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37章丰熟美妇骂他禽兽不如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臭小子看够了没有?”王晓霞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伸手拧着了少年的耳朵,羞嗲之中又带着长辈的教训口吻。

  韦小宇忍着痛,还大胆地吸了一口涎水:“嘶——啊,阿姨,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们可是说好不生气的啊。”

  “谁让你这么色胆包天了,你是故意来气阿姨的是不是?”

  “哎呦呦,阿姨,轻点啊,我真的是找不到人倾诉才来求教阿姨的啊!”

  “那阿姨就告诉你,阿姨没有需要……”

  “一点点都没有吗?”

  “没有——啊?你?不要……”

  韦小宇色胆包天地扑倒了丰熟美妇,双手大胆邪恶滴抓住了美妇胸口两团浑圆高耸的豪乳,他已经偷偷地垂涎良久了,一旦决定露出獠牙,就毫不客气地直捣黄龙。

  真他娘的又软又富有弹力,尽管被t恤和胸罩包裹着,韦小宇能清晰地感受到两团的销魂手感,耳朵里听着美妇羞不自胜的嗲斥,非但不能阻止他的进犯,倒成了对他的鼓励,趴在美妇丰腴柔软的娇躯上,双手贪婪而粗暴地对美妇的两只抓捏起来,嘴里无耻地赞美着:“阿姨,我……我实在受不了了,请原谅我啊,你的咪咪真的太诱人了,我控制不住……”

  “你……”美妇被突然袭击,而且是自己引以为傲的酥胸重地,无边的羞愤顿时充斥了她的心扉,被一个邪恶的少年强压在身下,充满迷情地揉捏自己的,她感到一阵阵的酥软无力,羞耻地感到了自己居然有些迷恋这种感觉。

  可在道德和辈分的重压之下,她不能享受这种禁忌的欢愉,带着无边的羞涩,满腔的愤怒抬起了玉臂,一巴掌拍在了韦小宇的脸颊上,同时奋力地推搡他的身体,鼓足勇气扭动娇躯以抗拒少年的侵犯:“你……混蛋!”

  可韦小宇一出手则罢了,一旦决定出手了,就断无收手之理,何况身下美妇此刻的娇羞愤怒是那么的刺激着他的神经,强迫亵渎同学的妈妈,他还从来没有试过呢,原来感觉是这样的销魂又刺激啊!

  一个进攻,一个抗拒,两具重叠在沙发上进行着顽强的肉搏战,都力求尽快击败对方!

  一个是邪恶无耻的少年,一个是丰美成熟的母亲,发生了这样令人瞠目结舌的勾当,实在是一件让人喷血的场面啊!

  “阿……阿姨,你别……别乱动啊,你再这样扭动的话……我……我可不能保证做出更加不……应该的事情了啊……”韦小宇的脸被美妇的玉手推着,一根玉指几乎都要插进他的眼眶了,同时,美妇的另一只手在扳着他抓捏她的手指,两条长腿不住地挣扎着,发现确实甩不掉他,干脆双腿夹着他的腰企图将他反压下去。

  如此激烈的反抗,美妇几乎用出了平生的力气,但韦小宇却犹如跗骨之蛆,在丰腴的美妇身上风雨飘摇左右颠簸,却始终抓捏着美妇的一对豪乳毫不松懈!

  这是意志力的对决,这是为了和清誉的对抗,暂时不分伯仲。

  “你……你还想怎么样……你这个小畜生,禽兽……不如啊……”美妇已经羞愤欲绝了,因为她的力量在渐渐减弱,却无法改变现状分毫,反而让她的羞耻更加难以自禁了,豪乳经过少年的长时间抓捏已经起了反应,更令她羞涩的是,小畜生的男人象征已经在她久旱的幽谷上横冲直撞了近一分钟了,那么坚硬,那么顽强,充满了邪恶的力量,她就算是再坚强的贞洁烈妇,也经不住这样的撩拨和亵渎啊,“韦小宇!”

  &n

  bsp; 韦小宇感觉自己的背脊上都出汗了,突然听见美妇羞愤地叫他的名字,他本能地停了下来,涨红了脸问道:“阿姨,别怪啊,我就是想检验一下你究竟有没有口是心非,看你真的没有需要么……”

  说着,他的双手又开始了对美妇胸乳的抓捏,并且还带着搓揉,推送,晃动,百般撩拨;同时上下起落,做出的动作,用大隔着衣裤对美妇最隐私的蜜源进行惨绝人寰的进攻。

  “啊……呜……”美妇一声羞婉的娇啼差点呻吟出声了,连忙闭紧樱唇,可自己实在没有了反抗的力量,更不能任由这厮玷污她的清白,只能哀羞地双手握着拳头在他的背上捶着擂着,她羞愤地大声分辨道,“没有,一点也没有……”

  刺啦!

  美妇差点晕厥过去,因为她的t恤已经被韦小宇抓住领口,一把撕开了,她一片雪白丰盈的胸口便大白于天下了,两团白皙丰润的颤抖着,荡漾着,被紫色的胸罩托着,露出了大半只肉团。

  “啊……”美妇顿时迸出一声娇呼,两手连忙捂着自己的胸脯,用出最后的一丝力气拱起身子,想要将韦小宇甩翻。

  韦小宇似乎早就预计到了美妇的反应,趁此机会“刺啦”一声,将美妇的t恤彻底撕成了两半,一片耀眼的春光闪耀的他差点瞎了狗眼:“哇,好大,好圆的啊!”

  美妇恨不得当即死去,作为少年的长辈,被儿子的同学如此羞辱,他看起来还那么稚嫩无邪,可怎么就干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来了啊?

