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40章陈飞彤的逆推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然而,令男人们头痛的是,深喉并不是每个女人能做到的,因为嘴和喉咙有很大的角度,要摆准角度才行,后还要承受得了才行。

  曾经芳姐以为,这世界上只有钟敏一个女子能给韦小宇如此大的深喉了,没想到,现在又有一个女人能做到了,韦小宇感受到这久违的极品享受,当美妇第四次将他的大完全吞进了她的喉咙里时,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韦小宇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按住了王晓霞的头,让自己的大深深地了美妇的喉咙深处:“阿姨我,你给我吞了吧——”

  “呜呜……”王晓霞慌乱了,一双小手拍打着韦小宇的大腿,她甚至想在他的上拍上一记的,但她知道那是男人非常脆弱的部位,怕拍坏了这邪恶的少年。

  但大顶在了她喉咙深处,即将发射,她想想就难以接受,甚至比将自己的让他弄还羞耻。

  可头部被紧紧地压着,她不得不哀羞地准备承受少年的射击。

  如此高雅端庄的美妇,现在将她绝美的脸庞凑在自己丑陋的上,用圣洁的口腔包裹着自己的,还赤裸着上半身,简直就像一个半裸的女神正在被自己惨无人道地欺凌一般,韦小宇只感觉尾椎骨一麻,一股强有力的射击力冲出体外,一道道射进了美妇的深喉。

  “呜呜呜……”美妇紧紧地闭合着咽喉,但那强有力的射击是她阻挡不了,滚烫的填满了她的咽喉,口腔又被塞满了,无处可去,她只好咕噜咕噜地大口大口地吞咽起少年的来,一边哀羞无限地用小手无奈地拍打着少年的大腿,表达着自己的哀怨。

  终于,韦小宇发射完毕了,大口地喘着粗气,松开了美妇。

  美妇被自己喉咙里浓烈的味道熏的头晕目眩,有点反胃,立刻咳嗽起来,一些烫热的被她咳了出来,流出了嘴角,她顾不上喝斥少年了,小手捂着嘴角跳下床,钻进了卧室里的卫生间,不久,便响起来水龙头的放水声。

  韦小宇喘息着,销魂的享受让他久久不能平静,突然想起小姨的约定,连忙手忙脚乱地穿好了衣裤,跳下床来。

  “韦小宇,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我饶不了你!”王晓霞漱好口出来,正好看见韦小宇逃到了门口,立刻就要追来。

  韦小宇见美妇双臂抱着赤裸的酥胸,波浪长发凌乱之中尽显居家之美,但他顾不得留恋了:“阿姨,谢谢你,下次……”

  “下次你个头啊,再有下次一定要让你丢盔弃甲!”美妇见少年得了好处就要跑,心中愤懑,禁不住鄙夷他道,“真丢人,三分钟都坚持不到,咯咯咯……”

  “额……”韦小宇又羞又喜,羞的是被美妇鄙视了,喜的是美妇如此说法,岂不是证明下次会有更美妙的享受?

  “快滚吧,当心你小姨扒了你的皮。”

  韦小宇穿好鞋临出门时,王晓霞裹着一条被单望着他说:“可别忘了你信誓旦旦的承诺。”

  当韦小宇赶到一中校门口时,距离小姨的电话相约已经过去了三分钟,立刻给小姨打电话。

  五分钟后,他气喘吁吁地敲响了办公大楼五楼的一间办公室。

  &nbs

  p;这是一中的一个副校长的办公室,因为副校长去京城学习了,要一个月后才回来,于是成为了陈飞彤这个军训最高指挥官的临时办公休息室。

  陈飞彤打开门,一双大黑眸充满怨恨地瞪着韦小宇。

  韦小宇只感觉一阵舒爽的空调凉气吹拂过来,附带着小姨身上熟悉的体香。他知道,陈飞彤很少用香水,更是难得用化妆品,所以这迷人而熟悉的香味就是小姨的体香,似乎,比她被之前更香了。

  “嘿嘿,小姨,你变的更加漂亮了,哎哟哟,我的眼睛都要瞎掉了……”韦小宇平息着呼吸,朝走廊左右瞧瞧,别的办公室的门都紧闭着,他色由心生,张开双臂朝高挑丰美的制服小姨抱去。

  要是换了以前,陈飞彤肯定是一脚当胸踹过去,但今日韦小宇如此无礼,她却后退着躲避开了,眼眸里的怨恨少了许多,并小声斥道:“锁门。”

  韦小宇惊喜交加,刚刚虽然在高雅端庄的美妇小嘴里喷一次,但毕竟没有光顾美妇的蜜源禁地,多少是有些遗憾的。

  此刻听了小姨饱含深意的命令,又见她抵挡不住自己直勾勾的目光而背转身去,如此羞涩的时候在小姨身上实属罕见啊。

  他热血开始沸腾了,反手关上办公室的门,并听话地卡擦一声反锁了,朝高挑的制服身影逼过去,油腔滑调充满邪恶:“小姨,哦不,彤彤,我来迟了,你罚我吧。”

