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33章惊惧的成熟美人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是是,陈市长,我马上照办!”李总队李克成挂了电话,一边十万火急地让手下通知檀香苑就近的警力,一边暗忖:靠,这是什么少年啊,市长大人这么紧张,还说要亲自赶过去。擦,自己还呆着干嘛,表现的时刻到了啊!

  韦小宇把玩着棍子,紧盯着地上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麻雀,他在心底纠结:是一棍子下去呢,还是一棍子下去啊,老妈会不会责怪自己太残忍了呢……

  裤袋里的手机响了,他连忙掏出一看:王冲老娘。

  怀着许多猜想,眼前浮现着一张漂亮风情的脸蛋,韦小宇接了电话:“喂,王阿姨你好啊?”

  “小宇,”王晓霞有些哽咽,“王冲被劫持了……”

  “别急别急,王阿姨,等下我妈妈就来了,还会有警察的,你千万别急。”

  “真的吗?”

  “我怎么会骗你呢?”韦小宇的眼睛突然盯着几米远地上的黄色密码皮箱,白天不是见过的吗,“王阿姨,你冷静一下,我等会打给你。”

  挂了电话,韦小宇的脑子很乱,这皮箱明显是下午自己的阳台上看见街对面两个男子脚下的,再看这两个偷袭的人,靠,还真是。

  王冲居然被劫持了,为什么呢,跟我的受袭有没有联系……他听见了警笛声。

  箱子,这箱子有没有什么蹊跷?韦小宇天人交战着,突然走过去,猛地抬膝顶中了麻雀的太阳,看着麻雀一声没吭地就萎顿在地了,他心跳的厉害,快步走到小猫身边,静立了一秒钟,凭着他变态的听力知道小猫有微弱的呼吸声,均匀,没有波动,证明小猫确实在晕厥之中。

  他返身走到皮箱面前,一刻也没有犹豫提了起来,站到树荫下。

  此刻,警笛声已经到了檀香苑东大门口。

  警察没有为难韦小宇,甚至只关切地问了他几句“没事吧”,“吓着了没有”之类的话,都没有多望一眼他手中的皮箱,就关注两个奄奄一息的“坏人”去了。

  韦小宇提着皮箱,没有抬头朝楼上张望,他知道很多人都在关注他,只祈祷他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觉起来后就忘掉他了。

  皮箱很沉,他也无法猜到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只等母亲赶快到来,他要去关心王阿姨了,哦不,是王同学。

  陈飞扬在十分钟后也赶到了,长发飘飘,高挑修长,妙曼浮凸,高贵冷艳的气质令人不敢直视。

  楚云香和陈若烟也相继出来,看见韦小宇嬉皮笑脸的模样,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只有铁娘子不动声色,听取着警察们的现场汇报,尤其是一个黑脸汉子,他就是交巡警总队总队长李克成,陪着陈飞扬来到韦小宇跟前,却被陈飞扬挥手支走:“李总队,小孩恐怕受惊了,你们一身警服会让他更紧张的。我会详细问他事情的经过,到时候向你们周局长通报,你去忙吧。”

  “好,好好好,我去问问看有没有目击证人……”李克成如梦初醒的模样,认真地打量了一番嬉皮笑脸的韦小宇,这厮和陈市长什么关系啊?看他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哪里是受惊的状态,还见了我一身警服会紧张呢,紧张个屁啊!

  不过,这小家伙倒也不赖啊,将两个彪悍的成年人收拾成这样,这到底是谁在袭击谁哟,还有他手中的皮箱……

  进了母亲的西京市二号车,韦小宇详细地跟母亲讲了事情的经过,而且是在楚云香用录音笔做记录的情况下。

  不过,陈飞扬拉着儿子的手,一再用眼神示意

  儿子说话要把握好度,那录音笔可是会成为证词的。

  她的表情由一开始的冷艳,渐渐地舒展了眉头,最后将视线聚焦到了儿子怀中的皮箱上。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大家,是不是给点掌声啊?”韦小宇紧紧地抱着皮箱,似乎生怕母亲会抢走似的。

  冰山美人陈若烟抿嘴忍住了笑,芳心早已经荡漾了,自己看中的小色狼果然有英雄的潜质,也不枉自己装糊涂给他看了臀缝春光……

  楚云香在前座,听韦小宇如此得瑟地开玩笑,立刻关了录音笔,正襟危坐,不再回头。谁知道两母子躲在后面会不会手来脚往呢?

  “这箱子……”陈飞扬刚开口就被儿子打断了。

  “老妈,我同学被劫持了……”他将王晓霞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我们赶紧过去吧,王阿姨不知道多担忧呢。”

  “笨蛋,你不怕劫匪在暗处监视她啊?我们就这样过去,不要没帮到她反而害了她和你同学呢,对了,你说她们母子分别叫什么名字?”

