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41章-第243章陈飞彤的逆推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韦小宇鼻血都要喷出来了,小姨明显是居心不良啊,居然给他制服诱惑,而且是在学校的办公大楼上,跟杨老师在教师里欢爱的场景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趣呢。

  更没想到,最近猎艳的这么多各色女子,基本上都是他邪恶主动方才得手,现在彪悍的小姨居然要给他来个主动诱惑,完全把他当做了一盘菜准备享受嘛,如何不让他鸡动不已?

  “喜欢,我喜欢的都要发疯了啊小姨!”韦小宇一跃而起,突然想到什么,急匆匆地跑过去开了门,回头说了声“我先去趟厕所”便关上门跑向走廊的那一头了。

  他是去卫生间清洗的。

  卫生间里没人,他拉开裤裆,一股混合着口水,和汗水的怪味升腾起来,他皱了皱眉,干脆连都脱下来扔掉了,清洗了一番宝贝,正好看见一瓶洗手液,看来学校领导们的卫生间就是不一样啊。

  他仔细而耐心地清洗了一番,确定没有异味了,还散发出淡淡的洗手液清香,他挂着空挡,回到了小姨的办公室。

  他反锁好门,看见小姨高挑妙曼的身子站在窗前朝下面军训的方阵瞭望着,那静谧的身姿,女军官制服的诱惑,让他迫不及待地一边脱着裤子,一边朝陈飞彤走过去:“彤彤小姨,我们开始吧,一会共进午餐……”

  小姨今日相招,而且戎装制服诱惑,是有备而来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要跟他这个当侄子的宣战,所以韦小宇也就开章明义,绝不遮遮掩掩优柔寡断了。

  听了韦小宇赤裸裸的告白,陈飞彤反手撑住他的胸口阻止了他的搂抱,一双明眸含着羞意和灼灼的激情盯着他,略带挑衅地道:“大不惭的小色狼,一会小姨会让你唱‘征服’的。”

  望着小姨粉面含春香唇欲滴的娇媚,韦小宇听见自己的心跳瞬间加速了,一把抓住小姨的手腕:“小姨,春宵一刻值千金,还不来征服我更待何时啊?”

  陈飞彤咬着半边下唇,一幅春心荡漾的模样,加上她戎装制服的英姿,简直叫人热血沸腾。

  “拉上窗帘。”女军官命令道。

  韦小宇一愣,被小姨挑逗到了不可停止的状况,他三下五除二地将自己脱光了,赤条条地跑到窗户边拉上窗帘,转身过来时,却听见小姨问了一句令他喷血的话。

  “小色狼,我要不要脱衣服呢?”陈飞彤站在办公桌前,高挑的身子让浑圆的臀部就靠在桌沿上,有点慵懒,盯着他直挺挺的大肉肠,酥胸剧烈地起伏着,有点无措。

  韦小宇心底不无鄙夷:切,还说我大不惭呢,居然敢叫我唱征服,大鸡鸡还没有呢就这幅不胜凌辱的样子了。

  他自然不会把自己的鄙夷宣诸于口的,当下撸动着大,朝小姨一步步逼近,其状十分猥琐邪恶:“小姨,既然是制服诱惑,当然还是不要脱了,就这样穿着军装你才过瘾嘛……”

  陈飞彤听侄子将“你”这么粗俗的字眼信口拈来,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但今日的禁忌大战她可是准备良多的,早就发誓不能被可恶的侄子打败,一定要狠狠滴折服他。

  所以,她没有被韦小宇的粗话激怒,反而坚定了她要“收拾”侄子的决心。

  侄子不是要占她口舌之利吗,她便用极限的挑逗来反制侄子,看谁更放得开了,哼!

  “今天看谁谁,前提是不准耍赖。”女军官脱掉鞋子,取出丝袜玉足,性感的长腿朝侄子的伸去,直勾勾地盯着侄子的眼睛,她着侄子被自己勾引的欲火焚身,却又不给他,让他知道什么叫折磨。

  韦小宇看着小姨的丝袜玉足伸过来,心底涌出几个词:美腿,丝袜,。

  看着小姨穿着肉色丝袜的长腿那么性感撩人,玉足脚趾已经开始在他大腿根上上下滑动了,他禁不住故意将大去碰小姨的脚踝:“小姨,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啊?”

  玉足隔着一层丝袜,感受到了侄子大的热度和硬度,陈飞彤禁不住暗暗抽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娇躯都在颤栗了。

  她双手撑着桌沿倚靠着自己酥软的身子,玉足开始在侄子的大上蹭揉起来,那铁一般的硬度让她心颤,有气无力地说道:“你管我……”

  此刻的侄子给了她全新的别样的感觉。

  马上就十六岁的少年已经初具男子汉的体魄了,因为他长期坚持锻炼的原因,赤裸的身体彰显了他健美的体型。

  浑身毫无一丝软绵绵的肉,全是紧绷凹凸的肌肉轮廓,腱子肉鼓鼓的,随着他急促粗重的呼吸那么肌肉疙瘩都是微微地移动,那是力量的象征,是刺激女人的无敌武器。

  两块结实的胸肌和六块腹肌,因为侄子被她撩拨着而紧绷,更让女军官呼吸维艰。

  他浑身上下最让女军官欲罢不能的,还是丝袜玉足正在蹭揉着的大。

  浓密漆黑的簇拥着侄子的,一根超过二十公分的大像一根狼牙棒那么狰狞恐怖,条条血管隆起,像蚯蚓一样蜿蜒着,据说能增加女人里的摩擦力,女军官想到这里,仿佛感觉自己热辣辣的里有些痒痒了。

  再看侄子,他青春洋溢的脸膛却配着如此巨大可怖的,真叫人怎么说他才好啊,难道他天生就是个祸害女人的妖精么?

