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38章遂你心愿-成熟美妇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我,我不是人是什么?”

  “禽兽。”

  韦小宇盯着美妇的眼睛,发现美妇并不躲闪他的直视了,那眼眸中似乎还蕴含了一丝挑衅的意味,但他不敢确定,于是开心地笑了:“呵呵……”

  美妇抿嘴忍着笑,用嗔怪的眼神鄙夷他。

  “呵呵呵,呵呵呵呵……”他放心地笑起来。

  “噗嗤……”美妇终于也忍不住笑了,似乎感觉自己太没有原则了一般,用手在他肩头上拍了一下,却因此松开了胸部,那一对白花花的顿时荡漾起来,引来韦小宇贪婪的目光,她羞不自胜,也不遮掩自己的酥胸春光了,伸手来拧他的耳朵,“我叫你笑,我叫你笑,禽兽不如的东西……”

  “好了好了,阿姨,我们不说这些了,禽兽不如就禽兽不如吧,我来给你讲一个笑话轻松一下好吧?”他也不等王晓霞表示同意,就信手拈来,“话说,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不得不同住一家旅馆,不得不睡在同一张床上。睡觉前,女的在床的中间划了一条线,并对男的说‘今晚你要是过了这条线,你就是禽兽!’女的等到半夜见男的都没有动静,于是就睡着了。天亮了,男的真的没过那条线,女的醒来之后,给了男的一个耳光,大骂道‘你简直连禽兽都不如!’哈哈,哈哈……额,阿姨,不好笑啊?”

  王晓霞鄙夷地看着他:“继续啊,你还有什么花招都用出来,看我会不会被你挑逗的动心。”

  “真的?”

  “你就这点本事。”

  “阿姨,我们说好,你可不准再生气了?”

  “就你这点伎俩。”

  “好!”韦完,一搓手,便将美妇丰腴的身子揽住推倒在了沙发上。

  “啊,你要干什么,动口不动手……唔唔……”美妇话一出口就发现自己还是给少年留下了漏洞,被韦小宇强行吻住了樱唇,而且因为她来不及闭上唇瓣,少年的舌头轻易地钻进了她的檀香小口之中,她只感到一阵瘫软的晕眩。

  要是没有发生先前的一出闹剧,王晓霞笃定自己说话会严密的多,不会让韦小宇有机可乘的,难道自己从心底里就没有对这个已经对她做出禽兽之事的邪恶少年设防吗?难道自己隐隐在期待他的无耻和无礼么?

  “嗯嗯……”两声情不自禁的娇啼声从美妇的喉咙里发出来,通过鼻息的共鸣,传递到了韦小宇的大脑里。

  他像动物一样,压住了同学的妈妈,在她丰腴的娇躯上蹭动起来,一挺一挺,用钢枪顶在美妇的腿间肆意蹂躏。同时抱住了美妇蝶首,嗅着美妇身上散发的迷人体香,成熟中带着成人特有的味道,刺激的荡漾。

  他含着美妇的两片柔嫩唇瓣,贪婪地吮吸着,感受着美妇急促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脸上,痒痒的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他的舌头如入无人之境,舔着美妇香甜的口腔,数着她整齐的贝齿,一下就逮住了美妇左躲右闪的香舌,立刻死缠烂打地纠缠起来。

  美妇的香舌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娇羞,像美女蛇的信子,又那么灵巧,总是能逃脱他的追踪,在他无法捉

  摸之际,却又突然出现,在他的舌尖上一碰,似勾引,似嗲怪,简直让韦小宇情难自禁。

  “嗯嗯……”

  他又听见了美妇喉咙里迸发的两声呻吟,同时感觉一双柔软的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无比的成就感和自豪感刺激的他也跟着嚎叫起来,两人此起彼伏,交相呼应,客厅里一时间春色无边,撩人心魂。

  两条舌头尽情地嬉戏起来,大量分泌的津液,在两人的嘴唇之间来回游荡着,急促的喘息声更是令闻着心颤,好一阵缠绵悱恻的禁忌之吻啊!

  当韦小宇感觉自己的身子被美妇两条丰腴修长的美腿夹住了之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从美妇的唇瓣里拔出自己的嘴唇,滑过她润滑发烫的脸蛋,来到了她红润的颈脖子上,照着美妇敏感的耳根伸出舌头就是一阵。

  “哦……啊!”美妇敏感的区域被突然袭击,而且时机把握的如此恰当,销魂的娇啼声中,她瘫软的娇躯不禁紧绷起来,似乎像挣扎反抗,却又力有不逮跌落下来,如此起落几次,终于疯狂地搂紧了少男的身体,奋力翻身,将少年压在了身下。

  韦小宇没有和美妇对抗,任由她情难自禁地将他压住,他的一双手贴着美妇柔韧的蜂腰抚摸着,面带的笑容,仰望着美妇,嗅着她微微的娇喘之中喷洒出的兰香鼻息。

  盯着身下这个英俊却又邪恶无比的少年,王晓霞芳心百结,他红扑扑的脸颊,急促的喘息,都在昭示着他的渴望。

  而她身为长辈,他同学的母亲,却在自身百般不顺的时候,被少年撩拨出了别样刺激的需要,是天意,还是罪孽啊?