  “王冲是我同学,王晓霞就是王阿姨。”

  陈飞扬心头一震,这不就是顾伟刚的情妇和私生子吗?她拨通了周丛林的手机……

  韦小宇这一晚是在母亲的二号别墅过夜的,而陈飞扬,楚云香和陈若烟直接去了公安局,一夜没归。

  当早上,韦小宇起床后,发现三个美人都没有回来,不禁感叹从政不易。

  不过,他趴在床上,怀抱着装着五百万人民币的皮箱,笑的嘴巴都裂了,掏出手机,给菲菲老师请假,趁机调戏了一把,在杨晓菲的羞骂声中,美女老师没有批假就挂了。

  韦小宇一点不担忧,在床上抱着皮箱打滚,怎么安置这笔款子呢?老妈会不会追究呢?擦,都是问题啊。

  他首先想到了芳姐,她是律师,不属于公务员,而且性格开朗,不拘泥于条条框框,有她的帮助最合适不过了。

  说办就办,他拨通了王芳的电话,还没有等他开口,女律师就一顿抢白。

  “臭小子,想起我啦?是不是没人理你了才给我打电话的啊,我告诉你韦小宇,你芳姐可不是没人要的女人,大把的男人追呢,你还不珍……”

  “芳姐,你现在在哪里,我有非常重要的幸福要和你分享。”

  “少忽悠……”

  “五百万。”

  “……什么五百万?小混蛋,你想用钱来……”

  韦小宇要抓狂了:“我现在意外得到五百万,我要分你分享啊芳姐,我的爱人呐……”

  “这……”

  “你在哪里呢,我马上过去。”

  “事务所……”王芳有点懵了。

  “洗白白了等我。”韦小宇挂了电话,提着五百万,下了楼,被侯斌拦住了。

  “小宇,不好意思,你妈妈叮嘱了,你不能出去的,都给你请好假了呢。”

  晕,原来老妈早就给自己请假了,难怪菲菲老师没有当真。

  韦小宇不想跟猴哥多说,一副就要动手的架势:“猴哥,你觉得你留得住我吗?”

  “小宇,别这样,我也为难……”

  “啊,楚姨你回来啦?”韦小宇的目光越过侯斌,望向门口。

  侯斌本能地回过头去,突然感觉不妙,连忙要退后一步,立刻感觉自己的肋部受到一记重拳,顿时喘不过气来,捂着肋部,哀怨地望着韦小宇:“你……你……你……”

  “是不是很无耻啊?”韦小宇拧着皮箱,勾着侯斌的下巴挑逗道,“放心,合适的时候我会给我妈美几句的,猴哥,等着晋升吧,我走了先。”

  侯斌是有苦难啊,他现在绝对还有还手的能力,但想想还是装受伤吧,这小祖宗可不能得罪,反正他也能跟陈市长解释的:“那……谢了先。”

  韦小宇愕然回首,朝侯斌竖了个大拇指,跑了出去。

  打车直奔芳姐的律师事务所,但在半路接到王芳的电话,说在江平路等他,他只好乖乖赶过去。

  王芳的车停在街边树荫下,他钻了进去,就要去搂抱女律师。

  王芳坚决地双手撑着他的胸口嬉笑着拒绝了:“让我先看五百万。”

  “亲一个先。”

  “不亲,龙姨说了,你会走火入魔的,我不能害你。”

  擦,小爷这二天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呢,不但没有入魔,还受益匪浅,收获大大的,但他并没有显摆,也不能够显摆,任何一个美人都是他不敢出卖的。

  皮箱的密码锁已经被他撬坏了,轻易地打开了,红艳艳的散发着油墨味道的一摞摞百元大钞整齐地排列着,接受着女律师的惊讶。

  “你是……怎么意外得到的?韦小宇,你可别吓芳姐啊,抢的?偷的?”

  韦小宇一脸黑线:“以我韦爵爷的身世,还需要去偷去抢?芳姐,我对你太失望了……”

  接下来,他说了一个他早就编好的谎,昨天西京城里不是枪声大作吗,后来听妈妈说是有持枪劫匪逃窜,而他昨晚从母亲的官邸回来,在楼下居然遇到一个奄奄一息的逃犯,身边就摆着这只皮箱,他报了警,也偷偷地藏起了这只皮箱,绝对没有想到,里面有这么多钱。

  王芳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了,只郑重地追问他:“小宇,你不能让我失望……”

  韦小宇快晕了,看来横财来了也不是那么好安置的啊:“芳姐,我如果作奸犯科的话,我不得好死。”

  额,自己那算不算作奸犯科呢?就算不是作奸犯科,起码也是不义之财的。

  王芳合上皮箱,专注地盯着小男人审视着:“还不够毒。”

  韦小宇用眼神询问。

  “除非你说‘骗了芳姐的话就会永远失去芳姐’我才信。”

  韦小宇哈哈大笑,又想伸手去亵玩一番,却被王芳坚决拒绝了……

  半个小时后,韦小宇进入了王晓霞的住宅,不想这名屡遭打击的女强人居然一下扑进了他怀里绝望地抽泣起来,把毫无准备的韦小宇抵在了墙上。

  “小宇谢谢你,阿姨真的谢谢你,呜呜……”韦小宇悲切地搂着韦小宇的脖子涕泪齐流,惊惧的状态令人堪忧。

  “阿姨,阿姨你别担心,公安不是已经介入了吗,你放心好了,王冲不会有事的……”韦小宇拍着这个丰腴美妇富有弹性的后背以示安慰,但胸口压着同学之母的一对丰满酥胸,那浑圆柔软的压迫感,居然让他可耻地冲动了。

  这让他十分羞愧,暗骂自己禽兽,真是禽兽还不如,为了掩饰尴尬,他不得不撅着,免得大鸟蹭到了梨花带雨的美妇的身体……