  “彤彤小姨,你的脚有没有汗啊?”

  “滚,你来之前我刚洗过的……”

  “哦……啊……小姨,真让你费心了哈……”韦小宇忍受不了小姨玉足的挑逗了,她实在是有点生疏,轻一下重一下的,他干脆一把抓住小姨的丝袜小脚按在自己的大上揉起来,“哦,小姨,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嫌弃我的鸡鸡太大了?”

  “滚,上那些女人说,其实大小并不是决定因素,重要的是技巧呢……”陈飞彤说这些话的时候,脸颊已经红成了熟透的苹果,在卷檐军帽的映衬下,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扑倒她。

  “小姨,我受不了了,我想你了怎么办?”韦小宇双腿夹着女军官的丝袜美腿,让那滑溜溜的感觉摩擦着他的,抱住了女军官高挑丰腴的身子,嘟着嘴就去寻找小姨的唇瓣。

  两双火辣辣的眼睛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对方,飘动的火苗能焚化原始森林。

  鼻尖碰擦着,四片嘴唇若即若离偶尔轻碰一下,都能感到对方身体的颤抖。

  急促的呼吸此起彼伏,一场火星撞地球的大战即将开战!

  都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而且是两人都急切渴望的美妙好事,但双方都不舍不得破坏此刻的美好感受,害怕一旦将,就失去了此刻情投意合的温馨。

  “小宇,你爱小姨么?”陈飞彤眼眸迷离,吐气如兰,勾着侄子的脖子轻声问道。

  “小姨,你已经是我的好彤彤了,我有多爱你的你不知道么?”韦小宇可以轻易地含住小姨娇嫩的唇瓣肆意吮吸,但他暂时还舍不得。

  “我要你亲口说。”女军官的一双玉手已经滑到了侄子赤裸的背部了,带着柔情地抚摸着,游走着,那隔着裙子顶在她左的让她越来越无力。

  “小姨,我爱你,唔……”韦小宇“我爱你”三个字一出口,他的嘴唇就被女军官吻住了,那么用力,那么富有激情,瞬间就几乎让他窒息。

  他将女军官的领带拉松开了,并解开了她领口的两颗扣子,双手从小姨的后领口钻了进去,贴着小姨光滑的肌肤游走起来,感受着小姨娇躯的丰腴。

  四片嘴唇绞缠在了一起,两具激情似火的紧紧地贴在一起,释放着原始的欲火!

  “嗯……”女军官闭上了眼眸,贪婪而激情地享受着此刻的美好,一声动情的娇啼之后,柔软的香舌钻进了侄子的口腔,立刻得到了侄子热烈的欢迎,两条舌头迫不及待地互相挑逗起来。

  “呼呼……”韦小宇鼻息粗重急促,感觉小姨的香舌是那么的主动,那么的霸道,他奋起应战,仍旧被那片香舌压住了。

  啾啾之声,喘息之声,在庄严的办公室里此起彼伏,孕育着一场迭起的战斗!

  韦小宇再也不能满足口舌嬉戏了,他的贼手从女军官的军服下摆里伸了进去,贴着小姨光滑的肌肤一路向上,在她滑入绸缎的玉背上爱抚着,游走着,全是肉,却绝对不腻。

  女人的背部,往往都是敏感地带,被侄子尽心地爱抚着,女军官感觉自己下面的热流开始奔腾起来了,于是将玉足重新穿进鞋里,和侄子调了个位置,在他耳边呢喃地叮嘱道:“小色狼,坐上去……”

  韦小宇立刻明白了小姨的意图,踮脚将光坐到了办公桌上,硕大的上升到了小姨的肚腹之上,他充满梦想地憧憬着小姨给他惊喜。

  陈飞扬的红唇已经滑过了侄子的嘴唇,来到了他的脖子上,柔软的红润香舌伸出来,尽心地舔舐着他的肩头,他的喉结,感觉侄子越来越紧张,她心底充满了成就感,让侄子的双腿夹住了她的细腰,她要尝试人生第一次的品箫了。

  感觉侄子粗硬的大顶在她的肚子上,那力量可以开山破石,她既喜悦,又害怕,将樱唇游动到了侄子小小的上,学着a片里那样,用小舌舔起来。

  小小的一颗男人的立刻变硬了,这让女军官越发的自信起来,她

  开始蹲下去,舌头也跟着一路下落,飘过侄子的肚脐眼,来到了她结实的上,到达了这片散发着雄性味道的草坪上。

  “哇,小姨,我爱你,原来我是这么的爱你,哦……”韦小宇双手扶着小姨蝶首,替她将卷檐军帽扶正了,捧着她滚烫的脸蛋,期待小姨放下尊严对他的挑逗。

  陈飞彤突然站起来,搂着侄子的脖子,轻咬着他的耳朵话好么?”

