飞彤的比起来也不相伯仲,那深深的简直能放进去一个婴儿的拳头。

  一定要找个机会,让小姨跟倩姐赤诚相对比较一下,免得她们都认为自己是最大的,嘿嘿……

  礼服被腰带一束,让她们的体态显得更加修长高挑,胸肥腰细。

  下裙是侧开缝,却有对折,不像旗袍那般可见大腿,为的是翩翩起舞时能劈开双腿。

  赤裸的一小截小腿,脚上都穿着高跟的系带凉鞋,让韦小宇站在她们面前矮了半个头。

  四截圆润白皙的小腿,从那裙摆下面袒露出来,各具美感!

  天啦,我的,这对姐妹花都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

  韦小宇口水涟涟,血脉喷张,完全不顾周遭人等嫉恨的目光,他笑的很灿烂:“倩姐,青姐,你们好!”

  “小色狼一个。”朱青青附到妹妹耳朵边轻声说道。

  朱倩倩装着没有听见,勾住韦小宇的手臂便朝礼堂里走:“怎么才来,是不是不想再见到我啦?”

  韦小宇感受着手肘被御姐拉过去压在她柔软饱满的左胸侧面,心猿意马中正色道:“倩姐,难道你没有发现我刚才连眼珠子都差点喷——出来了吗?那可就是我渴望见到你内心的真实写照啊倩姐,你冤枉我了。”

  朱倩倩心情大好,在少年耳朵边喷着兰香热气小声调笑道:“切,少说这么好听,还喷眼珠子呢,我看你倒是下面小鸡鸡想喷了,咯咯咯……”

  韦小宇顿时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小弟立刻翻身站了起来,低头一看,靠,笔挺的西裤裤裆部位已经隆起了一只山包:“嘿嘿,知我者倩姐也,要不,我们不进去了,找个僻静的地方喷一下好不好?”

  朱倩倩也看见了小色狼裤裆上的变化,感觉心旌摇曳起来,心鹿跳了猛烈了:“想得美,这么轻易就上你的当了,不知道你下次出现又到猴年马月呢?”

  “额,倩姐,我有苦衷啊,”韦小宇似乎发现心底有点失落,忽然想起是什么了,停下来转身问道,“我大姨子呢……哎呀……”

  朱青青见妹妹一见到她的小情郎就卿卿我我的自顾走了,心中恼恨妹子一点没有女孩子的矜持,这么轻易就忘掉了被冷落了一周的酸楚,跟上去要拉住妹子,却没有想到韦小宇突然停住转身,朱青青来不及避闪,酥胸直接撞上了韦小宇的下巴,为了保持平衡,她还不得不一把搂住韦小宇。

  韦小宇连忙用脚撑住地面才不至于朝后摔倒,并紧紧地搂住大姨子柔软的腰肢,一具丰软的少妇娇躯真配得上温香软玉这个词啊!

  少妇的芳香,剔除香水的味道外,是成熟的体香,加上软软的胸乳,韦小宇恨不得周围的人口都瞬间消失,他抱着如此可人的美少妇胡天海地一番。

  软香入怀,韦小宇本就苏醒的小弟立刻像打了鸡血一般挺立起来,直接顶在了朱倩倩的左大腿上。

  朱倩倩作为过来人,稍一思索便意识到抵在自己大腿上的硬硬的东西是什么了,顿时羞恨不平,撑着韦小宇的肩头要将他推开,但周围人口不少,遇此尴尬之事,她也不能大张旗鼓地呵斥,只得小声警告:“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色狼……”

  韦小宇紧搂着大姨子的娇躯,完全不在意大姨子的话,反倒很认真地问道:“哎呀,青姐你没事吧?”

  朱青青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感觉自己大腿上抵着邪恶之物又硬了一分,似乎还有意地戳了她一下,顿时看轻了这厮的邪恶嘴脸。

  她双手撑着韦小宇的肩头,感觉他看似青涩,却体格强健,力量巨大,并不是她能轻易推开的,于是放弃了推开他的想法,很快镇定下来,恶作剧般地左右扫动了几下大腿,蹭揉着他的丑物,可她越蹭越心惊,多么巨大的啊,这还算是一个少年的么?

  这里并不是她惊诧的时间和地点,她强迫自己镇定,感觉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急促了,强装笑意说道:“姐没事,有事的是你。”

  韦小宇感觉少妇似笑非笑的模样,大腿却在挑逗他的,心头顿时惊喜交加,但朱倩倩还在一边,他不敢进一步试探了,却舍不得怀中这具软玉的芳香,天真地问道:“我?我怎么有事啦?”