  陈飞彤今天穿的是一身夏装女军官制服,连最新款的卷檐帽都还戴在头上,看的韦小宇怦然心动情难自禁。

  解放军陆军中校女装,在尽量勾勒女性妙曼体型的同时,又不失军装的威仪。

  卷檐帽是韦小宇狂赞的改进,柔性之中蕴含军人的威风,还体现了女军人的风采和女军官的威严,真是英姿飒爽。

  短袖的束腰制服,米黄色的面料,简章笔挺,基本山算是量身定做,将陈飞彤高挑火辣的身材勾勒的前凸后翘。

  是过膝的前扣式中长裙,简约,蕴含着女军人的性感。

  小腿是肉色的丝袜,脚下是一双中跟女军鞋。

  整个制服装束,不但完美的展示了我军女军官的威仪风姿,更是人性化地勾勒出了陈飞彤完美火辣的身材之美,性感,不失庄重。

  但韦小宇刚要搂抱住小姨时,陈飞彤突然转过身来,一只细长的玉臂伸过来撑住了他的胸口。

  “慢。”陈飞彤眉宇间看不出明确的心情,但那双深黑的大眼睛无论是生气还是喜悦,都是那么迷人。

  “小姨……”韦小宇连忙改口,眼睛却望着小姨胸前的红色领带,正好从她两团高耸的双峰之间垂下去。

  “那你刚才叫的是什么?”陈飞彤眼眸里飘过一丝得意。

  “……彤彤。”

  “你敢再叫一次?”

  韦小宇不干了,半转身走向沙发:“不信我叫了还会被啊,彤彤彤彤彤彤……哎呦……”

  韦小宇上挨了一脚,直朝沙发扑过去,同时听见身后密集的脚步声,他暗喜,难道小

  姨真要我?

  果然,他刚趴到沙发上,就被一具丰软的压在了身下,热血“腾”地一下就沸腾了起来。

  “臭小子,你是不是忘了我了?”陈飞彤吐气如兰,在韦小宇的耳边吹拂着香湿的气息,“我警告你,胆敢对不起小姨,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彤彤,”韦小宇感觉耳根上又热又痒又舒服,不禁奋力翻身过来,让小姨压在他胸口,搂抱着小姨丰腴的制服娇躯,望着她红润又恨恨不已的脸蛋,嘟起嘴先在她凉凉的樱唇上啄了一下才说道,“你放心好了,对你的承诺不会变的,等我长大了,独立了,我会偷偷地娶你的,你会愿意吗?”

  回应着韦小宇热辣辣的真诚的眼神,陈飞彤对这个又爱又恨的邪恶少年有着矛盾的心情。一方面她想和韦小宇长相厮守白头到老,另一方面又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无论是从道德还是年龄上,她们之间都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感觉韦小宇的顶在她的上,那硬邦邦的质感,雄性的粗野,都让她心扉荡漾。

  “等你长大了再说吧,说不定那时候小姨已经人老珠黄了呢,”陈飞彤不愿意被无解的未来影响了心情,岔开话题问道,“小坏蛋,小姨今天这一身军装好看吗?”

  韦小宇似懂非懂地感觉到小姨不愿意跟他讨论未来,他只好暂时放开,双手落到小姨的后臀上,抚摸着小姨肥美的丰臀,抓捏了一把,肥厚的肉感让他心猿意马了,他挑逗道:“让我再好好看看吧,刚才没看仔细呢好吗?”

  陈飞彤一改往日的粗放,变的细腻温柔起来,连长长的睫毛都藏不住她的羞涩了,大胆地伸手在韦小宇的裤裆上摸了一把才站起身来,掩嘴轻笑:“快说,臭小子,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偷关注女孩子的啊?”

  韦小宇坐正了身子,上下打量着高挑妙曼的女中校,强忍住没有动手去触摸那细润的小腿,回答道:“我也说不清,大概是十二岁的时候吧,无意间看见楚姨在我面前弯腰,从她领口里望进去,看见了两只白花花的,立刻就心跳剧烈了,呼吸也急促了,鸡鸡一下子就翘起来了……”

  “咯咯咯……”陈飞彤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笑的弯了腰,可惜她打着领带的衬衣只能看见胸口两只高耸的半球在颤荡,并不能看见她领口里的春色。

  “嘿嘿,”韦小宇也被笑的有点脸红了,揉着直挺挺的,笑问道,“小姨,你今天这样穿着,是不是想给我制服诱惑呢?”

  “那你喜不喜欢?”陈飞彤威仪地叉着腰,在韦小宇面前转了一圈,让他全方位地欣赏自己火辣妙曼的身材。

  韦小宇鼻血都要喷出来了,小姨明显是居心不良啊,居然给他制服诱惑,而且是在学校的办公大楼上,跟杨老师在教师里欢爱的场景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趣呢。

  更没想到,最近猎艳的这么多各色女子,基本上都是他邪恶主动方才得手,现在彪悍的小姨居然要给他来个主动诱惑,完全把他当做了一盘菜准备享受嘛,如何不让他鸡动不已?

  “喜欢,我喜欢的都要发疯了啊小姨!”韦小宇一跃而起,突然想到什么,急匆匆地跑过去开了门,回头说了声“我先去趟厕所”便关上门跑向走廊的那一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