  “好。”韦小宇听话地答道,双手急切地解开了小姨的军服扣子,并将领带翻出她的衣领,挂在了她雪白细长的脖子上。

  迷离的女军官没先到侄子做了她正来这厮没少看那些制服诱惑的东西,这样也好,默契的配合,更有鱼水之欢的境界啊!

  被侄子夹着腰肢,军服也被揭开了,女军官最引以为傲的豪乳袒露了出来,她微微后仰上身,让侄子欣赏自己的。

  黑色底色的胸罩,绣着紫色饰纹,带着的花边,和小姨雪白耀眼的肌肤交相辉映,看的韦小宇咕噜咕噜大口地吞着唾沫。

  何其丰满的豪乳啊,肥墩墩的两团雪白粉肉摆在韦小宇的面前,随着女军官急促粗重的呼吸,那道幽深迷人的一张一合,一张一合,散发着诱人的乳香之气,迷醉的韦小宇眼冒金花。

  “好白好……唔……”韦小宇被小姨封住了嘴唇,那条柔软的香舌又钻了进来,这次更加激情。

  “嗯嗯……”女军官的呻吟越来越撩人,越来越清晰,她将自己硕大肥美的豪乳压在侄子的胸口,轻柔地上下左右揉动着,既是在挑逗侄子的,又是在缓解她酥胸发胀的难受。

  同时,女军官的一只柔荑来到了侄子的,托着了他的,像搓健身球一般把玩起来,两颗椭圆形的大在里游动着。

  “呼……”韦小宇别开嘴唇,大口地喘息起来,突然被小姨按着他的头,将他的嘴唇朝下移动,他立刻明白了小姨的意图,去亲吻小姨的豪乳。

  “哦……”女军官浑身颤抖着,以抵抗侄子灵巧的舌头舔吻她的刺激,抱着侄子的头颅,闭上眼眸摩挲着,另一只小手终于抓住了侄子的大开始起来。

  粗硬发烫的大在她的小手里又硬了一些,像一根烧红的钢钎一般,让女军官爱不释手。轻柔的撸动绝对不是侄子想要的,于是她紧紧地抓握着,用力地撸动起来。

  韦小宇抱着小姨的身子,舌头已经不满足仅仅舔吻她的了,用力地钻进了她的胸罩里,朝着那颗樱桃进军。

  无奈,女军官的豪乳太肥,将胸罩撑的紧紧的,他的舌头根本钻不进去,急吼吼地就要解小姨背后的胸口扣子。

  激情难抑的女军官此刻已经感觉自己的胸罩太小了,两只发胀的豪乳几乎要了一半难过,她腾出一只手来,将左边罩杯朝下拉了拉,只见雪白的一大团粉嫩的露了出来,像一只充足了气的,浑圆的轮廓令人几近窒息。

  而让韦小宇头晕目眩的是,那几无瑕疵的肌肤下面蜿蜒着几条青色的血管,汇聚到球体的顶峰,嵌入了一只色泽浅褐的下面,那么真切,那么撩人。

  如果说是女人的最隐私的部位之一,那么和几乎就是象征着女人的贞洁守了。

  韦小宇一只手托着这丰满滚圆的,沉甸甸的手感叫他大口地吞咽着口水,眼珠子都快要夺眶而出了。

  看着近在咫寸的,他一口就含了上去,舌头肆意地钻进了小姨的胸罩,顶到了一颗硬硬的又是软软的蓓蕾,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呻吟:“哦……”

  “哦……”女军官敏感的蓓蕾被舔,也忍不住迸发出了销魂的娇啼,搂着侄子的头颅将他的脸用力地压在自己的酥胸上,高挑的娇躯有些瘫软,剧烈颤栗。

  韦小宇自己动手,将小姨的再次拉开,一颗嫣红如鲜美的桑葚般的弹了出来,镶嵌在小姨浑圆肥硕的豪乳之巅,沾着他的口水,而散发出水灵灵的光辉,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切的语都是多余的,女军官完美的豪乳已经不需要赞美,她们渴望的是男人粗犷的把玩和亵玩。

  韦小宇手口并用,抓捏着小姨的豪乳,让她们变的更加饱满欲裂,同时含住那颗迷人的肆意,时而吮吸,时而拨弄,时而按压,时而推碾,无所不用其极。

  陈飞彤绝美的容颜此刻呈现着“痛苦”的表情,似乎不堪侄子舌头对她敏感的亵玩,又似乎十分享受这样禁忌的别样刺激,一时间娇哼不已:“哦……嗯嗯……哦……”