  朱青青心中羞怒不已,但如果翻脸的话,会

  被人嗤笑自己的,一时间对妹妹招惹上这么个无赖之徒感到失望,不过仍旧是笑盈盈地说道:“你这样抱着姐姐,是不是特舒服啊?”

  “啊?哦……”韦小宇如梦初醒般放开少妇,还十分无辜地抓抓脑袋,前倾着身子掩饰帐篷,“对不起对不起,青姐饶命啊。”

  朱倩倩冷眼旁观,她本身就是个超级腐女,荤素不忌,将姐姐和小情郎之间发生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包括韦小宇了两下,姐姐用大腿蹭揉韦小宇的,这些隐秘的动作非但没有让她感到委屈的羞耻,反而有一种窥视到别人偷情般的快感。

  所以她一时间没有说一句话,被自己这种奇怪的思想折磨着,她在扪心自问:自己将之身交给了韦小宇,他居然从此以后不闻不问似的冷淡,直到今天才答应见面,自己一见到他居然就完全不生气了,此刻又看到他跟自己的亲姐姐见面才一分钟不到,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玩起了这种偷偷摸摸的把戏,自己仍旧不生气,甚至连一点嫉妒之心都没有,反而还有了不该有的快感,自己的这种思维方式难道是病态的吗?

  不要说如今男女平等的现代社会了,就是古代崇尚三妻四妾的时代也有很多妒妇呢,靠,自己难道天生就是个愿意跟别的女人共享男人的?

  “你看着我,站端正。”朱青青决定反击了,这厮小小年纪就如此邪恶了,妹子如果还不清醒的话,以后不知道会吃多少亏呢。

  朱倩倩看见姐姐眼眸里闪过一丝揶揄,她立刻知道姐姐要开始作弄韦小宇了。

  周围三三两两的学子们经过,韦小宇怎么能站端正啊,那的帐篷岂不是要暴露他的丑恶心态?

  冷静冷静再冷静,他心底告诫自己,祈求是非根快点软下去,可他越是如此,大越发的跟他作对,他都感觉那东西想要破裤而出了。

  “青姐,”韦小宇实在无法可想,一把挽起朱青青的玉臂就朝礼堂里走,毕竟里面灯光不太明亮,能掩饰他的丑陋,“我还没有跟你这么有气质的女子跳过舞呢,来吧,我先请你跳一曲。”

  朱青青没想到韦小宇急中生智,如此就掩饰过去了,这倒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底正想着总有机会让他出丑的,朱倩倩却在她耳边轻声笑道:“姐,他的鸡鸡是不是很大啊,我没骗你吧,嘻嘻嘻……”

  两姐妹都是荤素不忌的主,毕竟同胞姐妹,自然不会顾忌什么了,朱青青凑到妹妹耳朵边回敬道:“你就是因为他有条大鸟才被迷住了心窍的?”

  “你是没有体验过大鸟的乐趣和妙处,当然不以为然咯……”

  “切,你死鬼姐夫的也不小好吧,”朱青青说着,感觉总是那么不对劲,怎么跟妹子讨论起这种事情来了,不禁伸手在妹妹手臂上掐了一下,“他这么色,你就真不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吗?姐已经让爸妈失望了,你也要去气他们吗?”

  “以后的事谁说得准,走一步看一步吧,姐,我发现,爱情这玩意根本就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东西,跟着感觉走就行了……”

  韦小宇见两姐妹窃窃私语,不甘寂寞了:“青姐倩姐你们在说什么?该不是在谈论我吧?嘿嘿,是不是在责怪我太贪色了?”

  两姐妹已经走到了舞池的边缘,都停下来诧异地看着韦:你说你是邪恶第二,就没人敢称邪恶第一了。

  不想韦小宇老诚是望着舞池里密密麻麻的人群,深沉地说道:“我的心你们终究会明白的,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

  日久?腐女朱倩倩听后,大感羞媚,从姐姐背后伸脚在韦小宇的上踢了一脚,嗲骂道:“你这个小色魔想得倒美……”

  而姐姐朱青青却抓住了韦小宇话里的另一个歧义点:我的心“你们”终究会明白的。

  不知道这厮是有意这么说的,还是无意成句,该不是随口就说出了他邪恶的心声吧:姐妹通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