  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在颤栗,双臂在颤栗,连灵魂都在颤抖。

  这一刻,她清晰地感觉到了少年一柱擎天的是多么的坚硬,顶的她上都陷进去了一个肉坑,她感觉自己的里早已经湿漉漉的了,一股股热流在她的下面盘旋着,往复着,久久不愿散去。

  她的两只雪白豪乳就凑在少年的嘴边,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扩张着那道迷人的,她居然感觉不到羞耻,竟然更多的是骄傲和自豪。

  看着少年贪婪地呼吸着她里散发出来的乳香,竟然伸出舌头在她粉嫩雪白的上舔起来,美妇再也忍受不住了,双臂一软,她丰腴成熟的饥渴身子便坠落在了少年身上,顿时传来一阵刺痛的颤栗。

  “哦……”她控制不住娇吟了一声,迷茫着眼眸,寻到了少年的唇,柔软的香舌主动地滑入了少年的口腔,和他期待已久的舌头缠绵起来。

  让道德暂时退避三舍吧,让清白见鬼去吧,自己已经疯狂过一次了,当人家的情妇而失去了亲情,还怕不能释放一次自己的么?

  关键是,自己此刻收敛疯狂的心还来得及吗,自己就一生清白了么?既然这个小混蛋觉得自己有便宜可占,就遂了他的心愿吧,自己目前是得罪他不起的。

  美妇带着现实的无奈,带着暂时的疯狂之心,和少年缠绵悱恻地舌吻良久,当少年的一双手突然抓住她的两瓣用力捏搓起来时,她的柔荑也隔着裤子抓住了他的钢枪。

  “啊……”美妇完全控制不住她的惊诧,柔荑颤抖地摩挲着,越来越惊愕,手中少年的是那么的粗,

  那么的长,甚至可以和她偶然间看到过的a片里的黑人的媲美了。

  感觉到身上意乱情迷的美妇娇躯不住地颤抖着,韦小宇一边将美妇的长裙裙摆朝上提升着,一面颇为自豪地问道:“阿姨,我的鸡鸡大不大,有没有被吓倒?哦,阿姨,轻点,过刚则易折啊……”

  王晓霞已经不相信自己的手了,她必须少年的,于是她侧身翻下来,主动而急切地解开了少年的皮带。

  “我自己来吧阿姨……”

  啪,王晓霞拍开了韦小宇的手,拉开了他的拉链,黑色的平角中央,高高地隆起一道惊世骇俗的山梁,甚至已经将他挑起来了一道缝隙,美妇再也顾不得羞涩了,一把拉下了少年的。

  “哇哦……”美妇一股屁坐在了沙发上,双眸圆睁,一双玉手捂住了自己的樱唇,不可置信的眼神仿佛看见了一条传说中的龙现身了。

  “嘿嘿,阿姨……”韦小宇让趾高气扬的巨龙摇曳了两下,那硬挺挺不可一世的姿态,令他自己也颇为满意,“啊,你别走啊,阿姨,阿姨……”

  少年的已经颠覆了王晓霞对男人的认知,她之前这一生中仅仅把玩过一个成年男人的,那就是当时已经四十多岁的顾伟刚的,而顾伟刚那条所谓的,最佳状态之时也不过十一二公分,直径更是堪堪只有韦小宇这条的一半,当年已经让王晓霞经受了破瓜的痛楚。

  现如今,她看见了一条活生生的大,大的让她惊恐,让她害怕,让她替自己娇弱窄小的感到恐惧。

  所以,她必须逃跑,当即跳下沙发,拖鞋也不穿了,跌跌撞撞地直奔自己的卧室。

  但韦小宇怎么能够轻易地让嘴边的肥羊溜走呢?他提着裤子,两个箭步便追上了落荒而逃的美妇,一把抓住了美妇残破的t恤。

  “啊……”美妇惊叫连连,双臂朝后一抖,破t恤让韦小宇拉掉了,她继续朝卧室逃去,“丑八怪韦小宇不要追啊……”

  丑八怪?韦小宇一脸黑线,紧追不舍,将手中破t恤一丢,在美妇返身关门的一刻闪进了卧室,顺手便将美妇半裸的娇躯抱起来,朝那张大床扑去。

  因为他占用了双手,裤子掉到了脚下一绊,一个踉跄,好在他身手非凡,当即一纵,双双落到了大床上,他的嘴巴正好放在了美妇的之间。

  “呼——”美妇也不再逃跑了,她几乎认命了,捧住了少年的脸,高耸的酥胸剧烈地起伏着,盯着少年的浴火昭彰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是?”

  韦小宇狡猾地没有正面回答,双手隔着紫色的胸罩捂住了两只豪乳:“所以,阿姨要教我。”

  “阿姨答应你什么了吗?”美妇以手代梳,整理着韦小宇的头发,有些专注,有些异样的情愫。

  “那……我们就走一步看一步吧好吗阿姨?”

  “不,你告诉阿姨,你究竟想干嘛。”经过一些列的出格举动,王晓霞反而平静了下来,思维严密了,“你可要想好了,绝对没有反悔的余地的。如果你胆敢说想要跟阿姨……那样的话,也许阿姨会遂你心愿,但以后你再也没有可能见到阿姨了,你想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