  她的脑海里一片翻江倒海,原来男女之间的欢爱有如此魔力,居然能让人忘记羞耻,一心只想沉浸入销魂的海洋。

  她感觉自己的正在替她遭受着平生以来最难抗拒的侵犯,她感觉不应该,又舍不得这样的美好。

  当韦小宇的舌头快频率地扫动着她的持续十秒钟之后,她再也不能承受如此蚀骨的快感了,将自己的两只罩杯猛地拉下去,彻底解放出两只雪白丰盈的豪乳来,让侄子不要厚此薄彼,请求他给予尽心的关照。

  两只硕大肥美的豪乳瞬间跳了出来,在韦小宇的眼前荡漾起一片动人的乳浪,看的韦小宇涎水都淌了出来。

  被托着的两只肥兔,高耸浑圆,全是脂肪凝结而成,由于长期不见日光,显得是那么的雪白耀眼,粉白刺目。

  两只挺立的,更像是两只天真调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他,挑逗着他,勾引着他,挑衅他去爱抚她们,给她们快乐。

  “嗷……”韦小宇疯狂了,双手齐出,分别抓捏着两团,看着她们“凄惨”地变换着各种可怜的形状,他心底升起凌虐的快感,尤其是那娇嫩的肌肤,都呈现出了半透明的色泽了,让人直担心随时会破裂。

  女军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被侄子玩弄成这样可怜的境况,非但没有怪罪的意思,反而深深地被侄子如此粗野的动作震撼了,一种想要臣服于侄子的奇妙思想让她浑身发颤。

  值此意乱情迷之际,她的小手抓住了侄子被漆黑杂乱簇拥的,用力地疯狂地撸动起来,摇晃着,推压着,感受手中硬邦邦的一丝也不受她的欺凌所慑服,顽强地反抗着她。

  “唔……”韦小宇伸过嘴去和小姨的樱唇焊接上了。

  两人大口地吞噬争夺着口腔里的津液,舌来舌往,喘息急鸣,如火如荼,演绎着禁忌的绝妙刺激。

  女军官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将侄子推倒在办公桌上,双手托着自己沉甸甸的大,将侄子一柱擎天的大夹在了两乳之间,学着络上学到的动作,给韦小宇演绎双奶夹棍的奇妙享受。

  “小姨,你……”韦小宇抬起上身,吃惊地看着小姨半生不熟的动作,几乎说不出话来。

  女军官头上是一顶庄严的卷檐军帽,几缕发丝已经从两鬓散落出来,更为她增添了摄魂的狂野之美。

  而她专注的,尽心的侍候着,将两只肥美的豪乳朝中间挤压着,夹着侄子的大上下起伏着身子,看着那狰狞的大在她的中间时而淹没,时而钻出,丑陋的里还渗出了一滴透明的。

  “小姨,舔一舔,求你了……”韦小宇伸手去按压小姨的军帽。

  女军官有些羞涩,抿着最别开了小嘴,但脸蛋被大撞了一下,那透明的在她的脸颊上拉出诱人的丝线。

  她似乎感觉已经突破自己的底线了,索性放开了,她羞嗲不已地瞪了侄子一眼,期期艾艾地张开了樱桃小嘴,让那鹅蛋般大小的应声钻进了她的嘴里。

  “呃……”似乎被突如其来的雄性味道呛了,女军官心理准备不足,险些干呕出来,幸好大随着她的动作又脱离了她的小嘴,粉脸涨红的女军官怨艾地瞪了侄子一眼,却看见沾满了自己口水的大又一次来到了唇边,不得不仓促地张开小嘴,让那水淋淋的大进入了她的口腔。

  这一次,女军官有了心得,适时地用软舌顶住了他的,却没有想到,她的侄子一个多小时前才享受过深喉服务的,怎么能满足她浅尝辄止的服务?

  韦小宇看着自己的进入了军官的小嘴里,立刻抬起,将狠狠滴朝女军官口腔深处,水汪汪的小嘴,而且是自己尊崇了十数年的小姨,韦小宇爽的龇牙咧嘴哇哇叫:“哇哇……”

  “呜呜……”女军官却被插的瞪大了眼睛,感觉那鹅蛋般大小的已经钻进了她的咽喉,她实在受不了了,踉跄着倒退了二三步才站稳。

  “你……”陈飞彤玉指指着坏笑的侄子,羞恨满脸,却看见侄子赤身裸体地跳下办公桌朝她扑过来,连忙羞问,“你想干嘛?”

  “小姨,彤彤,我们吧,我快受不了了。”韦着,一蹲身,便抱起了小姨的身子,转身将她放在了办公桌上,双手抓住了两只雪白的豪乳抓捏起来,左右舔着两颗娇艳的,弄的女军官浑身瘫软。

  “小宇……小姨美吗?”陈飞彤仰坐在桌面上,看着侄子抓捏把玩她的豪乳,居高临下地看着侄子的眼睛,面含桃花,朱唇欲滴,军帽威严,颇有女王的气质。

  一身戎装已经将她的火辣身材勾勒的惹火炫目了,此刻还袒胸露乳,双腿之间匍匐着一个青涩的赤裸少年,这是一幅怎样荒的画面啊!

