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34章破涕为笑的成熟美妇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梁仲英明日就要去西京上任西京市委专职副书记了,长期在部委工作的她,这是第一次出任地方领导,而且是多事之秋的西京市,这让梁仲英颇为忐忑。

  临行前,梁仲英和父亲梁老进行了深入的沟通,心中方镇定下来。

  梁仲英对方晚秋和陈飞扬了解颇多,毕竟她们两个都是天朝政坛冉冉高升的政治女明星,美艳绝色是她们的名片,但梁仲英深知,自己作为政治妥协的既得利益者,贸然上任西京,是否能分得一杯羹,还未为可知,因为方陈二女绝对不是易于之辈。

  梁派以她的父亲梁老为首,门生故旧遍布朝野,甚至能和改革激进派的韦陈两家势均力敌。但自从西京官场大地震后,梁派一系在全国范围内遭受了排挤,而且梁老年后即将卸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之职,梁派很有大夏将倾的危险。

  此刻,梁仲英能脱颖而出,作为梁系中兴砥柱的代表,硬生生地在保守派和改革派把持的西京插上一足,可见梁老在天朝的影响力之巨。

  梁仲英和其兄梁仲宣的最大不同,是梁仲宣胸无大能却好大喜功,而梁仲英从来都低调做事,做实事,这也是各大派系最终同意她出任西京专职副书记的原因,这一点,不但梁仲英自己心知肚明,而且也是其父梁老郑重叮嘱她的理由:以自身之长,掩派系之短,方能得胜。

  保守派方晚秋是西京市的班长,定路子,调子,方向,梁仲英自忖能够与之默契配合。

  但陈飞扬是改革激进派的急先锋,锋芒毕露,和方晚秋完全是迥异的性格,这是梁仲英最为担忧的。

  要知道,政治局常委能做出她出任西京的决定,前提就是不能将西京刚刚呈现出的和谐气氛破坏,毕竟西京是全国的试点,甚至让世界瞩目的试验田,任何不和谐的因子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梁仲英所以忧心忡忡,她不捣乱,但能保证陈飞扬不找茬吗?

  “妈,一定要等到明天才出发吗?”儿子关向东来到母亲身后,扶着母亲软软的肩头问道,“不如我们今天就过去,你也提前感受一下西京如何?”

  梁仲英却答非所问:“你还是不要过去了吧,让妈妈轻装上阵少些牵绊怎样?”

  关向东放开了母亲,一脸阴冷地望着远景,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所以我不从政,就是无法做到你们的六亲不认,当有一天你卸任了,再回首你的人生,妈,你会有遗憾的,家国家国,先有家才有国啊……”

  儿子的聪明和思想开阔是梁仲英的骄傲,却也是她最不放心的不确定因素,他心高气傲,性格阴沉,有一股子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甚至可能不择手段,铤而走险。

  “你错了,国家国家,先有国才有家……”

  “好吧,”关向东打断母亲的话头,“我先去了,你放心,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你好好当你的大。”

  见儿子扭头就要走,梁仲英无奈地拉住了儿子的手,叹息道:“收拾一下,我们出发吧。”

  她一点也轻松不起来,却挣脱不了诸多强加在她身上的束缚和负累,也许儿子说的对,年老的时候,自己会非常遗憾的……

  &n

  bsp; “小宇谢谢你,阿姨真的谢谢你,呜呜……”韦小宇悲切地搂着韦小宇的脖子涕泪齐流,惊惧的状态令人堪忧。

  “阿姨,阿姨你别担心,公安不是已经介入了吗,你放心好了,王冲不会有事的……”韦小宇拍着这个丰腴美妇富有弹性的后背以示安慰,但胸口压着同学之母的一对丰满酥胸,那浑圆柔软的压迫感,居然让他可耻地冲动了。

  这让他十分羞愧,暗骂自己禽兽,真是禽兽还不如,为了掩饰尴尬,他不得不撅着,免得大鸟蹭到了梨花带雨的美妇的身体。

  “如果冲儿有什么不测,我……我可怎么办啊……”王晓霞此刻的悲痛,犹如真失去了儿子一般,将韦小宇搂的紧紧的,生怕再失去了。

  韦小宇抚摸着美妇橘黄色的波浪长发,因为王晓霞高挑的身材,使得两人耳鬓厮磨,但韦小宇强制自己不去想那些邪恶的念头,扶着王晓霞丰腴的身子,一步一挨地移向客厅的沙发,一面不伦不类地安慰着:“阿姨,王冲吉人天相,肯定是会安然无恙的,最多也就吃点不定对他以后的人生有莫大的裨益呢,对吧阿姨,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会发现福祸相依相承……”

  胸口压着两团丰润柔软的,虽然隔着衣衫,韦小宇也被撩拨的心猿意马,何况进入这套房子之后,他的鼻腔里便充盈了美妇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幽香,与众不同的体香更是让他心神荡漾。

  何况,此刻自己被当做救世英雄一般地依托着,他的自豪感和英雄情结大发,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铮铮男儿了,顶天立地的汉子了,因此,心灵比较纯洁,狼子野心掩饰的非常好。

  听着韦小宇的安慰,王晓霞的孤独感和无助感在渐渐消失。因为她做了顾伟刚的情人,而且无名无份,被当教师的父母和兄长断绝了联系。

  前段时间顾伟刚暴毙,给她惹了一身的麻烦,还没有等到结果,自己唯一的亲人和生命寄托的儿子又遭到了劫持,怎么不让她身心疲惫啊?