  “我发誓,我要质问陈市长,她是怎么教出这种禽兽儿子来的!”美妇实在没有力气反抗了,她别开脸,实在羞于面对韦小宇直勾勾地盯着她完美胸部的眼睛,娇喘呼呼,一时悲从中来,不禁眼泪花花,一行清泪夺眶而出,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在了沙发边缘。

  大靠山的情人死于非命了,自己的公司和事业也陷入了低谷,儿子还被劫持着生死不知,现在居然被一个她毫不设防的少年企图,天啦,难道这就是报应么?

  韦小宇看见了美妇的眼泪,他的脑筋飞速地运转着,现在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应对呢?

  有了。

  他没有立刻收敛他的禽兽行径并道歉,而是将粗野转化为了温柔的抚摸,充满迷恋的欣赏。

  双手平放到美妇雪白毫无一丝瑕疵的平坦肚腹上,感觉美妇的娇躯为之一颤,他暗喜,开始轻柔地抚摸游走起来:“阿姨,我发誓,我绝对不是邪恶之辈……”

  他在心底狠狠滴鄙视了自己一番,继续说道:“实在是因为阿姨太美了,美的令人晕眩,人在晕眩的时候,就可能做出不冷静的事情来,但阿姨你应该相信,此刻我的心灵一定是纯洁无暇的,我完全是被阿姨的超凡魅力所震撼,没有一点邪恶心思滴……”

  王晓霞很想大哭一场,可无奈的是,自己就简单地流淌了两三滴眼泪而已,再也挤不出来,这让她无比羞愧。

  她不是天真的少女了,韦小宇这番鬼话她才不会相信呢,可她深知,同样岁数的儿子王冲是说不出这样有“深度”和充满迷惑性的话来的,所以,她尽管不信韦小宇,但刚才那种愤恨却在不知不觉地流失。

  她不想说话,因为她不知道在此情此景之下她还能说什么,任何什么回应的话都不合适,都挽不回她失去的清白,既然挽不回,是不是就……呸,自己在想什么了……她连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让韦小宇看起来是她在掩饰她的泪水。

  &

  nbsp; 真白,真嫩,还这么滑,手感美的冒泡。韦小宇盯着身下这具胸襟大开的胴体,放肆地吞咽着口水:“咕噜咕噜咕噜噜……阿姨,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毕竟我刚才太冲动了,对你造成了不可原谅的伤害,但阿姨请你放心,我‘古道热肠小爵爷’的名声绝非浪得虚名,‘求知若渴韦小宇’的名号也不是假的,我可真的是对女人充满了好奇啊阿姨。”

  双手已经来到了两座高耸挺拔的山峰脚下,只需要勇于攀登,他就可以再次握住这两团馋人的,他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上了。

  紫色的前扣式胸罩,两只罩杯像汤碗一般,兜着的一半,露出另一半粉嫩白皙的乳,山峰离的是那么的近,所形成的沟壑几乎能放下一根筷子的缝隙,如果夹住他的大……天啦,自己会不会喷血啊?

  感觉那双热辣辣的贼手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基座之下了,王晓霞又羞愤又有些隐隐的期待,对于自己的这种羞愤感受感到无地自容,不禁出声骂道:“好奇就是你的理由?你好奇,怎么不回去对你妈好奇?她还是一方女诸侯呢,高高在上的女高官呢,你摸起来是不是更有成就感,更自豪?”

  我勒个去,韦小宇十分羞愧,老妈真是躺着也中枪,又被人骂了。

  “咳咳,我妈妈不是忙吗,日理万机啊,”韦小宇从美妇身上下来,弯腰将美妇扶坐了起来,还想要去替美妇掩上撕破的t恤,但被美妇用手打开了,他也不以为耻,挨着美妇坐下,对神色异样的美妇继续说道,“阿姨,难道我刚才那么无耻的动作,也完全勾引不出你哪怕一丝丝渴望吗?”

  王晓霞抱着胸脯,反问道:“韦小宇,你是不是仗着你的身份经常这样侮辱女人?”

  “我对天发誓!”

  “少来这套,你以为我真会以为是我的魅力无穷才诱惑你铤而走险的?你晕头了吧你?我只感到羞耻,我不知道我哪里做的不对了,哪里让你有了这种禽兽的念头,难道这都是我当别人情妇的代价……”

  “阿姨!”韦小宇搂住了王晓霞的腰,感觉她并没有试图摆脱他,“错都在我好不好,你不要再这样自责了,是我狼子野心,是我嫉妒王冲了你知道吗,难道你认为我韦小宇是一般女子都看得上眼的吗,否则也不至于到今天还是一个了。”

  “滚蛋吧你,你才多大,怎么了,还委屈你了是不是?”

  “阿姨,你要晓得,在我以前的同学和玩伴中,只有我一个人是童子身了呢……”韦小宇信口开河胡诌起来,目的只有一个:我太可怜了,阿姨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你就是想来我身上破你的童子身的?你对不对得起王冲啊?你还是人吗你?”

  “我,我,我不是人是什么?”

  “禽兽。”

  韦小宇盯着美妇的眼睛,发现美妇并不躲闪他的直视了,那眼眸中似乎还蕴含了一丝挑衅的意味,但他不敢确定,于是开心地笑了:“呵呵……”

  美妇抿嘴忍着笑,用嗔怪的眼神鄙夷他。

  “呵呵呵,呵呵呵呵……”他放心地笑起来。

  “噗嗤……”美妇终于也忍不住笑了,似乎感觉自己太没有原则了一般,用手在他肩头上拍了一下,却因此松开了胸部,那一对白花花的顿时荡漾起来,引来韦小宇贪婪的目光,她羞不自胜,也不遮掩自己的酥胸春光了,伸手来拧他的耳朵,“我叫你笑,我叫你笑,禽兽不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