  “小姨美的叫我窒息,让我发疯啊!”韦小宇双手左右摇晃着女军官的两只,沉甸甸的手感,晃荡的,让他癫狂,当下准备

  去拉女军官的裙腰拉链,却被陈飞彤制止了。

  女军官用一双手拉着自己的裙摆朝上提,一边翻卷着,胸口一对肥美的雪白微微颤动,说不出的诱媚销魂。

  韦小宇着自己的大,看着小姨的丰腴大腿随着她翻卷的裙边一分一分地展示曝露出来,性感的大腿浑圆白皙,没有瑕疵,是那么的夺目。

  随着裙边的翻卷,韦小宇发现小姨的肉色丝袜是半截式的,堪堪包裹到她的大腿中段。他一边大口地吞着唾沫,一边用双手分别抚摸着小姨的两条美腿,丝袜的手感十分丝滑,带着一些温度的柔软,说不出的奇妙。

  但他的双手游走到女军官的大腿中段时,陈飞彤已经将裙摆完全卷到了腰上堆积在那里,两条丰腴的大腿尽头,一条巴掌大的镂空布片堪堪遮着女军官的重地,黑黝黝的毛发从那镂空之中钻出来,让整个肥嘟嘟的充满了极致的诱惑之美。

  “呼——”韦小宇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眨不眨地盯着小姨的蜜谷禁区,大量的蜜汁已经湿润了整个幽谷,水光粼粼。

  陈飞彤今日打定主意是要跟侄子玩个尽兴的,但此刻见小色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最隐私的部位,而且那泥泞的沼泽地已经曝露了她的,因此也禁不住羞涩难当,伸手捂住了自己火热的蜜谷,轻声问道:“小宇,你连小姨都敢诱惑,你老实跟,有没有对你楚姨龙姨动歪心思?”

  开玩笑,我连老妈都不会放过呢,何况楚姨龙姨她们?韦小宇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怎么敢说出口?

  他跪在了地板上,双肩扛着小姨的双腿,用嘴唇去亲吻着小姨的丰腴大腿,在大腿内侧又舔又扫,含混不清地回答:“小姨,你是最美的,最好的,我只喜欢你一个,楚姨和龙姨她们我哪里敢去招惹她们啊,我只要你,我要你做我的老婆……”

  听着侄子真真假假的表白,陈飞彤本也没有打算能得到真实的答案,但也被韦小宇诚恳而富有煽情的话打动了,一边承受着大腿内侧敏感区域的刺激,一边缓缓地移开了小手,让自己肥美火热的直面侄子的照顾:“小宇……要是你姥爷知道了……”

  “彤彤,你别怕,哪怕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怕的,你是我韦小宇的人了,我会为你顶住一片天!”韦着,一口含住了小姨潮湿肥美的,隔着薄薄的底襟,感觉小姨的里涌出了一股咸咸的腥腥的蜜汁渗进了他的嘴里,他非但没有一丝的厌恶,反倒感觉那蜜汁像春药一般催情,他贪婪地吮吸起来,“啾啾……咝咝……”

  “哦……哦……”女军官感觉自己的小嘴唇瓣都被侄子吮吸张开了,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让她娇啼连连,却又不敢太大声,压抑的呻吟更令人心跳。

  她的一只手抚摸着侄子的头发,一只手撑在桌面上,两条丰腴性感的美腿架在少年的肩头,不住地喘息着,呻吟着,浑身一片燥热难当,几乎让她疯狂了:“舔吧舔吧……”

  她豁出去了,伸手将自己的底襟朝一边拨来,将自己火热的完全交给了侄子。

  韦小宇没想到小姨如此疯狂,还是他变成男人以后,遇到最主动的一个,连芳姐都没有这样敞亮。

  他看着小姨湿漉漉的,乌黑发亮的布满了小姨的,和她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一朵洁白无瑕的圣洁花朵里,生长着一株姹紫嫣红的花蕊一般迷人。

  在浓密的丛中,两瓣丰厚的大上排布着像胡子一般的,完全将她的拱卫了起来,甚至连会都有根根卷丝,难道这昭示着小姨是个极其旺盛的女子?

  那么她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啊?也许在给她之前,她并不曾领略欢爱的幸福,从那以后,终于食髓知味,懂得了世界是男人和女人共同组成的和谐社会么?

  黑毛密布的泛着的光芒,几乎都看不到那鲜嫩的两片小,只有一道竖着的裂缝,悠悠地吐着透明的汁液。

  韦小宇将嘴巴凑了上去,散发着雌性味道的,刺激的他近乎疯狂起来,一口连毛带肉含进了嘴里,用力地吮吸起来,感觉大量的蜜汁被他吸进了嘴里,他勇敢地吞下了肚。

  “啊呜……”被如此吮吸,女军官瞬间就陷入了癫狂状态,连忙捂住自己的小嘴,将销魂蚀骨的娇啼声藏在喉咙里,整个丰腴的娇躯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以抗拒那来自灵魂深处的蚀骨快感。

  两条修长的性感美腿架在侄子的肩头上,而自己丰腴雪白的夹着一颗少年的头颅,而且是辛勤地忙碌着,为她营造快乐的享受。

  她感觉自己体内的已经强烈到压制不住的境地了,猛地坐起来,捧着侄子的脸颊急切地说道:“小宇小宇,小姨要你,快点,快点要了小姨,小姨忍不住了……”

  韦小宇连忙站起身来,嘴巴上湿漉漉的,甚至还有一根卷曲的挂在嘴角:“小姨,我也想要了,我的硬的都在痛了,好像你的小肥逼啊!”