  可安慰人的话谁都会说,又有几个真的能体会当事人的心境呢?王晓霞突然想到,韦小宇也还是个孩子,自己人近中年了,经历的起伏风波也不少了,不该如此将自己的悲痛转嫁给他,于是渐渐收了哭泣,被韦小宇扶着坐在了沙发上。

  接过韦小宇递来的纸巾,王晓霞擦拭着自己湿润的眼眶,微微脸红:“小宇,不好意思,阿姨这么脆弱让你笑话了。”

  “呵呵,看阿姨你说的,命运对你这么不公平,换了别人恐怕早都崩溃了呢,阿姨你不过是发泄一下无助的情绪罢了,我怎么会笑话你——来,还有左眼角呢,哦,对,就是那里,好了,都干净了,阿姨,你的睫毛真长。”

  王晓霞被韦小宇故作轻松的笑脸感染了,风韵不减的脸颊微微红晕,大大的眼睛似乎抬不起眼睑来:“小宇你的性格真开朗,别嘲笑阿姨了,阿姨有自知之明的……”

  “哎呀呀,”韦小宇忿忿不平的样子,趁机伸手撩开王晓霞垂下来遮住脸颊的秀发,望着美妇红润细腻的脸蛋,大惑不解地问道,“阿姨你比我妈妈还漂亮呢,上次一见到你我就开始嫉妒王冲那小子了,怎么这么好运气有这么风华绝代的妈妈,我就不明白了,阿姨你这么谦虚,可骗不了我,你这不是妄自菲薄么?”

  “扑哧……”

  王晓霞实在被韦小宇小大人一般的表演逗的忍俊不禁,一口笑出来了,顿时楚楚可怜的美妇像一树盛开的梨花一般,洁白而娇美,而且略含羞涩的窘迫,真是令人心神一荡,浑身发软啊!

  韦小宇听见自己的心跳猛地剧烈起来,痴痴呆呆地看着近在咫尺体香幽幽的成熟美妇,色与神授之中,有一些纯真的憨厚,看的王晓霞芳心竟然怦然一动,连忙收敛自己的心神,略带慌张地站起身来准备走向卫生间:“小宇,你坐着,阿姨去洗洗脸……呀……”

  两人坐在沙发上,前面是茶几,而王晓霞要走向卫生间,要么就从远处绕过茶几,要么就从韦小宇的双腿前侧身走过去,也许是悲痛过度,也许是美妇有些精神恍惚,也许是被韦小宇刚才的痴呆相吓着了,王晓霞提着白色的长裙,居然绊在了韦小宇的鞋帮上,惊呼声中,她高挑丰腴的娇躯眼看着就要扑倒下去。

  天地良心,韦小宇绝对不是故意要绊倒同学之母的,纯粹是意外。他自问再邪恶,也不能对一个处于悲痛之中的慈母下手啊,就算自己无耻下流,也要等到人家心情开朗的时候嘛,咳咳……

  见高挑丰腴的成熟美妇就要扑倒下去了,韦小宇当然不会袖手旁观的,救人要紧,当然,他绝对不否认,他出手的时机和搀扶的部位体现了他邪恶的本性。

  他瞬间就站起身来,双臂从美妇的腋下穿过去,大手一抓,果然出手就见功力,正好分别抓住了两团丰满弹软的,将美妇的娇躯揽进怀中,承受不住娇躯的惯性重力,他被压倒回了沙发上,装作被压痛了,做贼心虚地干咳起来:“咳咳咳,阿姨,你真沉啊,咳咳……”

  天啦,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混乱之中,王晓霞居然发现自己的被儿子的同学抓住了,而且那么用力,自己只感觉胸乳一紧,一种久违的窒息感和紧绷感,让她脑海里一阵眩晕,身子也跟着发软,直接跌坐进了小男孩的怀里。

  她还惊魂未定,感觉如此的姿势非常的令她心慌意乱,是那样的不合适,等下还不知道怎样消除尴尬呢,就蓦地感觉自己的臀瓣压住了一根棍状的坚硬物体。

  作为过来人,一个中年妇女,她立刻意识到了那东西是什么玩意,天啦,他怎么可以这么快就了呢?他不知道他作为她儿子的同学,怎么可以对他同学的母亲产生这样的反应啊?

  时间是如此的短暂,却又是如此的漫长,因为她身子斜倚在少年的怀里,要想站起身来,必须扭动腰肢,两人的身体不可避免地要摩擦蹭揉,还得韦小宇“知趣”地放开她的酥胸。

  是啊,自己的两只还被他紧紧地抓捏着呢,虽然自己的够大够圆,他根本不能抓握住,但丰满的被他抓捏的变了形状,而且还带给了她若有若无的酥涨感觉,这也是美妇哀羞不禁的。

  “阿……阿姨比你还高呢,当然比你沉了……”王晓霞说着话,发现韦小宇的手松开了,她的也得到了解放,却同时有一种怅然空虚之感涌上心头,这让她十分羞愧,一手撑着沙发扶手,一手按在少年的膝盖上准备站起来,脱离少年的搂抱,结束这样羞窘的暧昧姿势。

  羞窘难禁之际,她的心底居然冒出一个奇妙的臆想:她还从来不知道壮年男子的,更不要说青年和少年了,据说,他们都很容易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