  侄子嘴角的连白色的毛根都在,一定是自己上脱落下来的,陈飞彤感觉极度的刺激,将那根黑色的卷曲替侄子拿掉后,一边从桌面上下来,一边捧着侄子的脸颊吻住了他的嘴唇,香舌伸进他的嘴里,吮吸他口腔里残留的蜜汁味道,又是一阵如饥似渴的深吻。

  “小姨,我们怎么做,去沙发上?”韦小宇喘着粗气问女军官。

  “不,就在这里,我在上看到的,你从我后面进来好么?”陈飞彤绯红着脸蛋,卷檐帽有点歪了,更为她增添了无尽的狂野之美,但如此不顾羞耻地说完,却没有主动趴到桌沿上,有点担忧地问韦小宇,“小宇,你是不是觉得小姨太……太疯狂了?”

  “我喜欢你的疯狂。”韦着双手抓住小姨胸口的一对大白搓揉起来,还捏着两颗搓动。

  “好吧,来吧,让我们一起疯狂。”陈飞彤说完,已经双手撑在了办公桌的桌沿上了,裙子完全翻卷堆积在她的腰间,露出两瓣雪白肥美的臀瓣,只有小小的遮着臀沟。

  “小姨,你的美不胜收,我要疯了!”韦小宇看的目眦欲裂,迫不及待地用巴掌在小姨的左臀上拍了一记,啪。

  “嗯……”陈飞彤吃了一巴掌,本能地夹了一下双腿,只见雪白的丰臀上立刻有了一个五指巴掌印,带着迷死人的臀浪颤抖起来,“快点啊,给小姨……”

  “彤彤小姨,我爱死你了……”韦小宇双手抚摸着这两瓣硕大肥厚的臀瓣,不时地用力抓捏着,直弄的肥美的红一块白一片。

  “好了,进来呀……”陈飞彤已经迫不及待了,摇晃着两瓣,大有请君入瓮的媚态,甚至反手过来,要捉住侄子的大朝她的饥渴的里插了。

  “马上,小姨别急,我一定让你的,”韦小宇信誓旦旦,用手在陈飞彤腰上压了压吩咐道,“小姨,你的再撅高点好吗,双腿分开一些,我够不着呢……”

  “扑哧……”女军官不禁忍俊不住笑起来,听话地按侄子的吩咐分开两腿,将翘高了一些,感觉自己的都完全正对了侄子了,一种无比羞耻又异常刺激的感觉,让她又急切起来,“好了么,来嘛,小姨受不了了……”

  韦小宇一手扶着自己的大,一手将小姨的底襟朝边上扒开,顿时,一抹娇艳的春色刺激的脑子里嗡嗡作响。

  只见两瓣肥美敦厚的臀瓣之间,藏着一只浅褐色的菊花眼,随着小姨急促的呼吸而一张一翕,十分惹人垂涎。

  而在菊花眼下面,一圈乌黑发亮的包围着两片鲜嫩绯红的,微微地颤抖着,似乎不胜娇羞,而在之间,是一只环绕的小,正大量地流淌着透明的汁液。

  再整体一看,如此美景和小姨戎装的制服之间形成了庄严和靡的画面,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小姨,我来了!”韦小宇再也忍不住了,扶着大在小姨的口上上下扫动几下后,一挺腰,大卡进了小姨紧窄的,就像瞬间被武林高手抓住了一般,进退不得。

  “哦……”不知道什么时候,陈飞彤嘴里已经咬着了她的红色领带,这一声羞婉的娇啼昭示着她终于如愿以偿,娇躯不住地颤栗着,丰臀悠悠地摇摆着,似乎是贪心不足要吞象的美女蛇一般,妄图将侄子的大主动吞噬进她的蜜嘴里,“用力,用力,小姨不怕……哦……”

  韦小宇双手扶着小姨的细腰,感觉被小姨的咬着的快感,那么温暖,那么富有弹性,但他却好不容易才能再进一分。

  啪,他又是一记巴掌,看着那肥嘟嘟的丰臀荡起臀浪,他趁机再次挺腰,随着噗嗤一声,大一下子淹没进了小姨的仙人洞里,顿时,温暖的包裹,湿滑的甬道,让他爽的发抖:“哇,小姨,你的小好紧啊!”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女军官主动地后蹭丰臀,将他的大活生生地吞了进去,势如破竹般,他感觉钻进了一个湿滑无比的羊肠小道里,艰难而又欢快地前进着,终于不能再进一分了。

  “呼呼……”陈飞彤咬着领带,以无比强悍的勇气主动吞噬了侄子的超级大,里感觉是那么的酸胀,那么的充实,她性感结实的两条美腿都禁不住颤抖起来,似乎有种被噎住了的感觉。

  韦小宇的都贴在了小姨的蛋子上,心中更是震撼不已,小姨的几乎完全吞噬了他二十多公分长的啊,难道小姨天生就是自己的克星?

  他惊喜交加,扶着小姨的腰肢,开始抽出,随着大在湿滑的里后退,那一圈圈的媚肉吮吸着他的感觉简直绝妙到了极点,他的声音都颤栗了:“小姨,你的小包裹的我好舒服啊……”

   

  ; “呼呼……”适宜的空调房间里,陈飞彤也感觉自己脸颊上都流淌下了细密的汗珠,饥渴瘙痒的被暂时制止了渴望,那酸胀的充实感已经达到了她能容纳的极限,她双手抓住桌沿,承受着和侄子交欢的禁忌之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韦小宇的退到了的三分之一处时,他猛地又捅了进去,看着小姨肥美的白一道诱人的臀浪翻滚着消失在裙摆里,他感觉自己里的星云运转起来。

  “呃……”女军官这一次感觉好多了,似乎是自己的适应了侄子粗大的尺寸,她知道自己可以开始享受的美好了,于是鼓励侄子道,“小宇,舒服吗,小姨准备好了……”

  啪,韦小宇猛地抽出,又猛地刺进去,开始了疯狂的进攻,啪,韦小宇和小姨的撞击声响了起来。

  “轻点……恩恩……轻点小宇,别让人听见了,恩恩……”陈飞彤咬着银牙,尽量让自己不发出舒爽的呻吟声,感觉自己的里在窜动着一只大老鼠,一只钢铁铸成的活塞,刚刚消失的瘙痒又开始回来了,她又请求侄子了,“可以快一点……”

  韦小宇感觉汗水从脸颊上溜下来了,扶着小姨的,他开始了一轮暴风骤雨般的冲击。

  他站在小姨的身后,看着小姨的白在自己的冲击之下,翻滚起一波一波的臀浪,而那臀缝里的小菊眼也跟着翕张弥合,翕张弥合,大汗淋漓之中,他在酝酿,等下要不要给小姨也来个好戏……

  “真好啊……”陈飞彤终于禁不住连连的快感,诉说起自己的美妙享受,“小姨的心都要碎了……魂……都要飞……了……”

  韦小宇发动了三浅一深的攻势,大在小姨的里不断地深入浅出,充沛的蜜汁随着流淌出来,已经有几滴落到了地板上,他像一个不停的陀螺一样,将大一次次地插进小姨的最深处,又飞速地抽出来,再。

  欢爱的快感在飞速地升腾着,但韦小宇犹不尽兴,双手伸过去抓住了女军官的两只豪乳搓揉时,女军官的第一次不期然而至。

  “啊……”陈飞彤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死死地抓着桌沿,感觉浑身都痉挛起来,尤其是那火辣辣的,剧烈地抽搐着,一道道猛烈地电流传遍了全身,她极度的虚弱,“别……别动了,别动了,小宇,小姨求你别动了……”

  韦小宇趴在小姨的背上,双手抓握着两只肥美的,感受着她们的丰软:“小姨,爽不爽?呼呼——”

  “好美啊……小姨感觉……人都……分裂了……”

  “我强不强啊小姨?呼呼——”

  “小姨要你一辈子都……这么强,小姨恐怕……恐怕离不开你了小宇……”

  “这……呼呼……正是我想要的啊小姨,难道……难道小姨还想离开小宇么?”

  “可是你姥爷还有你妈妈……哦……不说了不说了,爱我吧小宇,小姨吧,小姨不去想那些了……”

  韦小宇一听到小姨提到母亲和姥爷,就一阵烦躁,一边抓捏着小姨的豪乳,一边猛烈地再次发动攻击,啪……

  当女军官第三次来临之后,她再也站立不稳了,缓缓地跪在了地板上,大口地喘息着,香汗密布,还偶尔痉挛一下,那是的余韵。

  “小姨,再来。”韦小宇撸动着湿漉漉的大,将凑到女军官的嘴边。

  他并非能坚持不到现在,而是这几天发射的太多,他所以能坚持这么久。

  看着眼前粗黑的大,狰狞的大,散发着两人的混合味道,陈飞彤媚眼如丝,有气无力地伸手扶着了侄子的,张开樱桃小嘴,试着含住了侄子的,又连忙吐了出来:“好腥……”

  韦小宇亢奋的不行,小姨居然如此大方主动,怎么不叫他欣喜若狂?

  他替小姨扶正卷檐军帽,将大凑到小姨的樱唇上扫弄:“小姨,再来一次,我喜欢你的小嘴给我。”

  “不行,小宇,小姨受不了这个味道,要呕吐的。”陈飞彤可怜巴巴地仰望着侄子。

  “那,我怎么办呢?”韦小宇摇晃着硕大的,将坚硬的让小姨看清楚。

  陈飞彤为难地想了想,伸手一边替侄子撸管,一边左右望望:“我们去沙发上吧,小姨腿都酸了,我在上面,好不好?”

  “好啊,我想看小姨当女骑士。”韦完,就去扶女军官。

  但陈飞彤站起来后立刻一个趔趄,连忙抓住桌面才站稳:“不行啊小宇,你忍一忍好不好?”

  韦小宇看着小姨凄楚的神色,有点于心不忍,但不发,他是不会甘心的,突然灵机一动说道:“小姨,你趴到沙发上吧,我从后面来,你都不用劈开双腿的,对你来说会很轻松吧。”

  “好吧,”陈飞彤也想象不出侄子会有什么新花样,在韦小宇的搀扶下走向沙发,“小宇,小姨有个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你如果很勉强的话,我肯定不会为难小姨的,我们就不做了,我自己。”

  “看不出你小子心底这么善良呢,”陈飞彤说着反话,爱恋地望了侄子一眼,接着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你这么强,小姨害怕自己满足不了你,你到处去拈花惹草……”

  那你就让我多招惹几个姐妹来替你分担压力嘛,韦小宇心底如此想着,嘴里却说:“小姨,你放心,没有你的允许,我连别的女子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

  陈飞彤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韦小宇,她怎么听不出这厮话里的潜台词啊,不就是说“我就算要拈花惹草也要你同意的嘛”,如果以后她真的无法承受他超强的,难道她还能不允许他去找别的女孩子么?

  再说了,她们之间这种亲属关系,怎么能修成正果呢,她这个小姨最多也就是他的地下情人而已,他总之是会明媒正娶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的。

  想到这里,陈飞彤不禁又是一阵纠结,不过当她趴到沙发上时,她便将这些说不清理还乱的心情收拾好了,准备用心地配合侄子,给他快乐的享受。

  “小姨,你的又大又圆,还这么翘,可一点也显得累赘,姥爷的功劳可真不小啊!”韦小宇抚摸着女军官雪白的,左右摇晃着,看着两瓣丰隆的脂肪荡漾着诱人的臀浪,刺激的他心潮汹涌。

  “小混蛋,你有本事以后也生一个大的女儿好了,让你姥爷听见不扒了你的皮……”陈飞彤美好的后臀被侄子爱抚着亵玩着,一边羞涩,一边也感到非常的自豪,身体里的似乎又被点燃了,可她此刻经过三次强烈的之后,浑身无力,否则真想跟侄子再战三百回合。

  突然,她感觉侄子的双手扒开了她的两瓣,正在研究她臀沟里的美景,顿时有些慌张,扭动着腰肢,哀声问道:“小色魔,又想干什么坏事了?”

  “小姨,你的小里真红,娇嫩的都不忍心再你了。”韦着,他的目光却早已经从小姨的口上移到了那朵娇美的小菊花上。

  浅褐色的小菊花,被他扒开着,露出了干净的,红红的,随着女军官的紧张而一收一缩,煞是可爱,他真恨不得立刻提枪上马,把自己的大戳进去,让小姨给自己唱征服。

  “臭小子,这个词以后可不能随便说,不然我饶不了你……啊……脏啊……”

  韦小宇的嘴巴已经在女军官的瓣儿上又吻又舔起来了,渐渐地朝着臀沟进发,一边揶揄小姨:“是不是我再说你的小,你就要让我唱征服啊?”

  想到先前自己大不惭的话,陈飞彤苦于浑身酸软不能实现自己的豪壮志,只得被这小子嘲讽,可她又不甘心:“你可别得意,今天小姨准备不充分,下次,下次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哦……臭小子,你的……真大……”

  韦小宇已经跪在了小姨的,趴在女军官的后背上,将大再次刺入了小姨的之中,随着的深入,他感觉像进入了一条销魂的甬道之中,多汁的,温暖的花房,被包裹的感觉,让他爽的直哼哼。

  当大几乎全根没入后,他又感觉自己想趴在一团面包上一般,又想是风雨飘摇的海洋之中,他乘坐着一页跌宕起伏的小舟。

  “小姨,哦,你真丰满,我想就这样永远趴在你身上颠簸,摇曳,你……”

  “小混蛋,亲小姨……”陈飞彤回过脸来,媚眼如丝,唇红欲滴。

  韦小宇一口含住小姨的樱唇,两条舌头立刻你来我往,啾啾之声再次响起,同时,两具拍击的声也此起彼落地响起来,办公室里一时春色满园。

  “快点,小宇,快点……”在韦小宇了几百下之后,女军官褪去的情潮又回来了,狠狠滴触及了她的灵魂,只感觉脑海里嗡的一声,她娇呼一声失去了知觉。

  小姨这么脆弱啊,真是没想到。韦小宇抽出湿淋淋的大,喘着粗气,嘴角上扬,邪恶一笑,抹了一把小姨的口,再抹到小姨的菊花上,感觉湿滑了,便将大凑上去,试着往里面戳去。

  他感觉在小姨的菊花眼里陷入,但终究因为菊花太小,他的太大,菊花深深地陷落,却始终进不去,急的他汗水再次渗出来。

  因为疼痛,陈飞彤幽幽地醒来了,意识到邪恶的侄子正在给她,顿时羞急不堪,反手过来推他:“出去出去,痛啊,你怎么这么邪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